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2012.5.25 第四十四期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孔子学院

  孔子学院按表面词义理解,就是教授孔子思想。但事实上,它是一个汉语学习大班。即使在中国,都没有多少人熟读孔孟,更何况“波、坡、摸、佛”都不了解的美国人?最近几年,我们孔子学院在美国乃至世界的扩张都达到了惊人的地步。就像一首歌里唱的“让全世界都说中国话”,这是多么美好的期愿。

  但是,耗费不菲的孔子学院在教授汉语的同时,是否真正让世界了解中国的传统,将主流的中国文化昭之世人?【我来说两句

孔子学院花了多少钱:遍布全球106个国家 年投入过亿美元


孔子学院遍布世界各地
孔子学院遍布世界各地

  孔子学院已在106个国家的350多个教育机构落户,中小学孔子课堂发展更快,现已达到500多个。自2004年底马里兰大学作为美国第一家高校与中国南开大学合作建立孔子学院以来,至今美国已有81所孔子学院和300多个中小学孔子课堂,其中127个为孔子学院下设的课堂。

  要设立一个孔子学院,中国汉办会提供至多1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年度项目经费由外方承办单位和中方共同筹措,双方承担比例一般为1:1左右。孔子学院的课程可纳入现有中文教程里面,也可以“白手起家”,由大学或社区提供教室或场地从零开始。孔子学院不但提供文化课、太极课、汉语水平考试,甚至提供带补贴的“中国之旅”。2006年,中国派出300名“志愿者”教师,每人补贴1.3万美元。2004年至2009年间,国家汉办派出近8000名志愿者教师,他们的足迹遍布世界五大洲中的68个国家。中国政府对孔子学院的投入金额单2009年就达1亿4千5百万美元。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报告指出,中国方面曾声称美方应该创立自己的“汉办”,但对美国来说,在制度和预算层面都是不可能的。

  另外据相关报道称,孔子学院网站运营费用高达3520万。

探讨:孔子学院的创办是否真正达到目的?


  汤一介:现在的孔子学院有一个问题,就是主要是教语言,教文化的比较少!

  搜狐网友:美国各大城市都有中文学校。孔子学院不过是给外国人送去便宜的中文学校。

  孔子学院不教授孔子思想,实际上是一个汉语学习大班。

  以当今国人的教育水平,能熟读《论语》并执其教鞭者,不过百分之二、三。孔子学院一百家一百家地扩张,哪里来的师资力量?以于丹老师那样清汤寡水的水平,在国内一堂课就几万十几万,又何必舍近求远、因小失大?

  孔子学院,是个汉语学习大班。在这些所谓“孔子学院”里,不学《论语》,不学五经,所学的只是些“波、坡、摸、佛”、“横、竖、撇、捺”。

  以国家名义大搞文化输出,却不过是给人作保姆式外教,此滑稽之一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扩张,自以为得计,其实不过烧钱而已,此滑稽之二也;挂羊头卖狗肉,此滑稽之三也。耻辱者亦有三:以500家孔子学院,输不出一寸价值观,自爆其短,而某些国家指责我国借孔子学院输出价值观,我方即忙不迭地声辩,表示绝无此事,显得卑贱之极,此一耻也;以国家名义开办汉语学习班(国企),挤压了海外华人一项重要的求生手段,涉嫌垄断市场、与民争利,此二耻也;借孔子之名招摇撞骗,伤害国人的感情,损害世人对孔子和中国的认识,此三耻也。

  传播价值,与语言教学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孔子之走向世界,首先要靠世界语言——英语,而非汉语。而当世人对中华文化真正感兴趣的时候,自然会来学习汉语,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届时海外华人都将不愁饭碗——仅凭语言教学就可以盘满钵满。(引自夏双刃《说说“孔子学院”》)

  在美国,孔子学院介入的都是一些偏僻的州立大学,后来越来越渗入中小学课堂。因为比较好的私立大学,比如长春藤大学都有很好的中国研究中心,不需要孔子大学。3月7号纽约时报一篇报道称:由于中国孔子学院掌握资金,控制师资,请国内的老师到海外的外国学校来教汉语,导致在当地学校研究汉语和教学的师资力量受到排挤,一些教授失去教职。瑞典斯德哥尔摩皇家学院的马悦然教授2011年底在香港的《明报月刊》撰文说:“美国大学里的中文系如果接纳了孔子学院,该系从大学得到的补助金就会减少,影响教学水平。问题的核心是孔子学院所提供的汉语教学与真正的汉学研究一点关系都没有。因此过去对汉学研究很有贡献的大学中文系,慢慢地会变成教普通话的学校。”

类似机构——塞万提斯学院、歌德学院是如何做的?

  与孔子学院相类似的机构如塞万提斯学院或歌德学院在西方对外文化产品中的地位相当有限,相反,它们是将优势资源集中到在国外办综合大学、资助高端的多学科的国际学术思想交流、输出代表本民族强势文化传统的政治、宗教、经济学、哲学等课程、选派并资助各种渠道的专家学者向海外推销本民族的思想和精神产品方面,营造了国际交流中的优势竞争文化氛围,也极大地增加了西方传统的物质消费品的文化品牌价值。“孔子学院仅仅还处在教汉语、太极拳的阶段,这些当然也是中国文化,但仅仅是‘术’,还不是‘道’。西方文化进入中国,首先就传播他们的价值理念,我们当然也应该传播我们的理念,比如说《论语》里的‘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顾村言:《孔子学院“大跃进”下的冷思考》)

历史:我们的孔子学院情结可追溯到百年之前

  大总统徐世昌曾以每年两万法郎之数,在巴黎大学设立中国学院,向欧陆传播中国文化,引起友邦轰动。西方最著名的汉学家伯希和,亦为该学院奔走。徐世昌还计划在西方主要国家的首都逐一设立中国学院,卒因过早下台而未能如愿。徐世昌任总统的时代,欧战烽火犹温,令西方人感到切肤之痛,关于东西文化优劣的辩论由是展开。以斯宾格勒为代表的一批西哲认为西方人的精神世界已经沉沦,而相比之下,包括中国文明在内的东方文明更胜一筹。但恰在此时,中国却兴起了新文化运动,主张全盘西化。所幸排沙简金,尚有梁漱溟、吴宓等一代新学人,为孔子张目,为儒家抽绪、与西哲接轨。在此大背景下,有着浓厚儒家士大夫情结的徐世昌倡办中国学院,其目的不言而喻,正是要向面临精神危机的西方世界宣谕吾国仁义和平的价值观。(引自夏双刃《说说“孔子学院”》)

相关:《学习时报》谈主流文化是如何传播的

  在传播主流文化方面,我们看看美国是怎么做的。

  第一,突出宗教影响。在美国,宗教早已是美国人生活的组成部分,宗教深深地影响着美国人的信念、态度和行为,支配着美国人的政治、文化以及家庭生活。美国人笃信宗教但是对神学理论缺乏兴趣,教会布道时对教义也尽量简化,不做玄奥的解释,而把时间绝大多数放在伦理道德的宣传上和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社会问题上。很多美国人对宗教教义本身的认识和了解非常有限,但世俗化了的宗教信仰对他们道德上的约束力量却非常强大。今天,宗教在影响美国人哲学观点上的作用已经下降,但其社会功能和社会意义上的作用却日益突出。

  第二,强化学校教育。19世纪末,许多教育家感觉到对青少年进行政治教育的狭隘化,在进行了广泛研究的基础上,开始强化美国的公民教育。美国公民教育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公民知识、公民技能和公民意向教育。公民知识重在普及美国政治常识;公民技能强调两种能力,即思维判断力和参与能力;公民意向强调思想道德观念。美国学校的这种公民教育围绕着建立社会核心价值观的目标,包括了爱国主义教育、个人道德品质教育、法律教育、权利义务教育等内容,目的是培养守规则有责任心的合格公民,增强国家认同。

  第三,利用媒体传播。美国的文化产业占GDP高达25%,占全世界文化产业高达43%,美国广播和收费电视的收入,占世界同类文化产业收入约56%,其收费电视的收入占世界同类文化产业收入约85%,其电影票房的收入占世界电影业的收入大约55%。文化产业为传播美国的思想文化提供强大的载体和平台。美国新闻传播将各种观念灌输到美国人的脑子里,人们该看到什么、该听到什么,都是由那些控制传播工具者来决定的。美国前总统里根在任期届满前特邀请主要新闻媒体,向他们表示谢意,并称“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在新闻、文化中体现……这是美国的意志和财富”。

  第四,借助法律规范。运用法律手段对意识形态和人们思想言行进行规范是西方国家的基本做法,在他们的宪法中都规定了许多限制性条款。美国属于采用判例法国家,历年来联邦最高法院对各种案例所运用的判例,实质上就体现了这一法律尺度。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早期处理言论自由讼案的原则,是危险倾向原则,就是说实际非法行动尚未发生,只从其作品或言论本身推测其有导致暴力行为的趋向,便可以控诉。也就是为防止自由权利被滥用而造成于国家政府不利的后果,而使用法律手段对社会意识社会价值观进行约束和引导。

  第五,无处不在的社会宣传。美国主流价值观的宣传是无处不在且形式灵活多样的。政党、学校、社团等各种组织,文化娱乐活动、电影、电视等多种媒介,以及历史文物、纪念场馆等,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宣传、传播、控制、引导主流意识形态和社会核心价值观念。美国非常重视通过《独立宣言》、《联邦宪法》等重要历史文献进行政治观教育,宣言资本主义基本政治经济制度。社会组织投巨资兴建华盛顿纪念塔、林肯纪念堂等规模宏大的场馆,目的也是要起到“爱国主义教育”的作用。(引自《学习时报》)

今日主持

潘幸知

传播价值,与语言教学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孔子之走向世界,首先要靠世界语言英语,而非汉语。而当世人对中华文化真正感兴趣的时候,自然会来学习汉语,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届时海外华人都将不愁饭碗——仅凭语言教学就可以盘满钵满。——夏双刃



往期回顾

No.43 “舌尖上的中国”

No.42 年轻独立艺术家,杀过来

No.41 王小帅谈《我11》

No.40 我来戳艺术江湖的泡泡

No.39 汪曾祺逝世十五周年

No.38 罗哲文逝世 营造社风流云散

No.37 中国复古规划的尴尬窘境

No.36 魏德圣谈《赛德克-巴莱》

No.35 法拉利玩漂移毁古迹

No.34 出版业没落,报纸将死?

No.33 张扬谈《飞跃老人院》

No.32 伍仕贤谈《形影不离》

No.31 五四运动93周年祭

No.30 张家界门票贵过卢浮宫

No.29 专访《杀生》导演管虎

No.28 伦敦书展:专访潘采夫

No.27 曹乃谦入围诺奖“复评”

No.26 伦敦书展系列采访刘慈欣

No.25 宁浩谈《黄金大劫案》

No.24 《匹夫》导演杨树鹏

No.23 杨炼:当代诗坛比盛唐热闹

No.22 《天上人间》作者说北京

No.21 伦敦书展NO.3:专访西川

No.20 伦敦书展NO.2:专访阿来

No.19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专访阿乙

No.18 伦敦书展NO.1:专访李洱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