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第113期  

萧言中:

原创是我的“漫画使命”

集结两岸文化 向世界发声

采访:胡曼  主笔:胡曼  

  • 封面人物 ››
  • 漫画家需要‘先天’的幽默感 ››
  • 蒋介石影响了台湾漫画 ››
  • 喜剧的质地应该是干净的 ››
  • 集结两岸文化创作是我的使命 ››
  • 萧言中漫画作品欣赏 ››
  • 往期精彩回顾 ››

嘉宾档案

萧言中:漫画家。与蔡志忠、朱德庸、敖幼祥并称台湾漫画界四大才子,是台湾少数的单格漫画家。

代表作品:《小海豚找妈妈》、《童话短路全集》、《骗我吧!魔镜》、《笨贼一箩筐》等。

内容简介

  他与蔡志忠、朱德庸、敖幼祥并称“台湾漫画界四大才子”。
  他画漫画之余,还编、导、演了20余出舞台剧,当过陈升演唱会导演,做过主持,甚至还登台唱歌、当过电视剧男主角,是“最不务正业”的“漫画顽童”。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漫画家早晚都在紧张赶稿,情形相当辛苦。不过有人却可以一边当漫画家,一边还跨界演艺圈。这个人就是台湾漫画家萧言中……

萧言中

“漫画家需要有‘先天’的幽默感”

搜狐文化:很多人都觉得画漫画是不务正业,你的家人对你以“画漫画为生”的决定有过分歧吗?

萧言中:在我小时候,台湾人都觉得唯有读书高,别的东西都少碰。可是我偏偏从小就不爱读书,就爱画画和上劳作课。还好因为哥哥妹妹功课都很好,帮我分散了父母的注意力,所以父母都不太管我。反倒是哥哥妹妹大学毕业后,特别羡慕我从小到大一直在做自己有兴趣的事情。

搜狐文化:你觉得漫画家必备的心理素质是什么?

萧言中:单幅和短篇漫画需要有幽默感,没有一点先天的幽默感是处理不了的。因为我是一个蛮好奇的人,生活的丰富多彩对我的创作蛮有帮助。画长篇就要常阅读优秀的小说、故事、戏剧,不管是电视或者是电影,都可以吸收一些相关的能量。

搜狐文化:作为漫画家,你觉得这个职业面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萧言中:困难就是想创作出好质量的作品太难了!需要相当大的生活积累。因为创作需要大量观察、阅读,然后在生活中沉淀,才会有新的想法。特别是单幅漫画烧“点子”烧的很快,一天一个其实很辛苦,不像连环漫画有故事情节能够拆镜头画下去。

搜狐文化:大部分人接触的漫画大多都是长篇连载,而单幅漫画基本上只出现在报纸或杂志上,并不像主流漫画那样有独立的载体。当时是什么契机让你决定了要做单幅或短篇漫画呢?

萧言中:我喜欢简单,单幅漫画是最简单的形式,没有再简单的了。

至乐汇舞台剧创始人孙恒海(左)和萧言中(右)

  第一个它符合我的性格,所以我从小就在练,在教室上课时不专心,经常在小纸头上面画一个东西丢给同学看。第二是我高中毕业后觉得不应该跟家里伸手要钱,所以就到处参加有奖金的漫画比赛,后来得了奖,被邀请在那时候台湾三大报纸之一的《中国时报》开专栏。

  专栏的准备时间只有一周,你要画什么内容、什么形式都随你。我看到报纸上已经有了蔡志忠跟敖幼祥的四格漫画,专栏除了少数的政治漫画以外,没有单幅的幽默专栏。我不喜欢别人做过的事情,所以就画单幅专栏连载,这样一直走了几十年下来。

搜狐文化:你说的单幅漫画看似简单,可是一幅画上要传达的东西很多,它需要跟读者沟通建立的联系比长篇漫画或者多格漫画要多,这种尺度你如何把握?一些细节如何取舍?

萧言中:漫画背景不存在问题,比如楼上有一个狙击手,我把它简化掉,勾一个大楼轮廓画两三扇窗子就交代完了。所以我更着重于内容,现在正在发生什么?或者之前发生什么?之后又会发生什么?它是一个陷阱,把情节变成一个快乐的陷阱,让读者不知不觉踩下去,夹中了就会觉得开心、有趣、好玩。在过去、现在、未来,这三个时间要素里面选择镜头,需要比较精准的判断能力。

萧言中

“蒋介石影响了台湾漫画”

搜狐文化:你觉得台湾漫画家和大陆漫画家的区别在哪儿?

萧言中:我觉得区别不是太大,可能台湾接受外来文化的冲击更早一些,我小时候看过很多像《小叮当》这样的日本漫画,以及《X战警》、《蜘蛛人》、《蝙蝠侠》等欧美漫画,台湾漫画受到外来图象的冲击较早,后来又经过几十年的沉淀,在作品风格上相较大陆漫画稍显活泼。

搜狐文化:在80年代,中国大陆在漫画这个领域可以用“闭关锁国”来形容。国产漫画或者说动画只有《小蝌蚪找妈妈》《崂山道士》等几部精品,所以80后对日本的少男少女漫画很痴迷。你能谈下在80年代台湾跟大陆对待漫画的政策有区别吗?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萧言中:台湾的漫画还是被蒋介石影响到的,他其实是不喜欢漫画的。台湾早期也有一些像大陆的《大闹天宫》等类似的经典作品,都是老一辈的作品。其实台湾也一样,审查制度让漫画空挡了十多年。后来意识到应该让一些新生代漫画出来,才有很多自发性的发展平台,比如《中国时报》办过全国漫画大擂台,用打擂的方式激发大家投入动漫创作,我也是在这样的时代底下出来的。

搜狐文化:大陆的很多家长都喜欢给孩子看“心灵鸡汤式”的漫画,他们认为能教育人,传达正能量的漫画才是好作品。你觉得大陆家长的这种看法跟大陆漫画审查制度有关系吗?还是因为大陆漫画家接受外来影响较少?

萧言中:有了网络之后,信息接触方面两岸没有什么区别。区别还是在于生活沉淀。从80年代到现在,我坚持了30年。

萧言中

  近些年大陆新兴漫画家的素质都很好,只要能够坚持创作下去,加上生活经验和阅历的积累,作品肯定都能产生足够的影响力。

  我们老讲日本漫画很发达,又有周边玩具又有电玩,又能改编电视电影,其实是因为他们都是整体规划性在发展,我们却没有。中国人都是自己画自己的,我们培训漫画家,却不培训编辑,没有好的编辑去协助漫画家。我们不培训漫画经纪人,没有好的经纪公司,很难形成规模,这些都是环环相扣的。所以很多新人单打独斗,很容易失败。因为台湾的漫画界经历过这些,我希望大陆能够尽快形成一个好的模式。电影戏剧也是这样子,如果有成功的模式,就会吸引更多的人愿意投身这个行业。越多人投入,养分越多,就会较快形成产业链。

搜狐文化:很多人都将你与蔡志忠、朱德庸、敖幼祥一起,称为“台湾四大漫画才子”。但比起他们三个,你好像来内地发展的时间比较晚,而且能看到你的作品的机会也相对较少。你们四个人的关系怎样?

萧言中:我此前只顾闷头做自己的事情,没有想那么多。后来正是他们提醒我赶快到大陆发展。我们四个的关系挺好,我跟敖幼祥经常在一起聊天喝茶。我们甚至在一起还组过棒球队,每周固定时间在一起打棒球。画画是很孤单的事情,朋友之间的互相支持很重要。

萧言中

“喜剧的质地应该是干净的”

搜狐文化:话剧《笨贼一箩筐》改编自你的漫画作品,很多观众都是笑中带泪看完的,你在演出结束后上台致词时也激动的热泪盈眶。你在话剧正式开演前,从来没有完整的看过这部戏吗?

萧言中:对,我自己做剧场做了30年,非常清楚拍戏的艰辛。我的性格很直,在排练过程中会提意见,有时候就会造成干扰,未必是好事情。

萧言中

  所以在这次排戏的过程中,第一,因为笨贼本身是可爱善良的,可以把欢笑跟温暖带给观众,在这一点上,我和剧团达成了共识。那么就充分信任,让他们放手去做。

  其二,剧团的团长、制作人孙恒海跟我有非常深的缘分。我们两个都是巨蟹座,生日才差三天,我是6号他是9号,只是数字颠倒了。聊过之后发现两人有很多的相似点,而且我特地飞去看过他们剧团的《驴得水》演出,很放心。于是我就放手,不去干扰他们排戏,连彩排都不看。首映当天第一次看到完整的戏,我特别激动,因为我看到整个戏的精神被原汁原味的保留了。

搜狐文化:你觉得整部戏下来最让你感动的是什么?

萧言中:我觉得一个优秀的喜剧,要做到笑中带泪,泪中带笑,它的质地应该是干净的。我不喜欢一部戏讲得太复杂或者故意搞得让人看不懂。我希望它是一部空间明亮的戏,有清楚的词、清楚的剧本、好的节奏,能够快速把观众引领到情境里面,让我们去牵动他们的情绪,然后去欢乐、去掉泪。这个剧的掌握度蛮好的。

搜狐文化:有人评论说你的漫画本来是相对独立的单幅故事,但是《笨贼一箩筐》演出的却是一个连贯的长故事。在保留原画两位主人公的基础上,这部戏的剧情发展是你重新创作的吗?

萧言中:对,它是一个全新的作品。好的创作应该是这样,必须消化原著的精神。如果只是单纯的把漫画的点子塞在里面,剧情却不连贯的做法是不对的。我跟恒海聊戏,他分析了我的漫画,知道主要精神是什么,然后再重新组合这个戏。所以主要精神是存在的,漫画感也是存在的,那个干净、温暖的感觉就体现出这是一部成功的话剧。

搜狐文化:会计划把《笨贼一箩筐》做成系列话剧吗?

萧言中:这段时间我刚好有两个新的系列创作,而且明年要办自己30周年画展,也在准备新的作品。以后我会多花一些时间融入戏剧的制作或合作当中去,可以在台湾也搞一个剧团,让“笨贼”过去演出,把这个系列做下去,让两岸的文化创作有多一点的交流。

搜狐文化:你的漫画在台湾被改编成过舞台剧吗?

萧言中:我自己弄过,但不是漫画改编的。在1985年的时候,我做的两个戏,一个就是《魔镜的一天》,另外一个就是现在的《史瑞克》。这两部戏把所有的童话故事颠覆掉,再把人物重新凑在一个故事里面,搅得翻天覆地很有趣。

萧言中

“集结两岸文化创作是我的使命”

搜狐文化:你除了是漫画家和艺术家之外,还涉及编剧、导演、演员、主持人等等,在这些身份中,你最喜欢哪个?

萧言中:都挺喜欢,但最最能够独自掌握的还是漫画。因为漫画不牵扯到人与人的问题,画漫画的时候自己是导演,是演员,也是摄影师。但是剧场问题不一定出在创作上,演员的情绪问题、家庭问题,你都要帮他化解,让他心理状态稳定在场上才会有好的表演。人的问题会比较麻烦,又跟创作无关,不像处理漫画时没有其它因素干扰。

搜狐文化:你说过你是一个特别喜欢简单,很怕复杂关系的人。那么涉及这些不同的职业,你怎么来权衡时间的分配?

萧言中:其实蛮乱的,我从来都没说过我处理得好。但就是贪玩嘛,有时候又做连载又在主持节目,排练场中间休息15分钟,就赶快把纸笔拿出来在现场画画。外景队收工了人家出去吃喝玩乐,我得回房间画漫画传稿子,搞得自己很尴尬。

搜狐文化:你曾经在2011年接受采访时说过这样一句话:“想打造出以漫画为基本能量的娱乐世界是你的使命。”能具体解读一下吗?

萧言中:我玩过音乐,玩过戏剧,并且持续在画漫画。我想把这些能量汇聚在一起变成一个更大的平台,让更多的创作人可以进来合作,产生更多的内容,未来也可以加入电影、电视、音乐等内容,都是可以的。我要做的是集结两岸文化创作,向世界发声。

萧言中漫画作品欣赏

文化客厅简介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人物访谈节目。 六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及艺术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访谈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 出品

总策划:朱玲  统筹:胡曼

采访:胡曼  制作:胡曼  摄影:卡洛  设计:黎明 小光头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