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第095期  

张嘉佳:

销量破百万 书界大黑马

如何把“无节操”和小清新嫁接成活

  • 封面人物 ››
  • 写故事的初衷是想挣钱生存 ››
  • 用10年把华丽的文风变朴实 ››
  • 把无节操和小文艺融合起来 ››
  • 我绝不给读者灌心灵鸡汤 ››
  • 张嘉佳更多照片 ››
  • 探讨“睡前故事”请进 ››

嘉宾档案

张嘉佳: 话剧演员,影视编剧,杂志主笔,电视编导,专栏作家等。

阿多尼斯

代表作品:《几乎成了英雄》、《情人书》、《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等。

内容简介

33岁生日这一天他开始在微博上写“睡前故事”,系列微博数度被转发超200万次,超4亿次阅读。他在33岁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离婚,环游世界400天,花光所有积蓄。他说写故事的初衷,是为了生存下去。11月,他的睡前故事结集成书《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首印20万册被一抢而光,目前该书销量已冲破100万册……

张嘉佳

“写故事的初衷是想挣钱生存”

搜狐文化:什么契机让你开始写“睡前故事”系列的?

张嘉佳:第一个原因是2012年我因为一些事情想散心,就出去旅行了一年多,所有积蓄都花完了。回来之后没收入,想写点东西挣点钱生存下去。写故事时发现,我花一年调整自己,真的豁然开朗。我的世界观变了,我觉得生命总是有希望的,不再像以前那么颓废。抱着这样的心态去写的睡前故事系列,没想到几乎每个故事都有导演想拍成电影。最终我确定了5部,因为每一部都是由我自己来做编剧,我能承受的工作极限就是这么多了。其实我很想做剧本,所以才写了这么多故事。

张嘉佳(摄影 @1983视觉-张宇)

  第二个原因是这两三年的经历,让我不得不写这些故事。我在微博上发表这些故事时,没有把它们发行到任何一个纸质的媒体上面。因为我一直觉得写作是私人的事情,当时写完了发微博也是想与大家共享。你喜欢看就看,不喜欢就当没发现。但是反响是一步一步起来的,我觉得可能很多人都能从这些故事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我写这些故事秉持着几个原则:第一是我想改变一下短篇小说的写法,把节奏加快;第二是把小说的结构改编的像电影,简洁明了。

搜狐文化:很多人看了你的故事之后又笑又哭。你自己写的时候,也是这种状态吗?

张嘉佳:自己都笑不出来哭不出来的故事,还写出来干吗。虽然我没什么节操,但写字至少要真诚。我有一个原则,如果有一天我不写了,那一定是我觉得自己不真诚了。我是抱着非常认真的心去写作的,因为我想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带给大家。

搜狐文化:你觉得睡前故事系列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你的写作技巧和风格?还是故事内容?

张嘉佳:这么说吧,我觉得对于作者来讲,有两个因素很重要。第一是写作技巧和天赋决定了你能写的有多好;第二是阅历和学识决定了你能写得有多“高”。我觉得人生就像写作一样,很多事情如果不说做就做,以后一定没机会。很多人强调平平淡淡就是真,等到你真的平平淡淡的时候,就会奥恼曾经为什么没去尝试那些事情。

搜狐文化:你的故事里有很多人物,他们个性鲜明,敢爱敢恨,现在很多读者甚至成了他们的粉丝。这些人是真有原型吗?还是你杜撰出来的?

张嘉佳:肯定有原型,所谓的原型是有一个“核”,然后我再进行处理。处理成当事人一看,这不是我嘛?但是他旁边的人就感觉不到是他。因为我把我和朋友们经历过的事情打碎了,然后重新组合,里面很多经历,都是我自己的经历,包括特别惨的一些事情,其实都是我自己。

搜狐文化:你最喜欢睡前故事中的哪一篇?

张嘉佳:最喜欢《33岁生日》,因为这篇是所有睡前故事的起点,它奠定了所有睡前故事的基调。

张嘉佳

“我用了10年把华丽的文风变朴实”

搜狐文化:你刚才提到你曾经很颓废,你指的是生活状态还是写作状态?

张嘉佳:跟了我很多年的读者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我才开始反省。他说看你的东西看了十年了,最早我觉得你是一个颓废的文艺青年。你愤世嫉俗,永远在迷惘,在悲愤,在痛苦,在绝望,怎么突然在你写的东西里面感觉到温暖了?

  我开始反省,这些暖意应该是我感受到人生最大的绝望之后出现的。绝望的尽头会出现希望。我觉得痛苦有时候像鸦片,是会有快感的,我们把这些快感转化为希望,就不会再恐惧它,害怕它了。有些人觉得这些故事是心理按摩,我觉得无所谓,因为我确实是这样的世界观。如果你不认同,就把它当做一个小故事就结了。

搜狐文化:你的每个故事都有一个悲伤的情节或结局,有人评价说你这是一种自虐式的写作,你认同这种说法吗?

张嘉佳:我会把写作过程作为一个自我释怀,自我解脱的过程。我也很期盼读者能够从里面找到自己,勇敢的拥抱过去的自己,如果真找到了,那便是意外之喜。

搜狐文化:你在写这些故事时,觉得最难把握的是什么?

张嘉佳:虽然这些故事有原型,但是这些事情发生的顺序或者说组合,我是按照一个剧本去做的。我把素材加工之后严格按照我写作的风格去写,或者说是按照剧本跟小说结合之后的一种格式去做的。所以最难的应该是怎样把握好故事的节奏。

搜狐文化:现在很多作者都把自己的写作风格华丽化,你却偏偏走朴实路线,大量运用白描的手法,你认为精简的风格更易被读者接受?

张嘉佳:对。不过现在也有人来黑我,把这种朴实作为一个抨击的点,说语言太过平淡什么的。

张嘉佳(摄影 @1983视觉-张宇)

  我觉得朴实的文字更能直击心灵。我花了整整十年时间,把自己原本华丽得一塌糊涂的文风,一点一点变得朴实。不过有时候还会忍不住炫技,像结尾的时候,或者偶尔故事中间会有一两句可以拿出来做明信片的句子。我觉得可能用我现有掌握的文字技巧,解决不了这种情绪的表达,所以真的需要一些当年的诗化语言来处理问题。

  以后应该会更加融合,不会像现在这样偶尔会有一两句比较跳脱。我有时候都会怀疑,觉得自己还能不能再写出十年前那么华美的散文了?因为你会看到我的小说里面景色描写没了,环境描写没了,连写人都是哭就是哭,掉眼泪就是掉眼泪。没有成语了,什么都没了,有时候完全就是白描了。其实朴实风格里面有很多复杂的技巧,不是说你骂两句脏话,或者用纯白描的手法去处理就能解决的。人物要鲜活,情节不能光凭想象的。这个风格是我花了十年才变成这样的,我觉得挺好。如果让我回到十年前我可能还不乐意呢

张嘉佳

“把无节操和小文艺融合起来是技术”

搜狐文化:你的每个故事里都会有一些“无节操”的粗话,但是故事给人呈现的感觉又是清新文艺的,你是如何把这些元素融合在一起的?

张嘉佳:其实很多读者包括一些作者都在问我,你是怎么把无下限,无节操跟小清新、小文艺给结合在一起的?我说这就是技术的问题了。睡前故事中一篇非常重量级的,就是讲老太太的那个故事,现在已经被导演陈国富买去拍电影了。那篇故事的核心是一句粗话,但是大家看到的时候,都觉得是一个极文艺又温暖的故事。

  我认为有些粗话不是脏话,而是人物在当时情境下的一种情绪的表达。但是有些读者没办法理解,因为他没有语感,没有画面感,领悟不到这个情境。所以,如果有读者坚持认为这些粗话就是脏话,我只能说,你语感不好,看什么都会像看《故事会》一样。

搜狐文化:你是否想过用一些其他词汇替换这种粗话?

张嘉佳:我的回答可能听起来会不太讨好读者。我如果有改变,肯定不是为了读者的要求,而是我自己有需求。我觉得写作对我来讲最大的快乐就在这儿,对于写作,我会非常真诚。我绝对不会写违背自己意愿的文字。

搜狐文化:你的爱情观和婚姻观对你的写作风格有影响吗?

张嘉佳:有影响。影响的是整本书,也就是所有故事的价值观。这个已经在故事里体现的淋漓尽致了,无论是《摆渡人》,《末等生》、还是《暴走萝莉》等,每个人都会走错,可能曾经都想到过死,但是时间会让你走出来的。等走出来的时候回头去看,会觉得可笑,为什么要死啊?但是无论曾经怎么被伤,我都依然相信爱情。没有人会单身到死。

张嘉佳

“我绝不给读者灌心灵鸡汤”

搜狐文化:你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在网上火起来了?

张嘉佳:我其实不在意火不火,而是觉得微博这个平台,大家要么做营销广告,要么是明星发布自己的新闻,要么是几个朋友瞎聊天,却从来没有人会把它作为一个认真阅读的平台。迄今为止可能只有我这个微博大家把它作为一个阅读的平台,所以我特别骄傲!

  因为让大家在微博上面把一个小说看完,其实是挺艰难的事情。大家喜欢这个微薄讲故事的功能,我觉得无论从我编剧的身份,还是作者的身份来讲,都是极大的认可。

搜狐文化:当你看到自己的微薄故事转发数达到六位数时是什么心情?

张嘉佳:我是这么想的,我觉得最开心的是喜欢睡前故事的人都来了,不喜欢的人也不会关注我。转发率高就说明喜欢这些故事的人多,那么就会有更多潜在的想看这些故事的人发现它们。微博让读者有选择权,不会强迫阅读,所以我觉得这种形式挺好。

搜狐文化:你觉得成名之后有困扰吗?

张嘉佳:十年来,我身边所有的朋友都说过,他们认为我在十几年前就应该火起来。其实我各行各业都干过,干到一个特别好的机会的时候,我就收手了,无论是写作还是编剧。我2008年做的《刀剑笑》的编剧,直接被金马提名了,提名完了之后,圈里发现我消失了。

  我不是追求生活中所谓成功的一个人,我会一直去调整自己的生活状态,让自己觉得舒服。我觉得人生在世也就几十年,不需要每天都很充实。我可能今天什么事儿都没干,但是这就是我想要的,我就是什么都不想干。随遇而安的生活才是最舒服的。

搜狐文化:有读者说你的故事是心灵鸡汤,你怎样看待这一说法?

张嘉佳:我只讲故事,虽然里面也会有一些感悟金句,但我绝不给你灌心灵鸡汤,这是我的原则。

张嘉佳(摄影 @1983视觉-张宇)

  在这些故事中,你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心灵鸡汤可能是像传销一样的东西,蛊惑你。比方说你现在心情很糟,心灵鸡汤会告诉你,你再糟能糟过乞丐吗?这是“鸡汤”的精神。但我写的这些故事是我心中的真实想法。我想给大家传达我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我想告诉大家,看完这些故事后,其实没有必要微笑的去面对伤害过你的人,但是一定要学会微笑的面对被伤害过的自己。

  有人喜欢问我,故事里的那些问题该怎么解决?我只能告诉这些看故事的人,发生了这些问题,但我不告诉你怎么解决,因为我也不知道。每个人的状况都不同,每个人的问题都要靠自己去消化和感悟。

搜狐文化:对那些不喜欢睡前故事的人,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张嘉佳:第一,不喜欢我这种朴实的风格,可能我有其他风格他们会喜欢。第二,睡前故事写起来真的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轻松、简单、容易,它真的是人生沉淀下来的东西。有人看得起,喜欢的人越来越多,对我来讲就足够了。

张嘉佳更多照片

文化客厅简介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人物访谈节目。 六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及艺术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访谈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 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统筹:胡曼

采访:胡曼  制作:胡曼  设计:黎明 小光头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