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新闻
读书 | 文学 | 艺术 | 历史 | 影像

《父辈的旗帜》作者谈美国的“中国幻象”:幻想中国应美国化

来源:澎湃新闻
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Bradley)
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Bradley)

  “我们为什么失去了中国?”自新中国建立以来,这是美国政界、学界不断追问的问题。

  在美国最著名的二战史畅销书作家之一、《父辈的旗帜》作者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Bradley)看来,当下中美关系的挑战与这个问题背后所隐藏的美国式偏见不无关联。因此,他花了5年的时间写了一本专门探求自19世纪末到二战结束中美关系历史的书,并把这本书取名为《中国幻象:隐藏在美国的亚洲灾难背后的历史》。
《中国幻象:隐藏在美国的亚洲灾难背后的历史》

  《中国幻象:隐藏在美国的亚洲灾难背后的历史》

  布拉德利出生于1954年,曾在日本上学,并在青年时期游历了亚洲多国。他的父亲约翰·布拉德利,便是硫磺岛战役那张著名的照片中,举起美国国旗的6名士兵之一。

  2000年出版的《父辈的旗帜》一举成为美国最畅销的二战纪实文学,被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与斯蒂芬·斯皮尔伯格拍成电影。

  2010年起,布拉德利遍访中国各大城市,力图从历史中追溯中美关系的症结。

  近日,布拉德利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与学者进行新书交流时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的专访。

他说,美国人从19世纪开始就有一种“幻象”,认为中国会美国化、会基督教化,这成为美国至今对中国依然抱有的“偏见”。但中国并没有按照美国所“设定”的道路发展,这不仅是新中国建国后亚洲一系列灾难(朝鲜战争、越战)的根源,也是美国很多政客与民众至今对中国怀有敌意的原因之一。

  中美关系的问题源于美国的“中国幻象”

  澎湃新闻:为什么你要写一本探寻中美关系历史的书?

  布拉德利:我父亲成名于亚洲——他在亚洲的硫磺岛上升起了星条旗;而我曾在日本上学,我的第一本书写的是二战和美日关系。在写第二本书的时候我开始注意中国:我来中国收集二战时期的故事。

  我在2004-2005年左右频繁往来中国。我在中国各地做研究,寻找美国参与中国抗战所留下的痕迹。

  后来我认识到,我们的出版物中关于二战中中国战场的记录实际上是子虚乌有,而实际上在中国发生的事件并没有报告回美国。所以我用了“mirage“(海市蜃楼)这个词形容美国人对中国的观念。

  我用了几年时间研究发现,美国从未对中国有过客观、确切的认识,我们印象里的中国是我们臆想出来的。19世纪80年代的美国人曾坚定地相信象:中国会美国化,会基督教化。这是一种传教士式的思想,这就是所谓的“中国幻象”(China Mirage)。

  1882年美国通过了《排华法案》,直到1963年该法案才被废除。当我们欢迎世界各国人民来美国的同时,却将中国人排除在外。近日皮尤公司的一份问卷调查结果称,现在53%的美国人不认同中国,原因在于南海、人权等问题,但我觉得其原因恐怕更为深刻:中国不像日本,中国没有按照美国的模式发展。

  我认为,美国的“中国幻象”导致了至少三场战争——太平洋战争、朝鲜战争以及越南战争,它同时也是麦卡锡主义的根源。

  “中国幻象”到现在为止仍在美国人脑海中根深蒂固。我在美国26个城市办过新书发布会,和一些媒体和民众都交流过。我发现,美国人对中国的认识极其浅薄:他们只知道一点媒体上关于中国的报道标题,但都不记得其中内容;大多数没有去过中国,没见过中国人,但却有53%的人抱有对中国的负面印象。

  “国务卿克里的祖父是鸦片商”

  澎湃新闻:在发掘这段历史的过程中,你有什么有趣的发现?

  布拉德利:或许可以告诉读者,罗斯福家族的财产来源于鸦片贸易。无论美国人还是中国人对此都一无所知。

  任何一个名字里有“Forbes“的美国人,比如现在的国务卿约翰·福布斯·克里(John Forbes Kerry),他祖父就曾是鸦片贸易商,财富来自于鸦片。

  我想,多数人都不知道,美国东海岸一些望族的财产都曾来自于鸦片贸易。著名通讯商AT&T的成立资本也来源于鸦片贸易。哥伦比亚大学著名的Law图书馆也是来自鸦片贸易商Law的捐资。你去看我书中提到,二战中切断日本原油供应是由于中国的院外游说,麦卡锡主义的根源是“中国幻象”等等。

  澎湃新闻:您写的大多数书是关于二战的,今年也是二战结束70周年。您最著名的一本书是《父辈的旗帜》,您认为这旗帜代表了什么?

  布拉德利:二战是一场由诸多错误所导致的战争。旗帜代表了什么?对美国人来说,这旗帜象征着胜利。在美国人的观念中,它是一个重要的胜利的象征。二战造成了极大的破坏,虽然它叫“正义的战争”,美国以“解放者”的形象出现。

  但我们错误理解了这面旗帜,时任美国副总统切尼曾经说,伊拉克人像欢迎解放者一样欢迎美军。这里他套用了二战中美军解放法国、作为解放者被夹道欢迎的情景。可笑的是,这种以解放者自居的态度竟然被带到21世纪中去。我们在伊战中花了3万亿美元,损失了成百上千的生命,就是为了满足所谓的“解放者心态”。

  美国批评中国人权,却往平民头上扔炸弹

  澎湃新闻:自中国新一届政府成立以来,中国的对外政策变得更加富有进取性,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布拉德利:我希望美国政府能像中国政府一样多关注一些国内问题,关注自己的人民。我不知道准确的统计数字,中国10年来的经济腾飞使得五六千万人跻身中产阶级的行列。这对美国来说简直难以置信。

  你看看我们的桥都塌了,铁路也荒废了。中国把钱都花在人民身上,而不像我们往沙漠里扔炸弹。美国政府在四处杀人,总统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你能想象中国的主席把某个阿根廷人处死,仅仅因为他不喜欢某个政策或其所作所为?而美国总统正在做这样的事情。

  这对美国的未来不是一件好事,但却有67%的美国人支持这种做法。我希望我们能像中国领导层学习,多关注一下国内的情况。

  军人出身的艾森豪威尔总统——他不那么自由主义也并不极端——提醒要警惕军队,因为军队有能力影响联邦政府、各州政府、图书馆和学校,美国军队的负面影响是极大的。他说这番话是在1953年他上台的时候,而到1960年他离职时,他做了著名的关于军事工业的演说。这位军人出身的总统的预言都已成真。

  澎湃新闻:您如何看待奥巴马总统将部队撤出伊拉克、部署到亚太的决定?

  布拉德利:伊拉克每天都有人死于美国的炸弹。我们完全不知道美国在那里投下了多少炸弹,只知道美国空军在进行空袭。但媒体要弄清究竟投了多少是很困难的。

  埃及人民将穆巴拉克赶下台,以民主选举的方式选出了新总统,但民主选举出的埃及总统现在被关在监狱里。而媒体报道美国政府却在支持发动政变的塞西。

  美国一直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小布什总统下令轰炸伊拉克的时候我在上海,我印象是《上海日报》(Shanghai Daily)报道说,中国人权一直为美国所批评,但美国却在伊拉克人头上投下炸弹。

  在美国,理查德·尼克松的墓碑上写着“和平缔造者”,但他向女人和孩童头上扔投下炸弹。

  澎湃新闻:中美两国可以在气候变化、恐怖主义的问题上有所合作。您认为中美最可能在哪些方面合作?

  布拉德利:很明显是气候变化。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但不管怎么样,合作只是一个理念。我们需要面对现实:美国在全球有800多座军事基地,有本书叫做《基地国家》(Base Nation),介绍了美国在全球拥有800座军事基地,其中极大一部分用来围堵中国。

  也许政府中有官员希望能增进合作,但我们的政府中不能见光的秘密太多。那些秘密备忘录中所记载的跟合作没有一点关系。我们自称“民主”,所有事项都应该公开透明,但约有30%的信息是完全不透明的。作为一个公民,我对政府的行动一无所知,仅仅因为涉及“国家安全”,而且其中利润丰厚。如果是建造学校、桥梁等公共设施,你需要和社区协商、谈判,需要投票表决,其中没什么利润可赚。但造军用飞机就不一样了,那些电子元件都贵得很,但其中却没有任何民主程序,而且利润丰厚。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持续在海外进行军事行动的原因。

cul.sohu.com false 澎湃新闻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76523 report 4229 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Bradley)“我们为什么失去了中国?”自新中国建立以来,这是美国政界、学界不断追问的问题。在美国最著名的二战史畅销书作家之一、《
(责任编辑:UC001)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