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张行:那时,吉他是流氓阿飞玩儿的东西(组图)


  张行

对话人 陈炯

  这是张行那个时代的流行装扮:黑西装、黑墨镜加个大背头。1984年上海的张行《成功的路不止一条》不仅宣告中国内地流行音乐的萌芽,也创下了疯狂销售数百万张的奇迹,他同并称“南北二张”的张蔷一样,都属于翻唱港台流行歌曲的“扒带歌手”,张行尤以翻唱刘文正的《迟到》、《小秘密》等著名。在1985年整个社会的严打整治运动里,张行因“流氓罪”被判入狱,1988年再入歌坛时已换成了“黄土高坡”的天。直到2002年他接受采访时才说流氓罪的实质是和女友发生了性关系。
我们没法想象弹吉他唱歌会被治安追赶、翻唱港台歌曲可以大红特红、空翻几个跟头就能引起观众尖叫,也无法想象现在看来很平常的性关系在那时就是“流氓罪”——张行被时代造就也被时代延误,他的身上充分体现了流行歌手个体与大时代的关联。1、听“敌台广播”学流行歌曲:

  “我们像迷周杰伦一样迷样板戏”南都周刊:你是1962年生的吧,那个时候国家音乐氛围很单一,你喜欢上音乐是因为家里是文艺世家么?张行:张蔷母亲是电影乐团,他们家算是和艺术相关。我家则毫不相干,我父母都是普通职业,说到底是我自己对音乐酷爱。我幼儿园开始唱沪剧,小学唱样板戏,那时候最火的流行音乐就是样板戏,全国老百姓就像迷周杰伦一样迷样板戏,别管男女老幼的唱段,只要样板戏里有我就会唱。南都周刊:“文革”后就可以公开收听到港台歌曲么,还是说你在上海比较方便?张行:我们都得偷偷摸摸地从电台听,我们叫收听“敌台广播”,那时候是澳门广播电台,早期放青山、凤飞飞,后期是邓丽君、刘文正。那个声音——怎么说呢,当有一种音乐进入你心里的时候,无论你在做什么都会被牢牢抓住什么都不想,我想那就叫天籁吧。

  南都周刊:有特别让你印象深刻的歌吗?

  张:我最难忘的是第一次听到邓丽君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好舒服,听她唱完后,我忽然想,如果音乐是这样的话,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意境?从那时起我开始懂事,懂得了音乐应该是什么样的。

第三张:《太阳雨》;1988年

  2、 弹吉他被纠察队追:

  “学吉他的小广告像现在的性病广告一样多”南都周刊:你1979年就开始弹吉他了,是跟哪个老师学的?张行:是暑假的时候我哥从部队复员时带回吉他,他告诉我一些指法,我就没事瞎摸举一反三,从胡弹到有规律,最后自己琢磨出合声。哪儿有老师啊,连教材都没有,直到84、85年才有教吉他的书出现。我们那时候就是贴小广告学,像现在治性病的一样。南都周刊:你在你们周围人里,算不算时髦先锋人物?张行:那不是时髦,是不务正业,吉他是流氓阿飞玩儿的东西,弹琴还要躲在家里,直到82、83年我们才冲出街头,可以到胡同、公园弹。还得提防现在所谓联防治安的工人纠察,他们看见就抓,人家也没犯罪,就把琴给没收了。经常唱得正好呢,他们一来搜查,大家就开始抱着琴跑,他们就在后边追。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琴他们没收了有什么意义。但这些吉他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一把琴30块左右,跟一个月工资差不多。南都周刊:你工资岂不都搭进去了?就不能凭音乐找点兼职?张行:当时迷上了弹琴以后就觉得自己应该是做音乐的人,现在去的是酒吧歌厅演出,我们那时候去的是音乐茶座,就是10块钱一张门票,送一杯咖啡,再早只要两块钱,端上来你就坐那儿一晚上。我们在文化馆、工人文化宫演出,几百人的场子,每天晚上人都很多,那可是高消费的娱乐生活,属于现在的夜总会啊!(有小姐么?)那时候哪儿有,那时候男女之间交朋友都很难,认识的渠道也不像现在这么多,现在结伴出游、开房的那时候都没有,我们觉得和异性之间有一堵无形的墙,双方都很矜持的感觉,人活得很累。
  第四张:《三年后的张行》;1988年 3、首张专辑狂销数百万: “几年以后唱片社还在发专辑销售的奖金”南都周刊:到了1984年上海青年吉他大奖赛时,你就能正式出现在公众面前了吧?张行:这个比赛由上海青年报、音乐家协会联手组织,具有官方性质,为吉他这个乐器开了先河,当时很有争议。现场参加比赛的很多人都是平时一起宰琴的,经常就有人对我说“啊,你来了?那我就退了。”比赛分为夏威夷吉他、古典吉他等,我是吉他弹唱组的第一名。南都周刊:有电视报道么?像不像今天的超女、好男儿那么火?张行:那时候主要还是靠报纸,但大人不理解这些,我家人就说我弹吉他不务正业。结果没多久赶上国庆三十五周年,上海市文化局局长亲自来我家找我参加国庆晚会,把我家人震了,原来弹吉他也能弹出名堂啊!我在晚会上自弹自唱了《一条路》和《小秘密》,之后就名声大震。南都周刊:所以顺理成章地这一年推出了你的第一张专辑?张行:专辑的准备在吉他大赛期间就开始了。当时我同学的哥哥和孙国庆同班,还有一个叫胡永言的现在在中央音乐学院,他们来上海时听了我唱后说“比北京那边弹吉他的强多了”,就带我去上海科影厂的棚里试唱,和上海唱片社谈专辑出版。专辑录制老推,胡永言一怒之下说你们再推我就带张行去别的地方录了,最终84年11月份进入录音阶段,12月底到春节时投放。南都周刊:当时肯定很轰动吧?张行:虽然专辑其实录得一般,但我们广告打着是“24轨声道”。当时中国人只知道立体声就是双声道,24轨那是什么声音?大家就都去买正版听了,结果创造了音像发行的一个奇迹:生产车间专辑的封条胶还没干呢,到音像书店里已经被打开销售一光;专辑5.5元一盒,于是写着“一盒5.5元”、“两盒11元”的发票早早开好,大家排队不是买专辑而是买发票,一手交钱一手撕了发票就走;商场不是开专柜,是专门开了一个铁栅栏门,一个一个往外递。南都周刊:有的数字说这张卖了350万,有的说500万,你自己清楚卖了多少么?张行:估计几百万吧,数字一直得不到统一答案,因为专辑发行奖金不能一次发完,需要达到一定数字了再发,结果几年以后上海唱片社张行专辑的奖金还在发呢。我就是拿了1200一次,当时录一个专辑就800,我都属于超标。达到一定发行数目如20万、50万,或者100万发1200,直到现在还有好多钱没和他们结呢。

  第五张:《阳光梦》;1990年 4、造型编舞都靠自己:“年轻腰好时唱 《阿里巴巴》能满场空翻”南都周刊:张蔷说那时女孩子的封面漂亮得像糖果才好卖,有没人对你的形象进行塑造?张行:没,没包装这一说,全自己想,什么好看穿什么。我们那时候还流行直筒裤,穿皮鞋,头发卷卷得比较长,但不像摇滚的要拖辫子。男歌手有点钱就穿呢子中山装,那是最牛的。港式的领子,衬衣很尖很大,翻门襟。我那时候走的是酷、炫的路线,封面设计都是抱着吉他做很酷的姿势。南都周刊:和你唱柔情歌的风格不统一吧?张行:我早年很狂躁,以前我演出时,全场很疯狂,就像看摇滚,因为我满台跳。我学过体操也学过舞蹈,所以都自己编舞,和现在蔡依林、周杰伦他们需要整体造型不一样,我那时候哪儿有伴舞,全自己来,会在台上旋转、空翻,当然那时候年轻腰也好。那时候另一个歌手陶金,他借鉴的是迈克·杰克逊的舞蹈,有自己非常完整的一套舞;我不同的是在中间过门部分跳,比如《阿里巴巴》,中间间奏时我哗一转、啪一个造型、继续走,那时候还是有线麦克,就把麦克线一甩,帅!现在都是无线麦克,想甩只能甩绸带了。南都周刊:当时上海是全国流行主力,你的风格也是全国最时髦的吧?张行:对,但我不是上海第一个,还有沈小岑。当时还有一批歌手,张清、李刚、吴涤清比我晚半年,他们都不错,弹电子琴,边弹边唱挺好的。我就是赶上邓丽君、刘文正的时代,当时所有唱男的歌都是学刘文正,学习罗大佑的还在后期,侯德健就更靠后了,主要就是《搭错车》里《酒干倘卖无》一首。南都周刊:为什么原创的这么少呢?张行:非常正常。中国音乐在短短十年里把各种想到的东西都尝了一遍,一窝蜂的邓丽君、一窝蜂的迪斯科、一窝蜂的黄土高坡,然后到了灰调的灰色音乐时代满腔呐喊不满,然后情歌时代杨钰莹,然后非主流音乐开始,R&B进入。人家几十年打造的流行音乐,我们短短十年就走完了,我们的流行音乐在初期时还是非常雏形,都只是外来的,不是我们自己的。只能说那时候有流行歌手,但没有自己的流行音乐。
  《成功的路不止一条》;2003年CD纪念版 现代回忆录音乐还是那个音乐,但人早已变张行的歌,伴随着那个年代特有的舒展的旋律,一时竟让我有些多愁善感起来,尽管我依然理不清那个歌手究竟是叫张行(航)还是张行(形)。那时我们的偶像是多缺乏呀,张行简直就成了我的超级男声,但那时,我竟不知道这个歌手已红遍全国。那时的中国正处于娱乐的真空期,当时那些港台歌手让大家觉得高不可攀的空间,正好被这么个自学成才的青年工人给填补了。他的音乐和他的热度并不成比例,但没有关系,反正,不听他的也没有多少别人的听。后来就不听了,不听张行了,不听歌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时光谁都过过,不必细说。直到生活有了些着落,直到一些吐字不清的歌手在大唱其歌,直到一些小孩子们超级成名,我才想起,那么一个叫张行的人,可能做生意了,开公司了,拍电影……但是,他却还在唱歌。他还在唱,真是个奇迹!人不知什么样了,歌还是老样子,只不过是盒带换成了CD,我的音响也比那时不知好多少倍。开始是激动着听,仿佛梦的回味,接着是强迫地听,努力回忆逝去的时光,后来,我不知道音乐是何时终止的。老调重弹是什么感觉?味同嚼蜡是什么滋味?张行,还是那个张行,音乐,还是那个音乐,也许听乐的人早已变了。这就是物是人非?后来才知道,张行这几十年的经历,才知道他的挣扎与努力,才知道一个男人的幸与不幸,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总不能让人,让消费者用同情去捧你的场吧。《同一首歌》本就是供人回味的,他和欣赏音乐无关,有多少人听歌,是因为歌将他送回了逝去的年代,一瞬的回味可以,时间长了,不合规律,不合情理。歌声响起,不是圆熟,不是生涩,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如果说好的音乐让人有一种忘我的境界,但现在这歌声,让我想起太多的从前。回忆的成功是音乐失败的开始,这是当年喜爱张行的人无法接受的。无论如何,还是做点别的为好,别以这行为生。有点私心,是因为我不忍看到我当年的偶像的唱片发行不及小屁孩的十分之几,我更不愿意看到老却的英雄在舞台上的挣扎。当然,理想的情况该是这样的,比如张行,不以音乐为业,做点别的,业余做点音乐,娱人悦己,这实在是美妙的事。偶尔露一面,人们也会说,看,多年不唱了,宝刀不老。现在,人们的评价是,看,还唱着呢,没有进步。现在来说成功的路不止一条也许不晚,真的。曾经的偶像,老张行,以为然否?文 小黄米 结束语青春早已远去对于80年代的人来说,或者真正的张行早已远去,对于张行来说,那个抱着吉他激情挥洒的时代,也已远去。“当时能录张专辑就兴奋得不得了,如果你喜欢我可能抱着琴就给你唱,现在唱我头都大了,给出场费吧!”如今活跃在《同一首歌》的张行每次唱的都是差不多的曲目,更多精力放在他在北京东三环开的火锅城等其他事上,那些属于很多人的共同回忆,或者只有在泛旧的卡带中才能找回。他说,每次遇到和他一起从那个时代走过的歌迷时,他仍很感动,“我不是留恋那种辉煌,而是那时候人们对流行歌喜欢的真诚。”他并不介意被定位在“扒带歌手”上,“虽然我们是口水歌,但是用我自己的感觉去翻唱,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
(责任编辑:李岩)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张行 | 邓丽君 | 刘文正 | 张蔷 | 周杰伦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医 疗 健 康 保 健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