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大藏经(下)-203-(嘉兴藏)- 法不可败-成败利钝,悉付因缘

原标题:大藏经(下)-203-(嘉兴藏)- 法不可败-成败利钝,悉付因缘

【感谢】

大藏经 课程是根据 闲者知无涯老师 在“吴语东流”个人号上的音频课程整理而成,文字底稿由群主【安端】提供。

上一课,我推测——《径山藏》的刻经地点在万历二十五年之后,由径山兴圣万寿禅寺改为北峰的寂照庵。这次地点变动的时间,可能就是道开查实隐去的时间……就是万历二十五年,因为“开禅师遗稿”里不是记录说——他的弟子念云兴勤在道开失踪之后,曾用三年的时间到处寻师,对吧……无险不历,无幽不至!但是没找到。

三年没找到之后,念云兴勤回到了径山,正式接替道开禅师主持刻《嘉兴藏》的事业。他回到径山继续主持《嘉兴藏》的事业,是有明确时间点的!这在《嘉兴藏》的“刻藏缘起题记”里是有的!这个时间点是——万历二十九年初。

万历二十九年初就是万历二十八年底啊……差不多年底、年初这个时间。你在这个时间往前推三年,那不恰好是万历二十五年下半年吗?就是搬家的时候!因此说明——我推测道开禅师隐去的时间大概是无误的。道开禅师为什么会突然地隐去呢?记载是不祥的……大概是有两种推测——有一种是官方说法;有一种呢,是我们综合历史环境的推测。

一种说法是——道开的老师,就是四大高僧的紫柏真可,可能要触犯王法了,要有杀身之祸!紫柏真可,他是一个革命和尚,他最后也确实是被拷打致死的!因此,道开刺血上书,一夕隐去……就是刺……用自己的血写了一个疏,上疏给皇上,一夕隐去。

另一种说法,是官方说法,是说——道开之事将成而隐去。在《嘉兴藏》收的“密藏开禅师遗稿”首序中说——密藏开公之此举将成,不若将功让与同门者并力为之而使此板有终。哎……这个说法就太官方了啊!以我对历史线索的理解,我支持第一种说法,就是——道开禅师……道开禅师的老师紫柏真可犯了王法,道开要替他去这个……伸冤,刺血上书,然后忽然隐去了!因为第二种说法呢,一看就太官方!就是……功成身退,就是“密藏开公之此举将成,不若将功让与同门”——我知道这事儿要成了,但是我要把功劳让给同门……为什么呢?让同门们“并立为之而使此板有终”——让这个事干完!说的好象……说——哎!我功成身退。

嗯,我觉得这就是一个,一个掩饰……因为这种说法,它不合理!刻《大藏经》这件事情,它不是一个贪功不贪功的问题,这里没有说——谁要贪功德,谁不贪功德的问题!在开刻《嘉兴藏》的时候,道开禅师是发过誓的!那句誓言叫作——愿毕此生身命募刻方册版广作流通。一个发誓要“”毕此生身命”的人去决心完成的事业,这种决心和誓言已经突破了理想这个层面……这叫作——信念!不会因为什么外人一点儿评价或者个人的荣辱、外人的看法,然后就……干什么——功成身退、孔融让梨这种事情!

功成身退、孔融让梨,不是在这个时候儿啊!什么“不若让功于同门并立为之,而使此板有终”……这个话就是扯淡!不太现实,也不可能!对吧……这不是一个世俗的功德。这是一个发誓要做完的事情,这是一个信念!不存在在这个时候让功的问题。

我为什么推测是第一种理由呢?就是……紫柏真可大师马上要犯大事,道开刺血上书,因此隐去?因为,当时的历史环境……就是我们说“大佛学史观”啊,我们要退到——用“大佛学史观”退到当时的历史环境里去看——发生了什么?当时发生的事情是——紫柏真可被卷进了晚明时期,一个很大的政治漩涡之中!就是——晚明的“妖书案”。

密藏道开,他作为真可大师的密友和弟子,真可被卷进去了,他当然也被卷进去了!在“密藏开禅师遗稿”的下卷里,收有一篇“与本师和尚书”。与本师和尚啊……就是与幻余法本禅师,嗯……本师,幻余法本禅师和尚的书信。在给幻余法本禅师的书信里,依稀透露出一些绝难说明的理由,对吧!我们说——真可,是这个精神领袖!真正干这事儿的,就是他们师兄弟——密藏道开和幻余法本!他和幻余法本这个书信里,就说了那么一点儿……就折射出来一点儿难言之隐。

我们引述一段“与本师和尚书”,这封信里是这么说的——世间,佛少魔多,子希贼众,智遗识合,比比皆然。每念及兹,涕泪中陨。虽已之贡高我慢……种种染习浓厚,不能真心雅量以纳四来,诚当自忏自损……至于可藏之公案,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然成败利钝,悉付因缘,岂能逆覩。苟当危急之际,每想及老师于潭柘塔院所说:法门为重,刻经次之,刻经但可随缘,法门不可坏之语,良足以为持轨矣……国家事势日削日孤,而内外臣工交相送美,一有针砭,辄生忌讳,恐不酿成靖康之祸不已也。以此观之,凡我释子大都宜隐于林泉之下……每当朔望,称礼曼殊,祈祷老师杖履来山,作我眼目,然终未有以摇志者心亡,此岂非开之念力有未真耶!良自痛恨,良自痛恨……惟愿老师放慈光,哀怜照策之。握笔悲泪不尽欲言。

这段给幻余法本的……这个信啊,是一段非常优美的古文!它是不能翻译成白话的!它一翻译成白话就狗屎了……大家理解下儿意思就行。那,想理解意思,可以再听一遍!如果不理解呢,就……就,就凑合听,就不理解就算了!我想了好几次……因为这段太优美了,如果要拆开讲,就不忍心!就……拆成白话讲不忍心。

这封密藏道开给师弟——幻余法本的信,说了几个意思:

第一,道开感觉——他主持刻《嘉兴藏》这个事业,困难重重!人事问题是他遇到的最大困扰!所以他这个信里说——所谓“佛少魔多,子希贼众”。呐……这段,他说了一些,嗯……自己的这个想法,就是说——我贡高我慢的习气已经太深了,所以不能用真心雅量来容纳这些人!我应当自己忏悔。

刻《大藏经》这个公案呢,我自己是鞠躬尽瘁了!但是成败利钝呢,只能交给因缘!每次他碰到这种艰难的时候呢,他就想当年刻藏之前,在北京潭柘寺塔院,紫柏真可对他说的话,说——刻《大藏经》这件事情,它最重要的是什么?法门为重!我们是保住法门!刻经次之,刻经但随缘,法门不可坏!这是他刻藏以来一直的信念。这是他的第一段意思,就是说——虽然困难重重,但是老师当年的话……就,给我的鞭策——虽然佛少魔多,但我已经尽力了,能否成败?皆是因缘!

第二点呢?国势日衰!对吧……刻藏的外部环境日益恶劣!这段说的也是……很,很悲……很悲伤!“国家事势日削日孤,恐不酿成靖康之祸不已也”!就是——咱们国家已经走到了那个叫“靖康之耻”的那个地步了!国家如此,道开他对自己去做的这个刻《大藏经》事业,情绪就非常地悲观!为什么呢?我在“佛教思想史”里讲过一课,叫“大乘之路,为天下苍生的选择”。这里我们讲,说——世道如果已经坏了的话,你自己修行没有用!因为世道坏了,没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规则。所以,我们要选择大乘!我们要去救这个世道,而不是救你自己……修行你自己。

这一段——“不酿成靖康之祸不已也”这一段,暗示着真可和道开他们可能要去做某种带有政治风险的事情,对吧?这也就说得很清楚啊……这个,“恐不酿成”,那“靖康之耻”的要来了,那恐怕他们要去冒政治风险了!

第三呢,这一段里,道开论述了佛法与《大藏经》之间的关系,对吧……我们去冒这个险,但是我在主持《大藏经》!那这个事后来怎么办呢?法门为重!就,这个时候我们要去拯救佛法了,刻经次之吧!刻经但随缘!如果有需要我们去做的事,我们没做……法门不可坏!我们对不起我们的这个法门。在这个文章的最后一段说——每当朔望,称礼曼殊……

哦!超时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上海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