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洞房花烛闹哪般

  人生有四喜,洞房列其一。花烛照佳偶,大家群聚齐。新人受祝福,也要遭耍戏。性味掺其间,众乐此不疲。不惧质疑声,辩振振有辞:三天无大小,不闹不吉利。此风颇久远,达人斥陋习。现象仅其一,传承仅余皮。原味久模糊,深藏文化意:人不闹鬼闹,必须驱逐之。... [我来说两句]

  闹洞房的习俗由来已久,至今仍风行于大江南北,出格过火的事件也屡屡曝光,隔三岔五地刺激着人们的眼球。所谓出格、过火,均与性有关。不少人以为跟如今世风开放有关,其实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儿。

  明代杨慎在《丹铅续录》中就曾指出:“世俗有戏妇之法,于稠众之中,亲属之前,问以丑言,责以慢对,其为鄙黩,不可忍言。”所谓“问以丑言,责以慢对”,多属于语言层面的调戏,已经被当时的文人看不过眼。杨慎又考索历史,发现晋代的《抱朴子》书里也有相关记载,于是慨叹:“(此风)晋世已然矣,历千余年而不能变,可怪哉!”

  杨慎的功夫显然没有做足。近人的考证大大提前了闹房习俗的产生年代,杨树达在其《汉代婚丧礼俗考》一书中论道:“而为之宾客者,往往饮酒欢笑,言行无忌,如近世闹新房之所为者,汉时即已有之。”

  此说征引的文献是汉末仲长统的《昌言》:“今嫁娶之会, 捶杖以督之戏谑醴以趣之情欲,宣淫佚于广众之中,显阴私于新族之间,污风诡俗,生淫长奸,莫此之甚,不可不断之也。”

  从这里我们清楚地看到,闹房绝非动嘴的热闹,而是杂夹着“宣淫佚”“显阴私”这样的“生淫长奸”的元素。从仲长统的语气来看,视闹房为陋俗恶习的观点也早就在正统文人那里立定了脚跟。

  班固在《汉书·地理志》中也曾记载燕地风俗:“嫁娶之夕,男女无别,反以为荣。”据这些资料分析,至少在汉朝,闹洞房之风已有流行。

  闹房之风何以兴起?民间能拿得上台面的说法是为了让新娘见见世面,认识一下男家的亲友;也有说是亲友们担心新娘初到夫家,人地两生,寂寞紧张,于是大家到洞房和她开开玩笑、逗逗乐。俗谚不是说了嘛:“不闹不发,越闹越发”,这也是增添新婚喜庆气氛的一个手段罢了。

  这一说法乍听起来颇有道理,不过稍一思量就会发现,它完全回避了闹房中“生淫长奸”的涉性行为。

  民俗学者及时补上了他们的看法,周作人说:“又浙中有闹房之俗,新婚的首两夜,夫属的亲族男子群集新房,对于新妇得尽情调笑,无所禁忌,虽云在赚新人一笑,盖系后来饰词、实为蛮风之遗留,即初夜权之一变相。”这一看法对后来的研究者颇有启发,他们陆续补充了古代蛮性遗留的事例,使得这一观点得到相当认可。

  的确,用这一观点来观照闹房风俗种种对新娘的调笑戏谑,以及对新郎的种种恶作剧,都可以入榫入卯,合理恰当。但是,这依然不是闹房之习的原初本义。

  闹洞房的习俗产生的原因是为了辟邪。联系到传统婚礼中的相关举措,可以判定,闹房也是其中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

  礼失求诸野,支持闹房辟邪说的民间证据相当之多,有传说认为洞房中有狐狸、鬼魅作祟,闹新房可增加人势的阳气,以驱逐狐怪等邪灵阴气,所谓“人不闹鬼闹”所说即此。嬉笑、吵闹,都是人为的声音,它体现人气和阳气,这样的气场越大越足,对可能存在的鬼气、阴气的克制、震慑作用也越强。

  还有传说演绎了颇有情节的故事。相传,很早以前紫微星下凡,在路上遇到一个披麻戴孝的女子,尾随在一伙迎亲队伍之后。神眼如炬,紫微星看出这是女子是魔鬼所化,伺机作恶,于是也悄悄就跟着到了新郎家。那一女子已经先到,并躲进了洞房。新郎、新娘拜完天地要入洞房了,紫微星挡在门口,说洞房里藏着魔鬼。众人请他指点除魔办法,紫微星说: “魔鬼最怕人多,人多势众,魔鬼就不敢行凶作恶了。”于是,本属私密的二人小空间涌进了众多的宾客,大家在洞房里嬉戏说笑。藏在暗处的邪鬼始终不敢出手伤人,到了五更时分,天要放亮,它只好匆匆逃走了。

  有传说故事支持,还有切实的民俗行为。比如在新房内点上长明灯,不只是制造“洞房花烛夜”的氛围,还有利用火烛的辟邪功能的考虑。有的地方还有这样的风俗:新郎进屋后要象征性地向新房四角各射一箭,或手执单刀朝每个角落虚砍一刀,嘴里还要唱道:“一砍妖,二砍怪, 三砍魔鬼坏脑袋,四砍丧神快离开,笑看麒麟送子来。”把驱鬼和迎祥求子连带起来。

   跟闹洞房的习俗相似,中原有些地方还有所谓“听房”的习俗。这一习俗在现代人看来,似乎更容易跟偷窥、窥淫癖联系起来。《金瓶梅》第八回就写的是“盼情郎佳人占鬼卦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不过那不是新人洞房,而是奸夫淫妇宣淫了。

  民俗中的“听房”可没有这么下流,民众们是很严肃地对待的,甚至忌讳新房没有人来听,如果那样,会被认为“人不听鬼听”。新郎的父母发现新人房间窗下门前屋后无人听房,往往还会拿一把扫帚披上一件衣服放在“新房”门外,据说就是让鬼魅看到而以为有人在听房,从而不敢靠近捣乱作祟。这么看来,“听房”习俗,实质上也是防鬼怪进入洞房的一种保护措施。

  闹房经过历朝历代的演变,加上各地风俗不同,形式也变化多样,陆续又添上了“不打不闹不热闹”、“闹得越欢过得越久长”等等简朴平实的吉祥祝愿,图个吉利,闹就闹呗。于是,到了今天,涉性的戏弄成了闹房的主题,驱鬼的原意日益模糊。

专栏策划: 搜狐文化

我来说两句


总策划:雷剑峤    编辑 /制作:黄勇
版权声明:本专题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严禁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