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独家】废柴 二次元 暴恐动漫与中二病

  导语:文化部公布了网络暴恐动漫“黑名单”,任何单位和个人均不得提供,深受宅男宅女们喜爱的《进击的巨人》、《东京食尸鬼》等作品赫然在列。这让人再次将目光对准以日本动漫为代表的ACG二次元圈(Animation Comic Game的缩略,后又添加Novel成为ACGN,即轻小说-漫画-动画-游戏这构成的二维世界,与现实的三维空间相对)。 [我来说两句]

 

  动漫里的废柴成长叫人满足

  20世纪70年代起,《宇宙战舰大和号》、《高达》和《EVA》等日本动漫逐渐进入到中国,并且将受众从儿童成功扩大到14-25岁的青少年中间。以北京为例,几乎所有的重点高中和大学都设有动漫社,且参与人数众多。人大附中的CK告诉记者,在他班上的49个人中,有一半的人喜欢看日本动漫。对于这次被禁的《刀剑神域》,CK则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之情:“它带给人满足感,是一个我向往的世界。”

  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小何说:“动漫对我的影响可大了,比如初中我是个很怂的人,和人都不敢说话。现在因为动漫开始玩cosplay(角色扮演),所以交了很多朋友,然后开始和人聊动漫,进而聊很多别的东西,也敢于发表自己的看法了。”二次元对于现实的影响还不止于此,大家熟知的《万万没想到》、《名侦探狄仁杰》的主演白客,就曾经是日本《搞笑漫画日和》的中文版网络配音组合cucn201的成员,而这两部作品对“日和”的借鉴,也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的。

  北大附中的女生叶子告诉记者,她喜欢的日本动漫基本都是一个废柴(弱小的主人公)成长的故事,里面有友情和梦想。《银魂》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弱小者得胜利”和“友情至上”的主题贯穿始终。这部动画的故事背景设定在江户时代末期,地球人被称为天人的外星人来袭,幕府见识到天人强大的实力后,与天人签订不平等条约,帮派和恶徒也因而肆意猖狂。在这样的时代,一个仍旧保留着武士之魂的男人坂田银时与同伴志村新八、神乐经营着帮人解决各种问题的万事屋,愉快地过着行侠仗义的生活。

  二次元并不等于暴恐动漫

 


  二次元并不等于暴恐动漫,曾获奥斯卡奖的《千与千寻》和反战名篇《最臭兵器》等作品都证明了这一点。

  暴力和深刻的界限也难以完全分明,北大元火动漫社的一位社员就表达了对动漫分级制度的期待。在他看来,此次黑名单上的《寄生兽》虽在日本也是18岁以下不得观看的作品,但还是获得了科幻最高奖项“星云奖”且广受好评,应当允许有分辨力的成人通过合法渠道观赏。

  二次元之所以总是不被主流文化理解,与自身的封闭也不无关系。喜爱它的人自成一个圈子,共享一套不看动漫的人根本听不懂的词汇。如大萌神(动漫人物长门有希的尊称)、钉宫病(指对声优钉宫理惠的热爱)、空耳(故意将歌词改写成发音相似、但意义却完全不同的文字游戏)等。他们甚至为这些词汇创建了一个网站“萌娘百科”,现收录了五千多个词条,这个网站打出的宣传语是“听别人聊就好像在听天书?来这里找找吧!”

  最引人注意的是B站(哔哩哔哩)的出现,这是中国大陆最火的一个ACG相关弹幕视频分享网站,大量网友的评论从正在播放的视频屏幕飘过时,效果看上去像是飞行射击游戏里的弹幕。B站吸引动漫迷的主要有两样东西,一个是和其他动漫迷们找到共鸣的快乐,这点从B站注册验证问题便可看出——“有一种比女孩子还可爱的男孩子,他们替路西法做收割(灵魂 )的工作;fate中Saber的剑的食物名叫法是?(咖喱棒);元首的爱人永远都是(斯大林);无论多高的地方跳下,只要有稻草堆就不会受伤的技能是? (信仰之跃)……”。这些问题就好像是一个仪式,通过之后,“资深动漫迷”的身份才能得到认可,从而在这个群体中找到共鸣。

  B站吸引动漫迷的另一个特点,则是戏谑严肃正经的东西所得到的满足和娱乐,最为典型地是一个大的系列原创视频——《元首的日常》。《元首的日常》是网友阿良良木健企划和制作,于2011-2012年间推出的电影恶搞类作品,以电影《帝国的毁灭》为主要素材恶搞阿道夫·希特勒。比如这个系列最著名的视频内容是“元首对《魔法少女小圆》的结局强烈不满,遂决定组队去杀掉作者虚渊玄”。元首的设定则为“最伟大的宅男,中文六级,日语四级,英文给力死,此外还擅长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巴伐利亚方言等,经常做的事是愤怒,愤怒前会叫人出去,愤怒的时候会到河北省,搞比利和喂斯大林,特技是愤怒和犀利的吐槽,深受各大死宅的喜爱”。二战曾经是一代人心中最惨痛的记忆,阿道夫·希特勒也在数年中都只能作为被人痛恨的形象出现,可这一次,中国的动漫迷们把这段历史轻松化了,这样的戏谑,恐怕也难以被圈外人快速接受。

  “中二病”是改变现实的方法

 


  封闭的后果便是“中二病”的危机——“传言病发在迎来青春期的初中二年级,可爱又可怕的疾病,逐渐形成的自我意识和非理性的幼稚想法互相混杂,从而做出奇怪的行为,深信自己拥有某种特别的力量,深陷超自然系中无法自拔。” 在日本轻小说《中二病也要谈恋爱》里,女主角六花的父亲在三年前突然离世,六花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相信父亲在“不可视境界线”另端的平行世界。之后六花因为寻找“不可视境界线”,认为自己的一只眼是邪王真眼,所以一直带着眼罩,但六花的的祖父一直都很反感她的中二病,这让她感觉很痛苦。因为至亲的离世而逃避本是正常的,但这部小说选择治愈创痛的方式并非是让女主角直面现实,而是让她沉浸在中二病中寻找快乐,并支持这种行为。在男主角劝六花直面现实后,六花不再中二,却整日郁郁寡欢,而最后男主角幡然悔悟,化身“漆黑烈焰使”拉着六花逃离祖父的家,他说:“是回到那无聊的现实中!还是和我一起改变那现实?”但男主角改变现实的方式是回到“中二病”的状态,回到那个他们幻想出来的世界中。

  一些北京的高中生动漫迷在记者的调查问卷中写道:“这次我可以毫无逃避的说,动漫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如果可以,我想一辈子都在二次元中”;“动漫是一种理想的世界”;“动漫某种意义上挑战平凡人生和社会的不满”。可以看出,这些青少年身处的现实多少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如意,但他们想出来的解决办法不是去面对现实,也不是去改变现实,而是躲入动漫的世界里,放任自己的“中二病”,这不是反抗,而只是变相的对现实的妥协。

  感谢冯颖供稿。感谢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