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建党日纪委书记去会所异性按摩怎么了?

  导语:日前,一篇举报周口经济开发区纪委书记 “会所之约”被拍的帖子在网络迅速发酵。许子东在节目中首先剖析了“建党日”、“纪委”、“异性按摩”、“会所”四个词并置在一起时,在网络社会引起的传播效应。“按摩”一词在许子东这位五零后学者心里曾是个“敏感词”,甚至师友著作《心灵的按摩》都会让他感到书名奇怪。但时至今日,异性按摩到底违不违法?官员按摩是不合“法”还是不合“礼”?按摩技师得工作是否应该受到尊重?需要我们一一辨析,理性看待?

 [我来说两句]

点击收听

  许子东:这两天看到网上有个热帖,讲河南周口经济开发区有个纪委书记,在建党日去了一个会所,在那里洗澡三个小时,据说洗澡以后是接受了异性按摩。结果他出入会一路的行踪都被人拍了照,这个帖在网上引起了很热烈的反响。据说,当地的纪委现在已经在调查当中。很多跟帖都对反腐表示拥护,尤其是对于纪委的人,自身涉及建党日异性按摩,很多人都表示愤慨。当然我也注意到其中有一个热帖,有过千人发出同一个疑问,就是说异性按摩有罪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有几个感想。第一个,这个帖子所以热,说明当前中国民众反腐热情高。追踪拍照的这位我不知道是出于个人的恩怨,或者是出于民族大义呢?总之他是颇了解网民大众的心理。有四个关健词,一个叫建党日,一个叫纪委,第三个叫异性按摩,第四个叫会所。这四个关键字“并置”在一起效果很好,这个并置(Juxtaposition)是后现代一个关键的概念。把两个反差很大的东西,三个四个就更加厉害,放在一起会产生一种概念上的,话语上的裂变。我一直有观察网上的热点,我最早是研究一个现代作家叫郁达夫,我发现郁达夫所有的作品,都是涉及民族或者涉及性,我开玩笑我说,我开始不明白“郁闷”这个字怎么来的,后来才搞清楚,什么叫郁闷?就是郁达夫的苦闷。什么叫郁达夫的苦闷?就是民族性的郁闷,凡涉及政治、凡涉及性,这样的帖在网上必热,两者加在一起当然更热。

  但是正像很多人提问的那样,异性按摩它本身是否犯法呢,是否有罪呢?这个值得议议了。首先,如果这位纪委书记是用公款在洗浴中心花钱,而且如果他频繁地去,很明显的超过了干部一般经济能力,那当然党风不正,涉嫌贪腐,没有疑问。第二,如果异性按摩在这里只是一个婉转的说法,其实是有一些特指的内容,暗示有牵涉貌似色情的活动,这个是违反法规。这些其实不难查的。他去洗个澡,做一个按摩,最后买单,100块、200块很正常。要是他买的单非常贵,五六七八百块甚至上千块,好了,一定有花样。但问题是如果不是这两者怎么办呢?

  或许有人会说,异性按摩这种事老百姓可以,官员不行,因为他虽然不犯法,却不太道德。我们古人有句话“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我们知道在今天现代社会,“刑要上大夫”,官再高的人,周永康、薄熙来犯了法我们照样要惩罚。但是“礼是不是下庶人”呢?如果说一个事情老百姓可以做,但是官员不能做,这就暗示了一个意思——异性按摩不太符合礼。这倒很像明代的规矩。明代时,有合法的官妓妓院,老百姓、商人都可以去,官员不可去。我不知道政府是否能做到,但听上去好像很不错。说得好听,今天党员高标准严要求,做一个高尚的人,做一个纯粹的人,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做一个不找异性按摩的人。当然了反过来说,说得不好听的,也有的干部说,我们这样被限制了人权了。

  同时更大的问题是,是不是按摩本身就是一个不道德的行为呢?说实在话,我从小受的教育对“按摩”两个字是感冒的。我有一个师友叫刘绍铭,他是一个长辈的作家,美籍华人。他出了一本书,书名叫《灵魂的按摩》。我当时看到这本书感到非常奇怪,心想我才不会用这样的书名呢。当然他的意思是好的,好的文学作品、好的评论是给人的灵魂一种按摩。可是在我看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按摩”这两个字就想到一些(不好的意思)。后来我反省,我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人家按摩的错,还是我自己灵魂的错。

  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情,不管具体的个案,具体的官员情况怎么样,我觉得大众会有一个疑问,会有一个说法——如果异性按摩是不好的话,那么界线怎么划呢?异性按摩不好,那异性洗脚呢,异性洗头呢,异性打针呢,异性体检呢……?我们知道全国有几千万洗脚妹在工作,这个都是有尊严的工作。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很喜欢看的情景喜剧叫《Friends》(老友记),里边有一个女主角的职业就是按摩师,她也要正大光明的做异性按摩。要是她碰到了这位纪委书记该怎么办呢?今天就到这里。

  节目介绍:

许子东 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 《锵锵三人行》嘉宾 

  《子东时间》,搜狐文化重磅推出的原创音频节目。大学教授、著名媒体人许子东先生以独特角度,麻辣点评热点文化事件。总有些东西看不见,这是声音的时间,"书生观点",有趣有料。欢迎每周二、四12:00收听、互动。

  搜狐文化独家版权节目 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