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林祥雄:天地求索 情归北大


6月6日上午,当年近七旬的“新南洋画派的代表人之一”、新加坡著名艺术家林祥雄先生从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名誉院长、著名美学家叶朗先生手中接过教授聘书。他也同时创下一个纪录,成为正式受聘于北京大学的首位海外名画家。

当天,“天地求索——新加坡艺术家林祥雄绘画作品世界巡展”北大邀请展开幕,林先生受邀为北大学子创作的巨幅画作《百树图》(见左图),也于同日正式落户于堪称北大地标的百年讲堂。

林先生健谈、豪放的性格为人钦佩,而他画作中独树一帜的写实风格,也引发大家对当下中国艺术创作趋同性的无尽反思……

赤子民族情:“西方的月亮不会比东方的来得圆”

   记得毕加索曾说过这么一句话:“……谈到艺术,你们东方有艺术。有着丰富、优秀、渊博的传统艺术;埃及也有艺术。而西方则是一个没有艺术的地方。我真不明白,你们这些东方人,宁可抛弃及无视自己丰富的传统艺术而到西方来学习,这岂不舍本逐末?!”

   当然,毕加索讲这席话时,也许谦虚或厚道地自我菲薄激励了东方的青年学子们。但这席话也并非完全是为了恭维而捏造的,而是说出了真心话,也道出了实况。

   近世纪以来,中国学生到西方学艺者不乏其人,除了一些学成回归之外,移居或浪迹西方国度者,也还有不少。“但即使您的西洋作品画得再好,有非常突出的表现,至终还是比不过西方艺术家——在根深蒂固的种族排斥传统习惯下,或在西方油彩的表达技巧中,总是没法超越他们的,而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林祥雄先生曾在自己的画集《谈艺录》中说。

   “西方的月亮,绝不会比东方的来得圆,而月,还是故乡的明!”他的民族情怀总是表达的铿锵有力而又无比真切。

   谈及为北大创作的“百树图”,林祥雄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是人们对百年名校的期许与赞誉,也是对青年艺术创作的殷殷期许。色彩方面,他采用秋天的金黄色色调以便融入空间主体,而树干却以浓淡干墨突出峥嵘铁骨撑天的民族气概,寓意华夏文明的渊博厚重与源远流长。采用秋天的景象,另一层寓意是籍季节时光的演变与天地万物的生息枯荣,凸显宇宙空间的自然规律,窥探世事的奥秘,探索东方天人之学的内涵;他试图以秋天为中轴上溯天人之际,从道法自然推演文明创始,强调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最终落墨于”百年讲堂,民族命运所系”。

林祥雄

“画坛鲁迅”:不画风景画人物 悲天悯人担使命

   有些画家,只看作品就行了,例外的是,还有另一类画家,本身具有独立的思考能力与美学观点,未作深谈,仅凭作品揣测或理解,可能会陷自己于不清不楚的泥潭,林祥雄,即属于后者。

   中国文人画,向来自命清高,风花雪月,鸟兽虫鱼,或画茅庐赏雪,或写临渊赋诗;但祥雄的画,却一扫前人藩篱。而他用悲天悯人的古道热肠,面对社会,面对人生。

   林祥雄从幼年便自中国大陆移居新加坡,在新加坡完成初级美术课之后,便远赴法国继续进修与发展其绘画艺术。最后十年来,他往来于新加坡、意大利和其它西欧国家,担任意大利一家有名陶瓷厂的美术设计和咨询工作,因为无法单独依靠写画维持生活。但是,即使画出来的东西完全卖不出去,林祥雄都满足于他自己的艺术事业。他认为艺术作品应该被视为“事业”多于“业务”。因此,他并不在乎能否把画卖出去?而更满足于他的作品能够得到“接受”,而且对人类社会有其价值。

   艺术创作,应该“与时代社会紧密地结合,从而发挥、反映、传播……讯息。”林祥雄笃定的相信这一点,“在表现客观事实之余,也要流露其个人的思想愿望,这样才能来负起神圣的艺术使命——揭露、鞭鞑、诅咒丑恶与残暴的社会黑暗面,表扬、激发美好及正确的先明部分。”

   别看林老面相和蔼,他的内心却充满了“革命”意识,在他那激情而有力的画笔之下,体现了社会的悬殊,以及人间的黑暗角落——这不只是他所生活着的国家,而是他多年来所经历、接触过的毎一个地方的残酷实写照。事实上,他的作品不容易为人了解和赞赏,因为他并不强调鲜艳美丽,而只着重于把社会的“真实”灌注到绘画中。明确地宣示他的人生观。因此,他的作品的现实意义价值,往往高于纯美观方面。

   《唉,鱼又没价了》画的是一群马来女渔贩,或捕鱼人的妻小,愁眉苦脸,正在为着因鱼获价贱引起生活的困苦而发愁;“风浪起、船停、渔没。”表现的是鱼贩们空着鱼筐,在鱼船旁呆坐,风浪起,不能出海,连渔船也拖上海滩,船上空空如也。背景是成群海鸥,也在低飞觅食,仿佛鱼儿也因风浪而深藏海底,但它们仍在努力寻索……人与鸟,两种不同的动物,都在为生活忧愁。那么,鱼贩们今天的生活又将成问题了,怎么办?看得出,画家正以极大的同情倾注于这些小人物身上,悲天悯人之外,也同社会提出“怎么办?”

   而对社会与生活的画面,以前是不为文人画所重视,且也不屑于入画的。但林祥雄却在创作实践中贯彻他的艺术观“艺术创作,除了忠于客观现实之外,更有必要揭露出时代社会的内涵实质,流露个人的思想感情。”他的感情,正是对于穷苦无依的小人物的同情,也鞭策了社会的某些阴暗面,启发人们的思考。

   在另一组画中,“破坏与建设”,将高耸现代的组屋与低矮古老的旧屋作一强烈对比,现代化组屋的建成,正是建筑在将旧屋破坏的基础上,但在画面感受上,读者不也可以领略些画外之音和人生哲理吗?——破坏的,不只是旧屋吧,还有旧日优美的风景。鸟雀赖以生存的树林,以及那温馨的人情味……“望组屋而心寒”也画了同一题材,即组屋与旧居的对比。画中人心寒的,不只是组屋本身,而是组屋所衍生出来的种种问题:对旧屋温馨的回忆,组屋冷漠的人际关系,日益狭小的生存空间……

林祥雄:《漫天乌云罩大地》

反传统 废师承 “叛逆”中生创意

   国画多以美好、乐观、崇高的景象为题材,用色方面,一般喜用冷色,以给人造成一种阴沉、压迫、凄凉的感受,以引起人们的共鸣,而林祥雄却反其道而行之,采用暖色,给人留下的又是一种“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的感受。

   在艺术创作上,林祥雄主张需走自己的路,不师一家一派之长。他说,翻开东西方艺术史,遍览古今中外画坛史略,又有几个敢“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中国近百年画史为例,青藤、石涛、八大山人、白石门徒众多,但又几个人能超越他们的成就呢?因此,他认为,应创自己的派,废师承,法自然。

   在命题上,他少用四言、五言或七言那种带着诗词意境的语言,而是用摄影家或版画木刻家那种尖锐的政论式的发人深省的语言,如:《高科技与文明治不好的饥荒症》、《请救救孩子们吧》、《怎么办?》《保留——为经济价值或社会意义?》《人的居住——从永恒到短暂》、《人性兽性总一样》、《称王?因为……》等等。这些不以“常理”命题的命题,常常以带着匕首的语言呈现。

   二十多年,他在自己设计的道路上探索迈进,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派”开始得到人们的承认了。就是看过他的作品和见过他本人的中国艺术大师刘海粟和著名画家范曾也对他的创作精神、革新气概表示欣赏。刘海粟曾在他的一幅作品上题写杜甫的诗句曰“元气淋漓幛犹湿,真宰上诉天应泣”,范曾在讲到他的作品时也表示,笔墨淋漓,气势非凡,那充满现实味的作品,更令观者沉思、追忆。

   至于叛逆的原因,他自己说得好:“我反传统、废师承,而师法自然与现实,这便是我叛逆的原因。”

画作《天地求索》充满压抑感

文化名人眼中的林祥雄

许嘉璐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少小在人鬼莫辨的时代中熬过,继而漂流海外,饱尝奴役之苦。特别是那个年龄在海外,他可能沉沦颓废,也可能听天由命,但他却选择了奋斗,他成功了,在他介身其中的所有领域,他最终都成功了。但是,在我看来,“中华民族之赤子”才是对他最好的说明与称呼。“赤子”是他的本质,他的心灵,他的境界。他的眼光没有局限于自身和所赖以生活的城市现实——地球的现实,仍然充满了掠夺、欺骗、仇杀和血腥,他要成为抵消和冲淡那些邪恶,让人类命运的天平向着正义一端倾斜的一棵草。

萧乾 已故著名作家(1910--1999)

   祥雄说,我们两人又不少共同点:都是自幼历尽坎坷,靠半工半读混起来的,并且都在欧洲闯荡过。但在天赋及成就上,我都远不及他。但我十分喜欢他。首先是他那热情爽朗的性格。他出生于潮州,那是我的第二故乡。1991年夏天在中国遭受的巨大水灾中,最能看到祥雄那悲天悯人的胸怀和他慷慨奉献的精神。

谢冕 著名学者 北京大学教授

   林祥雄的生命历程充满了魅力。由于他的坚忍、顽强和智慧,作为一个企业家他取得了成功,作为一个艺术家,他也取得了成功。在企业与文艺、在中国与西方、在现代与古典这看来难以弥合的地方,他都收到了异乎寻常的成效。这是一个给人以启示的真实的故事。

刘抗 新加坡美术开拓人,已故著名绘画家

   人生如不和艺术结缘,会使岁月虚度,最终变成行尸走肉。艺术缺乏生活气息或社会意识,便会逐渐枯萎甚至衰亡,祥雄紧守这些理念,永不更易。

刘大为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著名艺术家

   我们知道,举凡艺术作品都是承载人类生活的片段,并终将折射出人类可靠与真实的历史!因此,一个艺术家的创作之优劣与好坏,莫不与他的文化修养与艺术观,社会价值观及艺术创作功力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今天,我们“拜读”了林祥雄作品之后,相信从中能找到他的思想,他的主张,以及他作为21世纪东方世界的知识分子与艺术家对时代、社会与人类的一种纯洁的真爱情怀:悲天悯人、关怀人间。

范迪安 中国美术馆馆长 著名艺术评论家

   我与林祥雄先生虽已相识二十余年,今天看到他的最新作品还是为之兴奋、为之震撼。因为,在近半个世纪的艺术实践中,林先生是始终葆有着创作的激情,真正用生命热爱艺术、献身艺术的一位大家。从他作品的艺术连贯性和创造性就可以看出他对艺术理想的笃定,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林祥雄是个心中有大爱的人,他独特的笔触下充溢着的对人类、自然与世界的关切的情怀令人动容。

邵大箴 著名艺术评论家

   在林祥雄的所有作品中,离不开一个“情”字。他作画不是为了消遣和娱乐,而是为了吐胸中块垒。他不是社会生活的旁观者,他与冷漠无缘。他视劳动大众为自己的父母兄弟,用画笔为他们伸张正义。

画作《天地求索》充满压抑感

搜狐文化出品

总策划:朱玲    编辑/制作:吴逸悠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重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