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第096期  

杨昌溢:

给文字定性别的人

我想表达上更自由 叛逆之外当有建设

  • 封面人物 ››
  • 我的文字曾经叛逆极端 ››
  • 我的书要打破常规的阅读方式 ››
  • 比起性欲我更愿意谈爱情 ››
  • 杨昌溢设计作品图集 ››
  • 有话想说,请进 ››

嘉宾档案

杨昌溢: 微博名“飞机的坏品位”,专栏作家、品牌创意总监。曾开创“坏品位谬论”专栏,以其独特态度陈述和充满诗性的影像折射出当代年轻人的反思与共鸣。

杨昌溢

代表作品:《香蕉哲学》、《薄荷日记》等。

内容简介

如今,中国俨然进入了“微博时代”,越来越多的微博红人将自己的微博结集成书,销量好得惊人。拥有65万微博粉丝的“飞机的坏品位”,是在杨家坪土生土长的“80后”重庆崽儿。他的微博书《香蕉哲学》蔚然成风,5个月就加印了6次,卖出30多万册。他说只要随性而富有无限的遐想,生活就不会再千篇一律……

杨昌溢

“我的文字曾经叛逆极端”

搜狐文化:很多网友觉得你的微博“性别”成迷,你是故意把微博打造的很中性?

杨昌溢:我认为“中性”最能表达艺术或者文字,没有限制。对待任何事,我都会站在一个很中性的角度,这样在表达上更自由更多元化,想怎样阐述都可以。可能正是因为这种风格,所以会吸引网友的关注。一开始我的文字很极端,充满了反抗和叛逆,情绪会更浓烈。出书以后,我对生活开始重新审视,我觉得生活很美好,所以现在不管是文字还是图片,都柔和了很多。

搜狐文化:你的微博名是“飞机的坏品味”,你出的书也都被冠为“坏品味系列”,你当时是怎么想到起这个网名的呢?

杨昌溢:我喜欢飞机,但是又觉得飞机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就加了“坏品位”,给了它一个情感,有一种调性在里面,这两个结合以来就一直延续下去了。

搜狐文化:很多人也会像你一样,在网络上分享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再配上衬托情境的图,但却没能像你这么受关注。你的部分微博语录已经集结出书,你认为你成功的因素是什么?

杨昌溢:我是川美毕业的,学的是设计专业,平时也喜欢自己画画什么的。有网友说我的图片和文字不太相干,但是配起来之后又觉得似乎有关联。我看见一张图片时会联想到一些文字,我觉得把图片跟文字串联起来是一种再创作,把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会感觉到一个情境,像拍电影,我觉得这种创作很有趣。

  有些看过我微博的网友说我是金发红唇的御姐,有的说我是宁静淡然的40岁大叔。其实这些都无所谓。只要看我微博的人能从我的文字或图片里面找到力量,这就够了

搜狐文化:你目前出了两本书,都定为“坏品味”系列,你是希望把微博的知名度最大化?还是希望保持自己特立独行的风格?

杨昌溢:我没想过要出名,也不想生活中被网友或读者认出来。我觉得网络和生活是分开的,我的微博是另一个自己,跟网友或读者产生关联,进行互动或其他。但在日常生活中我希望做个很简单的人,不像微博上那样情绪很高昂。

  我觉得我的风格就是保护自己。我不会在微博上发自己的照片,我只发文字及配图,微博像是我的精神城堡,由我自己筑建。我从来不发很废话的网络“垃圾文字”,因为我希望我发微博的将来会成为我书中的内容,所以我会非常认真地去创作。

杨昌溢

“我的书要打破常规的阅读方式”

搜狐文化:你的第一本书《香蕉哲学》上市之后,5个月就加印了6次,卖出了30多万册,成为超级畅销书。《香蕉哲学》这本畅销书是如何“炼”成的?

杨昌溢:两年前,我大学毕业后,在广告公司干了半年设计工作。老板经常称赞我广告文案中的文字表述独特,很吸引人,就引荐我为杂志写专栏。我每天上下班,在地铁里,或者休息的间隙,都会有很多即时的感触与人分享,于是便创建了“飞机的坏品位”微博,把语言记录下来。没想到这些语言很受网友欢迎,粉丝数量以每天数百个递增,杂志专栏也随之越开越多。

搜狐文化:为什么起名叫《香蕉哲学》?

杨昌溢:我的作品不是小说,没有一个很具体的故事梗概,也没有很明确的标题。标题一般都是即兴想出来的。当时我也想了很多书名,突然这两个“词”在我脑袋里碰撞出来,像是一个新的“概念”,于是就用这个命名了。我认为书名也是一种拼贴艺术,包括我的第二本书《薄荷日记》,甚至我以后的书名可能都会采用这种形式,把大家很熟悉的一种东西重建或将能够表达自己态度的东西拼凑在一起,形成“撞击概念”。

搜狐文化:《香蕉哲学》的装帧设计以及内容排版都与一般的图书不太一样,是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吗?

杨昌溢:有创意才有吸引力,自由就是要打破常规。我最开始就不想做一本与市面的书雷同的作品。我希望读者看我的书时,不是遵循常规的阅读方式,而是可以从任何章节无序地阅读,这也是它特别之处,并且书中还附赠了我的“诗歌集”以及我所设计的“创意丝巾”,算是一个很完整的作品集。

搜狐文化:网上对《香蕉哲学》有两种声音,有读者认为这本书的内容大都来自于你的微博,只能算是一个微博语录合集;另一些读者认为,这本书的形式很新颖,可以称为概念书。你如何看待这两种评价?

杨昌溢:什么样的作者吸引什么样的读者,作者的写作风格和生活状态也是息息相关的。《香蕉哲学》里面有部分微博上的内容,但是也有很多新的原创。用微博语录合集来形容它,显然是偏面的。

  《香蕉哲学》是我的第一本书,后面已经陆续策划到第七本了,类型也是很丰富的,有关于电影的,旅行的,美食的等等。《香蕉哲学》更多的是跟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感悟和体会,因为是短文配图片,所以让读者觉得有些“概念化”。第二本书开始,就会有些长故事。我觉得不管选择哪种表达方式,坚守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符号才最重要。一切并没有一定的程式,只要好玩、有创意,随性而富有无限的遐想,就会不时戳中我们敏感的神经,生活就不会再千篇一律。

杨昌溢

“比起性欲我更愿意谈爱情”

搜狐文化:你在书中的很多图片作品都是波普艺术。你觉得波谱艺术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杨昌溢:波普艺术可以把人的欲望直观的表达出来。无论“性”或是“爱”,这些情绪或欲望,都可以通过波普艺术简单明了的表现出来。我比较偏爱直观感性的东西,在图片设计方面,我喜欢通过大色块,很明快的传达自己的情感,会有一些野性的味道;但是在文字方面,又会比较像诗人,有一些暧昧和朦胧的感觉。

搜狐文化:《香蕉哲学》里有一章的主题是“比起性欲我更愿意谈爱情”。这是你在当今社会两性关系中所持的立场吗?

杨昌溢:爱是最永恒的,它会让人充满力量;但性是一时激情,结束后又会让人重陷空虚。爱需要双方的融合,像跳恰恰一样,要感受对方的节奏和脚步。它更永恒更持久,更耐人寻味。心中有爱,写出来的东西才能让读者看到希望。所以,比起性欲我更愿意去谈爱情。

搜狐文化:你的年龄并不大,但你的文字却很“老成”,归纳总结的十分精辟,很有自己的思想。你是如何在生活中找寻灵感来提炼这些含有独特见解的网络语言的?

杨昌溢:我很喜欢看书,但我本身有长篇阅读障碍,太长的文章我无法很好地投入阅读,所以,自己也不会写太大篇幅的文章。我平时撰写的那些文字,是我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思考。通常看到一件事,或者一幅画,或者一个情景等,我会在脑中构思一些较长的语句,最后将它们言简意赅地表达出来。也许每个人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吧,我所写的,都是我感受到的。

杨昌溢设计作品图集

文化客厅简介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人物访谈节目。 七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及艺术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访谈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 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统筹:胡曼

采访:胡曼  制作:胡曼  设计:黎明 小光头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