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作家被打几时休


编者按:

1月13日下午,畅销作家李承鹏在中关村图书大厦进行新书《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签售活动时,遭到一名男子掌掴,而在签售临近结束时,又被另一名男子扔刀。

同样的签售场合,同样的打人事件,2008年也曾发生,那次挨打的人,是学者阎崇年。2008年10月5日下午,阎崇年在无锡新华书店给读者签名时,被有秩序排队到面前的30岁左右男子打了两巴掌。

2012年,著名作家洪峰、马原先后挨打,都是在美丽的云南,被打得都不轻:洪峰胸部软组织挫伤,3根肋骨骨折,昏迷、住院半个月之久;马原被打当时出现短暂昏迷,之后是一段时间(约20分钟)失忆,身上17处外伤,严重的集中在头部及右腿。

面对一次次暴力事件,人们不禁要问:作家到底怎么了?怎么总挨打? [我来说两句][李承鹏深圳签售再次被骂 场外发生打斗]

李承鹏们的遭遇:你说的我不认同,咋办?揍你

  1月13日下午,畅销作家李承鹏在中关村图书大厦进行新书签售活动时,遭到一名男子掌掴,而在签售临近结束时,又被另一名男子扔刀。目击者称,下午5时左右,原本秩序井然的签售活动轮到一位50岁左右的购书读者时,他突然朝李承鹏打了一巴掌,然后边跑边骂汉奸。李承鹏准备翻过桌子还击,但被人劝住。随后保安将打人者控制住,海淀警方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将打人者带回派出所审查。

  在签售临近结束时,李承鹏又遇“飞刀”袭击。一男子欲将一把菜刀“送”给李承鹏,但被工作人员拉开,被拉走时该男子将菜刀扔向李承鹏,所幸李承鹏闪开了。由于处理被打事件的警察还在现场,故扔刀男子迅速被警察控制住。

  李承鹏,昵称“李大眼”,足球记者,畅销作家。代表作品《甲A十年》、《中国足球内幕》等。虽称“大眼”,却多以“大嘴”闻名,出语辛辣,其所言也早已超出了足球范畴。

  李承鹏签售被打,掀起网络热议。李承鹏称,不认识打人者。北京警方官方微博称,掌掴李承鹏的男子尹某,自称因反感作者所著新书内容,遂借签名之机动手。[详细]

  没有私怨,不满言论,可以作为这一事件的两个观照点。

  无独有偶,同样的签售场合,同样的打人事件,2008年也曾发生,那次挨打的人,是学者阎崇年。

  2008年10月5日下午,阎崇年在无锡新华书店给读者签名时,被有秩序排队到面前的30岁左右男子打了两巴掌。

  阎崇年,北京社科院研究员,因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清史而走红,根据其讲稿整理的《正说清朝十二帝》等图书出版后,广受读者欢迎,由此引发了“正说”历史系列的出版热潮。

  据阎崇年说,他与打人者素不相识,过去没有纠葛,更没有宿怨。打人的人事后说,他想跟阎崇年辩论,但没有机会,就只好揍他。[详细]

阎崇年被打后表示,“这件事不是我个人的一次不幸,是我们社会精神的一点悲哀”。

洪峰和马原的悲剧:什么作家?狗屁!

  相比上述两位挨了掌掴的作者,2012年的一对作家难兄难弟就惨多了:先是洪峰,后是马原,挨打都是在美丽的云南,被打得都不轻:洪峰被打断3跟肋骨,马原被围殴至昏迷。

  洪峰,著名先锋文学作家,1983年开始小说创作,主要作品有《生命之流》、《湮没》、《瀚海》、《离乡》、《和平年代》、《东八时区》、《生死约会》、《重返家园》等。

  2012年1月22日,农历除夕,洪峰在云南曲靖会泽马武村自建的“珞妮山庄”家门口被村支书纠集的20多人群殴,“那伙人一看洪峰来了,冲过去几下就把他打倒,几个人用脚使劲踹他,洪峰几次想爬起来跑,都被他们追上使劲踢打,他最后昏了过去,这些人还不停地打......”

  这次暴力事件,直接导致洪峰胸部软组织挫伤,3根肋骨骨折,昏迷、住院半个月之久。

  洪峰称:“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打,直至媒体采访,村支书才说是因为土地租金纠纷,但是,你想,那成立吗?”尽管如此,“作家洪峰因土地纠纷被打”,还是被广为传播。[详细]

  洪峰受伤住院后,马原曾亲往医院探望,两人在病床前聊天,未曾料到:同样的悲剧会在时隔9个多月后再次重演!

  马原,先锋派文学的开拓者之一, 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冈底斯的诱惑》、《西海的无帆船》、《虚构》等。其著名的“叙述圈套”开创了中国小说界“以形式为内容”的风气,影响了一大批年轻作者。在沉寂20多年后,他于2012年推出了50万字的长篇小说《牛鬼蛇神》。

  2012年11月15日凌晨3点,马原通过微博自爆:没想到洪峰的惨剧在我身上重演了!一个叫周海林的带领一伙恶徒在一小时前来到西双版纳南糯山姑娘寨原中心小学将我围殴到昏迷,全身多处受伤。向全国人民求援!现在是2012年11月15日凌晨3点20分。随后,他又连续上传了6张受伤的图片。照片显示马原脸颊红肿、眼部淤血,上臂、小腿及膝关节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殴打。[详细]

  马原为何被打?是否也像洪峰一样,涉及土地纠纷?

  有网友爆料,可能由于马原拟在当地建设文化书院所致。“由于要建书院,势必要征地。”马原的用地需求可能和打人者的用地需求“撞了车”。[详细]

  洪峰和马原都是当代先锋文学代表人物,他们与苏童、余华、格非等被称为当代文坛五虎将。相继被打,虽没有什么联系,而且是两起个案,却还是被众多的人放在一起关注、讨论,甚至被剥离出“作家”这一群体概念和“云南”这一地域概念,把事件放大为“怎么作家到了云南就要被打?”

先锋作家洪峰:“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打。”

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呼吁文明底线建立

  无论是洪峰、马原“被因为”土地纠纷挨打,还是李承鹏、阎崇年因为言说不被某些读者认可而遭掌掴,都不应该是如今和谐社会的正常现象。无论出于什么动机,动手打人都是不对的,这样的行为应依法认定和处理。

  洪峰和马原,身份是著名作家,公众对他们被打的关注早已超越了所谓的土地纠纷、个人恩怨,更多的是上升为两个阵营的对垒:一方是文化精英的代表,一方是农民、村官的代表。

  马原曾在洪峰被打后劝说他为了家人孩子息事宁人,洪峰同意了,于是没有追究到底。马原在被打之后,也没有再主动对这件事做太多后续的说明,只是在为数不多的接受媒体采访时调侃“被打就像车祸”,他一直强调:“这是个意外,不过是飞来一块石头刚好砸中了我。”[详细]

  李承鹏、阎崇年的被打,表面看起来是读者对他们的言说有不同意见,因为未能得到正常的交流和纾解,而采取了直接开打这样过激的方法来发泄情绪。激烈程度低于洪峰、马原的被围殴受伤,但当事人的反应却要强烈许多。阎崇年认为 “这件事不是我个人的一次不幸,是我们社会精神的一点悲哀”。李承鹏,若不是被在场工作人员拦阻,估计已经和掌掴他的尹某厮打到一处了。

  这样的暴力袭击事件一次次发生,它们真的只是一种所谓文化之争、学术之争、观点之争吗?“掌掴”者使用了暴力,显然是不合法的,但他们的出手往往心安理得,如此暴力,真的合理吗?

  这些年,知识名人遭袭击、被殴打的事件不在少数。观察那些打人者的“行动轨迹”,往往都是先在网络空间里进行言语交锋,无果、无效或者败下阵来后,转而使用谩骂、威胁等“语言暴力”,但结果大多也不理想。于是心有不甘的他们在“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上”意念的支配下,进一步升级对抗烈度,将“语言暴力”变为“行动暴力”。

  “言论的自由市场”同样具有去芜存菁的功能。思想自由碰撞的结果,不是所有观点等量并存、和谐相处,而是逆历史潮流的逐步被淘汰、驱逐出言论场,而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日渐为人们所接受并发扬光大。这时候,即使你硬性给他人扣上“汉奸”的帽子,甚至暴力相向也无济于事,相反只会暴露出言说者的不自信。

  站在文明的立场上,无论你是否“反感作者所著新书内容”,面对暴力和名不副实的“汉奸说”,都应该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对施害者进行谴责,而不是像网上有些人那样立场先行、党同伐异,一口一个“打汉奸有理”,极尽讥讽嘲笑之能事——这并非什么多高的要求,只是为了守住“文明的底线”罢了。[详细]

马原调侃被打:“这是个意外,不过是飞来一块石头刚好砸中了我。”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