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书可以撕破 自由撕不破


编者按:

“手撕鸡,手撕包菜,手撕日本鬼子,‘手撕汪丁丁’如今横空出世!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布坎南著《自由的界限》一书中,汪丁丁所写8页的序言因故被人工撕掉再行发售。”

近日,有不少网友发微博晒图说,反映所买图书《自由的界限》有书页被撕掉的情况。

对此,汪丁丁发布长篇博文表示,对撕书行为“感到可气又可怜”。他还在博文中称,经查实,此行为与有关部门无关,“纯系浙江大学出版社及其编辑室的愚蠢胆小而且自私的行为”。

浙江大学出版社方面则未否认撕书行为,也没有透露具体原因。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这年头,大家活得都不容易,相互多体谅吧!”

手撕版图书究竟因何出现?它折射了什么样的文化及社会现象?[详细 ][我来说两句]

  近日,有不少网友发微博晒图说,反映自己购买的浙江大学出版社今年出版的《自由的界限》一书有书页被整齐撕掉的现象,同时也有了该书被召回的信息。事情逐步发酵,引起不少热议。

  《自由的界限》,作者是曾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学者詹姆斯·M .布坎南,中译本由董子云翻译。该书被出版方列为是经济思想译丛之一,全书分10章,247页。所谓“手撕汪丁丁”,是指书内页被撕部分多为由汪丁丁教授所作的5000余字的序言。

  在卓越网上,有购书网友留言表达不满。名叫“goldenthum b”的网友说,“我是冲着汪丁丁和汪丁丁的序才掏钱买书的,你凭什么把序给撕得齐齐整整的。要么你卓越选择不卖这本书,要么你就要卖给我整全的书,撕掉4、5页算怎么回事啊。你有什么资格决定所有买这本书的人都买本破书?请予以公开说明!”

  很多网友都对这本书的序言被撕表示愤怒。还有网友在微博问,“为啥除了序言,书末也撕了两页?”也有购书者表示,自己买的书序言未被撕,但书尾参考书目后被撕了。网友“晒书僮”表示,“汪丁丁所写8页的序言因故被人工撕掉再行发售。此举实在是全球出版业的创新。”

  网友“伯樵”则戏言,“网友们不满布坎南《自由的界限》的汪丁丁序言被手撕的现实,纷纷用A 4纸打印了这篇序言,并夹在此书序言被撕处。#论行为艺术是如何产生的#。”

  至于为什么这篇序言会在图书印制完成后被人为撕掉,网友们纷传是汪丁丁序言中疑因涉及敏感内容,不符合监控标准,于是被采取逐本撕毁手法做了处理。

  序文作者汪丁丁,就此发表博文,不仅细数了作序的来龙去脉,而且言辞激烈,痛斥撕序言行为,甚至连带把出版方所在的城市也一棍子敲了:

  我之所以答应写这篇序言,完全不因为译者是苏振华(况且我严厉批评了他低劣的翻译质量),而是因为作者是布坎南。那时两年前布坎南还健在(参阅我写的逝者布坎南)。

  手撕的决策真令我感到可气又可怜。首先这篇序言的结尾建议,注意,是两年前写的,现在恰好被新的政治局常委会实现了。这本书的中译本出版商或编辑,庸俗不堪而且自私到完全忘记了新闻出版的社会责任,他们或许早已丧失了道德勇气,在我的学生来信告诉我“手撕”事件并试图安慰我之后,才来信道歉。

  这次事件再度表明,与上海完全不同,杭州是一个“小地方”。商业化(已毁灭了西湖),金钱拜物教,温馨而自私的小市民,如此而已。小地方不可能有一流的新闻出版,因为小地方很难培养具有宏大政治视野的公民和公民意识。

  经查实,此类下三滥行为与中央主管部门无关,纯系浙江大学出版社及其编福室的愚蠢胆小而且自私的行为。我将与他们公开决裂,并将《新政治经济学评论》转交其它出版机构出版。

  可悲的是,小地方的文宣部门还自以为政治嗅觉敏锐,所以才犯了这次的荒唐错误,以致要被将来的历史学家嘲笑。

  我要提醒读者,买这本书之前仔细检查是否有严重翻译错误。因为,苏振华当时来信表示接受我的批评,但他说主要译者不是他,而是第二译者。再后来我始终没有收到他的修订稿,直到现在,从学生那里得知“手撕”,才明白此书已出版。

  有微博网友透露,书的翻译者是董子云,浙江大学的一名在读本科同学,汪丁丁提到的原译者苏振华只做了第一章的校订,苏认为第一章的翻译在与原文的一致性方面没有大的问题,但文字的雅驯是远远谈不上的。苏振华接受汪丁丁教授的批评。

  浙江大学出版社一位工作人员在回应记者询问时未透露撕书的原因,仅表示:“这年头,大家活得都不容易,相互多体谅吧!”与此同时,浙江大学出版社官微亦未回应留言版中网友的询问。[详细 ]

  不少网友则通过微博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有说撕序言是出版社下面的民营公司所为,不是出版社主动干的,“主动犯贱的毕竟不多”。

  @中州古籍出版社:#《自由的边界》被撕页#浙大社撕书,主要是为成本考虑。按正常程序,应该是先撕掉,然后把封面重新印后贴上,再裁边。这样除了书会变小一点外,什么也看不出来。汪丁丁称经查实,此行为与有关部门无关,纯系浙江大学出版社及其编辑室的愚蠢胆小而且自私的行为。未免苛责。若不是担心其他风险,谁干这事!

  有网友戏言这种撕书页行为“实在是全球出版业的创新”,其实不然。

  根据历史资料,国统期间,在出版反面,也有审查“成书”,甚至审查“原稿“的规定,查禁过激言论早已有之。鲁迅就曾在文章中指出:“日本的刊物,也有禁忌,但被删之处,是留着空白,或加虚线,使读者能够知道的。中国的检查官却不许留空白,必须接起来,于是读者就看不见检查删削的痕迹,一切含胡和恍惚之点,都归在作者身上了。”

引发争议的《自由的界限》,作者为曾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学者詹姆斯·M .布坎南。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编辑/制作:黄勇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重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