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王维《栾家濑》:作文如何写好普通人、平凡事?

原标题:王维《栾家濑》:作文如何写好普通人、平凡事?

飒飒秋雨中,浅浅石溜泻。

跳波自相溅,白鹭惊复下。

写景、写人难不难?

写不难,写好挺难。

如果安排让改写《史记》《三国演义》中的人物,比较好写,这些大人物又有性格又有事迹,但如果写自己的同学、老师、家人,对很多人来说就难了,这些熟悉的人反而会因为太平凡,而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描述。有人实在写不出来就会记“流水账”,今天几点几分干了什么事,而有的人模仿书中学到的那些模范人物,写成了一个陌生的熟人,开始往自己亲人、同学身上套一些别人的例子,帮助同学、积极友善,人物扁平不活,感觉像不同方便面碗里装的都是同一种面。

写景也是,如果出去旅游,去陌生地,见到新奇的植物动物,稀罕的天气景观,大可以描述一番,给人以说明眼前盛景,但如果就写自己的学校、自己常去买东西的便利店,就会难住很多人,该写什么呢?每个便利店不都一样吗?

而实际上,要提高写作水平,就是要从写普通人、平凡事开始。如果总想着写经历过的奇事、怪人、神迹,这些不是写作,这是猎奇。要练习写作,提高写作的能力,要从写平凡事、普通人开始,正因为是平凡事、普通人,才能找到写作中一个重要的能力——观察和角度。

写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丰功伟绩、奇思妙想、大奸大恶,怎么能把他写活?写一个日常所见的景色,没有什么巨浪滔天、海枯石烂、天涯海角,怎么能让人身临其境?这里面都涉及到一个“观察与角度”的问题。

写作的时候如果事无巨细,从头到脚来描述,文章很容易变得臃肿且乏味。所以不要着急下笔去写,而是要先观察和寻找,找到这个普通人、平凡事里最值得一写的那个东西,把那个东西放大、写透、写圆满,就达到及格分了。

这叫作“找脸上的痣”——认识一个普通人,你怎么会记住他,如果他脸上有颗痣,你就会记住,能不能找到这个脸上的痣,是写作开始前的功夫。

王维的《栾家濑》写的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景,不是瀑布、大河,就是一场普通的秋雨,可能一年会下很多场,但王维找到了这场秋雨中的那个特别的“痣”。是什么呢?我们来看。

“濑”就是小溪转弯处,水撞击石头的那个地方,如果只是缓缓流淌的水,就不会有“濑”。“濑”就是这场秋雨和其他秋雨最不同的地方:水是立体的,天上下的是雨水,地面上流淌的是溪水,这时石头面对着两种水的撞击——天上的雨水和因为秋雨而水流变大的溪水。这就是这场秋雨在王维眼中的那个不同之处,那颗“痣”。

有了这个“痣”,这个特别的观察角度,文章找到了文眼,后面按照王维常写景物的方法铺排就可以了。

先写听到的,“飒飒秋雨中”,再写看到的,“浅浅石溜泄”,这是静态、稳定、平淡的画面。熟悉王维写作方法的人知道后面一定会有惊奇。这次是两个,第一个“跳波自相溅”,雨水掉在石头上溅了起来,溪水撞在石头上又溅了起来,两个水滴像在空中跳舞一般,这已经是雨中非常动人的细节了,但这还是小意外,并不是大意外。果然最后一句意外发生了,“白鹭惊复下”。一只白色的鹭鸟被这不知是自上而下,还是从下而上的水珠惊起了,以为有天敌,赶忙飞了起来,飞到空中一看,天地还是一片雨中和谐,各安其命,于是又飞回了水边。

王维在讲日常当中总有意外,但意外本身也是日常的一部分,唯一永恒不变的就是变化。无论是水珠相溅的活跃,还是白鹭飞了又落的虚惊一场,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当然这是王维晚年写景的一种超脱和释然,是他的精神境界。

跟着《栾家濑》学写作,第一步就是学会观察,找到这个人或景,某个不同于他人、不同于平时的那个点,这就是找好了写作的对象和角度。剩下的用不同的感觉来描写,写看到的、写听到的,用对比的手法来铺排结构,写静是为了衬托动,写日常是为了描述那个非常,平常中孕育着某种突然,惊险中又必然会归于平淡。

普普通通一场雨,就一个小溪旁,王维用了20个字写了一幅天然形成的画卷和一个惊险的故事。这就是观察的仔细、角度的刁钻。

学会了这些,平凡人、普通事也就不那么难写了。

十八花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陕西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