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第130期  

史航:

戏剧也是一种信仰

向善之心是最高级的审查

采访:胡曼  主笔:胡曼  

  • 封面人物 ››
  • 戏剧具有“女性”属性››
  • 凡事不要面子,就能得到里子››
  • “文化交流”已经被用烂了››
  • 真正的好作品让人不敢审视 ››
  • 戏剧也是一种信仰 ››
  • 往期精彩回顾 ››

嘉宾档案

史航:编剧、策划。

代表作品
电视剧:《凤求凰》、《铁齿铜牙纪晓岚一》等。
舞台剧:《空中花园谋杀案》、《迷宫》等。

内容简介

  他是有名的书虫,他幽默、睿智、句句含金,话语里丰富的信息量足以证实他的博学广见。
  他也是著名的编剧,脍炙人口的《铁齿铜牙纪晓岚》、《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均出自他手。
  他喜欢自己捧着笔记本在网上“点评”,也因为他的“毒舌”一次次卷入“骂战”,被封“骂神”。
  身为“70后”,他喜欢收集旧书、身着长袍,活在只有一个人的家中,自然洒脱。
  在他的世界中,外界因素影响不到他的生活,他说“别人怎么说不重要,我觉得还是以我的爽为主。”
  他就是史航,以过于常人的语速吐露他内心深处的声音……
  

史航

“戏剧具有‘女性’属性”

搜狐文化:第一届乌镇戏剧节的主题是“映”,今年戏剧节的主题是“化”,赖声川说“化”这个主题带有女性色彩。你是如何阐释今年这个主题的?

史航:“化”,首先是造化、出神入化,是一个境界性的东西。戏剧是从人间来的,但是它又是人间一个特别的点缀。其二, “化”,就是变化,此刻一个人可能化作一个妖,一个妖可能化作一个人;一幅画可能突然化成一个舞台。“化”是一种物体对物体,存在对存在的翻译,在翻译中间就有了更多的可能,更多的自由,更多的沟通。所以无论是上一届的主题“映”,还是这一届的主题“化”,它们都是对舞台的一种提醒。

搜狐文化:你说的“提醒”具体指什么?

史航:如果一个演员走上舞台,我们不是看他来舞台做报告的,而是要看他到底能给我们提供多少不一样的奇迹。

搜狐文化:这种“提醒”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体验。

史航:对。其实这次戏剧节的主题“化”也正是突出了这一点。我们评委也会有自己的感悟。我是做编剧出身,也写舞台剧。戏剧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它可以随时互动。

史航(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且,这个“化”还有“高台教化”的戏剧功能,这个教化不是说不要欺负小朋友,或者不要随地吐痰等等才是教化。而是让所有的陌生游客,看到街头的演出,不再大呼小叫,而是安安静静地看,然后等人谢幕,鼓个掌再走。

  这些游客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进剧场,但是现在戏剧进入了他的旅行,他会觉得新鲜,甚至觉得戏剧也挺有意思。这就会让游客在无形中受到影响,这就是“化”这个字的含义。游客化成一个戏剧未来的潜在观众。

搜狐文化:“化”与女性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史航:女性也就是母性,母性就是生育——生、孕育。以前人们对庄子“天地之大德曰生”注释说过,天地最伟大的道德就是让人活下去,所以要让戏活下去。这个“化”就是“生”的含义。沾上戏剧的东西都是女性的东西。因为它都是在孕育,在舞台上孕育着新的可能。

史航

“凡事不要面子,就能得到里子”

搜狐文化:说到本次戏剧节的不同之处,还有一点不得不提。乌镇是个古香古色的地方,但是戏剧是现代的,这二者间的关系就好像你与这个时代的关系,你喜欢看旧书,穿长袍,有时候像个古人,却又始终在与这个时代保持最亲密的关系,你认为古与现代应怎样结合?

史航:说到古与现代,就拿我来说吧,我觉得这跟我的性格有关。我认为凡事不要面子就能得到里子。对于穿着,我更看重跟环境的适应性。譬如我来乌镇参加戏剧节,穿得随意甚至有些古怪,在街上就那么游荡,我觉得也挺合适的。别人怎么说不重要,我觉得还是以我的爽为主。

搜狐文化:戏剧因为它的不可复制性,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算是“高消费品”了,如何能让这种“高消费品”由一线城市延伸到二三线城市,让更多的人看到?

史航:就像乌镇戏剧节中的“嘉年华”单元。街头的表演者踩高跷经过的时候,做买卖的小女孩拿手机拍,拍完跟别人议论与昨天有什么区别。小小年纪和这些没有去过远方的人,他们也可以作为戏剧评论家。

搜狐文化:你之前说过乌镇戏剧节跟“国字号”戏剧节相比,它最本质的区别就是以戏为本,以人为本。能否具体解读下这句话?

史航:节日性的活动特别容易假大空,但是由于大家的努力,乌镇戏剧节跟假大空绝对不沾边。这个节日就是不管你走到哪,在路上遇到的可能是熟人、同行、朋友,演员,或者是正在进行的表演。乌镇在戏剧节期间,它戏剧化的密度,审美的密度超过了很多大城市,在这一刻,你会觉得这个地方很亮,很晃眼。这更像戏剧的原始形态,充满偶发与奇幻。

搜狐文化:但是很多人认为参加“国字号”的戏剧节更容易得到名和利。

史航:其实这个名利太应该追求了,但是有句话叫“计利当计千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植树造林也是为了利益,但利益到底是什么?是为了保护土地不受风沙的侵害,否则这块土地就不值钱了。

  名利二字没有关系,但是千秋利、万世名更重要。比如说现在用了国家很多钱,拍了一个动静特别大的戏,但是个烂戏,还到处演,弄得很多人一辈子看的第一部话剧就是这个戏,结果观众觉得很糟烂,于是这些人一辈子都不再想看话剧了,所以你再想挣这些人的钱就根本不可能了。因为你拍了一个烂戏让所有人都倒了胃口,所以你想追求的名利并没有追求到。

史航

“‘文化交流’已经被用烂了”

搜狐文化:相比中国,外国的街头艺人更多,他们不为了名利,就纯是因为热爱表演,表演形式也是多种多样。

史航:对。这次乌镇戏剧节我们邀请了很多国外的表演团体,这些国外的街头表演演员没有那种腼腆、羞涩,他们很坦然,并且带动了国内的街头表演。

搜狐文化:但目前很多中国人对这种街头表演形式存在着误解,统称其为“行为艺术”,对此你怎么看?

史航:很多人把一切所不理解的艺术归为行为艺术,把理解的称为“街头卖艺乞讨”。这些人不知道两者之间有一个美好的、很大的空间。街头卖艺,表演者需要你交钱,因为他们不是免费演出。所以你前面看到的演出都是有目的性、功利性的。但在乌镇戏剧节,你想看哪个演出就看哪个,别说要付费了,就算看完没有掌声也没关系。

搜狐文化:很多人一看有外国剧目,就用“东西方文化碰撞或交流”来形容,文化交流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史航:说到东西方文化交流,我说一个很大的话题,异性亲吻是不是很正常?但咱不能把这种行为说成是性别文化的交流。文化交流是一个已经被用烂、用磨损的词。其实文化交流很好理解,彼此又有善意,又有好奇,所以在一起。

搜狐文化:如果我们接纳更多的外国创新和元素,会不会改变戏剧原有的中国的味道?

史航:原有的中国味道也不是红漆绿漆,门口一喷泉,一水池,一假山,旁边写着计划生育标语什么的,绝不是这样的。什么叫中国味道?旅外的游子才知道什么是中国味道,成天见老外,成天吃洋快餐,只能靠回忆才能想起原先小时候吃的东西是什么样。越跟外国人交流才越有中国味道,不跟外国人交流就没有中国味道,那是故国味道。

史航

“真正的好作品让人不敢审视”

搜狐文化:本次戏剧节邀请的国内外剧目,有没有为了通过审查而做出修改?

史航:没有。其实大家对于自己的戏的尺度,因为某些政策而进行修改或调整,是非常能理解的。其实在任何审查制度之上,有人本身就是好恶之心。但向善之心才是最高级的审查,跟万国之上有人类一样。

搜狐文化:有向善之心才能排出好的作品?

史航:真正好的作品,好到别人不敢直视的时候,谁敢审视?

搜狐文化:这也是中国戏剧发展缓慢的原因?

史航:没有礁石哪有浪花,有人是天生当礁石的,那其他人就是天生当浪花的。

史航

“戏剧也是一种信仰”

搜狐文化:很多人评论说现在一些年轻人的戏剧不关注社会现实,你认为“反映社会现实”是衡量一部戏成功与否的标准吗?

史航:绝不是标准。

  我也参加过一些大学生戏剧节,青年戏剧节等等,我注意到很多时候,这些年轻人不管事件的背景是什么,他们重点想表达的是自己心里对这个事件的纠结。但是哈姆雷特说过一句话,天地之大,比你所能梦想到的多出更多。所以,如果年轻人能关心周围的一切,是社会现实还是社会幻象都不重要,他能关心除自己之外的一切就会更好。

搜狐文化:你认为一部成功的戏剧必须具备哪些要素?

史航:我评选好作品的标准就三个词:“诚意”,就是你表达了一些诚意;“创意”,你要有与众不同的东西;第三个尤其重要,“词能达意”,因为又有诚意,又有创意的人往往词不能达意。诚意跟创意不能相冲突、相矛盾。所以,对我来说,一部戏最重要的是词能达意。

搜狐文化:你认为戏剧能否营造一个乌托邦的世界?

史航:戏剧就是一个乌托邦。但是,就像海子写过一篇文章中提到诗人荷尔德林时,有一个问答,问在这贫困的年代,诗人何为?

史航(图片来源于网络)

回答是,在这神圣的黑夜,他将走遍大地。在这个黑夜中,“迷茫”是神圣的。青春期的迷茫是最神圣,最有意思,也是最重要的财富。因为这时期的青年最恐惧,也最迷茫。但迷茫和恐惧又是财富,你可以把你的财富搬到舞台上来,像你的嫁妆或彩礼一样搬上来。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该怎么用它呢?如果你迷茫着说自己的迷茫,恐惧着说自己的恐惧,那你就是舞台上一个年轻的祥林嫂,你会让人厌倦你的恐惧和迷茫,而不是跟别人一起产生幻想的共鸣。所以这就需要你自己的分寸,自己的把握。

搜狐文化:所以戏剧其实是一种自己给自己的感动?

史航:演戏就是这样,有时候演给别人,有时候演给自己,就像传教一样,周围没有人信时,我就自己传给自己,让自己更坚信。戏剧跟宗教是有联系的,在演出中,每个人都像一个礼拜堂,是一个垂直的演出,带着平等的演出。

搜狐文化:这也是戏剧跟电影最大的差别。

史航:电影跟戏剧最明显的区别在于,电影先锁定了谁的脸,观众就得看谁,没法看到其他人。但在舞台上,灯光就算先打在你那儿,但是我觉得其他人演得好,我就可以盯着其他演员看,谁也管不着我。这一刻,哪个演员卖力气就能吸引观众的目光,他就是主角。

  电影镜头是一种专制,让你看什么就看什么,而舞台是一个大镜框,什么都是自由的。戏剧是可以这样的,它值得人“卖命”的就在这一点。

搜狐文化:可以说戏剧也是一种信仰。

史航:对,没错。

文化客厅简介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人物访谈节目。 七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及艺术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访谈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 出品

总策划:朱玲  统筹:胡曼

采访:胡曼  制作:胡曼 马捷  设计:黎明 小光头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