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王蒙、贾平凹等四大作家总版税超不过当年明月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2010年11月15日08:35

  今天,《2010年度中国作家富豪榜》在成都商报重磅发布,杨红樱、郭敬明、郑渊洁分别以2500万元、2300万元、1950万元的年版税收入成为今年作家富豪榜的三甲,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三人均已连续三年位居中国作家富豪榜三甲之列,并且轮流占据这三年作家富豪榜的榜首位置。至今年为止,中国作家富豪榜已经在成都商报连续发布四年,从郭敬明最初的1100万元到今年杨红樱的2500万元,如果将版税换算成作品销售数量,这也显示出,中国作家首富的读者在急剧增加。然而,一个严峻的现实是,在数字阅读悄然发展的今天,作家们却几乎无法从这一块获得他们应得的版税,易中天说自己没有从数字出版拿到一分钱,他猜测自己可能从中“丢掉了一栋别墅”!这并非个例,因为绝大多作家都没在这一领域拿到版税。而就在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之时,中国作家们刚刚发起了一次抗击网络数字侵权的活动。

  悲,纯文学大规模撤退

  麦家、周国平、王蒙、贾平凹四人的总版税敌不过一个“当年明月”

  郭敬明应该是对今年中国作家富豪榜的榜单感到意外的一个人,2009年他的《小时代2.0》于年底出版,版税收入划入了今年的统计范畴,而失去了去年榜首的位置。今年,郭敬明推出了《爵迹》等作品,作品的畅销让很多人都认为今年的作家富豪榜已无悬念。不过,青春文学在这两年少儿读物整体大热的环境下已经显得后劲不足,杨红樱、郑渊洁代表了少儿阅读在当下中国的火热趋势。作家阿来曾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下中国的大人都不怎么读书,但他们对孩子读书却无比重视,一些家长会在出门打麻将之前仔细嘱咐孩子要好好看书。

  中国作家富豪榜创制人吴怀尧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很多人对榜单以财富为作家成就排位有争议,但这个榜单的主旨是反映中国全民阅读潮流的走向,“当这个榜持续到10年、2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我们回过头再看这个榜单,它就是这些年中国人阅读走向的一个真实写照。”

  按此观点,不难看出原创纯文学作品在大众中的影响力持续走低,在第一次发布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前十位中,传统的纯文学作家占据了五席,掌握半壁江山;而到2007年发榜时,这个数字降低到了四席;到2008年发榜的时候,前10位中已无一个传统文学作家,他们跌出前10位,但仍在前25位保持一定比例,在11到25位中,占据八席;去年的情况也和2008年相似。

  而到今年的榜单发布时,从榜单上我们可以看出,内地传统文学作家仅还能看到麦家、周国平、王蒙、贾平凹的身影(而他们四人的总版税不到一千万,还敌不过一个“当年明月”)。若不是今年的作家富豪榜首次将中国港澳台地区作家纳入榜单,从而名单上多了龙应台、李敖等人,纯文学部分在中国作家富豪榜显示出的国民阅读走向还会更加边缘化。

  叹……越来越功利的阅读

  功利的阅读,已经背离了阅读本身的含义

  今年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不但首次将中国港澳台地区的作家版税收入也纳入了统计,制榜人吴怀尧也试图颠覆大众对作家的定位认识,从对作家的定义中可以看出,作家是以写作为工作,从事文学创作有成就的人。但成都商报记者看到,中国作家富豪榜上的很多人并非是严格意义上的作家,今年排名第五位的曾仕强就是一位管理学家;排在第六位的郎咸平则是一位金融专家;排名第九位的尹建莉是一位教育专家。他们不是我们理解范畴中的作家,但他们在各自领域的研究成果或心得汇集而成的作品却受到大众的欢迎,从他们在榜单靠前的位置可以看出,他们对大众阅读的吸引力非同凡响。

  这些人士进入榜单,也让人联想起前两年央视《百家讲坛》出书热,于丹、易中天、王立群、马未都等登上《百家讲坛》的人,他们的作品曾一度成为阅读热点,这种热度的背后是中国当时蔓延的国学热,也是中国对传统经典今日阐释的潮流。毫无疑问,当曾仕强、郎咸平、尹建莉出现在中国作家富豪榜榜单的前十位时,我们不难看到,在金融危机迟迟未能消退时,国人对经济管理和经济发展趋势的日渐关注和在家庭教育方面表现出的疑惑。曾仕强、郎咸平、尹建莉三人并不见得就是各自领域最优秀的人物,然而,他们更适合大众阅读的表述方式使他们获得了认可。

  不少人都感觉到中国人的阅读越来越现实,越来功利。这个时代的特征是阅读和实用主义相联系。”在学者王德峰看来,读书是为得到精神的交流和共鸣,而不是为谋取现实利益。功利的阅读,已经背离了阅读本身的含义。如果有人认为中国作家富豪榜是一个可笑的榜,那么这种可笑也是由于当下的大众阅读取向功利化所造成的。

  问:何时可以价值输出?

  排名前25位的中国作家富豪中,能向国外进行版权输出的人少得可怜

  很多人都还记得几年前央视主持人张斌在公开场合遭遇的尴尬,他的妻子胡紫薇闯进央视,披露自己老公的婚外恋。这个八卦中,因为胡紫薇引用了那句“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而超越了浅薄的八卦概念,并引发了大家的思考。

  这一次,与中国作家富豪榜同时发布的还有21世纪第一个10年在中国最赚钱的外国作家富豪榜,这个榜单的榜首位置并无悬念,写出《哈利·波特》系列的英国作家J.K。罗琳十年来在中国内地拿到9550万元的版税成为第一;排名第二的是奥地利作家布热齐纳,他的代表作品是《冒险小虎队》,他在中国获得了3000万元的版税;排名第三的美国作家丹·布朗对大家而言也不陌生,《达·芬奇密码》在中国已经引发了“密码”热。

  如果仔细去看中国作家富豪榜榜单,就会发现,在中国获得成功的作家多是来自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当今世界头号强国美国在上榜的25位作家名单中就占据了11席!如果从文化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典型的价值观输入,无论是低幼的读物、还是经济管理著作,中国所受到的影响,远远大于中国对世界的影响。

  而较于中国作家富豪榜,我们可以看到排名前25位的中国作家中,能向国外进行版权输出的人少得可怜,排名第一的杨红樱应该是向外输出版权最成功的中国作家,杨红樱的“马小跳”系列目前已经在欧美地区推出了英、法、德、意等不同语种的版本,英国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中国市场发展部的总经理周爱兰说,杨红樱作品所反映出的中国儿童生活现实与心理现实,能够打破东西方的文化障碍,书中表现出的张扬的孩子天性、舒展的童心童趣、成人世界与儿童世界之间的隔膜能打动全世界儿童的心。

  惊!数字出版消灭作家

  作家感慨:写作是一个没有前途的职业,有志于写作者应该谨慎

  无论是在中国内地还是中国港澳台地区,无论是在日、韩还是欧美,作家和出版人在数字阅读是未来阅读趋势这个问题上都没有任何争议,就像我们的阅读载体从最早的甲骨到竹简,再到如今的纸张一样,新兴技术必然将阅读的载体从纸转向各类电子阅读器。

  而如果我们10年后再进行回望的话,2010年之后的未来几年将是数字阅读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去年,我国电子阅读器的销量约为80万台,估计今年将达到300万台。但目前来看,这种质变对中国作家来说,并非好事,数字出版若保持目前的状态,可能将最终消灭作家这一职业。

  连续5年发布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中,上榜作家的收入都是纸质书的版税,他们的名气在数字出版时代却很难换回财富上的肯定。易中天明确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没有在数字出版上拿到过版税,其他的作家也是如此,何马的《藏地密码》使他一度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前十的位置,但这本书的数字出版版税至今为零。麦家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他无法知道究竟有多少人通过阅读器下载了他的作品,为了保证自己的权益,他在签订数字出版合同时都要求对方先给一个预付版税,“不然,你可能什么都没有。”

  据第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09年,我国18周岁至70周岁国民中接触过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比例达24.6%,其中,91%的读者表示阅读电子书后不会再购买此书的纸质版。这样的选择像利剑一样直刺作家和出版人心脏!因为,每一本新书推出之后,大众很快就可以在网上下载到免费的电子书,实际上,电子阅读器的厂家也乐于看到这种现象,就在本月12日,陆琪、南派三叔、李承鹏、连岳等数十位作家针对淘花网纵容网友未经作者、出版社授权,上传作家的作品进行强烈声讨,让人感到可怕的是,这些上传的作品售价最低的只有一毛钱,而作家从中不会得到一分钱。虽然淘花网迅速发表了致歉声明,但连岳还是悲观地说:“我越来越意识到,写作是一个没有前途的职业,有志于写作者应该谨慎。”

  在今年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上,杨红樱首次占据了榜首的位置,如果加上郭敬明两次连夺榜首的经历,中国作家富豪榜在5年内的5次发榜,四川作家就3次占据了第一位。

  在这个榜单上,阿来、麦家、饶雪漫、何马等作家也是经常出现在榜单上的常客。而在中国文学最高奖———茅盾文学奖方面,四川已经有五人得奖,这还没有算上在成都出生的作家刘心武。若再加上根据四川作家马识途的《夜谭十记》中的一篇改编而来,即将上映、由姜文执导的贺岁大片《让子弹飞》,更是不得了。

  纵观文坛,还没有哪个地方像四川这样,在少儿文学作品、青春文学作品方面,有强大的作家团队牢牢占据住霸主的地位;在传统主流文学作品方面,有大量优秀的作家保持着巨大的影响力。文坛川军的实力让陈忠实等作家都不禁感叹,四川是现代文学活跃的地方。

  文学之路

  代表人物:阿来、柳建伟、麦家

  从中国现代文学六大家到各类文学奖得主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四川是公认的文化大省,巴蜀大地的万千气象成就了文学四川的人杰地灵,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一个公认的排行榜,即“鲁郭茅巴老曹”,六位大师中,四川就有两位。在当代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得主中,先后有周克芹、王火、阿来、柳建伟、麦家等作家。此外,还有裘山山、何大草、邓贤等诸多作家获得过其他文学大奖。

  在这些作家中,柳建伟因人事调动离开了四川,麦家也因为要照顾年迈的父亲回到了浙江,但他们最重要的文学作品都是在四川生活时完成的。麦家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成都永远是他的精神故乡,他的文学创作是在成都这座温润的城市中成长起来的,“我在成都结婚生子,这座城市留下了我的人生足迹。包括《暗算》在内,我在成都创作了很多作品,我在精神上永远离不开成都、离不开四川”。

  柳建伟在成都生活了20多年,他曾为了准确表现笔下的商人生活,利用周末时间在成都某景点门口摆了近半年的地摊,“我在四川生活了20多年,那段时光是我文学创作的基石。”

  尽管很多人对文坛川军的强大感到不解,但成都商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四川的社会生活氛围很适宜文学创作,天府之国的休闲特点容易让人安静思考,此外,四川的方言土语有独特的语言魅力,四川方言的形象生动和自由,往往具有融抽象于具体、化腐朽为神奇的语言效果。虽然四川作家在文坛的地位显著,但四川作家对文坛川军依然保持着警醒,阿来就曾表示,四川的文学在近几年取得一些成就,但这并不表明四川的文学整体发展水平。

  奇迹之路

  代表人物:杨红樱

  时至今日,杨红樱作品平均每天的销量高达1万多册

  对涉足中国少儿文学的出版界而言,成都作家杨红樱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完成了一个奇迹。这位来自四川的作家,十年间作品的销量达到了4000余万册。成都商报记者从书业权威调查机构开卷公司了解到,在本世纪第一个十年最初的几年里,引进版少儿图书引领市场,前30名畅销书中引进版图书占据了2/3以上的席位,本土原创图书显得势单力薄。而从2004年开始,形势的逆转发生在了杨红樱系列作品的上榜时———本土原创少儿畅销书逐渐占据主导,时至今日,杨红樱的作品平均每天的销量就高达1万多册。

  文学评论界权威评价认为,杨红樱是改写现代中国儿童文学历史的里程碑式的人物,是实现真正意义上“中国儿童文学走出去”的优秀原创儿童文学作家,她所创造的“马小跳”和“笑猫”已成为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的品牌。而杨红樱儿童文学作品中,几乎都是来源于她在成都的生活基础,比如“笑猫日记”系列,里面有个“翠湖公园”,那就是成都的人民公园,书里写到的人工湖、假山、山洞、拱桥、梅林,都是公园里的实景。

  杨红樱的作品呼唤善良、宽容、正直的美好品格,包容、和谐的生存环境,旨在引导小读者在心里始终怀着一份对社会、对未来的美好情感和信念,健康快乐地成长,这一切和她在成都的生活是分不开的。而杨红樱也在创作中也展现了一位成都作家的魅力:她是一位从内心深处深爱着孩子的作家,她写作的初衷不是为了成名,更不是为了赚多少钱,而是希望成为孩子的代言人,在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之间,搭建一座互相理解、分享彼此感受与体会的桥梁。

  财富之路

  代表人物:郭敬明、饶雪漫

  他们是中国作家富豪榜的常客,他们的模式正改变出版界

  当四川作家走出盆地之后,他们对这个行业的影响也让人为之惊叹,郭敬明和饶雪漫是中国作家富豪榜的常客,他们创下的成就并非在四川之时,而是在他们出川之后。作家七堇年几年前去天津、香港读书,等到今年毕业回到四川之时,她已经是一位单本销量能达到50万册的畅销书作家。

  在青春文学读物方面,四川的作家改写了这个行业的规则,以往要想成名,很多青少年都通过《萌芽》的新概念作文大赛,郭敬明在主编不定期出版的《岛》时看到了这个行业新的生产模式,于是,当他创办《最小说》时,已有了明确打造作者团队的想法。《最小说》的存在使得郭敬明将其在青春文学的影响力升至了最大化,越来越多的人依托这个平台成为畅销书作家,而郭敬明也在作家这个身份的基础上,多了一个老板的身份。郭敬明的这个创新甚至让纯文学杂志的主办者感到尴尬,在他们的杂志销量日益萎靡之时,郭敬明等明星作家所主编的文学杂志却有着惊人的销量。

  另一位四川作家饶雪漫的模式也在悄悄改变出版界。和郭敬明相比,饶雪漫在媒体露面的次数不算太多,她的作品推广模式显得更具前瞻性。几年前,饶雪漫就创造了书模这个概念,她请来少男少女担任图书的模特。饶雪漫还在尝试用多媒体的方式让自己作品更容易被读者接纳,在出版《离歌》的时候,她甚至还自己掏钱来拍摄电影。

  草根之路

  代表人物:何马、郑小琼

  非专业的写作者,让整个业界为之惊叹

  无论是在文坛的影响力、还是对图书出版的引领方面,四川的作家都显示出了惊人的能量。实际上,他们可以说都是“专业”的写作者,而让出版界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对于四川那些非专业的写作者,他们偶尔写作所呈现出的内容,都会让整个业界为之惊叹。

  何马,在大学毕业之后曾做过一年的医生,后来开始做生意,从一个小公司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了一家集团公司。这位喜欢阅读和冒险的老板自娱自乐地写了一部《藏地密码》,不料却成为当下中国的畅销书。何马的创作是这样的,因为不是专业作家,他的准备工作做得更多,为了《藏地密码》,他先后读过600多本有关西藏的图书。

  就算是在草根之中,你也可以看到四川人倔强展露的才华。郑小琼,来自四川南充的一位东莞打工妹,打工的艰辛没有磨掉她对文学的热爱,在近十年的时间里,郑小琼先后在当地玩具厂、磁带厂、家具厂、五金厂打工,在疲惫的工作之后,她悄悄继续着文学梦想,甚至在获奖之后,还怕丢掉工作隐瞒了自己写诗的事情。说出来的确让人惊叹,打工妹郑小琼先后获得了人民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等多项大奖。期间,东莞当地作协曾想让郑小琼过去上班,但她当时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却拒绝了这份清闲的工作,“因为我觉得还需要保持这种在场感,一种底层打工者在这个城市的耻辱感,这种感觉让我不会麻木。这种在场感,会让我对一些事情充满了敏锐感……”而一个不需要统计的事实是,中国的打工文学,名气大的写作者,绝大部分都来自四川。(成都商报记者 蒋庆)

  吴怀尧:今年作家富豪榜,我们选择“实用”

  □ 《中国作家富豪榜》创制人吴怀尧

  2006年12月15日,历时月余调查的《中国作家富豪榜》第一次发布,中国作家群体的真实生存状态,第一次以财富的方式呈现在公众面前,引发全民热议。关于作家财富与文学价值的争论,直到今天,依然是大家争论的焦点。

  2010年11月15日,《中国作家富豪榜》第五次发布,同时推出的还有全新子榜单《在中国最赚钱的外国作家富豪榜》。对比中外作家的版税收入,在感慨“外国作家在中国疯狂捞钱,中国作家在海外举步维艰”的同时,作为这个榜单的创制人,我想到财富之外的一些事情。

  1900年,流亡日本的梁启超,面对内忧外患的故国,悲愤中挥笔写下《少年中国说》,将国家振兴的希望寄托于奋发有为的中国少年。其中“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的铮铮之言,现在看来,依然荡气回肠,其强国吁求几近悲怆。

  此后不久,新文化运动应运而生。在这个独特的历史节点上,那些学贯中西的海归青年,在如履薄冰的历史境遇中,毅然担起了文化启蒙大任,让蒙昧的国人接受现代文明的洗礼。他们从域外裁了一根鲜嫩的思想树杈,嫁接到中国这株苍老古树上,希望使之焕发生机。

  鲁迅等作家更是奋笔疾书,希冀以文艺作品,重铸国人心灵,他们的文学作品,直到今天,依然能带给我们力量。时间总是匆匆,流水带走光荣,昔日的峥嵘人物已湮没于历史尘埃。100年后的今天,经济浪潮裹挟着一代人,在充裕的物质生活,消费与娱乐背后,是新一轮的人文精神缺失。

  旁观作家群体,我们不难发现,在经历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黄金期后,纯文学的影响力日渐式微,中国作家群体在商业浪潮的巨大冲击下,有人手足无措,有人弃笔从商,有人怨天尤人,有人逐渐适应。与此同时,没有硝烟的中外文化大战,也越演越烈。

  最近十年来,在文化全球化的大趋势下,中国文学一直试图走出国门,中国作家也一直在努力,但结果都是差强人意;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外国作家的作品横扫中华大地,在捞走中国人口袋里的钞票后,他们的观点和思想,也在悄悄改变国人思维。仅从阅读来说,不少中国孩子就是“喝洋奶长大的一代”。

  我不愿意将这一现象,简单地归结为“西方文化大肆入侵中国”,也不想指责广大读者阅读的功利化,因为每个人的价值观不一样,阅读方向自然不同。但我由衷希望,中国作家在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的同时,能提供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让国人在为生活奔劳的同时,可以获得更多的精神养分与心灵慰藉。如果中国的现代文学作品,能隔三差五在海外成为超级畅销书,那我真是要起立为之欢呼鼓掌。

  “中国文学作品在海外大卖”,这是憧憬和祝愿;面对中国本土图书平均销量6000册的真实现状,我们选择更为务实的态度,这也是今年《中国作家富豪榜》将打造本土畅销书的方法和细节,公布于众的原因。

  中国古人有诗云:“鸳鸯绣了从教看,莫把金针度与人。”有人将之理解为:掌握了一样技能后,要反复思索自己是怎么样学来的,不要轻易把这种技艺的诀窍、过程传授给别人。如果按照这种理解思路,那么本年度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就是一次“要把金针度与人”的努力,希望此举有助于提升中国本土原创图书的整体销量———当然,这也是一种憧憬和祝愿,我们由衷地希望,这种祝愿早日成真!(吴怀尧)

  有一说一

  我们的阅读生活真的有些狼狈不堪

  文/彭志强(成都商报文艺部主编)

  鲁迅有诗云:有病不求药,无聊才读书。逆向思考这句话会发现很有意思:读书才无聊,求药没有病?

  《成都商报》酝酿一年独家发布的《2010年度中国作家富豪榜》(总第5期)今日与广大读者见面。你可以质疑今年作家富豪榜前三甲为何是杨红樱、郭敬明、郑渊洁三人。你也可以分析为何他们能通过写作致富,而我们却难以改变平凡的生活。当然,你还可以掂量自己一年来的买单有无价值,追问自己是否存在功利化的实用阅读主义毛病。

  看了《2010年度中国作家富豪榜》,我们深感儿童文学和青春文学正在中国崛起,而传统文学还在边缘的位置上垂死挣扎。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还是那么牛,杨红樱和郑渊洁的儿童文学作品还是那么畅销,金庸那些影响了几代人的武侠小说还是没有过时。在今年新增的《在中国最赚钱的外国作家富豪榜》中,J.K。罗琳的《哈利·波特》依旧霸道占领着中国少儿的阅读主餐,村上春树、米兰·昆德拉依旧宝刀未老地给我们浮躁的阅读生活添加着新绿,《富爸爸,穷爸爸》《谁动了我的奶酪》等畅销书的作者依旧侵占着我们成长岁月里宝贵的阅读时光。

  存在就是合理。我们只能试着破解他们的致富密码,开开眼界感叹挣钱如此简单。

  喜欢就是无价。我们只能让自己大方的钱包变羞涩,哪怕是上当受骗也自觉自愿。

  但是,一个铁的事实摆在眼前,触目惊心:外国作家在中国捞钱的速度远比中国作家要快,而且营销手段多样化,更加市场化,他们的图书攻略打响了又一场货币战争,更像是放长线钓大鱼。我们老爱说:我是听着你的歌、看着你的戏长大的,但又有多少人会说:我是看着你的书长大的?电影《哈利·波特7》即将全球上映,也许那些看着《哈利·波特》长大的中国孩子会说:J.K。罗琳,我们是看你写的《哈利·波特》长大的。相信,这对很多中国作家来说非常受刺激,而且是钻心的痛,但这怪不了为图书买单的人。

  跳出《2010年度中国作家富豪榜》,看看我们自己的阅读生活,真的有些狼狈不堪。

  饥饿时,我们从不拒绝快餐,这是满足肚子需要,但是,常常用快餐应对肚子,我们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抵抗力下降,缺乏维生素,进入亚健康状态;翻书时,我们时常紧跟热点,这是担心自己落伍,但是,所谓的畅销书一读完,我们却越来越强烈感觉到抵御力不强,越来越功利,越来越追求实用。我们的精神世界逐渐变成了一只气球,看似丰满,实则虚空。

  我们习惯于猴子掰玉米的阅读生活,正是因为缺少真正影响我们成长和人生的作品。我们早已过了缺衣少食的时代,我们如今最缺乏的是安抚心灵的高品质精神食粮。谁给我们提供了心灵鸡汤,我们都感激涕零。哪怕我们要为了升学去看缺少乐趣的教辅书,哪怕我们要为了生存去看枯燥的财经书,哪怕我们要跳出文学爱好去追捧探寻不老秘密的健康养生书。

  要让我们饥饿的眼睛不再饥不择食,还看中国作家们能否笔下生花,能否有独特的语言魅力,能否有改变我们生活观念,并且充满想像力的故事!当然,好书也需要营销,经典也需要传播,中国作家的作品还处在个体创作出版的老一套营销思路,很多作家连一个经纪人都没有,还想冲击诺贝尔文学奖,真是“浮云”!

  好酒不怕巷子深,好书却怕不营销。出版人沈浩波花了几年时间营销《明朝那些事儿》,当年明月那独特的解说明朝历史的文字终于俘虏了万千读者。如果能经受住时间的冲洗,《明朝那些事儿》也可能像《论语》《三国演义》那样被全球读者列为经典。

  收入远超中国作家首富24倍的美国惊悚小说之王詹姆斯·纳特森的成功告诉我们,只要有文字魅力的坚持,一样会在寒冬收获饱满的果实。尽管他在中国还不算最能赚钱的作家,但他通过营销却成为了收入高达7000多万美元的美国作家首富。这告诉我们一点:当你写的文字足够强大的时候,写作致富并非“神马浮云”。

  中国作家看榜心声

  一个魔法妈妈击溃所有中国富豪作家的悲哀

  文/施袁喜(知名作家,云南人)

  一年一度的中国作家富豪榜,每年发布后都引发巨大争议。今年又新增加了《在中国最赚钱的外国作家富豪榜》,写作《哈利·波特》的外国作家J.K。罗琳,十年间从中国轻松捞走9550万元版税,带给我们巨大的冲击。

  “外国作家为何在中国疯狂捞钱?”“中国作家为何集体抵不过一个魔法妈妈?”……诸如此类的质疑之声,终将纠结在“文学价值”和“商业价值”之争上。围绕“中国作家怎么了?”的话题势必将展开新一轮的争议。

  现在有些作家,都看不起上了“作家富豪榜”的那些人,说他们与“真正的写作”无关。

  问题来了:什么是“真正的写作”?从被我们自己的评论家鼓吹出来的各种“主义”“流派”的写作效果来看,都以为自己写出了天下一流的作品,但除了一度模仿拉美,二度模仿美国,三度模仿欧洲,甚至模仿更小国家的小语种写作之外,具备文学价值的作品,少得甚至没有踪影。没有人读,怪力乱神,局限于小圈子叫好的作品,就是“真正的写作”吗?接着问,几万名作家协会里领着工资的中国作家,写出了什么?醉心于“创造文本”的批量作家,有无怀疑过自己终其一生干着的,只是一件无效的事情?

  问题还有:中国作家富了吗?看看榜单吧,中国作家团队一起上,打群架一样叠加,也抵不过一个J.k。罗琳!更尴尬的是,榜单上的数字,只是她在中国的版税收入。多少作家殚精竭力,著作等身,挣钱挣不过别人的几本书,却误以为我们的国度里,作家都成为“富豪”了,岂不被人笑掉大牙?

  在如今这个年代里,没有中国作家,认真考虑过文学价值和商业价值之间的关系。有的作家刚学会写作,就开始看不起钱,要创造“伟大的文本”;有的作家写成了套路,紧盯发行量,活生生把写作变成了“攒稿子”……结果如何呢?既写不出真正具备文学价值的作品,也写不出真正具备商业价值的作品,遑论二者结合?

  结论照旧:既有文学价值又有商业价值的作品,在哪里?一代出版人早已在前面喊破了嗓子,有信心应答的,照旧寥寥。

  在中国文化规制下,作家似乎和钱有仇,一谈到钱就会被人骂,但问题是,钱总是市场经济吧,总是一个标准吧?都说“我根本不是为钱而写作”。“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金刚经》里说的“相”与“虚妄”,常被提起,却是自己安慰。那么多作家协会里的特级作家、一级作家、二级作家、三级作家……那么多冠着名流名头的奖项,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人民文学奖……没见供养出一个既有文学价值又可以写出钱的作家,悲乎,中国文学!(施袁喜)

  相关阅读:媒体发布2010年中国作家富豪榜 杨红樱郭敬明郑渊洁位居前三

(责任编辑:潘幸知)

成都商报

1330粉丝

关注

转发到微博

已转发0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