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红楼梦: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曹雪芹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

原标题:红楼梦: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曹雪芹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

红楼梦虽然只是一本小说,但是作者曹雪芹在悼红轩“批阅十载,增删五次”,表明他对这部小说投入精力之大。尤其是他的那首自题诗“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是曹雪芹唯一自道的诗。通读全书,那些“荒唐言”既有神话,又有象征隐喻等各种微妙的笔法,还有一些谐音,谶语,影射等方法穿杂其中。“其中味 ”到底是什么,他字字滴血,苦心造诣写出的《红楼梦》,有多少人能领会其中的真谛。

在红楼梦第一回中第一句就提出“将真事隐去”,用的是“假语村言”,还特意声明“因毫不干涉时世,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但是他的“谁解其中味”又表明他希望读者能读懂其中隐含的真事,他的心情可谓复杂至极。曹雪芹何以这么矛盾,既怕读者知道,又怕读者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要从曹雪芹的家史来说起。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红楼梦中贾府的运行规律,用到曹家也非常合适。曹家第一代曹雪芹的太祖曹锡远,原本是明代辽阳守军的下级军官,在战争中投降后金,成为包衣奴才,加入了旗籍。包衣奴才由内务府管理,所以虽然是奴才,但是属于皇室的家奴,很受宠。

第二代曹雪芹的高祖曹振彦,随清兵入关,在战争中立下了战功,归入了多尔衮的正白旗,后来担任过知府,盐道等官职。

第三代曹雪芹的曾祖曹玺,他的妻子是康熙年幼时的奶妈,康熙即位后,曹玺做为最受宠信的人,担任江宁织造。织造虽然官职不高,但是属于肥缺,受内务府管理,专门为皇家采办,是皇帝非常信任的人。曹家三代四人世袭了织造这一职务,在为皇家采买的同时,也体察民情,考察吏治,充当皇家在民间的耳目,很风光。

第四代曹雪芹的祖父曹寅,自幼是康熙的伴读,母亲又是康熙的乳母,与康熙关系密切,先后担任苏州织造和江宁织造长达20年之久,还担任过两淮巡盐御史等官职,一直是康熙在江南的耳目,康熙南巡六次曹家就接驾四次,这是曹氏家族的鼎盛时期。

第五代曹雪芹的父亲曹颙,也是担任江宁织造,可惜仅仅担任了三年就英年早逝,曹雪芹是他的遗腹子,后来曹寅弟弟家的儿子曹頫过继给曹寅,继续担任江宁织造。

曹雪芹在这样的家族背景下,确实过了一段锦衣玉食的生活,有如红楼梦中的贾宝玉。然而曹頫在位的时候,江南织造就赔本太多,仰仗康熙的宠幸,不免贪赃枉法,不是很安分。等康熙死后,失去了庇护,曹家因为亏空被抄家一败涂地,百年望族竟然没有一人救助,全家搬回北京,从此之后的曹家一蹶不振。

曹雪芹经历过短暂的富贵,也知道自己祖上包衣奴才的身份,从盛到衰,他看到包衣的富贵家史,和王侯贵族平起平坐,然而这种富贵仅仅是依赖于主子的恩赐和赏识。主子一旦变脸,瞬间就成为没有人搭理的可怜虫。

红楼梦中的晴雯,仅仅是因为王夫人看着不顺眼,就死无葬身之地,还会被挫骨扬灰,晴雯是小说中没有奴性的一个丫头,曹雪芹对她赋予了很高的评价,体现在她死后让她当花神,芙蓉女儿诔也是对晴雯极大的赞美,他对晴雯的喜爱反应了曹雪芹内心深处对奴性的蔑视,他蔑视通过奴性达到的权势和富贵。

另一个充满反抗精神的焦大,是宁国公的救命恩人,对主子可谓忠心耿耿,宁可自己喝马尿也要把水让给主子喝,从死人堆里把主子背出来。然而老主子死了之后,主子的儿孙是如何对待他呢,因为他说不中听的真话,嘴里被塞满了马粪。

晴雯临死前的控诉和焦大的怒骂,都是不堪驱使的奴隶在进行愤怒的反抗。

曹雪芹清楚地知道自己家之前的富贵是以奴性的卑贱为代价的,即便是别人看起来呼风唤雨,也摆脱不掉奴隶的命运。红楼梦中贾元春封妃,一家人除了贾宝玉之外都分外欣喜,贾元春也仅仅是一个小老婆而已。而对于回家省亲的元春,贾母贾政等人都唯唯诺诺地磕头跪拜,更是奴性十足,这时候例外的贾宝玉也代表了曹雪芹的“傲骨”,曹雪芹通过贾宝玉林黛玉表达了自己内心的追求。贾宝玉和林黛玉没有等级观念,和房中的丫头处得情同兄弟姐妹,他对等级充满了痛恨。

我们在中学阶段从语文课本中接触到红楼梦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部反封建制度的伟大著作,林黛玉和贾宝玉是反封建的代表,他反对封建的等级制度,婚姻制度,科举制度和奴婢制度,他借书中的人物表达出来。

但是他又不能表达得畅快淋漓,他在第一回中特意强调不过是 “几个异样女子”、“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毫不干涉时世”。他的这些强调的话,就说对文字的“包装”,是说给当朝统治者听。

对于皇权,他是蔑视的,所以林黛玉拿过御赐的手串会随手扔掉,并且声称“什么臭男人拿过的东西”。刘姥姥进大观园,偏偏在写有“省亲别墅”的牌坊底下要拉肚子,简直有点“亵渎”皇恩的意思。鸳鸯不同意给贾赦做小,骂嫂子的时候“牵三挂四”,这都是曹雪芹对于皇权的不敬。

他内心的悲哀,他看透世相的悲痛,不能直接表达,才有了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反复修改。康熙时的宽仁,雍正时的严苛,受夺位斗争的牵连,贵族公子变成“举家食粥”的困顿,他内心积郁了太多的愤懑,生活的巨变,促使他创作了红楼梦。当时因为死抠字眼,制造了很多冤狱。二知道人说,蒲松龄的愤怒,借鬼魂发出,曹雪芹的愤怒,借女儿说出,这都是作者的一把辛酸之泪,这才是曹雪芹真正的难言之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河北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