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第121期  

林祥雄:

赤子情怀的华裔画家

艺术家为人类多做事是责任

采访:吴逸悠  主笔:吴逸悠  

  • 封面人物 ››
  • 艺术家,有责任为人类多做事››
  • 不提倡年轻一代为成名卖画››
  • 兼顾生意和创作,如走平衡钢绳 ››
  • 良知和社会关怀即是最大财富 ››
  • 来生仍然愿意做艺术家 ››
  • 往期精彩回顾 ››

嘉宾档案

林祥雄:艺术家、企业家

创作丰富,通过抽象的笔法描述“天人合一”“天人之学”的哲学境界,如鲁迅般用善良之笔去讴歌人性中的美好,鞭挞邪恶和罪孽。

导言

  他是一个画家。他画山水,着力的是采石矿山,画布上几可嗅到飞溅石粉的悬尘和采石人的叹息;他画花鸟,雄鸡腾跃处,缀上的文字却是“天涯何处是我家”;他画落日,心中想的是“残阳乏力挽贫穷”;他画高楼,意在追问“漫天乌烟罩大地,短暂繁华何足奇”。

  他不只是一个画家。纵横艺坛与商海数十年,林祥雄的头衔繁复庞杂。他曾受邀组织设计团队参加了北京奥运村的建设规划竞赛,方案被国际评委冠以最佳,他策划主持高层文化论坛,他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炎黄国际文化协会创会会长。艺术家、企业家、华侨、社会活动家……而他最喜欢多年挚友许嘉璐对他的称呼,“赤子”,“赤子是他的本质,他的心灵,他的境界。”


林祥雄

“艺术家,有责任为人类多做事”

搜狐文化:今年6月,你为北大学子创作的《百树图》落户北大百年讲堂。先从这幅画说起,《百树图》的寓意是什么?

林祥雄: 创造这幅作品是想用树来做一个表现的主体,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而且到今天21世纪,北大的扩大跟走向世界,跟我们这个国家以及未来有密切的相关。因此这幅作品的表现用的方式也跟中国的一些画家不太一样。我利用了我的习惯,用中画、西画结合在一起。第二个重点,为什么显示秋天呢?我觉得天地之间时令是非常巧妙的,四季里面十分对我们人的思想、生存有密切关系。那些秋天是一个发人深思的一个季节,用秋天来表达这幅作品的内涵,含这某种这里的道理,让北京大学的学者跟所有的人去反思天、地、人之间的关系。第三个重点,我觉得这幅《踏秋图》或者《百树图》,它不但表达对心情的冀望,跟着表达一个海外游子对这个民族的感情以及这个最高的学府的一种激励跟期待。

搜狐文化:你的巡回画展主题“天地求索”就取自《天地求索》这幅画,为什么设定这样的主题?求索是指求索什么?

林祥雄:我们东方哲学是天人合一,天人之学,这是东方最高的境界,我们经常讲中华文化,中华文化如果讲说,它是我们中华文化五千年的一个文化符号跟载体。它包含的是儒释道或者是释儒道,如果是儒家、道家跟释家,这三个文化精神是形成了中华文化的话呢,那我们就谈到天地人的关系。那么中国知识分子自古以来背负一个非常沉重的包袱,张载,北宋的张载给东方的知识分子下了一个苦差,“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假设这四句是我们东方知识分子的命运以及他生命价值所应该体现的话,那我觉得我们只能够觉得生命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我们求索天地是为了告诉天下的人,“东方思想”,“东方”这些是什么。

搜狐文化:可以感受到,你的肩上总会背负一个特别沉重的使命,而且好像就攥紧了拳头要为世界为天下去做点什么,通过画作这种方式来表现。

林祥雄:当然我永远是做不到,但是在有生之年,既然做一个艺术家,你就有这个责任跟使命,为人类多思考,多做一点事。哪怕此生完成不了,我还有学生,还有后代,我觉得只要有人开始迈开这第一步,高度地发挥这个东方思想的内涵与精神,对人类有益的文化因素,总有一天是会给人家认可的,我更坚信天地间有70亿人口,有良知有知识的人还是大有人在。只要我们做得对,对人类有益的,我觉得会有共鸣。虽然是滴水可以寄存大海。

林祥雄

“不提倡年轻一代为成名卖画”

搜狐文化:能否聊聊你的童年,你为什么喜欢上画画?还记得第一幅画画的什么吗,是否得到过谁的鼓励?

林祥雄:当时小孩子好玩,妈妈带我去田里,我就在路边拿着树枝,以大地为画布涂鸦,看到什么画什么。应该是小学一年级,我7岁的时候,开始画的一幅,画了田地的农作物和天上的云。当时是贴堂的,就给大家去分享,受到了老师校长的奖赏。觉得想起来还是挺有趣的。从小的心灵就想要把天下画为自己笔下的作品。

搜狐文化:后来到新加坡,开始美术学习有什么契机吗?

林祥雄:1956年我到新加坡,真正接受美术应该已经读小学四年级,碰到一个很好的老师,能够发挥我绘画的天分。所以那时候老师就在培养我了。应该是1959年,老师开始培养我怎么掌握水彩、素描、景物的书写等等。

搜狐文化:所以这只是一个技术上的历练,但是最终呈现的还是你的感受,从心而发的那样一种喜爱,画笔只是一种工具。

林祥雄:对。可以说我这一生到今天为止都喜爱画画,是从我基因的一部分与生俱来的。

搜狐文化:掌握这些技巧创作了一部分画之后,你第一次办自己的画展是什么时候?当时有多大规模?

林祥雄:应该是在1968年,56年前了。当时刚好是艺术专科学校毕业,跟三个同学举办了一个四人画展。

搜狐文化:据了解从学校毕业后,你当起了老师,能否回忆一下当老师的经历?

林祥雄:应该在1970年我当了老师。其实那时候是不成熟的,主要是为了生活,学生的年龄有些比我还大,他们觉得我的中国画、水墨画画得不错,就跟着我学习。但那时候对我来说,感觉到有点惭愧,没有资格教学生,只是为了骗取一些学费来维持我的生活。

搜狐文化:当时你怎么向学生收费?

林祥雄:每个月大概一个人50块新币。

搜狐文化:后来为什么又放弃了教画的工作?

林祥雄:一个年轻的教画老师他越教水平就越低,因为整天跟学生在一起,没有任何创造,没有任何创意。在教学生过程中,你慢慢把你的思维拉到学生的水平了,你再也无法让他们提高。当然尤其是我那个时候20来岁的时候。到今天那就不一样了,因为那时候还不成熟,我今天如果教画就不可能影响到我,因为我水平已经定了,已经非常稳定成熟。为什么我不卖画呢?1973年我从法国回来以后,卖了一些作品,有一次去找一个老板,在洗手间发现我的作品就丢在角落,从此以后我就下定决心不再卖作品。

搜狐文化:你认为自己的作品和现下不少流行的画家的作品有区别吗?

林祥雄:以我个人的浅见,目前在中国乃至世界各地,艺术作品市场或者拍卖市场流向两个方向,第一就是受众者,大众者希望什么作品我就画什么,对吧?第二点,通过某种方式的炒作方式造成一种流行,假设现在某某人画了这样的作品,拍卖得很好,那就被人家炒作了。那么比较年轻的一代,他们为了冒出头,为了卖画他就沿着这个道路走。反正我个人觉得不是一个很健康现象。

搜狐文化:要么就是为了钱,人家需要什么样的就画什么。

林祥雄:那已经涉及一个艺术家的本性跟做艺术家的一个生命价值。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形成我的风格了。我用了宣纸、毛笔、墨、色彩画出的油画沉重、苍波。而且我的作品主要的关心,还是关切社会人生,跟美还没有任何的关系。假设我的作品感觉到美是有点凄凉的美,或者凄瑟的美,给人家感受到一种比较沉重的反思。

搜狐文化:你认为艺术家需要具备的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是那种去反映社会底层的生活,去反映悲壮的责任感吗?

林祥雄:现在有这样的想法的人太少了,放眼全世界,现在艺术家好像太多了,学院毕业出来,美专出来他就认为他是艺术家了。我觉得能够成为“家”者,他自己应该成为独立的一个派系,一个风格,才能够成“家”,我们说成家立业,当一个画家、艺术家不能够构成自己的风格,他独立一世,独创新风的话,他很难成为“家”对吧?所以既然成为一个艺术家,他就要表现与众不同。当然各美齐美,我们不能够反对其他的画家、艺术家做任何事,但你问得很好,北宋的张载给知识分子立下这么严格的一个教条、教规,指导我们做东方的知识分子应该完成你的责任,不仅仅是责任感、历史感,还有使命感。

林祥雄

“兼顾生意和创作,如走平衡钢绳”

搜狐文化:有传说你的祖辈也是名门望族,对这个还有什么印象吗?

林祥雄: 这句话大概资料错了,第一,我们世辈都是农民,到我爸爸那一代是做了一些小买卖,后来因为在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我爸因为抗日在1945年就离开我们了,所以我出世的第二年,我老爸有离开我们去了南洋。

搜狐文化:那关于妈妈还有什么记忆吗?

林祥雄:其实以前谈到我妈妈可是老泪纵横,如今已经没有眼泪了。在1953年,中国的政治风暴“三反五反”,我们成分比较悲惨,给人家贴上了恶霸地主。可能你们年轻人不了解恶霸地主,那是最糟糕、最悲痛的一个名词。我妈妈被批被斗,我们全家都被打,被赶出去住在破庙。两年以后我妈妈就不幸身亡,因为我妈妈的死,唤起我到南洋找我爸爸的信念。

搜狐文化:后来去南洋找到爸爸以后,生活怎么样?听说继母对你不太好?

林祥雄:这样一段经历是我一生很客观的残酷的考验,给了我斗志和生存能力。我非常感恩我爸爸找了这么、样的一个继母,然后因为她的为人等等让我离家了。离家以后,三十年后,我老爸找到我,这时候我已经学有所成了。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人生的一个机会。

搜狐文化:当时父亲的职业是码头工人,你离家出走后主要做些什么?

林祥雄:是的,因为我爸爸也是没有文化的,所以只能够到南洋去出卖力气维持生活。第二,我离开家里以后,因为我要继续读书,怎么办呢?我只能去工作,所以我白天干活,晚上继续读书,我又读两个学校,一个正规的,一个美术学校。因此我得赚更多的钱,我也得出卖苦力了。

搜狐文化:两所学校分别学些什么?

林祥雄:一种是正规的高中教育,第二种是美术专科教育。

搜狐文化:后来到了法国,你又是怎么赚生活费的?

林祥雄:我觉得我的命运似乎跟苦难脱不了干系,我去法国仅仅一张机票,然后大概有一些零用钱,当我抵达的第二天,我就接着找工作了。那么在法国的日子差不多也是这样,当时我住在法国巴黎大学的学生宿舍,我一天大概睡两个小时。

搜狐文化:一天两个小时?

林祥雄:对,因为我上两个学校,做两份工作,一份是做皮包,在浙江人的皮包厂做皮包,做女装的皮鞋,现在我还会做。还在餐馆洗碗,洗碗那就比较痛苦,每天大概要一点种以后才能把碗盘洗完了。回到大学的宿舍大概是凌晨三点,三点以后,五六点就要起身,所以那段时间对我人生是一个很大的体验跟斗志、意志苦学的精神的提升,我非常感恩有这段日子让我今后的一生呢有这样的基因,跟苦难的经验跟学习的过程。

搜狐文化:在国外学到的东西对你哪方面影响最大?

林祥雄:我在欧洲这些日子,让我学到最多就是反思,反思什么呢?为什么西方人比我们富有?比我们有钱?比我们聪明?为什么这些国家这么富强?人民这么富裕?生活这么好呢?为什么中国还是这么落后、贫困?这些思考让我去看到很多中国的书,包括古代圣贤的著作,一些对我有益的著作,鲁迅先生的著作。后来我找到一个答案了。鲁迅先生强调,人的一切掌握在你自己手里,你命运就在你自己的手心,你自己要去争取。因此鲁迅先生最恨那些哀其不幸、恨其不争的人,可能就是这个道理。所以鲁迅先生的精神对我此生起了很大很大的作用。

搜狐文化:那段日子最难熬的一件事是什么?

林祥雄:很多很多这样的日子,可能你们没有这个经历,我帮别人洗碗,洗到晚上,到冬天的时候两只手是流血的,到了大学血丝布满这双手,怎么办呢?镇在温水里面,然后一条一条拔出来。拔出来以后,你自己安慰,不要紧,我还是活下来,我只要能够活下来,总有一天我会用我的斗志改变我的命运。

搜狐文化:后来你开始做生意,其实也为了让自己有能力画自己想画的画?

林祥雄:刚才我讲到说我不卖画,那我要生存啊,因为我的艺术生命需要我的生命延续,我才能够学习创作,假设我饿死掉了,我的愿望做不到了。那么我以什么为生呢?那我选择了设计,设计花园,设计室内,设计建筑等等。起初认为说假设通过努力找到一百万,我就很高兴了,好好地静下来去创作,可是这个欲望却害了我了。因为我现在不止有一百万,但我觉得一百万满足我自己要求,我还要帮忙别人,我还要推广我的思想,我的计划,那永远不满足。因此呢,我在努力。那么当时这个工作以后,我又跨了一界,去代理了意大利的产品,扩大我的经营范围,然后又不满足,就搞自己的矿山,开了很多矿山。矿山势头又不满足我的要求。

搜狐文化:听说在开矿这前前后后也有很多曲折的故事,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林祥雄:在我去年画展我写了一篇《从艺顿悟》,讲是我三十八年跑完人生理想跟现实的平衡点,我把它比喻,我三十八年走在人生生命的平衡线上,走钢绳。怎么走,怎么平衡它呢?你先问我说,你感谢了你的感觉最满意是什么?我感觉到,我最满意是我能够把经济事业的现实性跟理想的艺术性平衡得很好。走过了三十八年的平衡钢绳,到现在没有掉下来。

搜狐文化:怎么做到的?

林祥雄:很多人说林祥雄是一个傻子,一个疯子。你说搞了业务,搞了经济,你赚了钱以后你还会去画画吗?还会关在书房创作吗?不可能的。好了,再者你生意失败了,金钱失败了,那你怎么办?你还有心情去搞艺术吗?也不可能的。他说小林啊,你一生不容易啊,两边平衡两边做,既然创造了经济也不妨为你的艺术事业,最让我感觉到高兴的,你的艺术,你的作品里面没有丝毫的商业味。就是纯粹你内心的表现跟表达方式,不为了钱为了别人去画画,我觉得这一点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搜狐文化:能否具体解释,这是怎么做到的?

林祥雄:我把经济发展当成我的职业。把文化职业当成我的事业。因为我把职业跟事业一分开来就很清楚了,就是白天工作,晚上睡觉,就是人生本来的道理。那我分开来以后,我就不管我的经济如何,当我创造经济的时候,我非常理性地去解决我商业上的所有的问题,当我回到我的书房,回到我的创作以后呢,我就变成浪漫的理想性的去从事我的艺术工作,去追求我的东西。虽然辛苦。可是告诉你一个秘密,假设这两者平衡得好,掌握得好,那你收获非常非常大,为什么?作为一个商业,你没有艺术家的高度跟浪漫,跟整体规划,你做不了大事。对吧?因为艺术与科学它是相辅相助的,艺术与经济的发展也是类似,你只有艺术家才能高度展望到未来,策划到未来。那么作为一个事业家,他缺少了艺术家的浪漫跟气魄,他很难从高点来俯视现实性的一些问题。就如我现在规划我的矿山,整个矿山十公里由我规划的。你说一个艺术家,十平方公里是什么概念?我能够把整个矿山规划,因为我特有的艺术手段跟理解去规划整个建设。

林祥雄

“良知和社会关怀即是最大财富”

搜狐文化:你的财富观是什么?当生意越做越大的时候,当你的追求越来越远的时候。

林祥雄: 很多人把财富当成说很简单化,我有钱就是财富了,非也。钱只是财富的一小部分,人生的财富,我的理解,人生生命价值的财富,是你的生命过程中,能够为国家、社会、人民做什么贡献。第二个财富,做一个人最大的财富是你的健康、良知跟对人类的关怀,对社会的关注,对国家的关切。如果你能够做到这样的话,才是你真正的财富,你的金钱只是一个手段,不是一个过程。就比如说一部车,车跟燃料其实不是目的,到车加了燃料把你送到你去的目的地,这才是目的地。

搜狐文化:所以金钱是狭义的财富观。

林祥雄:金钱对我来说它只是一个符号,而且是我完成我的理想的一个启动力量,譬如我现在累计了不少财富了,我们家里都过得非常一般。我们家庭不主张是奢华的生活,我记得平常很简单是一种幸福,家庭更和谐,然后更多的资金我们就放在一个基金会,创新基金。创新基金的工作是有几个功能,第一,是积习了帮我的兴学、办学、辅助奖学金等等,给孩子们读书,给成年人奖学金。

搜狐文化:现在具体有哪些资助?

林祥雄:我过去办了很多创新小学,现在在南洋一带放了很多奖学金或者奖金给年轻人创作。包括最近跟北大又成立了两个,一个是北京大学东方学创新研究基金跟延续季羡林老师的遗愿,出版他的东方丛书,还有成立了一个21世纪东方文化论坛,可能还有一系列的工作。第二个,跟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成立一个林祥雄艺术创新基金给年轻人,有天分、艺术水平的去北京大学读书。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工作。所以也就是说我的金钱观吧,我的金钱观,既然上帝恩赐于我这个财富,我不认为是我的,我认为我只是上帝的一个载体,替上帝做一些他想要做的事。

搜狐文化:在你创作的这么多年,和那么多的文化名人都交往过,能分别谈谈对他们的印象和看法吗?比如说大师刘海粟、萧乾、冰心。

林祥雄:我对海粟师公,给我最大的感慨两点,第一点,在中国20年代那个时候,他既敢能够主张模特,这个是最大胆的一件事情。能够创新开拓视野,而且从这开拓视野,把中国原来的中国画提升的西洋画,西洋画从人体的写生着手,所以这一点,他的胆量跟气魄让我非常敬佩。第二点,他一生从事工作,严格来说,他应该是美术交易大于他的艺术创作。他本身的艺术创作已经做到道法自然,所以这两点是我应该学习的榜样。

搜狐文化:那么萧乾呢?

林祥雄:萧乾老哥给我最大的印象是两样,第一,在那个年代,他在英国留学以后,回国他是回到他的家乡,他不迷恋着外国,回到家乡以后他选择最危险最困难的工作,前线的记者,为老百姓报道了很多现实存在的问题。所以这种精神呢让我觉得了不起。第二个原因,我们在一起,80年代,每次我来北京我们都在一起。给我感慨最深的,他是非常直率,很钟意的思想跟人格独立的一个人。就是因为他的人格独立性,敢爱跟恨才造成萧乾这么一个人的一个整体。

搜狐文化:对冰心的印象是什么?

林祥雄:我认识冰心老师就是萧乾老哥带我去拜会他的大姐。冰心老师她作为一个女性,当然在她那个年代来主张爱,对小学生的爱等等,在时代上似乎那个时候不是特别对,时间不是对。因为那个时代正在是一个大时代,中国犯乱,西欧思想、西欧斗争求存等等。当然爱也是生存的一个方法,可是现在回头想起来,他对小学生,对人性的爱是人性永不能够磨灭的一种关怀。所以我觉得爱是有必要的,哪怕爱你的亲友,同时爱你的敌人,如果你用你的爱感化你的敌人,那你功德无量,就以甘地的精神去化解英国跟印度的关系一样的道理。

搜狐文化:另外,王朝闻呢?

林祥雄:我跟王老师几乎是忘年交了,为什么可以说我们是忘年交呢?80年代后期我拜会他以后,我每次来北京总是去他家里,还是带他来外面吃吃饭,请教一些事情。当我第一次见面我就称呼王老师,他说我记不得你是我的学生。我说你是我海外的老师,为什么?我说你的书我都看过了。从看你的书,我心灵深处你就是我的老师,然后他给我的指导,包括给我的鼓励,当然很多观点并不一定很适合我。当然他有他的鼓励性,叫我怎么做。那么为什么说我是他的忘年交呢?80年代后期,他已经不跟任何人写任何文章了,那么为了我,他给我开了一条新的路,写一封信给我,这封信就等于对我的批评,评论。他就写一个简单的,基于这个原因,我用书信的方式当成评论你的作品,所以我觉得我们两个人这种,虽然他是四川人,虽然我是南方人,他是北方人。可能很多人认为,我是南方人,可是我的艺术个性是跟北方人一样的,豪放、坦然。

搜狐文化:他在书信里评价过你的作品,能否说一说他的评价?

林祥雄:他认为我的作品不需要通过第三者用文字来表达沟通,我的作品已经可以直接跟受者,跟观众直接交流了。第二点,认为我的作品才中西方的配合,里面有一些构图太密,应该收一点,那么当然他有他的看法,他仍然还是站在东方美学的角度来看我的作品。

搜狐文化:所以你还是会坚持自己的画法,不听他的。

林祥雄:我记得老师们给我们的指点,不一定都是对我们正确的。因为一个艺术家,你要独创你的风格,你就不能够随着原来的规划、理论来按部就班去走。假设艺术创作没有开拓你新的道路跟风格领域的话,你永远不能成立你自家、自派的画作。

搜狐文化:能跟我们谈一谈你的老师刘抗吗?

林祥雄:刘抗老师他是一个中国绘画史上最年轻的教授。他1928年陪着大师们留学回来以后,1936年,他上海美专有做了教授了。他最老的学生王奇先生,王奇先生今年应该90多岁的。所以刘老师这一生从事了整80年的艺术创作,他培养了桃李满天下。但呢,每个人说他是新加坡南洋风格的始创者之一,但我认为他是始创者无一。到了二三十岁以后,又开始深化这样的画风。到了50来岁,他到了印尼的巴厘岛,就开创了这个南洋画派的风格,当然他这个画派也受到西方的影响,国根到了非洲画了一些作品给他们感慨很多。可是他们这批人走出自己的道路,所以成立了这个南洋画派,那么刘老师最让我敬佩的并不是他这个南洋画派,而是他在经历过了三年八个月,日本侵略了南洋以后的1945年以后,他画了一系列的那个素写《杂碎集》,高度的发挥他对战争的痛恨。关心人民的不幸,反战的精神就他的作品里面表露无疑,这一点我觉得作为一个艺术家,这是他的人格最高的升华。

搜狐文化:他对你有多大的帮助吗?

林祥雄:如果我比为我是武侠小说一个年轻人,我既学了少林,我又学了武当,又学了峨眉华山派。我一生就是这么奇妙,刚刚我们讲过,一生经历了很多苦难、痛苦,回想起来我很感恩。在我的从业一生中,也碰过这么多的奇妙。我的小学校长姓许的,他的别名叫马克,是南洋第一个美术评论家,他年纪比刘抗老师还大了一点。他是第一个开拓我走进美学理论的一个老师,从小学四年级开始,他有给我影响了。第二个老师是刘抗,刘抗老师给我的影响是创新怎么去表达,那么更大的影响,他本身跟傅雷先生在一起,文化修养很好,文章写得非常好,很有思想,很有理论根基。一直教导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技巧是重要的,但是不是最重要的。你的文化修养,你的学问对东西方的文化、史则等等的了解,有了这个文化修养,才能提升你作为一个主体去创作的好的艺术家。所以鼓励我多看书,多去现实社会了解现实问题。所以这两个老师给我的影响很大。

搜狐文化:对当今的中国知识分子和艺术家,你有什么评价和期待?

林祥雄: 这个东西真的说不来,如果你要叫我讲真心话,内心话,很遗憾的。几十年以来,真正能够关心社会、关心时代、关心人民的真正艺术家好像还没有,或者我没找到,或者我无知,不能自谈。中国有些好的艺术家,有些一大批的所谓的艺术家、画家都走向一条非常不健康的道路,随风,随着西方的潮流变。为了变,为了新而变,变到有时候自己也不清楚。

搜狐文化:那么你认为这种不健康的现象应该怎样去改善?

林祥雄:我觉得不健康的现象根据我个人的理解,中国十八大以后,整个社会风气等等都逐步地定调下来了,沉淀下来了。假设这样的风气能维持多一段日子,慢慢这个浮华慢慢沉淀下来,因为如果不沉淀每个人是有炒作,我们把艺术拍卖,把它比作股票市场一模一样,全世界资本主义的股票其实是一种炒作,它很难真正地反映你这个企业的真正价值。艺术作品市场似乎也是这么样,所以我觉得说,作为是一个外国公民,可是内心深处生命的价值依托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的一个知识分子,我们很希望也很渴望看到的正本青年,能够让真正的中华文化,它的仁义道德、价值观,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跟理念能够逐步逐步地成为一个主流。就如我所说的,回归到北宋张载那几句话,我觉得这个中华民族的伟大性对世界人类的贡献,更值得我们去追求。

搜狐文化:在新加坡生活的这么多年,你怎么看待新加坡的民主和权威统治?

林祥雄:我总觉得民主这个字也不是西方独有的,应该在2000多年前,孟子已经讲过了,还是民为贵,既然孟子讲过人民为最尊贵的一个主体,所以民主这些东西应该是属于中国的。归纳到文化。假设我们谈东方的民主,它就少不了东方的传统跟东方的价值观,如果你问我新加坡的民主,马来西亚的民主,我只能说它也是属于东方模式的一个民主,它绝对不是西方模式的一个民主。

搜狐文化:你怎么评价美国?

林祥雄:美国是一个很可爱的社会,一个很可爱的国家。对年轻人来说追求美国,很简单的道理,你不管是谁,你敢于创新,敢于发表理论,敢于画什么,讲什么,写什么,哪怕是不可思议的,标新立异的,在美国都会出名。

林祥雄

“来生仍然愿意做艺术家”

搜狐文化:谢谢您的精辟解读下面我们进行一个有趣的环节,回答一份普鲁斯特问卷,您不作思考,第一时间用一句话回答我们好吗?

林祥雄:我真的玩不过你们年轻人。

搜狐文化:试试看……?

林祥雄:好吧。

您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我最希望,假设有来生我宁愿做一个艺术家。

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就是画家。

你认为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我认为伟大两个字可以去掉,假设我认为到现在为止,比较有成就的就是能够把经济的开发跟我追求文化艺术的理想能够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我觉得是做了一些新的尝试。

自己有哪个特点是让你觉得自己特别痛恨的?

我的特点就是太过坦然,太过直率了,经常是我口讲我心,所以变成得罪了很多人。

您对自己的外表哪一点最不满意?

最不满意是身高,能够给我增长15公分我觉得我更棒。

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能让你感觉到最快乐?

在我创作的时候,完成一幅作品,然后我坐在前面看我的作品,很辛苦,很疲倦,但很快乐。

你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

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应该是我结婚、成家。为什么?因为我觉得一个艺术家有了家庭,连累了别人,连累了家人,也对自己设了很多障碍,没有更自由地发挥。

那最恐惧的一点是什么?

我最恐惧的一点是思维退化了,身体健康不好的,不能够画画了。

你最喜欢的小说中的男主角是谁?

阿Q。为什么阿Q?鲁迅先生把所有中国人的缺点都放在这个主角身上,那我们知道送我们一面镜子,照照我们的五官哪个不对,要怎么改。所以我最佩服,最欣赏阿Q。

你最欣赏的男性身上的一个很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气派跟风度。没有这个气质,这个男人就不像男人了。

那女人呢?

女人也同样的,因为上帝造了男人女人就有他的特征,不能够神鬼莫辩,男女不分那就不对了。

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我最不喜欢别人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到别人的身上,这是最恶劣的行为。

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我觉得我一生中,到今天为止,最快乐的旅行是1972年,穷到稀里糊涂,拿着两瓶水一块面包,从法国坐火车到了威尼斯,那个睡在火车上,那是最快乐的一次旅行。

你最爱的人是谁?

我最爱的人他是一个非常抽象的,是我一个精神寄托,它没有具体的存在。

你觉得最奢侈的一件事是做什么?

我最奢侈的生活画了8个小时,画到三更半夜的时候,有两瓶黑啤酒陪着我,把我的激动慢慢消下来,是我最奢侈的生活。

最后能否分享你的座右铭?

我的座右铭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文化客厅简介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人物访谈节目。 七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及艺术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访谈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 出品

总策划:朱玲  统筹:吴逸悠

采访:吴逸悠  制作:吴逸悠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