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在上图东馆,寻访传统人家的新春年画

原标题:在上图东馆,寻访传统人家的新春年画

“画图今日来佳兆,如意年年百事宜”,从驱凶辟邪到迎福纳祥,在岁岁年年的变迁中,年画既是传统民俗里不可或缺的年节装饰,又是人们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上海图书馆收藏了大量民间年画,是国内目前现存年画中印制较早、数量较多的一批。新年之际,上海图书馆美术文献馆在此基础上精选馆藏年画四十余种,以清末民国年画为大宗(部分为复制件),推出新展“万年家庆——寻访传统人家的新春年画”,为读者观众带去年节的喜庆氛围。

展览现场

年画艺术根植民间,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以其多样的形式门类满足不同的空间装饰需求。据介绍,此次展览策展思路有别于过去以年画内容或年画产地为区分,而是从年画装饰的空间共性出发,参考门神、中堂等常见年画形式的贴挂方式,以新春佳节走亲访友的普遍习俗为背景,在“入户登堂”的情节叙述中,分为“招财纳福”、“佑宅纳祥”、“金玉满堂”、“百福临门”、“兰室生香”五个展区,在门堂穿梭间展示不同类型的传统年画。从大门到庭院,从厅堂到内室,年画装饰了喜迎新春的热闹人家,也寄托了纳福迎祥的美好愿望。户里户外,艺术与祈愿共同承载起一个喜庆和乐的文化空间,柳绿花红中映照出新年的崭新气象。

展览涵盖了三裁、斗方、竖披等常见年画形式。它们有些来自声名赫赫的中国四大年画产地天津杨柳青与山东潍坊杨家埠,也有更具本地色彩的上海小校场年画。读者观众可以在观赏杨家埠的《红鬃烈马》八条屏时感受戏曲年画如连环画般的目不暇接,也可在上海小校场店铺孙文雅的《蚕花茂盛》里想象江南妇女彩衣花衫、忙碌农桑。

为配合“入户登堂”的空间情节,展览将动线设计成从开放空间到展厅内的“门堂穿梭”。首先是最靠近阅览区的“招财纳福”,侧重体现年画在张贴过程中不断于家居空间内复现的“招财进宝”与“三星报喜”主题。身穿红袍的“增福相公”将财富与幸福播撒人间。源自星宿崇拜的福禄寿三星被赋予天官、员外与老人的人格化形象,将生活空间打造成“吉祥福地”。花团锦簇的福禄神明与浓烈鲜明的祝福期待,塑造出传统人家在一年节令中独特的“新春时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招财纳福”点明了传统新春贯通内外的节庆时空,“佑宅纳祥”则带领读者轻扣门环,来到门神的世界。门神有“文门神”与“武门神”。披坚执锐的武门神多贴宅院临街大门之上,意在镇宅防御。展区展有形象历史最为古老的神荼和郁垒,也有人们依旧耳熟能详的敬德与秦琼。纱帽朝服的文门神多贴院内堂屋门上,意在迎福进财。《天官赐福》怀抱牙笏,《如意加官》手执如意,又捧七梁冠。不同时代衍生出的门神形象齐聚一堂,展现贴门神这一年俗的悠久生命力。

展览现场

《天官赐福》》复制件 门神,清末,上海,彩色套印,绵纸。

天官,古官名,周置六官之一,像天置之官,故称天官,也有称天文之星官,传说他能赐给人幸福。中国传统年画的文门神形象,以天官居多,这类门神带纱帽,穿一品绣鹤朝服,或抱象牙笏板,或持吉祥器物,白面五绺美髯,一派雍容华贵模样。

《如意加官》(复制件)门神,清末,上海,彩色套印,绵纸。

天官手执如意,手捧七梁冠,祝愿人们如意加官。

迈进大门、堂屋门,映入眼帘的是作为家庭公共空间的厅堂,读者也移步进入了展厅内。“金玉满堂”呈现年画是如何将厅堂装点成名副其实的“画堂”的。正中墙上的中堂会描绘夜读《春秋》的关公,卷轴装潢倍显郑重。富丽慈蔼的八仙屏条亦可为香烟缭绕。迎客聚会的大厅在年画的映衬下,充溢着如意祥和的图像氛围。占据显眼位置的中堂也会在祝寿、升迁、结婚、迁居时购买、赠送、悬挂。年画在社会生活的互动中承载着人际之间的情谊与祝福。

展览现场

《夜读》

中堂也称“板屏”、“立贡笺”,一般为立轴装裱的整张竖幅,挂于客厅正中墙上。题材以喜庆、祥瑞为主。关公作为“武财神”,是中堂的常见题材。《夜读》是表达关羽之能文的形象。图中关公端坐读《春秋》,周仓持青龙偃月刀在右。

《八仙》

《三星图》中堂,清末,江苏南京水西门谢合泰,63*109cm,套印笔绘,绵纸。

明清以后民间常将福禄寿三星一并奉祀,所形成的福禄寿三星图式亦是中堂的常见题材,张挂时会题有对联。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成书的《金陵岁时记》谈及南京水印木刻年画时,称“其制以矾水浸纸,模印其上,施以五彩”,又称“水西门谢合泰作厂最工”。

《红鬃烈马》 八条屏,清末,山东杨家埠,50*25cm,套印笔绘,绵纸。

屏条也称“中堂画”,内容主题统一,有对屏、四条屏与八条屏等。位于厅堂北墙正中香案上方或正对屋门的屏风上,或对称贴于客厅左右墙,或单张粘贴。杨家埠是年画的一处重要产地,题材以民间传说和戏曲故事为多。《红鬃烈马》即薛平贵与王宝钏故事。

登堂之后可入室,室门之上是斑斓门画。“百福临门”向读者展现内室房门之上的家庭愿景。房门画的张贴会根据屋内住人的身份与喜好,在题材与风格上具有多样选择。美人条多贴闺秀房门,老人卧房外可有喜庆娃娃,夫妇新房可用“麒麟送子”装点门扉。扑灰者明快浓艳,套色者秀丽工整。门画将春日喜气带入坐卧起居之地,以绚丽多样的吉祥意象描绘整个家庭的兴旺与幸福,寄托了传统中国家庭的吉庆愿望。

展览现场

《一团和气》门画,清末,上海,30*53cm,彩色套印,绵纸。

《一团和气》年画源于苏州桃花坞,为桃花坞的代表作品之一,用变形的手法将一儿童图像画成圆形,也有说人物综合了老人与儿童的形象。其原型可追溯到明宪宗朱见深所绘的《一团和气图》。

《万年家庆,百福临门》门画,清末,上海,32*55cm,彩色套印,绵纸。

《万年家庆,百福临门》门画仕女儿童形象生动,富有生活气息。万年青寓意子孙延续、万年家庆;蝙蝠象征福气到来。此种仕女门画多贴于青年夫妇的房门。上海年画源于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生产集中在上海豫园西侧小校场一带,故名“小校场年画”。

进得内室,只见窗旁炕围百物呈祥。“兰室生香”呈现了更为亲切的内卧景观。窗上有窗花,清末上海的“五福来朝”在蓝、紫、红、黄、绿五色纸上刻出花样窗格,正中各贴金箔小福字一枚,缤纷五色,点金放光。壁上历画群仙荟萃,鱼龙腾跃。新婚夫妇可在新房中来一幅《闹新房》,爱听戏观剧的老人则可在床边贴上《孙大圣偷桃》。对生活与未来的质朴祝福,在内卧的小世界里形成喜庆和乐的文化空间。

《闹新房》(复制件)清末,上海,55*31.5cm,彩色套印,绵纸。

《闹新房》描绘新婚日亲朋携幼子闹新房的场景。寓意多子多福。此种年画多贴于青年夫妇的卧室。

《孙大圣偷桃》竖披,清末,河北武强,32*53cm,彩色套印,绵纸。

《孙大圣偷桃》以细腻的笔触跟和谐的色彩描绘了传统小说《西游记》中孙悟空偷桃的情景。画中以仙桃树为居中主要内容,桃树上挂满了小猴子。桃树左右分别是偷桃的孙大圣以及前来追拿盗贼的二郎神杨戬,虽然是偷桃的场面,但画面热闹喜庆。

展览现场

户里户外不同类型的传统年画在年复一年的张贴、撕解中,承载着中国最朴素的“审美精神”与最原始的“祝福精神”。在一派异色纷呈中,出入之间开门见喜,福星高照于庭前院内。只要使满院生辉的空间装饰需求依旧存在、人们对柳绿花红的新年气象抱有永恒期待,传统年画依旧是值得登堂入室、传之永世的文化瑰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