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总策划431期

搜狐文化频道出品

  • “雅贿”行为正是文化附庸权力,艺术勾结官场的“代表作”……

由雅贿管窥文艺圈腐败生态链

导读 近日,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顾欣,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接受调查。此前,李谷一曾怒揭团里腐败内幕:公演私分、账目财务管理混乱、个别领导中饱私囊等等,并向有关部门举报。然而调查不但一直没有结果,李谷一还被调离了岗位。这次顾欣虽然最终落马,但文艺圈长期以来关注与监管不够“灰色地带”依然存在。

  转型期的文艺界本身就有许多潜规则,是腐败的温床。加之近些年一些官员又热衷于在官职之外,将自己“运作”成一个画家,书法家,利用手中权力玩书画艺术,开名人讲座。这些“雅贿”行为正是文化附庸权力,艺术勾结官场的“代表作”。

乌烟瘴气的“名利场”

东方演艺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国歌舞团和东方歌舞团,是中国最负盛名的国家歌舞团。顾欣从2001年至2010年,以总经理的身份掌管江苏省演艺集团有限公司10年。

顾欣上任后认为搞剧场、放电影并不挣钱,于是把人民剧场转租给了夜总会。江苏省演艺集团一位内部人士也证实了这个说法,“他把剧院租给了无锡的一个夜总会,然后又重新大兴土木修建。之前的内部设施全部废掉,改成一个个小包厢”。夜总会在营业一段时间之后,又被取缔。至今人民剧院仍处于停用的状态,“国家的钱,就这么打了水漂”。

除此之外,资深文艺界媒体人士说,江苏省京剧院很多正当年的京剧演员被顾欣劝退,“工龄满30年可以退,给很好的待遇,一大批正当年的老人退了”。内部人士表示,这是因为“京剧院有些老人敢说敢讲,看不惯顾欣的一些做法,他就劝退那些人……一个京剧演员培养不容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人家正是出戏的时候,就让退了”。江苏京剧院此前有过多次外事演出,是与北京京剧院、中国京剧院比肩的剧院。但是随着演员的流失,如今的江苏京剧院已经无法与之相比。

此类事件并非个案,2002年9月,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执法人员对涉嫌贪污受贿的央视原春节晚会导演、政协委员赵安和其妻进行立案侦查。据报道,执法人员在赵安家中搜出现金及存款1000多万元,扣留赵安拥有的6辆豪华小轿车,包括每辆价值80万元人民币的原装奥迪V6轿车两辆,每辆价值76万元人民币的豪华进口轿车两辆。

2003年9月,时任央视高官文艺中心主管电视剧的副主任冯骥因涉嫌经济问题被捕。冯骥曾任中央电视台影视部副主任、主任,文艺中心副主任主任,月前才调到中国电视国际总公司,长期主管电视剧的制作、播发。他也是多部电视剧如《橘子红了》、《走过花季》、《忠诚》等剧的制片人或总监制。

2015年3月26日,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副台长赵红梅(副厅级)被批准逮捕。2015年7月初,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张苏洲(正厅级)的忏悔书突然在网络上曝光。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受贿总额近八成为玉石,其中一次收受的和田玉就价值350万元;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收受字画、玉石等物品近200件,价值1300余万元;原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文强落马前与“重庆最大古玩商“陈明亮公私勾结……腐败的触角已经钻出文艺的圈子盘结到了社会的各个领域中,文艺圈的经济犯罪方式也随着社会的发展在不断地变化着。

圈内的“五权”交易

政协委员魏明伦曾将艺术腐败总结为“五权”交易即“权钱交易、权名交易、权色交易、权情交易、权权交易”。文艺圈与权利勾结,以书画界为甚。不少官员自己不懂艺术,却积极向艺术家靠拢,动辄向艺术家索画、求书法。也有些艺术家乐于与官员眉来眼去,为官员提供腐败的温床。至于艺术家创作弄虚作假,搞假动作、假拍卖,或委身于官员、富豪,靠攀附权贵上位出名,更可谓普遍现象。

“五权”勾结的表现之一首先是文化界的腐败,比如层出不穷的艺术大师,让人大跌眼镜的比赛评奖结果等。这种文化腐败之所以出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文化失去了自主性和自律性,成为权力的附庸,与权力结盟。设置上不规范、运行上不受监督的权力主导文化领域的荣誉和资源分配,真正的文化工作者排除在决策之外,是产生这一腐败的根源所在。

二是以文化为载体的腐败。这种腐败的主要表现是官员收受名贵字画或者艺术品,本质上仍然是一种权力与利益的交换。

三是以文化为名义的腐败。借一些表面上的文化行为,比如学术研讨、庆典、论坛等,滥用公共资源,达到沽名钓誉的目的,并为进一步腐败积累资本。

四是文化意义上的腐败,也可以称作“腐败文化”。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认为,“腐败已成为人人都要去适应的生活方式,甚至开始成为社会中一种被人们接受或默认的价值。”

官员或以权换“学”,用行政经费出版由领导干部个人名义主编或编著的资料性、理论性文集,针对本单位或利益相关方搞“定向发行”;或以钱套“学”,玩艺术用昂贵设备、耗材,作品加工、策划、出版、展览等用单位公款开支;相关“成就”要得到头衔、大奖等官方认可,则出重金、托人情,找机构或个人以写评论、安排讲座、办庆功会等方式“点赞”。

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自诩是一位“笔耕不辍”的书法爱好者,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出版有《王有杰书法集》。他在台上时,有评估其书法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马后,某拍卖行曾通过网络拍卖一幅王有杰的书法作品,起拍价仅30元,却无人问津。

这些“王有杰”们如此煞费苦心,图的是什么呢?一方面,为的是“拉帮结派”,有的官员热衷于请上级领导干部为自己的“作品”作序或题跋,藉此攀龙附凤或狐假虎威;有的官员通过各种形式“切磋”、“捧场”、拜师、结“同门师兄弟”等,与“同道中人”结“朋友圈”、交“铁哥们”,借机编织腐败利益共同体。另一方面,为的是“洗钱寻租”,受访纪检干部指出,有的官员通过“文化活动”敛财的手法与“洗钱”并无二致:如出版物,劳务、赞助、广告、著作权转让、版面、虚高定价与高额回扣等,利益输送“口子”五花八门;“作品”天价收购、支付高额授课费、发放“特殊津贴”、建立专项经费以及衍生出来的论坛、研讨、评审、鉴定、讲座等“学术活动”报酬,利益输送规模可观。

“黑暗天堂”的诞生

李谷一曾说:“东方歌舞团的腐败是体制上的腐败”,这句话曾引起了很多共鸣。在影视圈,制片人和导演的地位可谓举足轻重。举例来说,赵安和冯骥均是中国电视文艺界“大哥大级”的人物,可以说掌握中国大陆演艺界最大的资源,其权势足可以“一言兴城”来形容。一位圈内人士曾经表示:张俊以从90年代起就年年在央视的春节晚会上有长镜头--这样的“安排”绝非偶然。张俊以就是利用这样得来的知名度游走在娱乐圈。张俊以常常大手笔赞助央视一些晚会,甚至有人说赵安的“腐败”也与张俊以有关。

与赵安事件密切相关的春节晚会也自然被人们怀疑是一个“权钱交易”的场所。三联生活周刊曾撰文说:“20多年,春节晚会像一个不停滚动的雪球,越滚越大。它从一个简单的娱乐活动演变成一个复杂的社会关系网;它的游戏规则随着春节晚会被越来越重视和中国经济的发展在悄悄地改变……”

此类文艺界腐败的发生决不是偶然的。原因有二:一是文艺界到目前为止仍是一个相对封闭的领域,文艺生产处于高度垄断,为了进入文艺界,一些从业者不得不行贿或出卖色相。二是文艺权作为一种公共权力,理应受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但在现实生活中,文艺权已成为一种专权,文艺界也一直缺乏一套有效的自我监管机制和社会监督机制,对文艺从业者的宽容在一定程度上蜕变成了纵容。一些文艺从业者甚至充当腐败掮客,成为腐败的参与者。

在本质上,文艺作为一种精神产品,其自身本没有什么腐败的根基,但若文艺与权力、利益以及色情相勾结后,那么文艺将会沦为腐败的附庸和工具。

由此推理,文艺也是一种可资交换的腐败资源,一方面,借助文艺的掩护,有权者可以与文艺从业者形成利益共同体,获得所谓的“风雅”、“品味”和“雅好”,满足他们的虚荣心和陶醉感。文艺似乎成为一种腐败特权,唯有权者才可能享受到文艺。另一方面,凭借权力的庇护,文艺从业者可以获得所谓的“名声”和“层次”,达到别人所难以达到的“成就”,满足他们对功名的渴望。文艺成为一些文艺从业者接近权力的工具。这些交换的背后,其实质仍是以权谋“艺”或以“艺谋权。

文艺圈的腐败不仅有丰沃的温床还有坚固的堡垒。文艺圈扫黑正面临重重困难。举证难就是其一。涉嫌双方谨慎的交易常常让廉正公署难以举证,仅仅靠证人证词来提出诉讼又会显得相当单薄。

北京某地税局副局长曾向记者坦言说:“发现偷税、漏税并采取相应措施是税务机关面对的最大难题。因为发现情况后需要根据出具掌握的证据来处罚,而证据偏偏不好收集。我们发现某演员主演某部电视剧而没有到税务部门申报,税务人员费了很多周折,询问了很多单位、个人,都没有搞清这部电视剧的制片商是谁”。对此问题,北京大学的杨凤春教授说,在信用体制等硬件设施不完善、演出、影视生产市场的不规范、文化市场管理的软弱宏观背景下,实行申报税制度肯定会有漏洞的。刘晓庆只是“很不幸地被抓住了”。

另一个困难与体育的黑哨问题相似,那就是是否有相关的法律进行约束和惩罚。体育“黑哨”真相大白后,现在教练裁判对自己的行为已经有了一个法律尺度的定夺,而艺术界现在还是混沌一片,评委都不知道哪些行为算受贿那些不算。据圈内人讲,有的东西已经形成了行规,人人都这样做,并且不觉得这样做违反了法律,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见到有人因此受到处罚。

另外,文艺圈人士由于知名度高,社会关系多,如果真的涉及违法,查起来也确实比较困难。

“老虎”“苍蝇”一起打

腐败的主体是人,客体则是物。世界由万物组成,但凡值钱的东西,大抵都可以成为腐败的对象。如此说来,贪腐链条就不是线性的,而是像人体的毛细血管那样,呈现多维的特征。字画和演唱会,因为可以用金钱计量,最终成为腐败生态链的一环,也就不奇怪了。

要彻底打断文艺腐败的生态链,有必要采取“老虎”“苍蝇”一起打的策略,精准地有针对性地打击重点人群和关键人物,不留死角和盲区,揭开他们隐藏在“文艺”背后的腐败行为,起到震慑作用。

首先,要把“官员文化”关进笼子。不应把写文章、出书等当成干部提拔和评价的标准;建议限制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公款编印、出版个人出版物;禁止在本人未实际参与的各类论文上署名;有关部门查处违规行为,对书画等艺术领域领导干部任职、“挂职”、“兼职”的进行清理。

其次,查处“注水头衔”。以实绩论干部,只有具有专业技术资格且未脱离实际教学、科研的领导干部,方可在高校、医院、科研单位从事教学科研活动;清退“挂名教授”和“注水博士”。

最重要的是,要建立健全文艺界权力监督制度,推进权力的公开透明运行,完善运行程序和流程,铲除“潜规则”盛行的“圈内”土壤。实行“职务学术”回避政策,建议规定领导干部参加讲座、论坛等的资格要求、对象范围、审批程序、报酬标准;建议推行专利推广与获利情况申报制度。

通过切断公权力与文艺圈的“黑色脐带”来遏制公权力随意染指文艺圈,防止文艺圈人士走向堕落,沦为官员贪污腐败的“白手套”。这样以来,以往附着于权力浑水摸鱼、充当掮客的包括文艺圈在内的各种“圈内人士”,也就失去了依附的基础。

从长远看,反腐也不会止于某些特定的区域领域,这是因为,腐败可能是具体的权力行为,也可能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因此,反腐败就一定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惟其如此,才有可能真正收取猛药去疴、刮骨疗毒的功效。

保持艺术的纯洁和高贵,还需要艺人怀有基本的职业操守。没有艺德,艺术最终沦为权力的婢女,成为贪腐的媒介甚至道具,既亵渎了艺术本身,也触犯了法律,这样的双重作恶,买单的又是谁呢?

希望疾风吹过,留下经得起考验的人民艺术家,和一片风清气朗的艺术天空。

  参考资料:文艺圈,腐败的大后方? 搜狐新闻;东方演艺老总被查 文艺界反腐第一刀? 《辽沈晚报》;揭秘文艺圈是如何腐败的 《华西都市报》;从文艺圈涉腐看腐败生态链 《参考消息》;有多少“文艺腐败”还没被发现? 《新京报》;文艺界反腐,该动真格了 中国网。

  • 乌烟瘴气的“名利场”››
  • 圈内的“五权”交易››
  • “黑暗天堂”的诞生››
  • “老虎”“苍蝇”一起打››
浏览文化频道更多>>
  • 出 品: 搜狐文化频道
  • 策 划: 王熙侬
  • 时 间: 2015.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