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第107期  

王竞:

中国电影价值观倒退

中国观众需信仰 期待与影片“对话”

主笔:胡曼  采访:胡曼

  • 封面人物 ››
  • 电影可以发掘一个城市的魅力››
  • 神性驱使的第五代中国导演 ››
  • 审查制度并未完全制约中国电影 ››
  • 往期精彩回顾 ››
  • 有话想说,请进 ››

嘉宾档案

王竞: 导演、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副教授

代表作品:《万箭穿心》、《大明劫》、《我是植物人》等。

内容简介

身为“学院派”导演的王竞,他的《万箭穿心》大受好评,他赋予电影的不仅是时代与人物的关系,更是一座城市和个体间的融合。在他的影片中,死亡与迷惘被层层穿透,生死同一。作为第五代导演的他表示其属于神性驱使的一代,有着明确的价值观,但对于低成本影片的拍摄他却说“不是你选择低成本,而是低成本在找你”……

王竞

“电影可以发掘一个城市的魅力”

搜狐文化:先问一个关于北京电影节的问题,您如何理解城市与电影的关系?

王竞:我们对城市的理解或者记忆其实都是来自于电影。比方说巴黎,我们到那儿的时候好像就看到了一个故事、一个神话或者一副画面。实际上电影里的故事、场景会给城市一个意义。电影可以发掘一个城市的魅力,它会将这个城市填充到一个故事里面去,会赋予它一些色彩。可惜直接指向北京本身的故事并不多,关于巴黎、东京、罗马等这些城市的电影故事不少,说到这些城市,你的脑子里面就会有它的印象,而北京还是缺少关于它的电影。

搜狐文化:您曾说中国电影中的城市大部分都是都是“千城一面”,更强调人际关系方面的问题,不像《罗马假日》这样的电影,会让观众对这个城市充满向往。您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国电影“千城一面”的情况?

王竞:中国城市大部分都有这个问题,它变得太快,人在里面找不到归属感。但其实有些城市是可以有故事的。因为它有历史形成的氛围,另外它承载故事的可能性足够大,不同的区域慢慢会形成自己的色彩,成为有故事的“潜力”,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得有人发掘这个故事,以及这座城市的魅力。

搜狐文化:今年电影节入围的中国影片是《一代宗师》和《中国合伙人》,荣获柏林金熊奖的《白日焰火》也没有入围,您如何看待北京电影节的评选标准?

王竞:北京电影节才刚刚开始,它需要慢慢找到自己清晰的位置,北京政府对它的支持力度很大,但是它肯定在某些方面还存在题。电影节那种植于观众当中的根可能还不够,上下有点脱节,所以说电影节本身也在成长。另外,中国电影节选什么样的中国电影其实也是有点模糊。目前关于中国电影还没有特别明确的声音,《一代宗师》反映出王家卫已经很成熟了,他的电影带点诗意同时还带点散文化。但是大陆的导演除了冯小刚、张艺谋等成熟的导演,形成了了自己的风格,其它大部分导演在角色以及影片的类型上还没有找到很明确的位置。

搜狐文化:在电影节入围的影片中,低成本的影片很少。现在很多导演都会强调自己的影片是大投资大制作,您认为低成本电影除了资金以外,面临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王竞:首先不是你选择低成本,而是低成本在找你。想自己做导演的人太多了,想拍电影的人也太多了,你有片子拍就不错了。但是中国电影一年超过七百部,少量的片子没拍就已经赢了,比如张艺谋、比如冯小刚。如果你有大的资金、大的明星、商业化的题材,这也就是奔着成功去的。有些被观众寄予希望值的导演也是有可能成功的,比如赵薇,虽然第一次拍电影,成败另说,但是观众对这样的导演拍出的片子会有期待。

  这样一归完,再往下大部分是低成本或者是拍出来注定要死的片子。我们做的片子已经是这个起点,反而到了这个起点之后,就会使把劲让它不管在哪个层面都能立得住,干脆在里面尽可能多的放自己的东西,置之死地而后生,还能做出一点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这些年来低成本就是这样,因为没有压力,因为能豁出去。其实中国大部分片子都是低成本。

王竞

“中国第五代导演是神性驱使的一代”

搜狐文化:芦苇老师在之前接受搜狐文化采访时说过,中国第五代导演是中国目前最出色的一代导演,因为第五代导演价值观都很清晰,到了第六代的时候,价值观变得越来越模糊、商业味道很重。您也是第五代导演之一,您如何看待芦苇老师的评价?

王竞:我觉得他说的是对的,第五代导演属于神性驱使的一代,有明确的价值观。冯小刚他们出来的时候,其实是以突破这个价值观来确立自己江湖地位的,跟王朔一样实际是反神权。《一九四二》也好《唐山大地震》也好,最后大家发现他还是第五代导演。现在这一拨导演,比如《北京遇上西雅图》、《泰囧》、《小时代》等影片,它们跟观众的对话是好的,但在另一个层面上,观众又觉得太浅了。用什么东西才能跟观众对上话,这一点可能是所有导演的困惑。

王竞(图片来源于网络)

  冯小刚在对待这个问题上,很真诚地想对观众说点什么,结果观众不买账。现在中国电影处于这个状况,要跟观众找到一个能够对话的层面,而且这个层面大家是平等的,从导演来说这个对话是有意义的。这个很难,因为它牵扯到一个整体价值观的问题。整个中国,不仅这一代人包括老一代人,大家的价值观都有点模糊,有点偏差。为什么有人怀念毛泽东,因为在毛泽东的时代,大家觉得活着还挺充实,有信仰。这里面有一个偏差,大家追着想找的是一个神性的东西,但是找错了找的是神权。

搜狐文化:每部影片其实都包含了导演的“情怀”,那您的情怀是什么?坚持的动力又是什么?

王竞:我觉得我就是坚持不堕落,不做自己看不上的东西。所有的导演都希望票房过亿,票房过亿并不是说有多少钱,而是你的片子被更多的观众了解了。这肯定是所有导演都想达到的。就看用什么途径去做到这一步了,比方说管虎是挺有追求的导演,拍的《厨子戏子痞子》票房不错,他做了努力证明自己能够做到过亿票房,但是代价有点大。我认为,他可能还是不应该用那样一种方法去获得观众的认可。我觉得“守住自己”才是最该坚持的。

搜狐文化:有人评价说,您属于学院派,对电影的叙述有敬畏感,您赞同这种说法吗?

王竞:是,可能是学究气,其实不见得是好事。

搜狐文化:这种敬畏感会让您做导演时被“局限”吗?

王竞:有好有坏,坏的地方就是你会觉得有好多电影创作上的红线不能踩。我脑子里面想了这么多年、学了这么多年,景别的关系就是这样一个关系,你让我往前多走那么一步就不行。但是我看到好多导演没这个东西了,他的片子可能也挺受欢迎的,但我自己仍然不能接受。我觉得如果我这么做,那就是犯了错误,尽管这个错误观众原谅了,但我却不能原谅自己。禁忌太多就转变成不利的因素。但这个东西也帮了我很多,很多人的片子失败了是因为没有叙事规律,我觉得我幸运是因为我对规律的研究保护了我或者说帮助了我。

搜狐文化:您心目中讲故事最好的导演是谁?

王竞:科恩兄弟、斯皮尔伯格是我喜欢的。斯皮尔伯格的《夺宝奇兵》那样最赚钱的片子我反而感觉一般,但是带有一点情感寄托的片子比如《慕尼黑》、《拯救大兵瑞恩》等影片,就是我最喜欢的。科恩兄弟也特别会讲故事,知道用什么手法能把观众的心抓住。科恩兄弟可以让一个人在一个不大的故事里牵动人心,这个就是会讲故事,他们知道故事里面的秘密,知道怎样才能把故事讲好。

王竞

“审查制度并未完全制约中国电影”

搜狐文化:有人评价说,现在中国观众的价值观有偏差,庸俗拜金,欣赏水平在倒退。您赞同这种说法吗?

王竞:我觉得不是欣赏水平的问题,而是他骨子里追求的东西的问题。现在有一拨人以骂别人装X作为发泄,把所有追求精神价值的人都骂成装X一族,这应该说是时代的问题。这个时代的故事就是这样,但是我觉得一定有人不满足,这些人在这个时代里可能不是主流的声音,但是他们确实能够对这个时代的价值观产生积极影响。

  《白日焰火》就是一个好例子,它票房过亿了,也许内容还不足以让所有人满意,但是最起码它有了自己要追求的意境,有了自己追求的人物状态,有了自己追求的品格。包括像现在也有一些片子不完全是所谓的商业片,包括像《中国合伙人》等等,虽然说的是一个发财梦,但是我觉得还好,最起码在叙事上,在整个表演上,在成熟度上比很多影片有意思。这些都是积极的影响,把电影慢慢带得更丰富,带得更有价值。

搜狐文化:您认为中国电影走过了这么多年,有哪些方面是该进步没进步,不该倒退反而倒退了的?

王竞:影片的价值观追求肯定是退步了。像谢晋、谢飞这拨导演,他们原先的文学功底都非常好。现在很多导演连书都不看,作品的味道明显太清太淡。另外,过去导演的人生阅历都比较丰富,很多导演人生的起伏、经历的时代,都可以把人生的阅历拍出来。现在好多导演又年轻又不读书,就只剩下抄袭了。

  但是从方法上看,画面技巧这个层面肯定是进步了。电影拍的比以前炫了,以前的电影手法单一,太中规中矩了,现在看上去更花哨了,有一些导演擅长特技,尽管说这一块跟美国比还远远不够,但是进步还是挺快的。

搜狐文化:导演如何跟观众对话,如何激发观众到电影院观影的热情,您觉得在这些方面,中国电影还有哪些欠缺?

王竞:这些年跟观众对话其实是有些变化的,以前我们找的方法只是好莱坞。但是从《泰囧》之后,中国市场上开始有一些片子不去按这个规律做了,至少现在中国观众是不完全跟好莱坞走的。中国导演现在在努力寻找的是中国方式、中国味道。再往后就是要研究叙事的规律,研究怎么把一个故事讲得更好更吸引人,怎么去塑造更有意思的人物,这肯定还有很多问题要去探讨。

搜狐文化:有人说中国电影其实大多都死在审查制度上,您觉得审查制度是制约中国电影发展的最重要的原因吗?

王竞:怎么说呢,如果把这个分级制度取消了或者变成真正的电影分级制,取消电影审查,那么我认为中国电影肯定能上一个大的台阶。韩国电影的兴起其实就是从电影法取消开始的。但是把所有的制约都归咎于审查,真的有点不公平,毕竟电影并不是都需要去过红线的。公平地说,今天跟过去相比已经是一个可以拍电影的时代了,至少从我遇到的状态来说,会有跟审查的磕磕绊绊,但是完全被禁是没有的。

搜狐文化:抛开外力因素,您觉得如果一部电影想成功,至少需要具备哪些要素?

王竞:第一是题材,新颖的题材大家都想看。对于观众来说,明星也是一个效应,想看一个明星的理由,跟他的演技没有多大关系。还有就是要把一个故事讲得吸引人,有很多故事内容很好,就是被导演讲砸了。画面也很重要,这不是说你非要弄大场面,但是要找到画面特有的味道。比如《白日焰火》就找到了刁亦男心中的哈尔滨,在这一点上他就成功了。一个好的片子不仅仅要停留在看电影的一个半小时里,应该有能回味留下来的东西,做到这一步,需要导演去发掘观众过去没有被触碰到的地方。

文化客厅简介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人物访谈节目。 六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及艺术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访谈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 出品

总策划:宋焘  统筹:胡曼

采访:胡曼  制作:胡曼  马捷  摄影:卡洛  设计:黎明 小光头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