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第120期  

林兆华:

我不乐天,我阿Q

中国大量文化资金没投给真的艺术

采访:胡曼  主笔:胡曼  

  • 封面人物 ››
  • 排经典是下策,戏剧应反映当代››
  • 我不乐天,我阿Q››
  • 现在看戏是看明星的时代 ››
  • 观众爱哭哭爱笑笑,讨论这没必要 ››
  • 中国话剧照这样发展快死了 ››
  • 戏剧可以幽默,但不能胡说八道 ››
  • 往期精彩回顾 ››

嘉宾档案

林兆华:话剧导演

代表作品:《故事新编》、《樱桃园》、《刺客》、《人民公敌》等。

导言

  他说,现在是一个看戏看明星的时代。
  他说,自己当剧院院长八九年了,开会时百分之八九十谈的是厕所问题、食堂问题、房子分配问题,很少谈艺术。
  他说,打造文化大国的中国,大量打着文化旗号的钱,没投在真正的艺术上。
  他说,中国话剧照这样下去,快死了。
  但他依然排着戏。
  ——易卜生经典剧目《人民公敌》,被“大导”林兆华推上了话剧舞台。
  由他说来,选排经典,实乃下策,戏剧本该反映当代生活。
  他说,他不是乐天,他阿Q。

林兆华

“排经典是下策,戏剧应反映当代”

搜狐文化:你最大的爱好就是排戏剧?

林兆华: 我现在兴趣减退了。这个东西太可怕了。

搜狐文化:知音太少?

林兆华:自身的问题。兴趣都是自己内心的问题。说客观条件这个客观那个都不是主要的,你要想做什么都可以做,尤其创作。说这个原因那个原因客观都不是主要的。趣味、兴趣、动力都是自己的。

搜狐文化:兴趣动力为什么降低?

林兆华:老啦,烦啦,没什么好作品了。现在选择排经典也是下策。戏剧应该反映当代生活。当代剧本深刻了不让你演的,咱们说实话,不深刻的平平凡凡一点意思没有,比如反腐应该反吧,你稍微深刻一点你就演不了。

搜狐文化:这几年的尺度在放开。

林兆华:也就那么一说,我对这个不抱啥太大希望。

搜狐文化:选择易卜生的《人民公敌》,有深刻的现实意义所以才选?

林兆华:这个老百姓好懂,环保问题老百姓太好懂了——一个娱乐浴场,在海边,主持正义的医生说,这个水里有毒应该排水,这不挺简单的事嘛,但是不行,这个投资方就是不让你弄。这个医生他掌握真理,但又特别孤独。这一点,当今很多知识分子都是这样的。

搜狐文化:这次的艺术表现手法有没有创新?

林兆华:老老实实现实主义。没新手法。我不是骗你们,这是实话。实景、现实主义,这个题材太贴近老百姓了。

搜狐文化:这部戏的内容本身就很尖锐,会担心审查吗?会不会在内容上打“擦边球”?

林兆华:把剧本排好了就“擦边儿”了。

搜狐文化:排演经典名作,包括易卜生,是隐藏私货的良策。《人民公敌》这次有哪些私货带给大家?

林兆华:既然是私货,就不能跟你说了。我刚才已经说了,掌握真理的人永远是孤独的,但大有人在,各界都有。比方说各大学的所谓“博士生导师”之类,这导那导,学戏剧的学电影的,你谈那么多干什么,你去拍点儿电影,能排戏排点儿戏。

林兆华

“我不乐天,我阿Q”

搜狐文化:据说“半偷闲”是你最佳的创作状态?

林兆华: 我是一个不用功的导演,我拍戏没那么认真。“半偷闲”那句话是林语堂说的,我不会玩命投入进一个戏,像别的导演那样一下构思好几大本。我就瞎划拉划拉就完了。

  我为什么半用功?我更在乎的是灵感的东西,这个东西说不清楚,全凭感觉。我总说艺术是一种感觉的艺术,是不是理性的,理性不能指导创作。所以我在排戏有一个心态,我希望大家玩起来,因为戏剧本身就是游戏,我们现在把戏剧弄得太严肃了,正儿八经去教训人,戏剧不是这个功能,戏剧真的是娱乐,有意义的娱乐这不更好吗?

搜狐文化:那你的娱乐精神会在网络上体现吗?看微博上有你个人账号,粉丝一百多万,微博发了34条?

林兆华:我没微博,第一我不看微博,第二我不喜欢在微博上胡说八道。我不喜欢这种方式,我觉得一个戏最要紧的是宣传演员,宣传演员的目的就是为了票房好,让更多的观众来看戏。宣传导演在中国还不到时候。

搜狐文化:更喜欢哪种风格的剧本?

林兆华:悲剧、喜剧、悲喜剧都可以。主要写得有人物就行。没人物什么戏也不行。就拿《人民公敌》来说,主题很简单,人物个性很有意思,老百姓容易懂。

搜狐文化:拥有一个满意的剧本后,排戏时会不会很注重对细节的把握?

林兆华:我就是要一个大感觉。细抠我真不会。第一我不习惯,第二我不认为那是帮助演员。一个导演的本事就在于叫演员自发地从心里创造,一个演员不能只表达导演的意图,他应该表达他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对剧本的理解和对导演的理解。反之,演员就变成了传话筒。

搜狐文化:如何面对外界的不理解?

林兆华:我现在做的一些事,照样后面有骂的人。有些个事你越把它当事它越是个事。艺术看法不同,别理就完了。

  对排戏,第一兴趣还有一些,对戏剧还有那么点热爱,舍不得丢掉。第二,不排戏我别的不会,画画我练不了,写短文没文采,我又不好吃又不好玩,你说能干点什么?只能排点戏。

林兆华

“现在看戏是看明星的时代”

搜狐文化:你如何看待票房?

林兆华: 票房,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你光靠明星堆,也堆不起来。真正的戏剧繁荣和文化复兴程度有关。比如欧洲做一个戏,根本不考虑票房,人家有戏剧传统,提前半年一年票都定了。再加上咱们的戏剧剧本不怎么样,演出又一般。

搜狐文化:在剧本特定的情况下,对演员的要求很高吗?

林兆华:历来舞台演员永远是舞台的中心。因为有高亚麟和王学兵的加盟,《人民公敌》票房必然有保证。

搜狐文化:对票房的有预期吗?

林兆华:现在是看明星的时代,不是看导演的时代。票房略有盈余是肯定的。(笑)。

搜狐文化:他们在你这部戏的片酬是多少?涉及保密吗?

林兆华:片酬我不知道。没什么可保密的。他们在我这儿排戏不赚钱,顶多他们该吃饭时给他们管顿饭。(笑)

林兆华

“观众爱哭哭爱笑笑,讨论这没必要”

搜狐文化:你是否赞同说戏剧是一个小众艺术?

林兆华: 戏剧是小众的,绝不是大众的,小知识分子小白领看的比较多。

搜狐文化:现在这一小众群体的素质和观戏氛围,与你盛年时相比,是否有差别?

林兆华:现在戏剧市场虚假的比较多。我比较悲观,我自己好几次说我要退出戏剧圈,没意思了,真的没意思了。

搜狐文化:你觉得,观众整体的素质和欣赏水平达到什么程度了?

林兆华:离欧洲的先进文化的那个层次还差一大截。

搜狐文化:现在第十三届大学生戏剧节正在举办。有人说,这些热爱话剧的大学生才是中国话剧的希望。你觉得中国话剧的希望在哪儿?

林兆华:大学生戏剧节我从来没参加过,戏剧在大学自发地组成小团体其实挺好的,不要学校领导加以更多的干涉就行了。

搜狐文化:《人民公敌》有学生公益场吗?

林兆华:每次都有。这次票价没提高,反而降了。

搜狐文化:除了低廉的票价,话剧还应该用怎样的方法拉近跟大学生的距离?

林兆华:叫它自然发展,不然越管越坏。

搜狐文化:之前有人认为当代年轻人大学生的文艺趣味普遍浅薄。人艺《雷雨》公益场遭到笑场,很多人说是大学生的艺术素养太低了。你对这一现象怎么看?

林兆华:媒体大谈《雷雨》笑场问题本身就毫无意义,根本没必要,观众爱反应爱哭哭爱笑笑,而且我们媒体还讨论,我们的演员们也去讨论,根本就没必要。人家观众爱哭哭爱笑笑,爱骂你就骂你,这是正常的。

搜狐文化:有舆论认为,观众在不该笑的地方笑了,是不合理的?

林兆华:什么叫该笑?不该我笑的我笑了,不该哭的我哭了,这是经常的。观众的感觉不以导演和演员的意志为转移的。

搜狐文化:《雷雨》观众笑场,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林兆华:那不是剧作问题,那是表演问题,实际上我分析是按照原来的描红模子描不好还矫揉造作,所以观众才笑。不要模仿,真正的塑造人物观众是不会笑的。老艺术家们希望他们按照模仿的路线走,但这么走只会是死路。

搜狐文化:你觉得好戏的标准是什么?什么戏能入你的眼?

林兆华:谈不了。

林兆华

“中国话剧照这样发展快死了”

搜狐文化:你对传统戏剧更感兴趣,未来你是否会做《故事新编》这样全能话剧的尝试吗?

林兆华: 看戏了。我对中国传统戏曲是喜爱的,我的创作很多吸收了传统戏曲美学。我崇拜中国传统戏曲,比如像现在的裴艳玲、青衣张火丁,将来都能成为角儿的,但是很多戏曲界各行各业的元老们,他们不努力培养,早就能成为角儿了也成为不了角儿。

搜狐文化:焦菊隐先生呢?

林兆华:焦菊隐是我由衷崇拜的戏剧大师。焦先生是有学问的。

搜狐文化:焦菊隐先生提出的中国学派有后来者吗?

林兆华:我在努力继承,北京人艺没继承,我是努力继承,我是玩命学的。北京人艺口头说是中国学派,但是它没按中国学派走,他们就是老一套的斯坦尼。

搜狐文化:你觉得中国学派你完成了多少?能给出一个百分比吗?

林兆华:我每一个戏都有中国学派的因素,中国学派的核心是以中国传统戏曲说唱美学为原则的,焦先生要没经历文化大革命他的成就还会更伟大。

搜狐文化:你在《导演小人书》里面说,当今继承文革遗毒精神的人大有所在?

林兆华:现在就是,拿一个戏先说对意识形态有什么妨碍没有,这个戏出来以后领导是什么意见,现在还是这样的,我不是说别人,我都是这样。已经习惯用意识形态来衡量了。

搜狐文化:我们都说自己是文化大国,但是几十年下来焦先生倡导的中国学派没有真正形成,这个问题出在哪儿?

林兆华:中国大量的文化基金、文化资金没投在真正的艺术上。

搜狐文化:从2010年开始做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目的是什么?

林兆华:目的很简单,就是把国际上好的戏和好的导演拿过来给中国戏剧看看,比如彼德布鲁克、彼德波尔,他们都是知名的戏剧现代舞大师,我接触联络后,掏工作室的钱请他们来的。

搜狐文化:工作室已经为这个项目贴了多少钱,方便透露一下吗?

林兆华:我不知道,如果30人的话,从欧洲的机票到北京每天的住房再到租场费,一算就算出来了。

搜狐文化:会有生不逢时之感吗?

林兆华:我无所谓,我也不跟它抗争,任何研讨会我不参加,我也不抗争,你爱批评什么批评什么,我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批评多了不让演不演就完了。

搜狐文化:你觉得中国话剧最缺的是什么?

林兆华:这个我说不出来,中国话剧照这样发展快死了。第一批死的是国家剧院,国家剧院已经没有活力了,希望在于年轻人自由结合的小团体里,他们很活跃。

林兆华

“戏剧可以幽默,但不能胡说八道”

搜狐文化:但就主流而言,真正有影响力有品牌的还是人艺的话剧尤其是国家话剧院的话剧。

林兆华: 观众的习惯而已。习惯是看人艺和国家剧院的戏,实际上它们已经没什么新的东西了。我在剧院这么多年,我当副院长也当了八九年了,开党委会开院长碰头会开院务会议,80%—90%谈的是厕所问题,谈的是食堂问题,谈的是房子分配问题,很少谈艺术。

搜狐文化:看孟京辉的先锋话剧吗?

林兆华:我好几年没看了,但对孟京辉是由衷支持的。像孟京辉这样的太少了。我这样的属于中庸之道。他是敢于说、敢于演的。我没那个精神和勇气了。

搜狐文化:你认为《开心麻花》可以算作戏剧吗?

林兆华:我没看过,最早那个制作人拿电脑给我看这个戏,我说第一我排不了这样的戏,票房很好,人家爱怎么演都可以,只要不反党不黄色不胡说八道就完了,开心麻花人家没胡说八道,就是幽默一点搞笑一点。

搜狐文化:戏剧界老先生张新秋说,中国当代没有真正的悲剧,我们不敢表现真正的悲剧。你怎么看?

林兆华:中国不是缺乏悲剧问题,也不是缺乏喜剧的问题,最要紧的是缺乏真正的戏剧。真正的戏剧反映现实,反映当今时代人的精神状态。

文化客厅简介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人物访谈节目。 七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及艺术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访谈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 出品

总策划:朱玲  统筹:胡曼

采访:胡曼  制作:胡曼 马捷  摄影:卡洛  设计:黎明 小光头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