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为什么美国历史上的禁酒令,私酒贸易的猖獗造就了黑手党的崛起

原标题:为什么美国历史上的禁酒令,私酒贸易的猖獗造就了黑手党的崛起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唐·罗隐《自遣》

在悠久的中国历史上,酒文化作为其发源地,是中华文明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自美酒佳酿出现在帝王将相、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无论是酒席宴会,还是探亲访友,再就是婚丧嫁娶、祭祀天地祖先,期间都少不了酒的影子。

作为人们最喜爱的日常饮品之一,酿酒工艺发展至今日,酒的品种不仅名目繁多,而且口感也不尽相同,都是人们精神的麻醉品,既可忘忧也可解闷,还可以使人暂时忘记尘世间的烦恼和痛苦;当然我本人是不支持酗酒以及撒酒疯,因为无限度地饮酒酗酒则是堕落和不负责任的表现,比如前几天上海普陀区的那位00后“女汉子”,不仅借酒劲撒酒疯在豪车上“跳舞”,还公然出言侮辱出警民警,最后除了要自己承担那近30万的豪车维修费外,还有“赠送”的“免费拘留所体验游”,相信这次的深刻教育令她一生都不会忘记。

言归正传,深度醉酒之人必定会处于无限制无意识状态,被酒精麻痹的头脑也缺乏平常的道德约束和法律意识,心底被压抑的邪恶念头则会催生出各种道德败坏的违法犯罪行为,因此酒不仅仅是日常生活聚会必不可少宴会辅佐佳品,也是扰乱社会治安的源头之一,正是因为酒的这种奇特属性,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对其管制也各不相同。

对醉酒危害深恶痛绝的君王,为杜绝饮酒醉酒后的不良影响,于是便颁布《酒诰》;《酒诰》就是“禁酒令”,据史料记载,中国最早的“禁酒令”颁布者出现于夏朝时期,就是那位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又称“夏禹”;相传“帝女令仪狄作酒而美,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疏仪狄而绝旨酒。曰,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这位夏朝开国君主的意思是认为酒非常好喝,但醉酒肯定误事,而且后世必然有沉迷于这杯中之物,从而导致亡国的帝王出现,因此他发布“禁酒令”,却不料他还是一语成谶。

四百多年后他的子孙夏桀,夏朝最后一任暴君还是逃脱不了悲催的下场,据《竹书纪年》上的记载,夏桀“筑倾宫、饰瑶台、作琼室、立玉门”,《通鉴外纪》上也记载到,“桀作瑶台,罢民力,殚民财。为酒池糟堤,纵靡靡之乐,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最终众叛亲离的夏桀,将夏朝拖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中,饮酒虽然不是夏朝灭亡的主要原因,但还是“功不可没”。

商朝末代君主纣王帝辛,亡国前大肆修建“酒池肉林”,在宫中天天开派对,又成为一个历史上的亡国范本;至西周时期,其统治者吸收并总结了夏商两朝的亡国根源,颁布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条“禁酒令”《酒诰》,光天化日聚众饮酒,随时有保不住脑袋瓜的巨大风险,就这样饮酒之风才逐渐消退,但保不住暗地里有一些受不住酒精诱惑的胆大妄为之徒心存侥幸。

纵观中国数千年的历史,《酒诰》在封建统治下的颁布极为常见,不仅是因为饮酒误事、酗酒生事,更主要的原因是中国古代农业生产力极度落后的情况下,自然灾害频发,加上统治阶级连年征战,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食本就供不应求,人民和军队都填不饱肚子,哪里有多余的粮食拿来酿酒?

说完古代中国的,咱们再来聊聊太平洋彼岸的美利坚;从1920年开始,美帝也搞过一次轰轰烈烈的“禁酒运动”,但是所谓的“禁酒运动”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促进了美国黑帮中以意大利黑手党为代表的崛起。

意大利黑手党起源于意属西西里岛和法属科西嘉岛,虽然两个岛屿分属不同国家统治,但语言和风俗相近;别看意大利的“逗比”军队打仗不咋地,不过组建帮派从事非法活动这一块,却有着与生俱来的非凡开挂技能。

作为地中海最大的岛屿西西里风景优美,人口只有区区500万,以山地为主的地形上广布柑橘林、柠檬树和橄榄树,其地理位置却非常重要,极具地中海商业贸易价值和重要战略意义,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因此西西里人民也饱受各方势力的压迫。

19世纪的移民浪潮兴起之后,黑手党成员跟随意大利移民进入美洲地区,最后在美国位于东南部大西洋沿岸的纽约落地生根;在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经典电影《教父》系列三部曲中,就讲述了来自西西里岛黑手党家族的兴衰史,因为现实中黑手党在美国的兴起,和美国施行“禁酒令”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和中国一样,美利坚建国之初,欧洲殖民者们背井离乡,乘坐货轮踏上蛮荒的美洲大陆时,就携带着大量啤酒葡萄酒等含着酒精的饮料;在往后开垦拓展殖民地的过程中,喝酒成为极度缺少娱乐生活的他们唯一乐趣,因此极度依赖这种精神粮食和麻醉剂的美国先民们,“好酒贪杯”这毛病从一开始就烙印在他们的骨髓里并遗传给下一代。

19世纪初,美国的工业化生产力在内战后步入飞速发展期,此时的酒精制品在生产酿造销售上步入商业正规模式,价格低廉令美国人民可以敞开大喝特喝;19世纪中期,酿酒业的发展催生出美国各大小城市酒馆如同雨后春笋,但随之因酒精泛滥、酗酒等等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也接踵而来;大街上到处都躺着喝得烂醉的人,或是呼朋唤友闹事斗殴,也有喝高的回到家对着家人妻儿大打出手,很多的暴力犯罪也让饮酒成为罪恶根源,在社会和家庭暴力日趋严重的情况下,舆论界也对喝酒引发的社会问题展开谴责,同时女权运动的兴起,受到家庭暴力和因喝酒受害者自发组成“禁酒联盟”,开展“禁酒运动”抵制酿酒商,并对销售酒精制品的商铺打砸,如商店、酒馆等。

尽管“禁酒运动”进行的如火如荼,但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美国社会对禁酒的关注度,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作用,深受其害的人们只是在口头上呼吁,“禁酒令”还未演变成为白纸黑字,真正具有法律效力的规定;推动“禁酒令”颁布实施的,有两股主要势力,一股是早期移民至美洲的“清教徒”后裔,他们的祖先抛弃信仰逃避宗教迫害,背井离乡来到美洲,将一腔热血倾注在这块新生之地,和佛教徒有共同特性的他们,认为饮酒是“道德堕落”的根源,应该敬畏上帝并像他老人家一样清廉简朴地生活;另一股则是与酿酒业毫无关联的工业巨头们,利益至上的他们认为喝醉酒的工人,其工作效率大大降低,不仅影响工业进程还会拖累生产效率。

然而“禁酒令”的实施还是任重道远,反对者也大而有之;一股是以社会中产阶级和移民阶级为代表性的消费群体,他们认为饮酒属于生活需要,这种个人隐私行为还达不到需要道德批判的程度;另外一股则是酿酒商和销售商们,他们是酒精制品盈利的直接受益人,若是“禁酒令”颁布对他们的产业和销售打击不止一星半点,这群人拼命鼓吹饮酒的各种好处,例如“啤酒就是液体面包”一说最早就是这帮人鼓吹出来的,他们努力使自己的商业蛋糕不致于缩水。

在几股势力围绕“禁酒”这个话题相互博弈之际,一战爆发前夕,全美已经有2/3州颁布了“禁酒令”,随着妇女运动的兴起,胜利的天平逐渐向着“禁酒派”倾斜;因为妇女也拥有了投票权,意味着地方执政党若想得到更多的选票,那么“禁酒令”势在必行,同时一战爆发后美国对德国宣战,几大酿酒商全部都是德国裔,令美国民间的反德情绪到达高潮,甚至流传着“喝酒就是不爱国”言论,令他们的销售受到波及,酒的销路也一路下滑。

终于在1920年1月17日,美国宪法第18号修正案新鲜出炉,这份“禁酒法案”不仅严格而且苛刻,因为“规定凡生产销售酒精量超过0.5%的饮料之上者,或聚众饮酒者皆属违法行为,触犯者将面临最高半年刑期并罚款1000美元”,当然你在家单独喝酒不违法;法案祭出,支持禁酒的民众们则欢呼雀跃,而酒鬼酒徒们顿时感觉天地暗淡。

在法案颁布至生效的短时间内,全美国人民都在干同一件事,就是拼命往家里囤酒,大街上运酒车熙熙攘攘,家家户户的厨房、客厅、地下室内都堆满了酒,在“禁酒法案”正式生效的前一天夜里,所有人都跑到家里或公众场所举行了对酒的“告别仪式”,大街上反而空无一人;这些酒鬼们大喝特喝,然后大醉特醉,甚至有美国官员举杯愤愤不平地叫道:今天晚上是美国个人自由被剥夺的前夜!

“禁酒法案”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颁布成功,但真正的却是实施难度,因为“饭可以不吃,酒不能不喝”的美利坚人民为了“逞口舌之欲”,是啥事都可以干得出来;因为在“禁酒令”期间,还有“药剂师”这个特殊职业可以利用合法渠道弄到药剂酒,一夜之间全美的药剂师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职业,报考注册药剂师的人比以往翻了几倍又几倍,药剂酒(碘酒)也成了包治百病的良药,至于喝不喝得死人又是另一种说法了。

但药剂师这一点点量,怎么能满足美利坚广大酒友同志们的需求?于是一些有超强动手能力,具备物理化学知识和经验的人,在自家车库里倒腾仪器从工业酒精里提取酒,当然这种山寨出来的酒喝下肚子,不仅对生命安全毫无保障,甚至酒精中毒引发生命危险;据美国官方统计数据表明,在“禁酒令”颁布的14年时间里,因为喝这种劣酒导致中毒死亡的就超过1万人,这还是明面上的数据,知情不报的或许更多,尽管这样还是有大批人飞蛾扑火般以身试酒。

此时,已经有人嗅到了“禁酒令”背后隐藏的巨大商机。在美国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中,对于莱昂纳多饰演的盖茨比那富可敌国的财富,电影中就有着明显的暗示,就是在“禁酒令”期间贩卖私酒大发横财,影片中还对禁酒期间非常流行的地下酒馆进行了深度刻画,当时全美隐藏的地下酒馆不计其数。

说来搞笑的是,地下酒馆的兴起,意外促进了美国民族之间的大融合。因为在这之前,由于种族歧视所带来的效应,白人与黑人之间冲突加剧,彼此相互仇视,但在这个地下酒馆内,任何肤色的人种都奔着同一个目的而来,那就是喝酒!喝嗨了大家都是好兄弟,喝着歌跳着舞的同时,间接将白人黑人文化综合的爵士乐给发扬光大了。

由于美国政府禁止商人们酿酒销售,由明转暗下大批地下作坊的诞生,也意味着私酒的大量酿造;但光光生产也不行啊,在私底下的流通还必须有其一套完整独特的销售链,这个时候移民至美国的欧洲黑手党们登场了。在黑帮电影《美国往事》中,作为小街区混混的主角一帮人,也是通过贩卖私酒成长为大帮派的,而现实中美国黑帮的势力,当时也是属于“街溜子”级别非常弱小,他们中大部分来自意大利,小部分来自爱尔兰,靠抢劫、收保护费等等不入流的手段维持着。

美国纽约、芝加哥作为黑帮驻扎的主要大本营,各个移民帮派为抢夺地盘,利益之间的冲突,小打小闹或是在闹市区开展大规模帮派街头火拼非常正常,当时黑手党成员喜欢使用体积小,善于隐藏在大衣下火力强劲的汤普森冲锋枪;这种没有在二战战场上大放异彩,反而在战争结束后因美军大量遗弃,在黑帮仇杀中臭名昭著的冲锋枪,又因其连发声音与打字机打字时的声音非常相似,又被冠以“芝加哥打字机”之名。

这些帮派很快察觉到私酒产业后面的暴利,这点倒与前段时间网络上知名的“XX之交”两位兜售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黑手党们通过贿赂美国官员和执法者等手段,组织私人武装垄断私酒产业,并且源源不断的向全美各州的地下酒馆供应私酒,受到“久旱逢甘露”的消费者们热烈欢迎,黑帮们也大发横财,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以美国芝加哥黑手党教父阿尔.卡彭为首的犯罪集团,在短短一年时间里靠贩卖私酒敛财1亿美金,相当于今日63亿美金。

累积了巨额财富的黑手党们风头一时无俩,凭借财力的支持他们开始延伸向美国各个领域和阶层;然而美国黑帮在当时也只是一个缩影而已,整个20世纪20年代,在一战中累积了无数财富的美国靠着优新技术发展,经济也处于腾飞阶段,不仅国家工业设备和技术全面革新,管理合理化,生产力全面进步,美国产的商品也不断向国外输送换取外汇,资本加速造就畸形的市场经济繁荣,令美国真是“富豪遍地走,财阀多如狗”,当时执政的是柯立芝总统,这个时期又称为“柯立芝繁荣”,因爵士乐在美国兴起又称为“咆哮的20年代”。

然而在美国欣欣向荣的假象之下,还是隐藏着许多危机;1929年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大萧条,将美国人民从“美国梦”中惊醒了过来,这场严重的全球性经济大衰退,令无数人面对残酷冰冷的现实,曾一度失去生存下去的勇气;经济低迷时期,人们对于酒精制品的依赖和需求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为缓解经济萧条刺激人民消费,民间解除“禁酒令”的呼声日益高涨,而且酿酒业的生产制造销售还可以创造大量的工作岗位,对国家经济快速恢复有利无害。

然而黑手党和私酒贩子,以及地下酒馆老板们不愿意了。“禁酒令”使他们真正垄断了地下私酒行业,赚取大量的利润,“禁酒令”的取消无异于断了他们的财路,尽管他们一再阻挠取消“禁酒令”,然而在经济危机中的罗斯福以取消“禁酒令”作为其当选总统的纲领之一,成功获得美国人民支持并顺利当选第34届美国总统。

1933年2月,罗斯福政府出台第21条宪法修正案,取消第18条宪法修正案,向全美正式宣布取消“禁酒令”,随着历时14年的禁酒运动消亡,猖獗一时的私酒贸易也终结了;不过黑手党多年的经营,其势力已经渗透入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庞大的家族化组织失去了“私酒贸易”这棵摇钱树,没有巨额金钱来源的他们“树倒猢狲散”只是时间问题,为维持黑帮家族的正常化运转,只能盯上利润空间更高,价值增长更大的毒品贸易,于是境外毒品涌入,随着美国黑帮铺设的原私酒网络,大量向美国各州传播开,成为了美国迄今为止无法根除的社会顽疾。

大洋彼岸轰轰烈烈的全国性禁酒运动已经落下了帷幕,尽管有些雷声大雨点小,还间接促进了黑手党的崛起,但美国一些个别州的“禁酒令”在二战结束后的五、六十年代依然存在。

美国历时14年的“禁酒运动”,说白了也只是一场社会实践而已,没有根本上清除过量饮酒对社会造成的危害,虽然其出发点是降低犯罪、家庭暴力、社会暴力等问题,但屡禁不止、受个别官方保护的私酒贸易还是让“禁酒令”功亏一篑,反而朝着反方向发展;不过虽然衍生出一系列新的难题,不过“禁酒法案”还是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各民族之间的融合,为美国种族主义冲突缓冲了一段时间。

相对于美国,中国作为酒文化的发源地,更注重于对“人权”的诠释;酒作为中国人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酒桌上的风俗习惯由来已久,饮酒最好还是莫要贪杯,因为“小酌怡情,微醺恰好。大酌伤情,镣铐加身”。随手写下两句打油诗:

忘忧美酒孟婆汤,

穿肠毒药自斟酌。

(以上文字,如果喜欢,请点关注!以上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必删!)

想要了解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刚子侃历史”吧!每一期将带给您不同的阅读感受。您的关注和支持,是我创作的无尽动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