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佳作选登 | 山稔子之歌

原标题:佳作选登 | 山稔子之歌

点击 蓝字 关注我们

山稔子之歌

我在院子里种了一棵山稔子,从它四月份开花时我便期盼着果实。终于在这炎炎夏日,我看到了它果实成熟的样子。

稔子像一盏盏小灯挂满枝头,通体紫黑油亮,表皮已经软了,胀鼓鼓的果肉好像随时要喷浆而出。我顾不上咽口水,摘了稔子,撕下尾部的花萼残片就塞入口中,一股香甜一直滑进心底,等待了几个月的心愿瞬间被满足。

在我的家乡,山稔子是每个孩子童年里不可或缺的记忆。山稔子学名桃金娘,家乡话叫它“冈拈子”。山稔子一边开花一边结果,生命期足足有大半年。

我的家乡有一首山稔子歌谣:正月正,稔树醒;二月二,稔树起;三月三,稔树着青衫;四月四,稔花我中意;五月五,稔花映山红;六月六,稔子红个笃;七月七,稔子熟滴滴;八月八,稔子乌叭叭;九月九,稔子甜过酒;十月十,稔子当柴拾;十一冬,十二年,家家户户稔子酒香甜。

清明节一到,山稔子就抽出了新芽,粉绿的芽叶里隐隐藏着花苞,仿佛只等一场雨、一个晴天,那新芽便会“噗噗”冒出一个个圆鼓鼓的花蕾,看着一丛丛长得跟我们一般高的山稔子树,我的内心充满了期待。

待春耕过后,天气转暖,满山的稔子已经开花,五个小小的花瓣绽放出黄色花蕊,美丽却不冷艳,妖娆中又多了一份坚韧,让人心生欢喜。我们时常采上一枝花别在草帽上,唱着山稔子之歌,在山坡上追逐。山坡上的笑声此起彼伏,伴着老牛“哞哞”的叫声和远处阵阵松涛声,成了童年最美的伴奏。

山稔子的花初开时呈紫红色,开到盛时变成粉红,待到花瓣渐渐变白时,果子就已经在花瓣底下冒出了头。夏天到来时,山稔子青绿的果子底部已经隐隐泛出红影了,等到暑假,我们便呼朋唤友,带上小竹篮,成群结队地上山摘稔子果实。山里的稔子树长得高大,我们钻进树丛里,便找不到人了,只看到丛林里有果子在涌动,有花瓣被吹起再落下,有欢笑跃出,有歌声在空中飘荡。等我们摘了好几篮稔子,便躺在大树底下边吃边乘凉,吃饱后,就在凉风习习的松涛里心满意足地睡去。

中元节后,是山稔子长得最多最熟、甜度最高的时候,这时摘了稔果晒至半干,蒸熟后再晒干泡入米酒中,到年底便是一坛甜香的稔子酒,这是过年过节最好的佳酿。

如今离家多年,我已许久不曾吃过山稔子果实了。前年春节回老家,我上山挖了几棵稔子树,带回城里种植,也只存活了一棵。离开了大山,稔子的味道少了那份带着山风的清冽香甜,但在我的记忆里,它依然是最能让我快乐的念想。

母亲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我已经吃了好些稔子,再吃下去容易肠胃不适。这情景如同小时候一般,让我想起了许多遥远的童年趣事,我笑问母亲还会不会唱山稔子之歌。她摘了几颗稔子,跟我一起坐在台阶上,轻轻地唱起了那首属于稔子的歌谣。

作者:李翠连

编辑:许艺捷

审核:龚贤 杨余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