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新闻
读书 | 文学 | 艺术 | 历史 | 影像

论争二十四孝:何罪之有?

来源:搜狐文化

  孝是中国古代重要的伦理思想之一。“二十四孝”的故事成为系列最初起源于元代,出自学者郭居敬编录的《全相二十四孝诗选》。该诗选由历代24个孝子从不同角度、不同环境、不同遭遇行孝的故事结集而成。由于后来的印本大都配以图画,又称《二十四孝图》。

  “孝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我们一直引以为豪的传统美德。流传数百年的“二十四孝”故事正是中国孝文化的集中体现。随着时代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对于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二十四孝”,人们也产生了一些不同的看法和争议。

  “二十四孝”已沦为传统文化的糟粕?

  2015年5月13日下午,因工作关系陪同北京大学中国文化书院李中华老师、江力老师,一起前往小汤山太阳城拜访著名哲学家冯友兰之女、当代作家宗璞。席间说起小区的环境,老人家最不满意的就是小区东北角长廊里的“二十四孝”浮雕。在文化复兴的大背景下,同类主题的浮雕、壁画已然随处可见,公园、景点、社区甚至学校都有装设,一般大众也多见不怪,又何以引起一位八旬老人的关注呢?这还要从二十四孝的具体内容说起。

  “二十四孝”讲了二十四个做人尽孝的故事,不同版本的区别,仅在于个别人物和故事选取的不同。在最常见的版本里,包括孝感动天、戏彩娱亲、鹿乳奉亲、百里负米、啮指痛心、芦衣顺母、亲尝汤药、拾葚异器、埋儿奉母、卖身葬父、刻木事亲、涌泉跃鲤、怀橘遗亲、扇枕温衾、行佣供母、闻雷泣墓、哭竹生笋、卧冰求鲤、扼虎救父、恣蚊饱血、尝粪忧心、乳姑不怠、涤亲溺器、弃官寻母。其中大部分故事说的是子女为保证父母的身心安悦和自己的内心宁静而做出的力所能及的孝行,这些当然是值得肯定和赞赏的。但也有部分故事里的极端做法所显示出的超越常理、违背常识,读来令人不安。

  现代人对于“二十四孝”的评价,大多数人最为熟悉的恐怕是鲁迅先生的杂文《二十四孝图》。鲁迅说他小时,读了郭巨埋儿这幅图后,“怕看见我那白发的祖母,便总觉得她是和我不两立。至少,也是一个和我的生命有些妨碍的人。后来这印象日见其淡了,但总有一些留遗,一直到她去世——这大概是送给二十四孝图的儒者所万料不到的罢。”(见朝花夕拾《二十四孝图》)

  宗璞在《美芹三议》中关于《二十四孝图》的也是说明了个人看法:二十四孝图似乎是我们习俗中孝的代表,其中有几幅表现孝的行为却令人心寒,还生出一种恐惧感。最突出的就是“郭巨埋儿”。 郭巨家贫,他的老母常常把自己的那一份食物分给孙儿,郭巨为了不让儿子和母亲争食,要把儿子活埋掉,图上画的便是。郭巨正在挖坑,不懂事的小儿子手里拿着拨浪鼓笑着在一旁看,不知道这坑是要埋他的。好在挖坑挖出黄金来,是上天赐给郭巨奖励他的孝心的。我觉得非常奇怪,这也叫孝心?他杀害了亲生儿子,他的生身母亲失去孙儿,岂不要痛彻肝肠,一命呜呼?这不也是杀害了母亲?我的想象可能太多,好在有上天赐了黄金,残忍的行为没有发生。不过影响也够大了。

  还有“曹娥投江”也是极不合理的。为寻父亲的尸首跳进江里,当然也淹死了。上天又发慈悲,让死后的她背负了父亲浮上来。这又是残忍、愚昧而又迷信的事。“曹娥投江”的故事很是著名,听说,现在还有许多宣传,真是不可思议。“卧冰求鲤”说的是王祥因继母患病,想吃鲤鱼。虽然继母对他不好,他仍不计前嫌,赤身卧冰用自己的体温去融化坚冰,果然跳出两条鲤鱼来。不计前嫌当然是可以表扬的,但这种行为若说是孝,也是愚孝。上天帮助跳出鲤鱼是迷信,事实的结果可能就是得一场肺炎,还要家人求医寻药。难道不知古训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真是其愚不可及了。

  古训又云:“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贫家无孝道。”孝很必要,它是一种爱心,爱心应该是自然存在的,当然也要教育熏陶。但不必宣传二十四孝这些行为,特别是那些乖张的行为。这里的说法都很粗略,需要有人认真的研究二十四孝图,哪些该留哪些该续哪些可添,我实在没有力气了。

  “二十四孝”本身到底何罪之有?

  很多人在批判二十四孝的时候,都会搬出鲁迅先生七十多年前对于二十四孝的批评,比如卧冰求鲤、尝粪优心、卖身葬父,岂不是表现了封建礼教的野蛮和反人性吗?如果有人如此发问,那只能说明他根本没有读懂鲁迅的文章,而只是机械地引据。鲁迅所生活的年代,是一个封建社会行将就木、西方文化中的人性、自由思想在中国广泛传播的年代。而当时的中国,却是封建礼教横行的社会。在那样一个父权无限泛滥,子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只是服从和顺应的社会风气下,二十四孝的故事反复被统治者们宣扬、教化,将故事中的孝子的行为作为一种半强制性的社会规范来要求人们刻板的模仿、遵从,其目的无非是维护封建的社会秩序,从而从根本上维护自己的统治。

  在今天的社会里,任何一个人都知道,所谓典型、模范,不过是一种道德教化的手段,它并不具有强制力。而在封建社会则不同,封建社会礼法合一,道德与法律是不分开的,这样就导致人们在所谓以二十四孝代表的封建孝道面前,没有其他的选择,一旦逾越,轻则受到众人唾骂,重则送官治罪(古代家长以“不从管教”为由将子女有权送入官府,要求官府对其进行惩罚)。而鲁迅先生所批判的正是这样一种情况下所谓的“孝”。先生曾经讽刺说,看了二十四个“孝子”的行迹,才知道“孝”有多难,对于先前想做孝子的计划,完全绝望了。可见鲁迅先生所反对的是机械地搬用二十四孝中的人物故事、将二十四孝所确立的规则作为评价“孝”与否的绝对标准,因为这样将导致“孝”的表面化,使“孝”变得高高在上,常人不可做到。可见鲁迅批判的不是二十四孝本身,更不是“孝”本身。

  因此,那些认为宣扬二十四孝就是鼓励天下的子女们真的去“卧冰求鲤、为母尝粪”的观点是荒谬的。正如今天我们教小孩子“凿壁偷光”的故事只是为了让他们明白要努力学习的道理而不是让他们去在家里的墙壁上砸一个窟窿一样,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二十四孝只是描绘一群人的孝行(当然,“埋儿奉母”的不算)的总和,其目的是让我们了解到孝的重要,为人子女应该尽孝道理,而绝不是要人去机械的模仿,更不是要将二十四孝作为评价一个人“孝”与否的标准。

  社会发展到今天,可以说古代那个父权无上的时代已经过去。相反,今天社会培养出来的一个又一个的小皇帝小公主,似乎让人有现代家庭以“子女”为权力中心的错觉,而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们,也似乎正面临着某些道德和责任感的缺失。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用一种不同于旧时代的方式提出“孝”,向人们展示二十四孝,完全没有错,相反也是有必要的。

  同时,也有人认为中华民族传统的道德准则不应该完全抛弃,孝道作为维系和促进以家庭为细胞的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仍然应该发扬光大。这也是今天有关方面推出并大力推广、宣传新“二十四孝”的愿望与目的。

  传统的孝道要以扬弃的态度加以继承

  5月18日,河南省邮政局与思念食品联合发行了“现代二十四孝”系列明信片及邮票。 孝是中华传统文化,古语云:“百善孝为先”,正是反映中华民族极为重视孝的观念。“现代二十四孝”明信片及邮票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无疑与其内容及倡导背景密切相关。

  时代发展到今天,“父母在,不远行”的古训已难以实现。许多奋斗中的年轻人与父母都分隔异地,距离遥远。面对高强度的工作,快节奏的生活和不可压缩的空间距离,不少年轻人在潜意识里认为“尽孝”是放弃自身发展,回家将自己禁锢在传统生活圈内。有人因此忽视了对父母的关注和照顾;也有人选择用提高父母物质生活标准来尽孝;许多“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人则在逢年过节时把尽孝做成了一种仪式行为。

  在这种时代背景下,“现代二十四孝”应运而生。在这套系列明信片与邮票上,我们可以看见用漫画表现的多种现代尽孝方式:回家陪老爸喝点儿酒、给妈妈发一张自己的近照、教爸妈如何使用社交软件、拉着妈妈出去散步、给爸妈办个生日派对、为妈妈做菜的手艺点个赞等等。

  “现代二十四孝”相对古训中的二十四孝,在现代性、贴近性、趣味性、可操作性上均强于后者。提倡尽孝不苛求方式,而应注重心意。这是因为孝行不应被当做快餐文化来消费,不应被有目的地炒作。近年来,社会上流行一些“秀孝”行为:有商家在母亲节让上班族在特定场所前集体为父母洗脚;部分学校让中小学生在操场上列队跪拜在母亲面前哭喊“母亲辛苦了。”这类尽孝行为或被商业营销手段包装,或是将长期、深沉的爱用仪式化的符号来替代,完全背离了日常精神关怀这一尽孝的本质。

  对于传统孝道,我们要去芜存菁,加以扬弃。其中的“愚孝”成分与明显不科学、违反人性的地方固然不应该盲目推崇,但其基本的道德核心却无疑值得我们继承与发扬。

  新“二十四孝”应该是一面镜子

  新二十四孝行动标准

  1、经常带着爱人、子女回家2、节假日尽量与父母共度3、为父母举办生日宴会4、亲自给父母做饭5、每周给父母打个电话6、父母的零花钱不能少7、为父母建立“关爱卡”8、仔细聆听父母的往事9、教父母学会上网10、经常为父母拍照11、对父母的爱要说出口12、打开父母的心结13、支持父母的业余爱好14、支持单身父母再婚15、定期带父母做体检16、为父母购买合适的保险17、常跟父母做交心的沟通18、带父母一起出席重要的活动19、带父母参观你工作的地方20、带父母去旅行或故地重游21、和父母一起锻炼身体22、适当参与父母的活动23、陪父母拜访他们的老朋友24、陪父母看一场老电影

  这些颇具时代特色的新“二十四孝”标准一面世便引发争议。是与时俱进的新潮,还是空洞无聊的说教?

  支持者认为,这些标准契合老龄时代的中国现状。媒体评论员傅达林称,新“二十四孝”不是愚忠愚孝的训教思维,而是触及了很多现代人容易忽略的内容,在传承中实现了创新。对于正在步入老龄化时代的中国来说,对于年轻人压力很大的现实来说,这种提醒非常有必要。与传统“二十四孝”相比,新“二十四孝”有传承更有创新,与现代生活紧密结合,突出对老人的心理关怀,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和行为指向性,有助于唤醒民间风尚。

  反对者则认为这些标准背离了现代子女的现实。媒体评论员邓海建表示,在房子、教育、医疗的高压大道上,新“二十四孝”的要求无疑奢侈而残酷。无偿加班的劳资关系、层层设卡的高速公路、僵化刻板的户籍制度,令年轻人想实现新“二十四孝”标准中的大多数条款,基本上是“难于上青天”。

  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博士说,政府发布指导民众私人事务的标准是否合适暂且不论,不断要求成年人更好地照顾父母一事表明,在一个不断老龄化的社会里,由于老年人的社会保障水平仍然很低,的确需要得到更多的关照。

  “中南民族大学学生会”发布微博称,新“二十四孝”出台,不是硬性要求,你也可以反驳孝敬不能量化,但却可以提醒我们,父母正在慢慢变老,我们却依旧回报得太少。

  尽管现实中的情况千差万别,但却不必据此看轻新“二十四孝”行动标准。对更多人来说,新“二十四孝”标准不是标准而是镜子,不是教条而是提醒,不是训教而是倡导。我们无妨换一种心态和眼光看待,把其当作尽孝的建议,对照自己,使自己变得更加孝顺,更关心、关注父母的生活与精神状态,这或许才是发布新版“二十四孝”行动标准的真正意义所在。

  资料来源:

  人民网

  中新网

  搜狐文化

cul.sohu.com true 搜狐文化 http://cul.sohu.com/20150520/n413433368.shtml report 4923 孝是中国古代重要的伦理思想之一。“二十四孝”的故事成为系列最初起源于元代,出自学者郭居敬编录的《全相二十四孝诗选》。该诗选由历代24个孝子从不同角度、不同环境、
(责任编辑:屠林洋) 原标题:论争二十四孝:何罪之有?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