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女神”进化史


编者按:

如今要说“女神”这个词,颇要鼓一番勇气:《南都娱乐周刊》找了十几个男性知识分子来对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评头品足,这种轻佻的做法遭到近乎众口一词的批评,虽然在正式出刊的时候“女神”一词改为“知女”,但经此一事,“女神”这个词无疑已经是人人见了避之唯恐不及了。

不过如果说“女神”就是“拥有被男性公共知识分子欣赏的某些特质的女性”,那么谁又能否认中国文化界确实树立了自己的“女神”这个事实呢?

中国文化界的“女神”一直都在,《南都娱乐周刊》之错,错在迎合了这种被男性话语权控制了的审美观与价值观。王小波最喜欢罗素的一句话,“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本源”,其实参差多态又何尝不是美之本源?女性之美,只可体味,难以概括。从这个角度来说,柴静是“女神”,不加V或许也是······[我来说两句]

“女神”下凡:承载大众仰望,一切美好化身

  女神,即女性的神明。神多数集合了以下优点:美丽、善良、洁净、聪明、品格高尚等,当然亦有恶神及破坏神,不过普遍来说神就是一切美好的化身。

  许多文化里都有女神的形象。如古希腊神话里的雅典娜、古罗马神话里的维纳斯、北欧神话里的弗蕾亚、古埃及神话里的贝斯特、中国神话里的女娲等等。

  简单地说,现代以前,女神都住在天上。而现代以降,“女神”下凡尘,也不再局限于神话人物。

  自由女神最早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虽在罗马、英格兰和爱尔兰古文化里,都有象征自由的女神,但法国大革命时期,理性崇拜抬头,自由女神成为现代文明的代表性形象之一。后来画家德拉克洛瓦用《自由领导人民》将之具象化了。

  同是十七八世纪,大不列颠走向统一,身披盔甲、手持三叉戟和盾的“不列颠尼亚”女神成为现代英国的象征。

  将自由女神与国家精神挂钩的,除了英国,就是最著名的美国自由女神了。

  在美版自由女神的引领下,全世界散布着仿制品。在中国我们也能看见两座仿制品,一个在北京世界公园,一个在深圳世界之窗。

  进入影像时代后,女神的形象视觉化了。

  电影用亦幻亦真的光影效果,塑造了一个时代的女神们。至今永垂不朽的,非玛丽莲?梦露和奥黛丽?赫本莫属。她们代表了女性美的两个典型,性感或清纯,热情或优雅。

  也因为她们盛年时属“前电子时代”,她们的美和故事,都以传奇的形式流传。大众在她们身上投射的兴趣,仍是对偶像的仰望式观察,如身世、爱情等,还带有善意,留有底线。

美国自由女神像,成为现代文明的代表性形象之一。

中国版“女神”:才貌双全,自信性感

  中国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自民国始。“才女”一词,也伴随着女性进入社会公共领域,展示多样的能力与才华而出现。“民国四大才女”名单版本不一,最常见的是:吕碧城、萧红、石评梅、张爱玲,也有人去石评梅而存庐隐。

  同属民国才女的林徽因,虽不能列入“四大”,但进入当代后,她的知名度愈发攀升,不得不归功于她留下的美照,以及跟诸位民国大学者、大文人的纠葛。林徽因形象在大众眼中经历了从“完美女神”到“女神幻灭”的过程,这一变化是跟大众媒体的娱乐化、碎片化进程同步的。

  王小波《黄金时代》里的陈清扬,与姜文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宁静饰演的米兰,都是“文革”年代的女神。知识青年,或者大孩们,在萌动的性欲与狂躁的社会氛围里,在女性身上寻找突破口与寄托。

  这些女性代表了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男人的青春激情、梦想与欲望。在社会环境的扭曲变形中,她们身上迸发出女性原始的勇敢、美丽、自信、性感,让人在绝望年代看到希望。

民国才女林徽因,一度成为在大众眼中的“完美女神”。

“女神”与时俱进,透露时代本质

  社会在女性形象上寄托和渴望的,永远都透露出一个时代的本质。

  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热,让大批优秀的作家、诗人成群结队地出现了。资深男文青大概都还记得,女诗人翟永明是怎么让他们神往,又如何代表了诗歌、文学所能带来的美好与愉悦。

  进入90年代后,“美女作家”带上消费主义的标签出现,但少了理想主义的纯洁与热血,即使才华涌现、面貌动人,也再不能让文学男中年、青年热血涌动。

  主播女神是初级阶段的白富美,是传媒进入电视全盛时代后,留给时代的印记。大陆看曾子墨、台湾看侯佩岑。都是高学历、高智商、IQ/EQ兼得的端庄美女。

  时间“轰隆隆”行进到2000年之后,电视节目日益娱乐化,此时一个有点思想的女主播,简直就能让昏昏沉沉的客厅和暗暗淡淡的婚姻亮起来。

  吃ACG长大、看AV发育的宅男族群,塑造了21世纪的新女神“宅男女神”。宅男女神形象最早可追溯到动漫《圣斗士星矢》中的女神雅典娜。正义的圣斗士必定为女神雅典娜效命,雅典娜的身份被抬高,其形象从此成为宅男对女神定义的标准印象,即有距离感,美貌,让人产生性幻想,但对圣斗士总是“物尽其用”。

  宅男女神有浓厚ACG、AV的色彩,要么童颜巨乳,要么清纯得不可方物。但仅在华语地区,香港、台湾和内地的侧重各有不同,如台湾的安心亚、香港的傅颖、内地宅男崇拜的苍井空等。在更年轻的宅男心中,女神已经彻底ACG化了,如初音未来。

  屌丝女神与诞生“屌丝”一词的百度李毅吧气质符合、受众相同。在屌丝文化里,“女神”就是白富美,准确地说,是迫切想要将之扑倒的异性。越白越富越美,屌丝的扑倒之心越强烈。但与屌丝在自己小宇宙里的痴迷相对应的,往往是现实世界里与女神的距离、默默不表达的黯然。

  在“如何成为屌丝心中女神”的帖子中,除了要有美照、开跑车、混得很上流之外,还需跟光芒四射的男子吵架,几轮较量后要娇羞服软。总之,女神是屌丝的减压阀。

AV女优苍井空,内地宅男心目中的女神。

圈子需要“女神”,各有标准筛选

  要成为娱乐圈女神只需要一个条件——容颜永驻。尤其是多年前就拍下经典作品,如今偶尔惊鸿一现,却跟打了防腐剂一样青春不减当年,就会引发大面积欢呼和膜拜。娱乐圈是梦幻之地,一夜成名后风光无限。在这种聚光灯下,只有没有皱褶的脸,才经得起考验。

  “不老女神”最经典的案例就是赵雅芝,属于80后童年记忆的“白娘子”,数十年不变,似乎让人觉得世界还不那么坏,人生有盼望。

  娱乐圈女神还需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不跟大圈子同流合污,如果又清新又倔强,那就有希望了。

  女知识分子从来就有,但貌美的似乎不多见。当刘瑜出现时,估计不少人都嗅到了苏珊-桑塔格般的偶像潜质。既是严肃学者,却也写小说;既关注公共热点,又审视内心;既能与众生坐而论道,又能在微博上发自拍照卖萌。说完这些,大概已经不需解释什么叫天生女神了。

  在知识界这样的领域,一个偶像的出现,确实带动了对严肃类读物,或者说探讨严肃议题的读物的关注度。好事。可惜自媒体时代节操轻于鸿毛,鲜花与粪球同时抛掷,女神很快被逼得关了微博。

  去年年末,柴静出了一本书,名曰《看见》,本以为是给这不平静的一年收了漂漂亮亮的一笔,谁知道却是为更加不平静的新一年敲响了第一个音符。《看见》起印五十万册,至今已经销出去了一百多万册,可谓洛阳纸贵;首发式上,社会贤达、意见领袖、公知分子济济一堂,吐血举荐。一张照片拍得颇有意味:柴静按她自己舒服的方式在椅子里坐着优雅地笑着,身后的邱启明、张杰、白岩松、全勇先、牟森、周云蓬、杨葵、王晓、张立宪、陈晓卿、罗永浩等十一个“文艺中年男闺蜜”站成一排,一人持一本《看见》,成众星拱月之势。虽然少了一个冯唐,却也足够声势慑人。此举或受“封面用底层农民、商业用意见领袖、签售用初级文青”之讥,但也明明白白地揭示了一个许多人没有意识到的事实:中国大小文青心目中的第一号女神不是别个,正是柴静。

  追根溯源,《南都娱乐周刊》的知女专题正是由柴静在出书之后遇到的一系列事件所引发,而柴静本人,也名列《南都娱乐周刊》选出的五位知女之列。

  “公知”的概念是中性的,但在时下中国的语境里,这个词属于那些掌握话语权与资源、拉帮结派不求甚解的中年男人们。他们的最大问题是,获取信息的管道极其有限,却以为掌握了问题的全貌。在这种偏颇之下,他们的价值观是陈腐的。

  具体到他们会喜欢的女性,也只是从自己的标准出发去筛选女性身上的标签。如他们喜欢“说真话的伊能静”、“被迫害的汤唯”、“公民明星姚晨”、“坚韧的记者柴静”……这几位女性在自己的职业之内做专业人士是本分,在职业之外做一个自由的人是天赋人权,为何公知们要大呼小叫?(撰文:米亚)

柴静,被捧到公知首席女神的位置,旋即遭遇“砍柴”质疑。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