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林黛玉和薛宝钗谁更胜一筹?贾家人的评价很客观,群众眼光雪亮

原标题:林黛玉和薛宝钗谁更胜一筹?贾家人的评价很客观,群众眼光雪亮

趣侃红楼386:多病西施,林黛玉风采折下人,欺霜赛雪,薛宝钗美丽更动人

贾琏的小厮兴儿在尤二姐跟前大放厥词,大肆八卦王熙凤和大观园众人,更给大家都取了外号,比如李纨是“活菩萨”,贾迎春是“二木头”,贾探春是“玫瑰花”等等。

兴儿之言虽然大多可信,也是贾家的基本情况。但背后诟谇主人也是“以下犯上”,尤其有些话过于夸张对众人名誉有损。

脂砚斋曾说焦大之骂是[富贵之家每罹此祸],根本就避免不了。好在尤二姐、尤三姐不算外人,倒也不虞外人知道。

兴儿演说荣国府作为冷子兴演说荣国府的续集,以更贴近贾家的角度,借内部人讲述家里的故事,相对更直观也更真实。

王熙凤、李纨、三春的说法大体不出格,虽有夸大也是实情。要注意的是林黛玉和薛宝钗二人的“风评”,代表了底层舆论。兴儿是怎么讲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呢?

(第六十五回)兴儿道:“……奶奶不知道,我们家的姑娘不算,另外有两个姑娘,真是天上少有,地下无双。一个是咱们姑太太的女儿,姓林,小名儿叫什么黛玉,面庞身段和三姨不差什么,一肚子文章,只是一身多病,这样的天,还穿夹的,出来风儿一吹就倒了。我们这起没王法的嘴都悄悄的叫她‘多病西施’。还有一位姨太太的女儿,姓薛,叫什么宝钗,竟是雪堆出来的。每常出门或上车。或一时院子里瞥见一眼,我们鬼使神差,见了他两个,不敢出气儿。”尤二姐笑道:“你们大家规矩,虽然你们小孩子进的去,然遇见小姐们,原该远远藏开。”兴儿摇手道:“不是,不是。那正经大礼,自然远远的藏开,自不必说。就藏开了,自己不敢出气,是生怕这气大了,吹倒了姓林的;气暖了,吹化了姓薛的。”说得满屋里都笑起来了。”

要说兴儿这口才不怪能成贾琏的心腹。他讲王熙凤的话还可说发泄心中愤懑,但讲林黛玉和薛宝钗则充分运用了“绘声绘色”的修辞,不但尤二姐她们听进去了,就是读书人也要给他一个赞,亏他怎么想出来的。

兴儿介绍林黛玉和薛宝钗二人时,立场并不相同。

先说林黛玉是“咱们姑太太的女儿”,突出林黛玉是贾府娇客的特殊地位。也拉近了与尤二姐的关系。

林黛玉的母亲贾敏是贾母亲生女儿,贾赦、贾政的亲妹妹。黛玉和每个贾家人都有血缘关系。

不但荣国公以下各房,就算宁国公那边的分支,贾敏也都在“五服”以内,让林黛玉和京城贾氏一族都有亲缘血脉。

古代社会对亲缘和血脉极为看重。像林黛玉的表小姐身份,在舅舅家可以名正言顺。别说还有外祖母庇护,就算没有,舅舅也要负责抚养。

当初的社会风俗,也是女婿有事要投靠岳父和舅哥,而不是依靠自家兄弟。

甄士隐落难举家投奔岳父封肃,不是走投无路而是当时的社会习俗。

等贾宝玉、巧姐落难时,也应该投奔舅舅王家,只可惜“狠舅”无情无义根本不管,将他们拒之门外。

曹雪芹在原文不断铺垫“王家无情,不如贾家”。

四大家族中,贾家和史家嫡系都在京城,王家和薛家却在原籍金陵。

薛家家主死后,薛姨妈孤儿寡母依靠娘家兄长无可厚非,王熙凤父亲也应该多方照顾。

可最终却是王家制定计划让薛家三口进京来贾家图谋金玉良姻,一住不走非是不能走而是不敢走。

薛姨妈知道自己不完成金玉良姻,不但得不到贾家帮助,连王家也会对他们袖手不管。

金玉良姻最得利益者也并非薛家和贾家,而是全面用女儿掌控荣国府的王家。

兴儿说薛宝钗是“姨太太的女儿”,地位上就远不如林黛玉,被放在黛玉后面介绍无可厚非。

薛宝钗只与王夫人、王熙凤的儿女、子孙有血缘关系,在贾家是亲家小姐。甚至还不像尤二姐、尤三姐是直属,这个关系就远了一层。

兴儿讲林黛玉,用了“咱们姑太太”,说薛宝钗则是“姨太太”,就是差距。

“姨太太”的身份颇有问题。薛姨妈一直住在姐夫家中不走,无论何时都好说不好听。

薛家在贾家的名声,肯定会受到兴儿这些底下奴才的诟病。薛姨妈为了完成金玉良姻,也毫无办法。

林黛玉曾说刘姥姥是母蝗虫。借由“王家人”来贾家打抽丰套白狼的行为,用“母蝗虫”封闭,就是作者在暗示王家对贾家不断联姻,图谋和攫取利益的行为是“母蝗虫”。

王家制定,王子腾、王夫人、薛姨妈三人执行的金玉良姻也是“母蝗虫”计划的一部分。

目的是借由联姻和生育嫡系儿女掌控荣国府。“蝗祸”最终害了贾家。

薛宝钗的金玉良姻,对贾家有损无益。

林黛玉的木石姻缘,才是救治贾家的良方。

前文通过贾宝玉穿着雀金裘去给舅舅王子腾拜寿,“引火上身”烧了一个洞,晴雯病中挣命给补好,揭穿王家有害,林黛玉才是贾家救命良方的事实。

原文有很多类似的林黛玉和薛宝钗的比较,都在凸显木石姻缘代表的诗书传家是贾家需要的,不应该再延续金玉良姻的富贵传家。

林黛玉无论出身和作用,对贾家的价值都要高于薛宝钗!

兴儿说林黛玉是“多病西施”,紧扣“病如西子胜三分”的颦颦之名。更与林黛玉前文所作《五美吟·西施》内容遥相呼应。借西施的命运影射了她的结局。前文解读《五美吟·西施》时已经讲明,不多赘述。

兴儿又说林黛玉和薛宝钗外出时,他们因为年纪小偶尔会远远地看见。却一个个屏气凝神不敢大声呼吸,生怕“气大了,吹倒了姓林的;气暖了,吹化了姓薛的。”

这个形容真是太妙了。林黛玉身体弱不禁风,担心呼吸快了会把她吹跑,越发突出林黛玉之弱。薛宝钗生的欺霜胜雪,玲珑可爱,则担心呼吸多了把她吹融化了……

奴才们小心翼翼,不但是林、薛二人风采卓然,更是优秀如她们对奴才们的“震慑”。“真是天上少有,地下无双”的评价实至名归。

兴儿的“笑话”当然不是真的怜香惜玉,曹雪芹有意借“诙谐”笑谈写林黛玉和薛宝钗,是借小儿“无知”之口讲述“敬畏”之心。

兴儿何以不怕厉害的王熙凤,背后讲凤姐堪称“辱骂”?在于王熙凤不能“以德服人”。

兴儿也不怕贾家上下主人,他们几辈子都是贾家人,融入到了贾家体系。主子从来都是优待和恩宥,并不拿他们怎么样。

但林黛玉和薛宝钗让“无法无天”的兴儿们屏气凝神地紧张和重视,在于新鲜血液和新气象对贾家补充的重要性。

尤其“姻缘”的选择,不但会出现合格的管家人,还能潜移默化改变贾家现在的奢侈腐朽的门风。

兴儿等人都算是贾家腐朽堕落的一部分,他们会紧张于钗黛二人,也是钗黛对贾家的意义。

黛玉和宝钗同样也有区别。兴儿说薛宝钗“怕化了”,雪一化了就没了,注定薛宝钗的作用有限而短暂。但林黛玉“怕倒了”,树倒了根还在,甚至还可以繁衍成林。这也是林黛玉优于薛宝钗的价值体现。

综上,兴儿口中的“薛林”二人,被他讲得妙趣横生。曹雪芹借此直观地对比出林黛玉和薛宝钗的核心价值,无疑是林黛玉更胜一筹。

兴儿说完“气大了,吹倒了姓林的;气暖了,吹化了姓薛的”,就讲到贾宝玉的姻缘,他又是怎么说的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欢迎关注作者、点赞、收藏,《趣侃红楼》系列文章每天一篇,将为您持续更新!

文|君笺雅侃红楼 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辽宁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