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2011年9月,马未都先生的新作《瓷之色》由故宫出版社出版。此次马未都转变了视角,从陶瓷所呈现的色彩,研究各种颜色在陶瓷上的成因,不仅阐述其技术条件,更深层挖掘其产生的社会文化背景、时代审美心理等问题,并分析其对于中国文化审美走向的影响。在序言中他写道:我开始知道文化不可单一形式,陶瓷同样也是。科学、文学、美学、哲学乃至玄学都为此层层加码,让简单包涵玄妙,使单色成为五彩...[访谈实录全文]

80年代著名编剧,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热衷收藏,后成为收藏专家,观复博物馆的创办人及现任馆长,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

马未都新作:《瓷之色》

科学扼杀文化 艺术制定规则为生存

观众提问:有一个台湾人做白瓷生意,他的产品都是以OEM的方式生产的,实际制作方来自世界各地。但我在他店里看到的这些产品,风格质地都一样,都是他自己的风格。我不理解,为什么不同的人可以做出质地气质如此趋同的白瓷?



马未都先生出版《瓷之色》,从釉色思考中国陶瓷的成因

马未都:这就是我想说的,科学扼杀文化。这是一个非常重的话题,科学有标准,但文化无标准。有标准的东西撞上无标准的东西,就强行把无标准变成有标准,出现这个问题。

我们对科学的理解有很多种。我们认为我们过去的传统学问是科学,而今天的科学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科学。现代科学有一个分界线,当人工合成了这个地球上原本不存在的东西后,比如高分子化合物,就让人类踏上另外一条路之史。物理形态的合成并不可怕,比如把小麦磨成粉,加上鸡蛋蒸成馒头,可怕的是合成地球上原本没有的东西,它改变的是自然的进程。

我们今天的个性化存在为什么不能生存呢?因为工业革命的一个本质就是抹杀个性,只有抹杀个性,才存在竞争力。工业革命以后,有了流水线,当时觉得好玩,但时间长了,又觉得特别烦人。工业化生产的某一品牌的鞋肯定是一样的,但是手工制作的鞋,无论怎么想缝成一样,都会有差距,这就是个性化。工业化将个性抹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突然发现这是伤害自己的事情,于是今天工业化世代也强调个性的存在,要求比较少的数量的定制。很多人怕撞衫,就是单独定制,这都是开始向另外一个方向走。

刚才你说代工陶瓷品质都是一样的,这一定是有客观要求的,而这个要求产生的主要原因是生存,要让这个东西有市场,就需要在大众中生存,就需要制定标准,而放弃标准就是个性化的生存,同时这就是个性的价值。

学校希望学生迅速掌握技能

功利教育让人目光短浅 学生只爱概括

观众提问:马老师您好,我本身是学陶瓷设计的,本科的时候。对于我自己的创作,对于整个陶瓷设计是有所困惑的。中国的陶瓷的历史,还有各种材质、方法、釉色都特别多,我在毕业创作的时候想选择很个性的,有一些时尚元素的类型。您能给予我们一些启发吗?

马未都:我们把学生教育的很好,凡事都要概括,但概括一个事情是很难的。我们对陶瓷有很多困惑是正常的,今天所有的设计,在商业社会当中都很难逃脱功利性的制约。功利性让我们变得非常茫然。我们去看艺术博览会就会发现,所有新画的画尺寸都非常大,比较小的作品都是早年画的,这就是功利性的引导,因为大画价值高,这是今天价值需求。

要概括中国几千年以来的陶瓷史一句话概括很难说清楚,说清楚也会过于抽象,并不容易理解。内心认定的东西一定要做,一开始模仿是肯定的,人类成长的过程中,如果我们希望尽快融入这个社会,变得有价值,模仿是第一步的。学别人写字,说话,发音都是模仿的过程。在陶瓷的设计当中,模仿肯定需要。但我觉得中国今天的教育问题,很大程度上都源于刚才说的功利,要求自己的学生能够尽快做出成就。古人有的事情摸索了很长时间,我们今天说的有价值的东西,并不是当时的追求。康熙时期烧乌金釉时,只是想体现当时大帝国的能力,没有想过这个黑色的碗能有多大的价值,但回过头来发现,历史上每个点都有价值存在。



马未都为中央美院的学生讲解中国瓷器的历史

由于功利性的出现,导致我们都在做做功利性的作品,不光是陶瓷。但功利的东西仅限于这个框架之内。这个框架就是只读自己专业的书,不读专业以外的书,这是最可怕的事情。想要有突破,那一定是在专业之外,多读其他类型的书。

我看电影很少,这两年记忆最深的是《功夫熊猫》。当时有一个评价,写了八个字,这个电影深者看深,浅者看浅。小孩五六岁的孩子看着很乐呵,如果很深的思考,每句话里都有杀机。当你说出凡事皆有可能的台词的时候,这个人看了很多书,这就是道理所在。

“拆”完之后,还要惋惜

国人自残文化成传统 只想标新立异

马未都: 今天我看到茶具设计大奖当中,有70%、80%的作品都是无想法的想法。我们希望中国文化有辨识度,希望这个东西拿出去一看知道是中国的。但是我们伤害过我们自己,所以在使用的时候不坚决,我很难看到既有中国文化同时又是一种创新的东西,为什么?因为自己就不坚决。我们的社会和城市都在不停的自残,之后还反省,直到今天还是这样,这是我们文化的特点。我们今天还能有幸看到故宫是因为清朝人不会盖房子,就勉强使了。满族人骑着马进来,一开始是支帐篷的,看着故宫的房子挺好就住了。我们看不到中国元代以前的宫廷建筑,就是因为中国人喜欢拆。唐代以上的建筑就是四座。伊拉克战火纷飞,但上千年的建筑有上千座,这跟文化有关系。我们毁了文化并不伤心。景德镇有红塔,朱元璋当年还躲进去,解放以后还有五个塔,但四个塔拆了盖猪圈了,他们说这是废物再利用,这就是中国问题。认为“拆”很正常。



到场观众被马未都先生的讲座内容吸引

 就说五六十年前,北京到处都是古迹,但我们就是这样的文化,不是特别珍惜,所以在今天创作过程中,就不能从内心真正珍惜起来,不会想哪块用的是我们自己的,老是想标新立异。


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你的态度是?

会复兴。人们已经意识到传统文化的无法割裂和与当今生活的关联并有意传承。

会滑坡。尽管现在国学班、汉学馆盛行,但传统文化与我们的距离依然遥远。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出品:搜狐文化 搜狐读书 总策划:李劳 统筹、编辑、制作:宋小青 摄像:杨天晓 后期:孙昊 鸣谢:故宫出版社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