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外地人在北京(12)

  老马还是上学的时候来北京玩过一次,对这个城市是非常陌生的。当他来到久闻大名的雅宝路时,不仅为眼前火暴的交易场面惊呆了。这地方比九三的黑河边贸市场可厉害多了,动不动就几万美金交易量,让人不敢相信。怎么说都是北京厉害,首都吗就是不一样。

老马当时就决定,一定要在雅宝路混下去。

  雅宝路马路北面有一个广告牌子,平时贴满了招翻译和出租房间的小广告。据说雅宝路六赚四赔,招翻译的自然是赚钱的;出租房间的则肯定是赔不下去了。其实卖毒品都有赔钱的,在雅宝路赔钱一点不新鲜,有服装款式找不准的问题,有刚开始干本钱小,撑不下去的问题,但能在雅宝路支撑住的就不会赔钱的道理是每一个老外贸都知道的。

  老马按一个小广告的地址找到了那个房间,一进门他竟以为自己看错了。那时是九八年夏天,他在外面热得直出白毛汗,可房间里的墙上竟挂满了厚厚的棉衣。

  接待他的老板是个宁夏人,他听说老马给黑龙江的副省长当过翻译,二话没说就把他留下了。老马禁不住好奇便问他为什么准备这么多棉衣,老板听后哈哈笑起来:“老弟,你不是去过俄罗斯吗?”

  “是啊!”老马心说我去俄罗斯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就是,俄罗斯多冷啊!棉衣、羽绒服最好卖呀。”

  老马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可俄罗斯冷也是冬天哪!夏天一样热。”

  “你刚来北京,还不明白,咱不能按中国人的日子过,这叫反季节销售。从北京把货运到莫斯科或者乌克兰去最少得用一个半月,现在的货运到俄罗斯就得是冬天了。别觉着新鲜,到一月份的时候,咱们就得卖衬衣、牛仔裤呢。”

  老马这回明白了,雅宝路的道儿还挺深的。

  就这样老马凭着一技之长很快就在雅宝路安顿下来,老板答应他每个月底薪三千,卖出一笔货就按百分之三提成。头一个月他挣了四千多,第二个月老马就交给老婆一万块。从那时,老马算是铁心了,只要时机成熟,就在雅宝路单干。

  有人说:雅宝路的人都是文盲。老马觉得这话非常有道理,就拿他的两个老板来说吧,一个是宁夏的建筑工人,另一个以前是东北某肉联厂杀猪的,他们早年从东北往宁夏倒腾黄豆挣了些钱,九五年一起跑到北京,开始在雅宝路倒腾服装,现在哪个手里都有二三百万了。九五年他们刚开始干的时候,租了一辆面的,一个在雅宝路街上练嘴皮子(那时雅宝路还属于半公开状态,不像现在这么正规),只要在雅宝路和老毛子谈妥了款式,另一个就飞速地跑到永定门外的浙江村买货,拉回来老毛子就给钱。一来二去,生意越做越大,现在他们在广州已经有自己的定点生产厂了。

  最可笑的是他们和老毛子打了几年交道,现在连几句打招呼的俄语都说不利落,老马来的时候看见办公桌的玻璃板下压着张字条,开始他还以为是佛教咒语呢,看久了才发现是俄语几句问候话的中文译音。

  有时老马真觉得心理不平衡,像老板们那样目不识丁的家伙能在雅宝路大行其道,而他这种大本毕业的只陪给人家当翻译。怪不得社会上许多人看不起雅宝路,说他们是在卖垃圾呢。

  说起雅宝路卖垃圾的事由来以久了。大概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人们便说:就雅宝路那些破玩意儿,白给我都不要。在雅宝路混的人心里也都明白,他们倒腾的服装在国内市场全是垃圾货。可能是国情不同吧,雅宝路市场刚开始是从倒腾小工艺品的先火起来的。后来卖服装的来跟风,他们把当时国内最流行的款式全搬到了雅宝路,可那些大腹便便的老毛子就是不来买,甚至有人看后直摇头。后来有懂俄语的就问他们为什么不买服装,老毛子竟告诉他们:你们的款式太不难看了,在俄罗斯根本卖不出去。老毛子的话让这帮倒爷儿们大惑不解,后来有几个聪明的俄罗斯人再来的时候就带了几件莫斯科最好卖的款式,他们在中国的摊商定做。逐渐中国商人们慢慢摸出了老毛子的路数。可以说雅宝路的辉煌是从为人家加工款式开始的,现在他们大都有了自己的定点厂,其生产的服装全是销往俄罗斯和东欧的。

  中国古代号称中央帝国,一切以己为是,对外面的事不大了解,也不稀罕去了解。意识上自然会出现我们怎么样你们就应该怎么样的想法。甚至拿别人不太当人,明朝时人们就知道四海之外有诸多夷国,然而海外蛮夷只是些红毛,除了红毛大炮还说得过去之外,其他的一切都不足挂齿。正因为瞧不起人家,中国人便在英国、法国等国名的第一个字上加了个反犬旁。后来在包括利玛窦等诸多外来学者一致抗议下,天朝政府无奈只得改成了口字边,实际上和反犬旁的意思差不多,不过都是些吃货而已。甚至到鸦片战争强敌压境时,不少国人还认为他们不过是些小猫小狗变的,膝盖根本不会拐弯,连猴子都不如。

  外贸开始阶段商贩们也犯了这个毛病,认为老毛子和我们的审美观一样。实际上由于种族和文化上的差异,俄罗斯的服装款式和我们相差甚大。他们的服装颜色相对单一,男式以黑、灰、蓝为主,女式服装以白、黄、红、灰为主,基本上为一色服装,不像我们的服装那么花哨。款式也很简单,但一定要肥大,特别是女式服装,像老马这样的块头,能装下两个去的裙子也毫不希奇。可想而知这种服装在国内的商场里只能充当惹人发笑的广告品了。说起衣服肥大来,老马刚来时还闹过一个笑话,有一回来了个白俄罗斯人要订三百件女服,老马习惯性地问他要多大尺码的,没想到他解释了半天,白俄罗斯人就是不懂。老马还以为是自己俄语退步了呢,幸好老板在,他听老马急手白脸地跟人家讲话,赶紧问是怎么回事。老马把事一说,老板马上拽了他一下。后来老板告诉他,甭问尺码,他们不懂。原来俄罗斯人根本没有尺码的概念,只要服装宽大就可以。

  而且由于那几年俄罗斯国内经济不景气,对服装的做工也没什么要求,只要便宜就行,于是中国服装在俄罗斯基本上就是廉价商品的代名词了。廉价的东西质量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一位雅宝路的老板说:就这些玩意儿,白让我穿我都嫌寒蝉。所以说雅宝路在卖垃圾并不是别人踩乎他们。最近这两年俄罗斯经济形式见好,对服装的做工要求也严格起来,虽然中国的加工厂不费什么劲就可以做得很好,可是影响早出去了,中国服装想在俄罗斯市场改变形象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可这一现象的始作俑者,无论是俄罗斯人还是中国人都在家里数钱呢。

  老马在雅宝路只呆了两个月就开始独自上岗了,一来老板对老马的人品比较信服,二来老板们实在太忙,光小蜜就应付不过来,所以干脆交给老马干,自己落一个舒心,反正大头儿也是他们的。

  老马成了名副其实的做台先生,他被彻底栓到了雅宝路,栓在衣服堆里,栓在一个只有十四平米的房间里,一般情况他自己就可以做主,反正老板个把月才来一次。他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甚至连生病的资格都没有,就是种日子一干就是一年。

  老马认为在雅宝路干不需要什么太聪明的经商头脑。只要有一个比较信任的服装加工厂,和老毛子谈好后就下定单,货到收钱发货,就这么简单。至于看款式的眼光、服装的面料都不太重要,实在不行和,老毛子关系好了,可以让他自己拿款式来做吗。但要在雅宝路立足有几点是不能忽视的,可以说是规矩吧。

  在雅宝路守摊的人,首先应该耐得住寂寞。别看雅宝路上的老外成筐成筐的,可好几百个摊点一分,实在少得可怜。老马的房间里除了慢墙的衣服就一部电话,一副沙发。最让人憋闷的是一天也进不来一个人,偶尔有个中国人探头还得往外哄。本来老马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可见个老毛子进来,不管他是否买东西,都会疯了似的和人家臭侃一顿。有时生意就在臭侃中成交了。可就是生意再好,三两天也难得成交一笔,当然成交一次就是几百件上千件。可平时还是没人,没办法老马订了几套俄文杂志,没事就看。有一次一位俄罗斯朋友问他是不是俄籍华人,老马干脆点头。

  在雅宝路混的第二条准则是别多嘴,哪怕就是隔壁的邻居,见了面点点头也就算了。千万别瞎打听人家的款式,要知道这是雅宝路最大的忌讳,为了这事所有雅宝路人甚至不惜被人骂为崇洋媚外,何况您是在这条街上的同行。

  想在对俄外贸服装这块儿有所发展,最重要的一条是得会说俄语,只有交流没有障碍才能和老毛子交上朋友。俄语这玩意儿挺重要的,不光俄罗斯人说,白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以及不少东欧国家的人都会说。和他们做生意不会说俄语,无异于瘸了一条腿。老马的两个老板之所以做到今天也没什么大出息,和他们不会俄语有很大关系。

  身为翻译的老马自然不发愁俄语问题。他一直认为和俄罗斯人打交道比较容易。他们心思比较简单,没那么多鬼心眼。

  有一回老马看过一篇文章,大意说文明越悠久的民族,人们的心眼越多,害人的招儿也越多,窝里斗得越严重。文章以意大利人为例,拥有罗马帝国辉煌的意大利人之所以近几百年来成为欧洲强国里的弱国,甚至一再被临国占领,一战开始时不敢打,见德国差不多了才敢动手,后来欺负非洲小国没讨得什么便宜却引发了二战,下场也特没劲。文章认为,主要原因是他们把心思都用在投机取巧和窝里斗上了。从他们的足球风格中这个国家的气质就可见一斑,他们不是在积极进取,用水银泻地般的进攻打败对方,而躲在后面防守,等对手犯错误。所以他们被称为欧洲的老鬼也就不足为奇了。文章虽然没有直接说中国人也差不多,但借外言华的意思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的。

  老马也是这种感觉,和中国人交往太累。一句话后面还藏着八句潜台词,怎么着你都得自己去琢磨。就拿北京人来说吧,胡侃瞎哨,动不动嘴里就能和中央某某人拉上关系,可再一细问是蹬三轮车送货的。老毛子就没那么多心眼,他们是寒冷的蛮荒地带来的,豪爽,爱喝酒,做起事来一是一、二是二,说定了事保证没跑,看中了版式就交定金,根本不用你提醒。所以老马和他们也是实打实地干,绝不骗人家。再加上他的俄语好,又去过不少回俄罗斯,没几个月他就有好几个俄罗斯铁哥们儿了。

  “马,你为什么不自己干?”有一回有个乌克兰朋友问他。

  “我以前没做过服装生意。”实际上当时的老马还没下定决心,是自己干还是继续给人家打工。他最近把老婆也弄到雅宝路来了,老婆也绘俄语,现在给人家当翻译。两口子一个月能进一万五六千块呢。

  “哈哈------”乌克兰人裂着大嘴笑起来。“你不是好男人,我以前是个电焊工。”说着他做了个焊接的姿势。“男人就应该做自己的事,你说,对吗?”

  老马知道这帮人是直肠子,索性实话实说:“我要是自己干,你们还会找我吗?”

  乌克兰人指指自己的心又指老马:“朋友!咱们是朋友!我在基辅有三个批放点,那里的事全交过我,都是中国人,我何必要卖他们的呢?”

  后来老马又向几个俄罗斯朋友征求了一下意见,在得到大家的认可后。老马终于在九九年年底正式在雅宝路租了间自己的房子。他也在门口也挂上了“专营外贸、闲人莫入”的门帘,老婆定货,他接待老毛子。

  笔者第一次去找他的时候,老马一本正经的对笔者说:“对不起,我们不内销。”听到笔者说出他一个朋友的名字,老马阴沉的脸才缓和下来。“你应该事先打个电话来,这多不好意思啊!”

  “早听说你们不让中国人进,我也想看看是不是真的。”

  “咳!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报纸上为这事骂过我们好多次了,可有什么办法,谁能保证他们不是来偷版式的?能保证不偷就随便进。再说我告诉你吧,来的都是偷版式的,你看看。”说着他指着墙上挂的衣服式样。“这哪件咱们中国人能穿得了?”

  笔者看着墙上的服装不仅笑了,男式衣服的颜色和国内八十年代初期的差不多,女装可太有意思了,有几款肥得实在不像样子。

  “这都是俄罗斯老大妈穿的,那地方冷,人的块头大得出奇。”老马在一边解释。

  笔者禁不住好奇心,拿下一件比划了一下。天哪!人家的衣服袖子能把笔者的腿装进去。“可能你们是对的。”我把衣服放回原处。“你来雅宝路干了三年了,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好挣钱!”老马一点不避讳。

  笔者点点头:“既然好挣钱,可为什么雅宝路全是外地人,北京人干什么去了?”笔者在大厦里听到的几乎都是外地口音。

  “雅宝路东北人和温州人最多。”老马指了指对面的一间房子:“那家是北京人,这一个大楼就他们一家北京人。还有一个北京人多的地方。“劳模说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你来的时候看见门口一堆蹬三轮送货的吧?他们大部分是北京人。”

  “你说北京人不笨吧?”笔者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告诉你吧,北京人敢闯敢干的已经收山了。这才把地方让给我们外地人,现在找不到活儿干的北京人都是下岗职工,哪有那么大魄力?”

  笔者笑了笑,这话还有道理。“老马。”我又从墙上拿下一件标价七十的棉衣。“你们这儿还有‘皮尔、卡丹’的名牌哪?”

  老马哈哈笑起来:“我是没办法带你转,跟你说,连‘范思哲’的都有。全是假的,可咱质量也不见得差到哪儿去,要不老毛子疯啦?好几万、十几万美圆地从雅宝路进货?”

  “可要是中国入了关,雅宝路还活得下去吗?”我知道老马是个文化人,对这个问题肯定有自己的看法。

  老马的眉头终于皱起来了。“一年、半年的估计没事,时间长了就够呛了。而且现在老毛子的做工要求越来越细,以前哪听说过尺码的事,最近也有人问了。可你放心只要有市场,雅宝路就能活下去,大不了我们不卖名牌不就行了。”突然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你知道八十年代的韩国吗?”

  笔者摇摇头。

  “那时候韩国满大街都是假货,现在人家经济不是也起来了吗!我看假货泛滥是市场经济初期的必然产物,谁也没办法。假货不好吧,可它还能为国家经济创收呢。”说着老马大手往外一挥:“你看看外面这几个大厦,要是没有雅宝路的假货,这些搂是怎么起来的?买假货和卖假货是周渝打黄盖的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各有所图吗!就是俄罗斯经济起来了,人家不穿假名牌了,可还有广大的非洲兄弟呢,到时候没准雅宝路来的都是黑人了。”

  我让老马逗晕了一个劲点头:“那你在北京就怎么混下去了?”

  “我已经在通县买了套楼房,我妈上个月也来北京了,替我看孩子。不回去了,北京是个好地方!”老马说着竟自得地笑起来。

  此时一个高大的老外锨开门帘走进来。“马!”他大声叫着。

  老马张着大嘴哈哈笑着走过去和老外热烈地拥抱起来,他们用俄语相互问候。还不时地拍拍对方的后背,那亲热劲像多年未见的兄弟。

  看到老马来了生意。笔者知趣地告辞了。长长的楼道里空无一人,白门帘后,无数双警觉的眼睛盯着笔者,那情形活象某个恐怖片里的情景。直到笔者走出大厦,才长出了口气。

  酷热的阳光下,几个蹬三轮车的北京老哥,一边扣着脚丫子,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胡侃呢。那路对面是一个新修的小网球场,两个外地商人模样的中年人正在有限地打着网球。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