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少林寺的生存之道演绎为生存模式(组图)


 

  生存模式

  我们必须回到一个本源性的问题是:僧人是怎么生存的?

  一位万众瞻仰的法师,走近看,非常和蔼平易,作为公众人物,他最让公众接受的就是举手投足如行云流水,极其自然本色,谈吐措词虽然有详略轻重,但本质上是坦诚直白的。

  释永信法师,俗姓刘,名应成,法名永信。1965年出生。安徽阜阳地区颍上县人,自号皖颍上人。1980年到少林寺出家为僧,现为少林寺第30代方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第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檀香氤氲。我们坐在大师的“临时禅房”里和他叙谈,心情非常放松,当话题径从全国目前最为热议的“少林商业炒作”切入时,他的随从有点不自在,但是永信本人反倒十分淡定自在。

  “先谈谈我的履历吧,公众对我的做法自然就容易理解了。”他略带憨直地一笑:我是个农村的孩子,因为家境困难,上世纪80年代初就出家少林做了和尚。那时候的少林寺,因为历经军阀混战、“文革”等一系列战乱和运动的破坏,已经非常凋敝了,很多山房都倒了,大雄宝殿、天王殿、钟鼓楼都是一片瓦砾。田地和山林都被没收,还没有全部发还,僧人的生活十分艰难,但是电影《少林寺》的全国风行,给我们带来了振兴寺院的希望,1986年,在当时方丈的授意下,我开始组织人力物业,开展挖掘、整理、出版少林武术典籍工作,成立少林寺拳法研究会,因为我的武功还不错,就担任了副会长;第二年,又发起少林寺武术队,后发展为武僧团,任团长。

  1987年8月,行正长老圆寂,得师衣钵,我接任了少林寺管理委员会主任,全面主持寺院工作。其间除了繁重的日常寺务、接待和外访,还主持了法堂、钟楼、鼓楼等重建工作,从查找原始资料,到筹集资金,我可以算是废寝忘食,“劳苦功高”。不过那时候也年轻,我精力过人,几个通宵不睡也无倦意。那年10月,我被选为河南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

  1988年2月,因为信奉“人间佛教”,我们开始公开介入社会公益活动,为解除寺院周边地区群众病痛,成立少林寺红十字会。10月,创立少林书画研究院。1989年6月,我们“入世”的行动向全国推进,由我带领少林寺武僧团在全国巡回表演,非常直观地宣扬了少林文化,并为黄河游览区炎黄二帝巨型塑像募捐义演。

  1993年的6月,应台湾地区中华文化大学邀请,我率少林寺佛教文化团访问台湾,这是海峡两岸宗教界隔绝40多年以来,第一个访问台湾宝岛的佛教团体,访问的效果和意义都特别重大;访问期间,与台湾佛教界著名高僧悟明等法师共同主持法事,并受到俞大维、蒋经国、郝柏村等政界名士的接见,成为岛内一大盛事。

  也是那年10月吧,我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理事。翌年2月,我创立了少林寺慈善福利基金会,任会长。基金会成立以来,积极开展扶贫助残救灾活动,包括为“希望工程”募捐义演,定期帮贫困学生就学,为缺水村庄打深井,为少数民族贫困村发放救济粮,向贫困乡村卫生院捐赠药品,组织义诊团在省内巡回义诊,资助学术团体,向洪水灾区群众捐钱捐物等,得到了上级有关部门高度赞扬和社会各界广泛好评。种种一切,我们都是“入世修法”的态度,这是少林一贯的传统,当时也并没有什么人批评我们。

  1996年1月,我朝拜了印度、尼泊尔佛教圣迹,包括佛陀诞生地兰毗尼、开悟地菩提伽耶、初转法轮地鹿野苑、涅槃地拘尸那罗,以及灵鹫山、竹林精舍、那烂陀寺等。那次朝拜,对我内心震撼极大,始知浩荡佛法,芝兰有根,醴泉有源。那一年的5月,我创办了《禅露》杂志,3年后,当选为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和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1999年8月,荣升少林寺方丈,后来又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1990年以来,我利用少林寺佛教文化这一特殊途径和优势,先后访问中国香港、台湾地区以及日本、韩国、美国、俄罗斯、英国、德国、西班牙、澳大利亚、加拿大、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阿联酋等国家,为传播中国传播文化、增进中外友谊和理解、促进世界和平作出了一定的贡献,这一切,有的和商业活动沾边,有的根本没有关系,对此,你怎么看?

  都说释永信一张铁嘴,被他反问,始知所传不虚。我们告知,少林寺的“品牌推广战略”近年来一直是有争议的话题,“新浪”的民意调查表明,74.5%的网民反对少林寺商业化倾向,通常它被指责为“浮华”、“商业化”,开药局、搞旅游开发,拍电影,“手机开光”,还办了几个公司,公众不知详情,就知道寺庙的收入是免税的,这个好像和我们所理解的寺庙、宗教是完全不同的一个行为。

  传统观念认为,出家人静修即可,有必要操这些心吗?“大师”还有时间坐禅吗?希望大师能够彻底地谈谈。

  “好!”释永信想了一想,下了决心地说:今天就和我们一起吃素斋吧?!谈得彻底些!

  “首先,我们必须回到一个本源性的问题是:僧人是怎么生存的?”释永信谈问题一开口就很有气势:从佛祖释迦牟尼开始,修行者因为必须脱开一切俗务静思,他们的生存就是靠社会布施的,叫做“供养”,最常见的就是游方和尚的“化缘”,施主给什么,和尚就接受什么,为了便于固定的修禅,后来有了寺庙,寺庙一向有庙产(也大都是社会各界捐的,或者朝廷赐给的),或者是土地,或者是山林,原则上都是租给农民种的,就算遵循“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和尚自己种田,那么前提也必须有寺庙自己的田地,和尚不可能入俗到衙门去当差、去工场做工……

  千百年以来,就形成了“寺庙经济”,也就是出家人的“生存模式”。

  在中国,寺庙经济可分为“西藏模式”和“汉地模式”,后者和前者最大的区别是,汉地寺庙经济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很小。

  它们通常可以分为“生产型模式”、“流通性模式”、“消费性模式”和“传统型模式,所谓“生产型模式”,这类寺庙一般离城镇较远,处在适宜生产的地理环境。主要包括种植业、畜牧业、林业(植树造林),由群众代耕、代牧,这类寺庙在西藏较多,我们这里很少见。

  我们这里多见的是“流通型模式”和“传统型模式”,前者一般处在大、中城市特别是著名风景点附近,主要和商业、旅游业结合。因不需要土地和山林,只需资金和人才,特别是位置优越,信息发达,经营素质较好的大、中型寺庙,往往借助寺庙是宗教场所,吸引众多游客和信教群众的优势,从事着综合性的营销活动。后者,也就是“传统型模式”,主要沿用历史上形成的“香火钱”、门票收入与佛事基金形式募集财物,收入来源于四方群众、游客,甚至海外信众。

  “流通性模式”和“传统型模式”在南方比较多见,北方的寺庙,除了“五台山”,通常没有那么好的环境条件,至于少林寺,1949年以后被历次运动没收的山林和土地至今还没有全部发还,而且地处深山,老百姓普遍贫穷,一不像你们江南地区的信众有常常举行大规模佛事的习惯,什么水陆道场呀等等,二香火布施也有限,大笔捐献的施主比较少见,你们真不知道80年代的少林寺有多穷!

  电影《少林寺》虽说火了少林寺,但是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尴尬,大家跑来一看,嗬,原来少林寺这么烂呀!什么都是破的!一帮和尚,穷得不行。

  怎么办?暴得大名以后,必须面对潮水一般的海内外游客,必须有起码的体面和形象吧。

  少林寺不是机关,不是衙门,国家是不养的,给你一些政策,你必须自收自支,所以,一开始就和商业沾上了边——顺便说一下,我刚才分析了寺庙经济的几种模式,说明自古到今,寺庙生存都离不开一个“钱”,大家不应该对此感到惊奇,之所以惊奇,我看不是无知,就是误解。僧人也要吃五谷呀!

  当然,大家对“生存模式”的内涵,理解不同。也许有的人认为,少林寺就是应该破破烂烂才有“味道”,僧人生存模式嘛,不饿着就可以了,衣服破旧点有什么关系。

  我们不这么认为。首先少林寺外事活动频繁,穿得破烂简直有辱国体!你哪里见过梵蒂冈的主教大人和执事们都穿得乱七八糟的?

  其次,僧人该不该接触当代社会?该不该提升自己的学问修为?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了,因此我们少林寺在1996年就是全国第一家使用电脑上网的寺庙,我要我的年轻僧人都学会上网,利用网络这个工具充实自己,扩大视野。于是又有人说闲话了,说我们“离经叛道”,这些貌似复古的人其实真是无知,浩瀚佛经传到东方就面临一个考验,那就是:梵文是否要翻译成汉文经书?翻译的过程难免失真,怎么办?

  那么照“复古派”的意见,为了原版原味,就得号召大家学了梵文来读经喽?

  语言就是一个工具,就像网络在我们眼里也就是一种工具嘛,再说了,构建局域网、购置电脑需不需要资金?你“君子不言钱”,谁给你资金?

  只是,在“禅”和“钱”之间,我们的主次始终分得很清楚,经济手段始终是为修禅、为广大少林文化而服务的,我概括地说,就是用商业化手段来反对“商业化”。

  “这个不太好理解”,我说,有点“玄”。你能举例说明吗。

  素斋上来了。释永信顺手指着油菜炒豆腐说,这个豆腐的发明者,据说是淮南王刘安,但是他注册了么?没有。所以现在人人可以做豆腐而不必担心侵犯知识产权。“少林”的无形资产也一样,一个时期以来,无论出于商业目的,还是其他目的,海内外掀起一股抢注“少林”的狂潮,我在国外,到处可以见到“少林功夫”、“少林武宗”、“少林神药”……日本、美国、欧洲,和我们根本没有瓜葛的“少林寺”纷纷开张。

  你怎么办?它们侵吞你的权益,甚至败坏你的名声,你也不闻不问?

  我只能运用商业化的手段——注册!我也到处注册。并且为嵩山少林寺景区申报人类文化遗产项目,一有机会“打假”,就撤销和收回各种打着“少林”旗号的品牌。

  还有就是对“吃少林”现象的整顿。曾几何时,少林寺的周围被糟蹋得惨不忍睹,无数个武校开起来了,无数个商贩拉起了摊位,密度之高,把少林寺都给屏蔽了,人站在外,根本看不见少林寺了。而且饮食业、游乐业的污水废物,把山门前搞得像个堆场。

  正好,我们获悉政府出于综合性考虑,准备重新整合嵩山风景区的旅游资源,我们便主动出一部分资金,积极协助地方政府对少林寺周围进行拆迁工作,驱除了破坏少林寺周边环境的多年顽症。这,不也是以“商业化反商业化”吗。

  “香火和门票,每年给少林寺带来多少收益呢?”我问。

  “这些是少林寺的主要收入”,释永信说话时表情非常坦诚:去年最高,达到2000万元。但是,少林寺的开支特别大,我们不但抚养着1000多名孤儿,而且还有着恢复、重建“北少林”的宏大计划,还要还历史的欠账——当年重建、重修了那么多的建筑,天王殿呀、大雄宝殿呀,钟楼呀鼓楼呀,国家虽然给了一定的帮助,但是主要还是靠我们自己,很多款子都是“寅吃卯粮”,现在就要还啦。

  而且,现在的这些收益,一旦用于寺内重大工程,就捉襟见肘了。

  “少林武僧团”的影响很大,他们的巡回演出,甚至去国外演出,收益应该很可观吧?我提问的时候,尽量注意措词婉转,而且还故意忽略了看上去最为敏感的“手机开光事件”。

  但是释永信的回答再次让人感觉到“大师”应有的光风霁月:“少林武僧团的演出其实收益并不多,但是和国内很多赔钱的演出相比,我们还是成功的。不过没有社会上想象的那么多罢了。现在社会上有的人看事情太主观,比如‘手机开光’那事,炒得沸沸扬扬,说什么动机的都有,他们就是不知道,那1000个孤儿我们还养着,‘开光’所得32万元,都要用到他们身上,他们要吃饭、要穿衣、要读书、要各种学习用品,1000多个孤儿啊,少林寺每年花在他们身上的钱至少60万元,要养到他们18岁!这是我们的善事啊,你们帮不着忙也就罢了,不要乱编故事好不好,还有登封县奖了少林寺一辆越野车,那是为了感谢少林寺对促进嵩山旅游事业的贡献。又炸开锅了——干什么呢?和尚可不可以有代步工具?‘白马驮经’,从古到今,和尚骑马、坐轿、行舟很正常啊,玄奘取经,他那匹白龙马不就相当于现在一辆越野车嘛,难不成要他步行去印度?为什么当时大家都觉得很正常,现在有人就要对此大喊大叫呢?梁武帝四次‘舍身’同泰寺,每次都要臣下用亿钱赎回,那才叫过分了。”

  席间,释永信告诉我们,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少林药局”拿到了医疗卫生职业许可证取得合法行医身份,于2006年10月进行试营业,运营情况良好。

  如今的游客,一到少林寺山门,就可以看到一处新建的古式院落门上书“少林药局”4个大字。一进门是一尊全身写满穴位名称的罗汉,后面是行医大堂,几个穿着僧服的小和尚正在忙着分药,不时有三三两两的游客进来参观。

  据了解,少林药局占地1.5亩,投资180多万元,已取得医疗卫生职业许可证。2006年10月,门诊已开始试营业,运营情况良好。目前,少林药局正在抓紧落实药局内传世木制配套装饰工程,力争在2007年4月旅游旺季来临前完工,根据情况择机正式挂牌营业。

  少林医药学已有上千年历史,少林派历史上在医界独成一派,被尊为“少林医宗”,而“少林药局”有“中国佛门医宗”之谓。

  最近,少林寺根据现有药局内僧人的专长等情况分成三个组,进一步开发少林秘方。

  第一组是以传统武术功夫为基础的功法治疗组,重点研究以少林独特的点穴正骨、推拿及针灸等综合疗法为主,同时运用少林寺养生功法来辅导患者自身康复。第二组是以传统技法为基础的秘方炮制组,通过传统中草药炮制外加佛门信力、念力的特色制法,制出系列膏药、丸剂及各种饮片。第三组是以少林寺禅学为基础的禅心明性组,通过佛门慈悲为怀的济世精神,运用佛理禅性直指人心的方便法门,类似于现代心理咨询的方法,喻导世人。

  培养一个品牌需要过程。僧人们说,我们有足够的耐心。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松木)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释永信 | 普京 | 田地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