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总策划297期

搜狐文化频道出品

  • 5月30日第二届乌镇戏剧节新闻发布会现场

十月重逢 乌镇戏梦

导读由陈向宏、赖声川、黄磊、孟京辉共同发起的乌镇戏剧节,将于今年10月30日-11月9日在乌镇举办第二届。

  5月30日,戏剧节主办方在密云古北水镇举行了第一次新闻发布会,戏剧组委会成员黄磊、赖声川、孟京辉、田沁鑫悉数出席。搜狐文化在发布会之后对四位嘉宾进行了简短的专访,从中获得了一些关于第二届乌镇戏剧节的信息。

  据悉,本届乌镇戏剧节将以“化”为主题,国家话剧院的话剧《青蛇》将作为戏剧节开幕大戏,结合户外空间在乌镇“水剧场”上演。此外,戏剧节还邀请了来自美国、英国、荷兰、印度、意大利、丹麦的戏剧作品共襄盛举。

黄磊:我是乌镇免费代言人

搜狐文化:第二届乌镇戏剧节的主题是“化”,首届戏剧节主题是“映”,那通过“化”字是想突出新一届的乌镇戏剧节怎样的特点呢?

黄磊:今年这个“化”的主题包括第一届的主题“映”都是戏剧节艺术总监赖声川老师想出来的。其实这个“化”不是英语,而是一个拉丁语词汇,既是“变化”也是“化学”,既是动词也是形容词,还带着点人与神之间转化的意思。今年的开幕大戏是田沁鑫导演的《青蛇》,闭幕戏是美国导演执导的《白蛇》,取材于同一个中国民间传说的这两部戏中人和妖之间的转化就与“化”这个主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其实我们不愿过多地读解这些主题的含义,语意的暧昧其实给大家想象的空间会更大一点。

搜狐文化:第一届乌镇戏剧节是在5月举办的,而包括第二届之后的每届戏剧节都选在10月底举行,这样的安排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黄磊:这也是个挺有趣的事,其实第一届乌镇戏剧节本来是定档在前年10月底的,但当时剧场的消防系统通过不了审批,可是剧团都已经在谈了,如果延期一年的话这些和约可能都得重新谈,所以就实验性地延期到了13年5月,但我们想在第二届再回归到常规的10月,这样第二届就有一年半的准备时间,而且我们决定以后每一届戏剧节都定在10月底。其实选择10月底的原因也非常朴素,就是因为这个时间段乌镇的天气比较舒服,不太热也没有5月那么多雨水。

搜狐文化:你早期因《似水年华》与乌镇结缘,之后又在乌镇开酒吧、举办戏剧节。乌镇是因为怎样的特质才使你与其结缘?随着戏剧节的举办,将会有更多的艺术家在这里入驻,那你觉得未来戏剧节会给乌镇带来怎样的改变?

黄磊:其实我觉得这个改变是相互的。13年前我和乌镇的陈向宏总裁结识,当时我刚当导演,乌镇景区也刚开放1年,这也是种缘分。他没有花钱请我们这些人,但难得的是有这么一件事让这么多人自发聚在一起去实现这个梦想,而这个梦是我们之中每个人单独都无法完成的。说小了是一个“文化梦”,说大了它就是一个“中国梦”。我就像是乌镇的免费代言人。我之所以开“似水年华”这个酒吧,是为了让“江湖上”的朋友都能在这里小聚一下。但是我们当时确实提出了“大师小镇”的概念。乌镇为很多艺术家提供了创作的空间和场地,也让我们迸发了更多创作热情。

赖声川:请给乌镇更多时间成长

搜狐文化:今年第二届乌镇戏剧节荣誉主席是欧丁剧场的尤金诺-芭芭,能不能具体介绍一下这位戏剧界的传奇人物?

赖声川:芭芭先生其实去年就来了,去年欧丁剧场也带来了非常震撼的戏剧。去年的评委会主席布鲁斯丁是美国戏剧界的教父级人物,而芭芭算是世界实验剧场的教父级人物,从几十年前他就坚持着他独特的戏剧创作。欧丁剧场是极为特别的一群艺术家的集合,他们甚至在丹麦到各个村落去免费演出,只是要求当地的村民给他们一些回馈,比如回馈一个表演或者回馈一顿饭等等,用这种方式来交换戏剧。芭芭还编写了一本在戏剧界影响极大的书《剧场人类学辞典》,很多戏剧理论也都是从芭芭研究之后才发生了一些变化,也引发了戏剧界对剧场在人类社会活动中的位置的重新思考。他今年80多岁了,去年他来到乌镇跟我们建立了非常友好的关系,他也非常热爱乌镇,这次请他来做我们的荣誉主席他也感到非常高兴。

搜狐文化:去年乌镇戏剧节上本土剧目和评委会各成员的作品居多,而第二届戏剧节从剧目名录上看国际上的戏剧作品有了大幅度增加,那定位的改变是出于哪些考虑?

赖声川:乌镇戏剧节不可能一直都是我们几个评委的天下,第一届开幕的时候我们的作品居多,但本来乌镇戏剧节的目标就是做成国际化的戏剧节,所以在第二届的时候我们就更注重剧目的多元性。其实去年我事后看了国外媒体的报道就很惊讶,他们的报道角度都很独特。很多媒体人都说他们通过乌镇戏剧节看到了一个文化性的中国。我看了这些报道之后其实蛮感动的,因为乌镇成为了一个窗口,在这里世界可以看到中国富于艺术活力的另一面。这次有很多国际上的剧团参与戏剧节,很多都是我的朋友,我们彼此之间也都非常尊重。而且他们也都听说了乌镇戏剧节的影响力,所以大家都欣然接受了邀请。

本届戏剧节我们邀请到了非常有名的单人剧目《墙壁中的精灵》,剧中由一个韩国女演员分饰演32个角色。除此之外还有荷兰的剧目《人声》,也是一出非常有名的独角戏。今年恰逢莎士比亚诞辰450周年,我们邀请了一个印度孟买剧团来演出《第十二夜》,同时,我们也邀请了浓缩莎士比亚剧团来上演《莎士比亚浓缩全集》。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团体,他们会在两小时之内演完莎士比亚的所有作品。今年乌镇八个场馆将全部开启,水剧场则作为户外的演出空间进行拓展。国内方面,我们邀请了香港进念?二十面体的《万历十五年》、台湾杨景翔演剧团的《在日出前说早安》等等。这些剧目加在一起要比去年的戏多一倍。

搜狐文化:如果说第一届戏剧节有吸引观众的砝码是“旅游+看戏”,那么到了第二年,戏剧节又有什么新招来吸引观众重新回到乌镇?

赖声川:乌镇戏剧节的成长速度之快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大家常常都把“新”当做很重要的话题,但我觉得“好”才是重点,我们能不能做到每一个邀来的剧目都特别好,青年竞演也越来越好——这些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观众在乌镇戏剧节的11天里可以看二三十部戏,这对一个爱好戏剧的人来说是一个大盛会。我们就是觉得每一部戏都要好,至于未来怎么样,我觉得还是一步一步来吧,毕竟乌镇戏剧节还是一个“婴儿”。虽然现在就有人称乌镇戏剧节为“四大戏剧节之一”了,但我觉得这种称谓来的太快,还是给乌镇也给我们一点时间吧,让我们能尽量把这件事做好。

搜狐文化:虽然戏剧节非常注重推介年轻剧作者的作品,但现在整个舞台剧演出市场上常见的还是你们几位戏剧大师的身影,很少有新人能脱颖而出,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赖声川:其实戏剧和电影一样,这门艺术谁都可以做导演,谁也都可以做演员。但要说做到一个程度或者能够放到大剧场里做所谓的商业运作就有点困难。当然我个人并不重视商业运作,我还是觉戏剧艺术与社会之间的对话才最重要。现在小剧场的人永远做小剧场,大剧场的人永远做大剧场,那有没有一个中间地带能让这些青年的导演发挥自己的才华呢?当然你如果一辈子想做小剧场也没问题,但是如果你有条件跳到大剧场来,我们也会提供一些训练的空间,乌镇戏剧节其实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孟京辉:乌镇是挥洒我浪漫的地方

搜狐文化:经过第一届乌镇戏剧节的举办和推广,你觉得有没有达到之前预期的效果?

孟京辉:我觉得不用推广了,就感觉“恰如其分”。因为我们戏剧人其实并不需要多豪华的排场,也不需要更多人知道我们,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要和整个环境产生一种情感,这个情感规模现在看起来规模越来越大,不光我们自己的情感、观众的情感,其他所有的情感都会留存在乌镇,虽然才举办了第二届但已经有那种余韵袅袅的那种感觉了。来的人你永远都来,没来的有的人他就会馋。而且中国人太久就不相信有奇迹了,其实乌镇就是个奇迹,记住乌镇是个奇迹,这个奇迹就会穿透你的生命,把你一生里最美好的东西激发出来。

搜狐文化:除了乌镇戏剧节,你还参与了国内其他几个戏剧节的工作,那么乌镇戏剧节对你来说有哪些独特之处?你又是如何在这些戏剧节中分配精力的?

孟京辉:其实乌镇戏剧节对我来说就是挥洒我浪漫的地方,国内别的戏剧节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按部就班的戏剧节,这个戏剧节谈不上按部就班,里面充满了浪漫的想象。这个戏剧节其实更重要的我觉得是一个巨大的情感环境,一个情感环境在乌镇,而且当说到乌镇的时候对我来讲我觉得每一年能在那个地方安安静静地来像写诗一样在那儿呆着我觉得就够了。

搜狐文化:乌镇戏剧节的“青年导演竞演”版块一直都很引人关注。去年的“小镇奖”又推出了哪些戏剧新人呢?

孟京辉:乌镇戏剧节“小镇奖”设置了“小镇奖最佳戏剧奖”和“小镇奖最佳个人表现奖”两个版块。这个奖项是为激励青年戏剧人所颁发的奖项,最佳戏剧奖可以获得奖杯、奖状以及奖金人民币20万元,最佳个人表现奖可以获得奖杯、奖状以及奖金人民币6万元。去年乌镇戏剧节的竞选单元《巴巴妈妈》、《错误的话》和《滴答》名列青年竞演的前三名,获得奖状、奖杯和奖金。其中戏剧奖由陈明昊导演的《巴巴妈妈》获得,最佳个人表现奖由《错误的话》的导演陈丹路获得,他们也分别获得奖金和奖状。“小镇奖”又专业又随意又精准浪漫,整个乌镇完全像充满着梦一样,青年人在那里抒发才情。

搜狐文化:那今年“青年导演竞演”单元的比赛报名规则和题目要求又是怎样的呢?

孟京辉:今年“青年竞演单元”是面向全世界的青年戏剧从业者和爱好者。首先,强调“全世界”是因为乌镇虽然是个小镇,但具备的是大视野。青年竞演单元参赛剧目由导演担任领队,导演的年龄必须是35岁以下,如果超过35周岁,参赛作品必须为第一次公开发表的舞台作品,每个参赛作品的全剧组不能超过5名演职人员,我们要的就是所有能量都在五个人的宇宙里爆发的激情。今年的题目是“化”,演出时间仍然是四十分钟,三件道具是一扇看不见的门、一顶帽子和一件乐器。5月30日正式启动报名程序,到7月31日截止。

田沁鑫:在乌镇找回童年的想象力

搜狐文化:《青蛇》作为第二届乌镇戏剧节的开幕大戏,而且被安排在别致的“水剧场”演出,那在乌镇的演出会和常规演出有哪些不同的地方?怎样利用水剧场的构造去重现《青蛇》的故事呢?

田沁鑫:我受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赖声川先生的邀请很自不量力地来做了开场戏,也是感动于陈向宏先生做乌镇戏剧节的魄力。水剧场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它是一个露天的能容纳两千观众的全实景平台,有山、有水域、也有桥有塔,似乎很像《白蛇传》里面的场景。唯一的缺点就是离观众有点远,所以我们尝试了一次改造,《青蛇》剧组原本由十个演员组成,在水剧场的演出我们会增加一些其它演员来丰富这个环境。这些改动都存在着一定的风险和困难,但是由于乌镇是一个很温暖的存在,又是一个充满创造力的地方。我们在孩提时代都是富有想象力的存在,而现在如果我们能回归到那种造梦的想象力里去,那么这件事就有可能飞翔着去完成。所以我也很期待《青蛇》在第二届乌镇戏剧节的首演会是一个怎样的呈现。

搜狐文化:今年是莎士比亚诞辰450周年,你也排演了两个青春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之前看过韩国演员出演的一版,后来殷桃又出演了一版,这两个青春版在戏剧界引发了一系列的反响,那这次乌镇戏剧节为什么没有带来参演呢?

田沁鑫:其实我向黄磊推荐了这部青春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因为它是一个很摇滚又很刺激的演出,很时尚又很都市,张扬着年轻人的风采,又赶上莎士比亚诞辰450周年的纪念活动,就想把这出戏带到乌镇来,因为乌镇也是年轻人云集的地方,非常合适。但是我也同意总监赖声川先生的想法,乌镇有着独特的地理环境,它属于浙江又离江苏很近,它的人文景观很适合演《白蛇传》的故事,从我的角度来讲我配合组委会的决定,但其实青春版《罗密欧与朱丽叶》是我很开心的一次创造,没有在一个开心的艺术节里把它呈现出来,是我个人的遗憾。

搜狐文化:那田导你在改编莎翁作品比如《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时候是秉承着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和方法进行结构和重建的?

田沁鑫:莎士比亚的作品其实中国人演起来会比较理性,观众接受起来也会比较理性,这是我感觉到的。我感觉到了就想让它感性起来,所以我在做这版《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时候就让它落地在中国,变成中国发生的故事,你也说不清具体是什么样的城市,但只是一个很有中国特点的城市,而且结合了摇滚味、胡同味、麻辣味还有点韩剧味等等。开始的时候观众可能会抱着看外国戏的感觉结果一看被打懵了,但看着看着他们就觉得认同了。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

在演员里黄秋生对莎翁的戏是有发言权的,因为他一半是英国血统,从小看莎翁的戏长大,那天他来看戏的时候我都有点紧张,但他看完之后就说导演非常棒,说“你是我看到的中国人做莎士比亚戏最像的”。虽然我做的完全是中国话版,但是最像,而且做到了雅俗共赏,观众会喝着啤酒过去看戏,形成一个特别良好的互动。莎士比亚不是一个高高在上需要理性思考和崇拜的存在,他的思想有光芒并不代表他的作品表现形式是严肃呆板的。

搜狐文化:这两年出现了很多戏剧节,比如今年南京戏剧节还有天津曹禺戏剧节,从你自己的感受来讲,乌镇戏剧节与这些戏剧节相比独特之处在哪?

田沁鑫:乌镇戏剧节是一个小镇戏剧节,它独特的是不在城市里。我觉得乌镇是有环境存在的,稍微有点浪漫精神的人都会爱上乌镇,因为它非常温暖。我觉得乌镇更像一个美丽的姐姐,她非常得善良美丽而又温暖。她很阴性,因为她有很多水域就像人的经络一样,她让你放纵,因为她宽容到让你能纵情享受。其实就像黄磊说的,像赖声川,孟京辉还有我,我们三个真的很少能碰到一起,但是由于我们都是黄磊的朋友,所以决定了大家一起来开辟这片江湖,用各自不同的个性来完成一些别开生面的演出。也就是说乌镇的自然景观和我们几个人的协作让乌镇戏剧节独特于其他戏剧节。

  • 黄磊:我是乌镇免费代言人 ››
  • 赖声川:请给乌镇更多时间成长 ››
  • 孟京辉:乌镇是我挥洒浪漫的地方 ››
  • 田沁鑫:在乌镇找回童年的想象力 ››
往期精彩回顾更多>>
  • 出 品: 搜狐文化频道
  • 策 划: 李梦迪
  • 时 间: 2014.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