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第121期  

冯远征:

好演员必须是“杂家”

角色可以变态 但社会不应该变态

采访:胡曼  主笔:胡曼  

  • 封面人物 ››
  • 好的戏剧应该让观众边看边思考››
  • 溥仪就是一个从神到人的角色››
  • 我挑的角色必须是能打动我的 ››
  • 经典剧目需要演员的二度创作››
  • 冯远征更多照片 ››
  • 往期精彩回顾 ››

嘉宾档案

冯远征:演员

代表作品:《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最后的王爷》、《非诚勿扰》等。

导言

  2002年,中国第一部反映家庭暴力的电视连续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一经播出便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也让在片中塑造心理变态的医生安嘉和的北京人艺演员冯远征“火”遍大江南北。
  为了摆脱“问题男人”形象,近些年冯远征接演了各种正面角色的作品,从电影、话剧到电视剧;饰演的人物从皇帝、王爷到胸外科医生,中共历史上的革命领袖等等,这些角色终于让冯远征在荧屏上来了个365度大转弯,用他自己的话说“大妈大婶的也不拦住我教育我了,倒是有不少观众见面就招呼‘王爷,您吉祥’……”
  2014年,他接演了话剧《公民》中溥仪一角,他坦言溥仪是一个“内心不正常的角色”,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再度接演这种“变态”式人物……

冯远征

“好的戏剧应该让观众边看边思考”

搜狐文化:你能简单描述一下你在《公民》这部话剧中扮演的角色吗?

冯远征: 我在这部话剧中扮演溥仪。这部戏本身也揭示了当溥仪有了“公民”身份,他内心的那些“翻滚、挣扎”,以及在现实生活和回忆之间的纠结。

  我在排练时也谈到过,溥仪当过皇帝,等他成了“公民”后,他有没有梦见过紫禁城?有没有梦见过他坐在龙椅上的情景?我觉得这些都是对他内心的揭示。

搜狐文化:这个角色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冯远征:戏剧这种形式好就好在它可以不同于影视作品。影视作品必须真实地还原历史,但戏剧却有很多可以发挥的空间。从外形上来说戏剧肯定也是要靠近溥仪的外形,但从演绎上来说,我可以加进一些自己的理解,自己的东西,而不用把溥仪所有的表情都做到位。

  我觉得溥仪是特别有代表性的,应该说在中国是唯一的,哪怕在世界也几乎很少见,曾经是皇帝的身份,最后又成为公民,所以这个人物非常独特。

搜狐文化:他的“独特”对你在塑造人物时有什么启发?

冯远征:这种写末代皇帝的作品特别多。舞台上要怎么呈现,这才是我们需要思考的。我们要给观众传达什么?溥仪的身份转换过程是怎样的?他在社会中的职责是什么?我们当今如何看待他?这些都是我在琢磨这个人物时思考的问题。演人物要研究人物,但是,演员不是专家,演明清的戏,我不可能是明清的史学专家,演员必须是杂家。

搜狐文化:这也是这部戏对你的挑战?

冯远征:导演林兆华一直在寻求演员的一种状态,就是那种在舞台上非常自如、自由的状态。演员在表演上除了塑造人物以外,还能随时跳出来,以演员的身份,用当前所扮演的角色的另外一个身份去叙述自己的过去。对我们来说是新鲜的,但在国外已经不新鲜了。

冯远征(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往往习惯于塑造人物,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在人物的故事里哭、笑,不能自拔。作为一个演员来说,那个过程挺过瘾,观众也觉得演员很卖力很不错,但是,我们缺少了让观众在看戏过程当中去思考的这个过程。

  我是比较感兴趣的,我觉得溥仪这个人物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呈现,融入我们当代人对他的剖析和认知,可能能给观众更多的思考。包括在他成为公民的初期,他是不是认可他的公民身份,对他内心进行一个揭示,我觉得这些是这部戏的挑战。

搜狐文化:导演林兆华说,你是这部话剧的亮点之一,他把很多希望都压在你身上。

冯远征:对,他这推卸责任,给我压力呢。(笑)

冯远征

“溥仪就是一个从神到人的角色”

搜狐文化:你如何看待历史与人物角色的关系?

冯远征: 我们不是以常规的表现形式去还原历史上真实的溥仪,而是用当代人视角去看这个末代皇帝。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己批判的角度和对溥仪的认知度。可能“50”后对溥仪的看法更带有一些政治色彩,甚至觉得溥仪就是一个从神到人的角色;“60后”可能更贴近于“50后”;到了“70后“、”80后“,溥仪都是课本上的历史人物;你现在问“90后”和“00后”,他们很多人连溥仪是谁都不知道。他们对这段历史更多的疑惑是:末代皇帝怎么了?他为什么放着皇帝不当去当公民?当他们了解了历史时,他们对溥仪成为公民这件事的看法跟“50后”、“60后”,甚至“70后”是完全不一样的,但看法不同不代表就是错的,毕竟这个末代皇帝对于他们来说太过久远。

  很多“00后”生下来家里就有汽车,所以这些孩子不知道没有汽车的时候还能用什么交通工具出行。他不知道父母骑自行车的时候是什么样,甚至他觉得骑自行车是玩,而不是一个主要的交通工具。但是在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自行车就是家里的奢侈品,那是这些孩子们不可能想象到的,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历史。所以他们会怎么看待那段历史?他们不会从“苦”的角度去看待,而是会从好玩的角度去看待。

搜狐文化:舞台上的溥仪会不会和观众心目中溥仪的形象疏远了一些?

冯远征:从我个人角度出发,我认为每个年代的人是不一样的,我们在今天能够跳出来去看待溥仪,并用舞台、戏剧甚至更丰富的形式给他展现出来,也就赋予了这个人物更多的可能性。因为影视作品给观众呈现的,是一个带有很强的政治色彩的溥仪;但以当代人的角度来看,难道溥仪举着拳头说“毛主席万岁”的时候是真心的吗?现在的我们敢质疑,但在20年前,谁也不敢说这话,因为那个时候人的立场是不一样的。

  戏中有一个片段:刚开始老百姓对他成为公民可能还很新鲜,他们好奇皇帝是什么样?最后终于确认,皇帝也是一个鼻子俩眼睛。

搜狐文化:你如何感知溥仪这个角色?

冯远征:溥仪是很不寻常的。他从小在宫里长大,所有的事都不是他愿意干的,一个四岁小孩当皇帝怎么可能是他自己的意愿?4岁只想着玩呢,让他去操心国家大事这怎么可能?包括后来他生理上也有问题,这也导致了他内心的不正常。

搜狐文化:所以这次你又接演了“变态”式人物?

冯远征:除了法律之外,更多的是道德判断,行为方式,思维方式,判断一个剧中人物,有演员方面的重要因素,也有观众方面自己的理解与接受。

  前几年有个事,我的车在路上被公交车剐蹭,事故车子都停在那儿等待警察来处理,这时,公交车上就有人冲着我大声辱骂,还有人高喊“发微博”,有个女孩子跑过来用手机对我拍照。面对眼前的一切,我的确感到既可悲可笑又可怜和无奈。就因为我是名人嘛?就因为我演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吗?那么,为什么不看看我演过的乾隆、陈独秀?安嘉和是变态的,我们的社会可不应该是变态的。

冯远征

“我挑的角色必须是能打动我的”

搜狐文化:你挑选剧本或角色时,最在意什么?

冯远征: 我挑的都是必须能打动我的剧本或角色,这个角色是什么不重要,是什么身份也不重要,但他一定要让我动心。

搜狐文化:对于这种有关历史的戏剧,在舞台呈现时会不会有一些“擦边球”?

冯远征:没有,这个戏写得很干净。我们可以质疑溥仪,但是在戏中他没有质疑自己的立场,这就够了。

搜狐文化:剧组中有很多年轻演员,你跟他们对历史的认知不一样,会不会在拍戏时因为对某个人物或某个历史事件的理解偏差而产生分歧?

冯远征:不会,因为年轻的演员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得给他们讲那个时代是什么样的,这是我们需要做的。比如这部戏中反映的人民公社,年轻演员看了之后觉得很滑稽很可笑,为什么?就像我们小时候对二三十年代,或者更久远的历史的认知:那时候的人穿什么、吃什么、喝什么,我们都觉得新鲜。一样的道理。

搜狐文化:您觉得给年轻演员讲解历史是老演员的责任吗?

冯远征:传帮带吧,不光是讲解历史或者演戏方面,更多的是给他们传递一些北京人艺的精神。北京人艺能走到今天,都是因为有“人艺精神”在支撑这个剧院什么是人艺最朴实的东西,这个需要传达给年轻演员,如果这个精神不能传承下去,这个剧院可能会失去它的魅力。

冯远征

“经典剧目需要演员的二度创作”

搜狐文化:北京人艺的戏很多都成为了经典,像《茶馆》、《天下第一楼》、《雷雨》等,但是年轻观众和老一辈的观众在理解上会有偏差,剧院是否要秉承“原滋原味”这一传统?

冯远征: 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原滋原味?作者写的每个字都是原滋原味吗?我认为不是。对于某些戏来说,它已经是经典了,演了几十年你就不能够改,不能因为年轻人觉得过时了就妄加修改。但是对于生活戏,比方说现在演的《理发馆》,这部戏的编剧是北京人艺老艺术家宋凤仪,宋老师写的剧本基础很好,但她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她没有现代年轻人很多语言的东西,怎么办?那就让年轻演员帮她改,在导演的共同帮助下我们把它调整到很现代就可以了。

  但是《理发馆》还没有成为经典,到目前为止它只演了第二场,还不能说它就是经典。所以我们先要区分什么是经典。《公民》目前还没演出还不是经典,但如果五十年以后《公民》还在演出,那就是经典了,就不能改动了。但我也相信,五十年以后的演员他不能按照冯远征的表演方式去表演溥仪,他一定要加进自己的理解。

搜狐文化:《雷雨》之前的笑场事件一度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你认为“经典”需要去迎合现在的年轻观众吗?

冯远征:我觉得不能叫迎合。一个经典的剧目,50年、100年以后你都不能改,一个字都不能改。我认为在表演上需要的是调整,而不是顺应或迎合。

搜狐文化:在表演经典剧目时,每一版的呈现都是做了调整的。

冯远征:对,没错。《茶馆》第二代演员已经从1999年演到了今天,我们也是在老艺术家的基础上,慢慢地去“磨”,去理解,所以现在每一个人物身上才能带有自己的特点。

  北京人艺的戏之所以好看,就在于我们二度创作的时候对剧本的调整。演员会根据人物,在导演和其他演员的共同探讨和调整下修改,会做得更好看、更真实、更贴近百姓、更贴近生活。作者是一个人写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人物角色,这些角色有时候会在语言风格上相对来说有些接近,但演员就会按照自己的风格把这些人物区分开。

  《茶馆》也是在二度创作时,迸发出了很多精彩的东西。如果按照当年的审美,梁冠华不能演茶馆老板“王利发”这个角色,因为他不够瘦,他太胖了,但他演今天的王利发照样有独特的魅力。郑榕老师扮演的常四爷深入人心,但濮存昕就一定得模仿郑榕老师的表演风格吗?濮存昕为什么按照自己的风格演,也能深受观众的喜爱?今天的《茶馆》照样受欢迎,原因是什么?

搜狐文化:戏剧本身的魅力。

冯远征:对,还有就是演员自身的魅力。他们把人物角色里的东西很好地融入到自己身上,用自己特有的感觉去还原常四爷,还原王利发,还原其他角色。所以经典剧目放到今天来演,要调整的不是剧本,而是人物角色的表演方式。

文化客厅简介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人物访谈节目。 七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及艺术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访谈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 出品

总策划:朱玲  统筹:胡曼

采访:胡曼  制作:胡曼 马捷  摄影:卡洛  设计:黎明 小光头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