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第128期  

肖迪:

梅派艺术第三代传人

京剧迫在眉睫的是培养年轻观众

采访:陈波  主笔:陈波  

  • 封面人物 ››
  • 京剧练童子功不许父母看››
  • 再现百年前梅兰芳《嫦娥奔月》››
  • 京剧发展要适应当代观众的审美 ››
  • 《嫦娥奔月》台前幕后 ››
  • 往期精彩回顾 ››

嘉宾档案

肖迪:梅葆玖先生入室弟子,梅派传人

代表作品:《凤还巢》、《嫦娥奔月》等。

内容简介

  为纪念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先生诞辰120周年,在梅葆玖的带领下,梅派艺术第三代传人、梅葆玖入室弟子肖迪,今年中秋之夜将失传100年的梅兰芳剧目《嫦娥奔月》搬上国家大剧院舞台。
  和大多数同龄人不一样的是,出生于80年代初的肖迪11岁就走上京剧之路。谈起小时候苦练京剧童子功的往昔,戏班里哭成一片的情景仿佛一一在目。比他人幸运的是,梅葆玖发掘了她潜在的资质。从此得良师引导,成为梅派艺术的第三代传人。
  115年前梅兰芳携京剧巡演美国、日本,将京剧这门独特的中国艺术推向了生命的巅峰。只是,昔日光辉今已难再现。如何传承,成了横亘在京剧从业者面前的难题。创新、改编、复活京剧《嫦娥奔月》,试图完成的正是在古老的京剧艺术肌体里注入现代艺术的血液……
  

肖迪

“京剧练童子功不许父母看”

搜狐文化:和大多数80后不同,你是唱京剧的,什么样的机缘让你走上这条道路的?

肖迪: 我学京剧很偶然。因为父母都很喜欢文艺,所以在这方面很注重对我的培养,我从7岁开始学表演,学唱歌,学舞蹈。最初在辽宁人民艺术剧院少儿艺术中心学习,学到11岁,表演专业老师认为我条件很棒,嗓子也非常好。当时我考上了辽宁省艺术学校,本来想学表演,但是那里招表演系的都招大孩子,而我才11岁,老师就建议我先学京剧,因为京剧“唱念作打”全都要练,学了可以再转到表演班。就这样我学了京剧,一学就没转成,一直干到现在。

搜狐文化:从小学习京剧需要童子功吧?这是一段怎样的历程?

肖迪:从11岁入校开始就要练所有的功夫,弯腰劈腿都是家常便饭。那段经历太苦了,回想起来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学京剧的每个学员都要经历练功的“突击月”,专门练你的身体软度,每天早中晚三遍功。劈叉是最简单的动作,横叉、竖叉,平躺在一个长长的木椅子上,腿要劈成180度的平角,底下被绑上,上面也被绑上,一耗就耗上50分钟,完全是地狱式训练,天天如此。当时武功课一堂课有4个老师教,一个班42个学生,最小的才7岁,练得哭那是家常便饭,走廊里哭成一条声。练功是不许父母看的,不过,正因为有这样练童子功的经历,所以京剧演员才有比较深的功夫。

搜狐文化:怎么结识梅葆玖先生并成为他的入室弟子的呢?

肖迪:2005年我参加京剧电视大赛,当时22岁,梅老师是那一届大赛的艺术顾问,他在电视上发现了我,觉得我的条件很棒,比较适合学梅派,就通过北京的其他院团的老师找到我。我先跟师父学戏,然后拜师。也算是跟师父很有缘分,一直跟他学习。

搜狐文化:梅葆玖先生有多少像你这样的入室弟子?

肖迪:42位,前一段时间又收了一个。

搜狐文化:每年都会收?

肖迪:是的,还会再收。老师收学生要求很高,像他这样的大师在全世界只有40几个弟子太少了。

搜狐文化:梅葆玖先生与你们说戏的频率是怎样的?在你眼中梅葆玖老师是一个怎样的人?

肖迪:老师平常非常忙,他的事务性的演出活动非常得多,但他只要有时间就会跟我们说戏。不单单是在艺术上,在生活为人上,老师也会给我们很多启示和教导,这个是作为梅派弟子感受最深的。像梅老师这样的艺术家,从艺术到人品再到他的整个素养,都会给我们学生很多的滋养。生活中他更像一位慈祥的爷爷,跟我们无话不谈,而且非常幽默风趣,并会时不时在他的幽默风趣之中给我们讲道理,听他谈话总是在学习。

肖迪

再现百年前梅兰芳《嫦娥奔月》

搜狐文化:今年《嫦娥奔月》重返舞台,这个创作较之前梅兰芳先生版的《嫦娥奔月》有哪些改编?

肖迪: 《嫦娥奔月》是梅兰芳先生1915创作的,距今正好100年整。一百年过去了,梅兰芳先生留下来的资料非常非常少,这次演出时,天幕上唯一的一张剧照是现在仅存的资料。这出戏原来的唱段仅存两段,一段南梆子一段慢板。原创的剧本也没有,这次搬上舞台,无论从剧本的编写还是舞美造型、灯光以及演员的表演方式,我们都有做了划时代的改编和创新,希望通过《嫦娥奔月》让没看过京剧的人喜欢上京剧。

搜狐文化:增加了很多舞台的声光效果?

肖迪:对,用观众的话来说就是舞台效果非常炫丽非常震撼。不过,这次虽然用了新的舞台形式,但是我们依然用纯粹的唱腔演绎最传统的京剧,我们的表演风格、表演方式是遵循着最为经典的梅派艺术,大家看到的只是我们用了另外一种创新的手法把它搬到舞台上。

搜狐文化:据了解,京剧要保存原来的原汁原味,一些唱腔、走景都是不太能改变的,但是不创新不与时俱进,现在的观众又很难接受。这中间的矛盾你们怎样解决?

肖迪::《嫦娥奔月》的创新对梅派的根底完全没有动,只不过在上面添了一些更漂亮的东西。比如视觉上的东西变多了,这点得到观众的大力认可。但是唱腔还是原汁原味的,有很多板腔可以选择,我们只不过从这里面选择唱得比较快的,但是并没有把它弄得非常不像京剧。京剧创新这个东西在于一个度,很多东西你要吸取传统经典的精华,但一些不适应于现代舞台的东西就要改变,京剧才会越来越好。正如我师父讲过一句话,《嫦娥奔月》一百年后立在舞台上是给一百年后的观众,而不是一百年前的观众,所以我们要用今天要求和标准来演。

  现在很多老艺术家也在尝试改革,像孙毓敏老师用英文唱京剧,难道这不是改革吗?这说明大家都看到了这样一个问题,或多或少只在一个度的问题,像《嫦娥奔月》走的跨度大一点,很庆幸大家很喜欢说明我们走的成功了,就是说这条路是适合京剧发展的。那么有的人可能他的步子比较小,相信将来为了整个京剧推广或者市场的需求他们也会做改革的。

  你看《定军山》这个戏一个套路两个人能打十分钟,但是情节其实并不推进,因为角儿的艺术,你看的是角儿的表演,看角儿的表演需要观众受过一定京剧教育的,在西方看交响乐也不是也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去看的,交响乐的观众都是要培养的。当然我也坐到观众席上看到《嫦娥奔月》没有安排特别选的为了让你看角儿而打的那些内容。刚才说唱腔,我们选择四平调、快板、流水都是属于唱得比较快的,没有找特别长的让观众坐不住的散板慢板,《嫦娥奔月》多方面都在尝试。

搜狐文化:梅葆玖先生改编《嫦娥奔月》做了哪些具体工作?

肖迪:梅老师跟我们说戏都是在不经意间给我们很多点拨。比如说三年前我们辽宁省优秀剧目进京展演,我演《穆桂英挂帅》,在长安大戏院演出的时候,梅老师就在剧院旁边的走廊里面给我说戏,包、衣服就扔在地上。他给弟子说戏,一般就是紧要处点拨几下,让弟子抓住梅派艺术的精髓,好比说最后亮相的时候,他就会告诉你怎么样亮相才能叫好,怎么样把握才能抓住观众的内心。

  今年在国家大剧院演出《嫦娥奔月》也一样。审剧本的时候就说哪些东西是经典必须保留的,哪些东西可以更改,哪些东西你这么念才是梅派艺术,那么念就不是梅派艺术。从一个字一个字审剧本,到我们演出的时候在后台把场,包括你脸上的的片子歪了,哪块多哪块少,你的头饰正不正,怎么样更好看,他都会亲历亲为去纠正。那天我快上场的时候,他掐着的胳膊一直把我送到场上去,真的,这就是师父。“师父”跟“老师”的概念不一样,师父待我们像待他自己的孩子一样,永远都不放心,永远都要多说几句.

肖迪

“京剧发展要适应当代观众的审美”

搜狐文化:这些年京剧得到很多国家政策上的扶持,如果离开政策的扶持你觉得京剧需要怎么发展?

肖迪: 看京剧的老戏迷会越来越少,京剧若想发展得越来越好,想走一条长远的路,首先它要革新,要适应当代观众的审美需求和关注点。培养年轻观众,这个是现在做京剧的人迫在眉睫的一个问题。

搜狐文化:戏曲艺术离现代年轻人越来越远,但是白先勇改编了青春版《牡丹亭》取得了非常大成功。京剧界有没有为了培养更多的年轻观众,将经典剧目改编成青春版的?

肖迪:其实我们这个剧班底的成员已经是青春版了,团队成员都是80后、90后。现在省内已经差不多安排完了,希望这个戏将来能在全国的高校内巡演。

搜狐文化:说到京剧的推广与传播,京剧史上最辉煌的一段是梅兰芳1915年和1919年分别到美国和日本演京剧,取得非常大的轰动效应。现在的京剧也经常走出国门,但是很少取得这么大效应,你怎样看这个落差?

肖迪:梅先生的那个年代已是一百年前了,应该说这是一个大环境所造成的。梅兰芳先生在那个年代是举国瞩目的明星,受追捧程度就像迈克·杰克逊。而且那个时候我们各方面的媒体资讯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梅兰芳先生很容易聚焦大众目光,出访演出效应跟现在肯定是不一样的。现在可以选择的艺术门类以及摄取方式太多元化了,每个人都有很多的选择,所以相对来说京剧这条路我觉得是比以前难走很多,这是一定的,因为社会在发展。

《嫦娥奔月》台前幕后

文化客厅简介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人物访谈节目。 七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及艺术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访谈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 出品

总策划:朱玲  统筹:胡曼

采访:陈波  制作:陈波 马捷  摄影:卡洛  设计:黎明 小光头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