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名为“美”的枷锁,让她开始讨厌过夏天

我与夏天,一场典型的回避型依恋。期待但害怕,想爱又想逃。

美的标准向上蒸腾,变成了对身体的凝视。烈日骄阳下,每个人都得卸掉“马甲”,平等地接受审判:出门之前,是否三线具备,是否皮肤白皙,是否做了腋下管理?从直角肩、A4腰到漫画腿,一年一度,无处不在的标准和弥漫开来的焦虑。

当夏天被打造成最佳视觉较量场,一些人患上了“恐夏症”,开始讨厌过夏天。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剧照

01 “夏日女子”图鉴

我们环顾四周,不难获得这样一个令人惊奇的印象: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自己的身体,并为之感到焦虑。与之相对的,是理想身体通过各种媒介登台露面,不断凸显。

上影节的娱乐头条,关于女明星们的身体讨论还在继续。容貌、身材和气质的全方位比拼,分出谁赢麻了,而谁又遭遇尴尬。

“热辣滚烫”后健身房,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夏天。为自己赢一次的标语,激励无数女孩们做瘦身“苦行僧“。在日复一日的节制实践中,期待着能遇见更好的自己。

然而,纤瘦的速度总是追不上潮流的脚步。线上线下的服装店里,消失不见的L码、跟自己8岁女儿同款的快时尚女装,似乎都在傲慢宣判:“如果你无法将自己的身体塞进这些短、紧、窄的小码衣服里,那一定是你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纪录片《BM地狱和快时尚的畸形崇拜》

哪里出了问题?只露出眼睛和鼻子的“脸基尼”,花样繁多的防晒霜/乳/喷雾,从头发罩到脚踝的“中东式”防晒衣……生物学意义上,人们都既害怕阳光又需要阳光,但似乎但只有女性在不断升级对太阳光的抵抗。

名为美的规范,通过穿搭、就餐礼仪、排便习惯等看似无足轻重的惯例、规则与实践固定下来,转变为理所当然、习惯性的活动。对女性气质的追求是没有终点的,因而,要不断注意时尚中细小而反复无常的变化,形成“驯服的身体” (docile body)。

就这样,从清晨到日暮,从日常到仪式。夏日女子们,正努力地过着“美丽夏天”。

02 是谁制造了“芭比理想”?

芭比曾是女性身材的理想化身,她胸部丰满,蜂腰窄臀,长发飘逸,并且非常非常苗条。

完美的身材是一个符码,代表了悉心经营的自我这个诱人的理想。她是未进入青春期小女孩们懵懂无知的梦想,以及长大后成年女性们需要靠近、实现与成为的模范对象。

消费文化制造了“芭比理想”,各种造型指南、节食副刊、锻炼计划层出不穷,利润丰厚的化妆品、减肥和时装工业更是推波助澜……对健康、长寿、年轻和漂亮的渴望,装进橱窗里,成为一个个具体的诱惑。

美的神话里充斥着关于女性身体的种种动人理念,而这些理念却反过来在女性身体上留下一处处痛苦印记。

“一天内六次查看化妆效果,看粉底是否结成硬块,或者睫毛膏是否融化,并且担心风雨会毁坏发型的女人,毫无疑问地变成了一个自我警戒的对象,一个受到自身无情监督约束的自我。”

如今,借助科技,整形手术以一种更彻底、更直接的方式,让芭比从飘渺的理想,变成触手可及的现实。

所以眼下,“你是谁”无关紧要,关键在于“你想成为谁”。愿意为粉丝躺冰冷手术台,是新一代爱豆明星野心和事业心的黄金招牌。

当身体不再具有本质性的真谛,它像芭比一样变得空虚起来,成为各种文化身份亮相的一个舞台,始终作为理想自我的“未完成态” 而存在。

更令人不安的是,我们一边摇旗呐喊颠覆这个理想,一边又在找寻其他可能的解读方式,重新合理化这一理想。在潮流的斗争场里,我们渐渐分不清,究竟是外在的枷锁还是内心的愿望。就像“服美役”的争论帖下,总有一条“为了自己开心”的辩驳。

03 fit or fat:“自由”选择

在这个政治上强调个人责任,文化上注重身体之美的时代,fit or fat,不过是个人的自由选择。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在我们的文化中,身体不单纯只是外形问题,它同一个人的品性能力相关联。结实有力、线条分明,看上去活力焕发的外形,代表着胜人一筹的意志力和控制力。与之相反,则意味着个人丢失了对自身肉体和生活方式绝对自主权。

在旷日持久的身体战争中,人们企求的不但是趋近美的典范,更是一种新的生活和新的自信。那是被“个人自由”包装着,通过支配身体与灵魂,所获得的类似权力的体验。

一位患有厌食症的学生在日记中写道:“我无法支配周围的一切,但至少我还能支配自己的身体,骨骼雕刻了我的轮廓,我变得刀枪不入、匀称而坚强”。

“你现在看上去性感又美丽,可当你五十岁的时候你还会这样迷人么?六十岁时会怎样?七十岁呢?充分开启生命的精彩吧!将一流的身材保持到中年甚至更为久长将助你一臂之力。”

我们的身体早已超出了自然的范畴,它愈发带有社交属性,成为戈夫曼笔下需要管理的“自我呈现”。如今,要花费一笔额外的费用表现自我,让自己看起来更美好、更年轻、更富有吸引力。精心布置自己的展厅吧,因为那些看起来美好的人,会有更多收益。

不论是消瘦还是健美,肥胖都是不受欢迎的差异。而当美的标准越来越单一,令人难以忍受的差异也就越来越多。于是,割裂的感觉产生了,一方面我们享受着身体不断解放带来的自由;另一方面,我们又同时承担着对身体无孔不入的压制和暴力。

过度之后,关照走向反面,变成一种内在的自我否定:用系带缚紧、吃较少的食物、减少活动性。一如防晒遮掩身体还不够,最好的解决方案是不出门,而且不出门的时候也要做好防晒。

就像福柯所说的,如果我完全没有强迫你,并使你处于完全自由的状态,你却依然选择了我为你预设的道路,那便是我开始运用权力之时。

无意于向一切身体管理方式发起声讨,否定它们的好处。而是清理一片空间,充分思考我们的身体所承载的矛盾与共谋、颠覆和诱惑。

去看到蜜糖般的消费外衣下,贯穿着一条由对自我的憎恶、对身体的过度关注、对老龄的恐惧、对失控的忧虑组成的黑色脉络。去警惕那些“自由进步”修辞裹挟下,企图工具化身体的危险行径。

又一个燥热的夏天,审美风潮还在不断更迭,女性气质的推介片也正火热上演。

我的手臂依旧没有瘦下来,但衣柜底那件去年买的吊带,第一次见了今夏的太阳。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