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畅销书作家陈昂谈洪绍乾诗歌作品

原标题:畅销书作家陈昂谈洪绍乾诗歌作品

那里,太阳播下黄昏的种/母亲在镰刀上种下向阳花/我以为只要它不在春天盛开/就不会有期待,就不会有承诺。这是90后诗人洪绍乾诗歌《除了写诗的地方,今生不再远行》里的句子。

关于洪绍乾,他是个对诗歌执着的人。我们虽然不常交流,但我时常会看到他写的新诗,在他的作品中,我感觉他最为在意的是关于姐姐的诗歌,虽然我不清楚他和姐姐的故事,但我愿意相信于洪绍乾而言这个故事一定是精彩的。

在同龄诗人中,洪绍乾是一直坚持写诗歌的诗人。他的诗歌有对青春的礼赞,有对梦想的追寻,面对诗歌,他的心是火热的,他敢于探索诗歌的多面性,敢于尝试新的诗歌写作,他的诗歌有关于远方的梦,也有关于眼下的现实生活。

我记得和洪绍乾第一次见面是在江西南昌,2019年夏天的一个活动。有他,还有几个朋友,我们在活动主办方安排的酒店谈了诗歌,也对他的生活经历有了略微的了解。

他的写诗模式是先“隐喻、象征、哲理、隐晦”后“青春、快乐、生活、阳光”,他有其独特的写作技巧,对诗歌,也有其特有的认知,他对诗歌的热爱、尊重和执着,让我感动。

近日,听他说又相续发表了多篇诗歌作品,在这些诗歌作品当中,我想谈谈他的《除了写诗的地方,今生不再远行》这首诗,这是首短诗,写出了一位青年怀揣梦想携手诗歌走出大山的举动,以及与生活中的现实格格不入的不堪,写出了对“最初起点”的向往和那个属于“起点”的角落的美好和向往,对于诗中的“那里”,是诗歌的一个汇聚点,那里有善良的人、有淳朴的农民,当然,也有从未离开的姐姐。

那里,太阳播下黄昏的种/母亲在镰刀上种下向阳花/我以为只要它不在春天盛开/就不会有期待,就不会有承诺。

那里,北方的交嘴雀扰乱山岗的表情/曾经,我以为写诗就可以不用离开/我以为,我们努力 奔跑就不会回头。

不久,我将要回到那里/在那里,不读诗的人最诚恳/不写诗的人最善良/留下的姐姐最幸福。

无疑,在他所有的诗歌作品中,“姐姐”这个词汇出现的次数是最多的。同样,《除了写诗的地方,今生不再远行》这首短诗中,从最初的“那里,太阳播下黄昏的种”对环境的描写,“母亲在镰刀上种下向阳花”物与物之间的矛盾,到“我以为只要它不在春天盛开/就不会有期待,就不会有承诺。那里,北方的交嘴雀扰乱山岗的表情/曾经,我以为写诗就可以不用离开/我以为,我们努力奔跑就不会回头。”都有姐姐的影子,在理想与现实中穿梭,洪绍乾明白了“现实虽然残酷,但远方并没有我们理想中那么美好”。

“不久,我将要回到那里/在那里,不读诗的人最诚恳/不写诗的人最善良/留下的姐姐最幸福。”通过这句诗歌可见,作者还未回到那个诗中的地方,仅仅是想象而已,而诗人的现实又是什么样的?在我看来远方的岛屿和现实生活的区别是很大的。诗歌的后半部分,带有批判、写实的味道,但是从他的句子和用词上来说,也是很美的。

“留下的姐姐最幸福”,这是洪绍乾独特的表达方式,原本在那里幸福的姐姐,现在已经离开了,悲伤中带有幸福和温暖,诗人巧妙的把亲情与社会百态相结合,落寞中有温暖,孤独中有幸福。暗示着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人生道路也一样,要学会在失落中寻找到那一盏属于我们的灯。

我给自己的定义是生活的观察者、思考者、参与者和记录者,我是个普通人,来人间一趟,感谢诗歌带给我的独特体悟,怀着敬畏与感恩,一路走来,身边变换着不同的风景,自然有四季,人生有四季,诗歌亦有四季,在我的人生旅途里,我尊重每一个诗歌写作者,是的,诗如浩瀚星空,你我皆是星星。

陈昂,畅销书作家,享有“诗歌王子”的美誉。1992年出生于山东枣庄,诗人、学者,先后供职于高校、文联等单位,主要从事诗歌创作,兼及中国哲学、现当代文学研究;著有诗集《陈昂诗选》《半面夕阳半面海》《漫天飞雪的日子》等;曾参与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机智过人》等栏目录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贵州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