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千古第一美女庄姜,堪称白富美的代名词,她的美惊艳了时空长河

原标题:千古第一美女庄姜,堪称白富美的代名词,她的美惊艳了时空长河

一部《诗经》,共计305篇,是诗经时代社会人文风情的写照,它以生动的艺术形式,绮丽的文学意象,描绘了诗经时代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生活画面。

在《诗经》全方位、众领域、多维度的描写中,当然少不了对女性的描写,因为女性自古以来就是诗歌中被赞美的对象,对女性之美的描写也是文学作品中一个永恒的主题,《诗经》也不会例外。

从《诗经》中描写的女性,我们可以看到诗经时代人们的审美观。在诗经中的众多群芳图中,堪称经典的是《卫风·硕人》中的美女庄姜,通过这首诗中的庄姜形象,我们知道了诗经时代人们对女性的审美——那就是崇尚身材高大健康之美。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与周代的社会制度和当时的社会现状有关,也与诗经时代的需求有关。庄姜还具有女子贤德之美,《硕人》虽未直接称颂庄姜的贤德,却以烘云托月的手法反映出庄姜深具美贤之名,《硕人》之美是外在美与内在美的结合。

清代学者、诗评家姚际恒在《诗经通论》中写道:“千古颂美人者,无出其右,是为绝唱。”诗经时代的美女庄姜,在三千年来无数美人中独占鳌头,那么庄姜美在哪里?又反映出先秦时代怎样的审美观呢?

庄姜其人,美丽又健康

《硕人》描绘庄姜的句子有“硕人其颀”“硕人敖敖”,意思就是说庄姜身材高大、颀长。这难道就是诗经时代人们的审美观吗?要揭开这层迷雾,当然还要从庄姜的身份、地位说起。

庄姜是怎样的一位女子呢? 她能代表那时的审美标准吗?话不多言,开宗明义地说,庄姜是一位身份高贵,地位显赫的女子。

《硕人》中这样描述庄姜:“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这句话的大意就是说庄姜原是齐侯的女儿,卫侯的妻子,齐国太子的胞妹,邢侯的小姨,谭公是她的妹婿。

庄姜的地位可谓尊贵无比,或许就是因为养尊处优的地位,再加上无与伦比的美貌,她就成为了美丽的化身与代名词。用现在流行语来说,庄姜就是一位典型的白富美,而且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庄姜是怎样的美? 《诗经》里对庄姜描写的文字可以说惊艳了千年,那到底这些句子美在哪里?《诗经》中用这样的诗句来描写她的外貌: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领如蝤蛴,齿如瓠犀。
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庄姜是一个健康的美女。试想一下,如果是一位抱病在身、面带病容的人,怎会有如凝脂般的肤色,又怎会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容颜呢?这样如诗如画的美女,难怪清代学者姚际恒会发出慨叹“千古绝唱”的感叹。

在人们的审美观念中,美女大多是以这样的形象为标准的,依然是以手指纤细,皮肤白皙,美丽的脖颈,笑容甜美,顾盼生姿为美。

庄姜不仅容貌美,这首诗还强调“硕人”,“硕”在《说文解字》中的解释是:“头大也。引申为凡大之称。”硕即大也,也就是说庄姜身材高大。因为在周代,无论男女,皆以身材高大健康向上为美。

不仅在《硕人》中歌颂身材高大之美,在《诗经》的其他篇章中,也常见到歌咏身材高大的男女。如《齐风·猗嗟》中的“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描绘的是一位健美的、技艺高超的射手,而“颀而长兮”四字,即是说这位射手身形,体型健壮,极富阳刚之美。

再如《邶风·简兮》中的“硕人俣俣”,也是赞美舞师身材高大健美;《陈风·泽陂》中,描写女子的诗句是“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和“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先秦文化史研究家高亨先生对此现象给出了颇有见地的解释:一个男子暗暗爱上一个美女,但是不得亲近,因作此诗以抒忧思。

那么这位美女是什么样子,她“硕大且卷”,她“硕大且俨”,由此可以得知:这一定是一位身形高大、体态健美的女性了。诗经时代又为何崇尚身材高大的健康之美呢?原来这与周代的社会制度和当时的社会现状有关。

诗经时代秉承着男主外女主内的秩序,男性要么是在出征行旅的路上要么就是在仕宦之旅的路上。而女性要么在家操持家务要么就是照顾家人们的饮食起居,如果要让家庭安定富足,就不能缺少一位勤劳能干的女主人。

在《诗经》的很多篇章中,都有勤劳的女子,都可以看到女子劳动的身影,当时女子大多从事采摘劳动。

如《召南·采蘩》和《召南·采蘋》中描写的是在水边采摘青蒿和大萍的勤劳女子形象;《周南·芣苡》描写的是在田地里采摘车前草的勤劳女子形象;《周南·汝坟》中描写的是一位在汝河岸边砍柴的勤劳女子形象。

要想从事繁重的劳动,身材瘦小,体弱多病的女子根本无法担此重任,因此在诗经时代崇尚身材高大、体力充沛、精力旺盛的健康美就成为了人们的共识。

诗经时代人们崇尚“硕人”之美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为了提高人口数量。诗经时代里,战事频繁,还有自然灾害的因素等人口数量难以持续增长,加之医疗卫生水平的限制,各诸侯国人口数量增长缓慢,因此对人口的需求是现实需要。

所以在诗经时代,一方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了婚姻的关键,另一方面,自由恋爱也成为男女双方走向婚姻殿堂的新潮。

《周礼地官·媒氏》载,“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可见,在万物生发的春季,也是古代男女谈情说爱的好时节,在古代原本男女授受不亲,可唯独在仲春时分,可以放开对爱情与婚姻的种种限制条令。

诗经时代,每到春季,官方就组织未婚青年男女相会的活动,在这个时候,即使没有媒人,也可以自由恋爱,甚至私奔都是允许的,不参加此项活动的未婚男女青年还要受到惩罚。

诗经时代对自由恋爱给出了相对宽松的条件,主要目的是从增加人口、增加生产力和国力的角度来制定庶民的婚配政策的,但客观上也为民间的自由恋爱创造了条件。

在《诗经》的很多诗篇中,随处可以听到那些歌唱至真至纯情感的天籁之音,随处可以见到青年男女自由约会和恋爱的情景。

如《诗经·郑风·溱洧》中的名句:“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这首诗就描写了郑国青年男女在溱水和洧水岸边游春的情景,青年男女确认过眼神,遇见对的人。他们便会借此机会互诉心曲,互赠礼物,借以表达爱慕之情。

再如《召南·野有死麕》中的恋爱场景:“野有死,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该诗描写的就是一位打猎的男子遇到一位如花似玉、情初开的女子,男子对女子一见钟情,遂以小鹿为礼物赠给对方。

此外在《诗经》的一些篇章中随处可见人们对婚姻和美与人丁兴旺的美好期盼,而且这些篇章多以比兴手法写就。

如《周南·螽斯》中的:“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这一篇就是用蝗虫的繁殖能力强大,比姓人丁兴旺、多子多孙,同时也祝贺家运昌隆。诗经时代,蝗虫多子则成为人们羡慕赞美的对象。

在诗经时代人们的意识中,硕果累累的植物被赋予了美好的寓意,比如花椒就备受人们的青睐。而《唐风·椒聊》篇中的“椒聊之实,蕃衍盈升。彼其之子,硕大无朋。椒聊且,远条且。椒聊之实,蕃衍盈匊。彼其之子,硕大且笃。椒聊且,远条且。”就是以累累的花椒果实比喻繁衍强盛。

三千年前的诗经时代,那些手摇木铎的采诗官奔走于阡陌之上,聆听着大自然和人类的声音,记录下了我们最早的爱情故事。

庄姜具有女子贤德之美。若从表面上来看这首《硕人》,只是在描绘庄姜地位的尊贵,相貌的美丽,甚至赞叹姻族强大,礼仪繁盛,没有一句赞美庄姜的贤德。而事实上,这是《诗经》比兴手法的又一运用。

《硕人》虽未直接称颂庄姜的贤德,却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庄姜深具美贤之名。如清代诗歌评论家方玉润在《诗经原始》中写道:“庄姜不徒恃其美,恃其富,而自有余富与美与贵之外,盖美则贤焉者也。”

这首诗以“硕人”为题来形容庄姜之美,本身就是点睛之笔。硕人不仅指身材高大,还指有美好的品德。《硕人》描述庄姜之美,身份之尊,姻族之盛,实则是在突出庄姜的贤淑。

庄姜之贤就在于她不恃美而骄,不恃富而狂。庄姜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她还是齐国的公主,嫁给当时处于弱势的小小的卫国之君,却因没有子嗣而遭谗言失宠。

然而庄姜没有倚仗自己是强国公主恃宠而骄,无论是在《硕人》中,还是我们所知道的历史,庄姜并没有因娘家的背景而颐指气使,也没有利用强权压迫卫公。相反,她对流言蜚语嗤之以鼻,安安静静地做着与她身份地位相匹配的事情,将她的美展现的淋漓尽致。

《硕人》中的庄姜之美是外在美和内在美的结合,也就是健康美和品德美的结合。从庄姜之美可以看到,诗经时代的人们对女子的审美是站在一个全面的角度去看的。在诗经时代,人推崇的是健康自然,充满了活力,贤淑端庄,内外皆美的女性,这样的审美观即使在今天依然具有积极意义。

小话诗词

《诗经》作为我国的第一部诗歌总集,它从多个方面描写了诗经时代生活的各个方面。尤其是《硕人》这篇诗歌,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叫庄姜的美丽女子形象,她的外在美和内在美是我们通过文字窥知诗经时代人们审美的宝贵文化遗产,也是中国文化一脉相承的重要财富。

诗经中的《硕人》一诗对庄姜描写的文字,美艳了时空,温润了岁月,它的美在历史长河中激起一朵又一朵浪花,晶莹剔透的浪花中映照着一代又一代读者叹羡的目光和眼神,惊艳了千年,它的美就在于对一位女子的外在美和内在美的描写。

这篇诗歌的文字是如此优美,不可否认地说,“硕人”庄姜之美惊艳了千年。随着时代的发展,庄姜的美与庄姜的审美内涵,必将得到人们更深层次的接受和认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甘肃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