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第092期  

金士杰:

自由地演戏 开心地当爹

电视必须媚俗 小剧场再讲艺术

  • 封面人物 ››
  • 演戏如走万丈高钢索 ››
  • 创作要让自己惊喜 ››
  • 电视必须媚俗 小剧场再讲艺术 ››
  • 金士杰更多照片 ››
  • 探讨戏剧请进 ››

嘉宾档案

金士杰: 台湾男演员、剧作家和导演。

金士杰

代表作品:舞台剧《暗恋桃花源》《步步惊笑》等;影视《一代宗师》《我可能不会爱你》等。

刘亮佐: 台湾著名演员、主持人、编剧。

内容简介

他被剧场人称为“金宝”,被后辈尊称为“金老师”;他是台湾最重要的剧场推动者之一,台湾剧场界的核心创作分子;他是台湾剧场界的“瑰宝级”戏骨,到哪儿都有他的舞台;他自导自演,你不能左右剧情,只能等待惊喜;圈里人评价他:“连抬头纹都有戏”……

演戏如走万丈高钢索但看起来要轻松

搜狐文化:《步步惊笑》是根据希区柯克电影《三十九级台阶》改编的侦探戏。是什么打动了您,让您接演这部舞台剧?

金士杰:读剧本的时候还蛮惊讶的。剧本的背后有很多巧思,其实重点不在剧情上,是戏剧状态的包装,非常的透射,有些东西应该是步步惊魂才对,导演却搞成“步步惊笑”,透射的手法及反讽的东西都很强,我觉得很有趣。

搜狐文化:这部戏有37个非常精彩的场景,但有些道具非常简易,甚至是由演员自己来“担任”道具的。您怎样评价杨世彭导演这种简约主义?

金士杰:我早期在自己的兰陵剧坊,做了一些戏,大部分是这种走向,舞台上没什么东西,最简单的陈设。这出戏也是,几个烂木头,几个烂桌子摆在那儿,从头到尾就那几个东西,但却可以千变万化。我觉得这种手法非常古典,非常原始,非常有剧场的原创精神,就是无中生有。演员也是,就四个人,却演出了40多个角色。

搜狐文化:这部戏是非常耗费体力的一部戏,所以要求演员体力必须非常充沛。在演出场次比较密的情况下,二位怎么调整状态和保持体力?

金士杰:它是一种有点默片时代的东西,语言的量并不多,但动作量很大。演员演出前要保养好身体,演出当中专注力要很强,因为这部戏的节奏飞快。但是导演控制得还蛮得当的,什么时候快,什么时候慢,他都分配的很好。所以在舞台上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呼吸,没有喘到不行的状态。这种快慢有致的节奏,是杨世彭导演蛮擅长的。

  我们前一出戏是《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那出戏那么内心化,情感化,就俩人在病床前聊天,导演能导到让观众觉得特别好看,完全不打瞌睡,而且很感动,那就是他节奏控制得好。这出戏也一样,如果专注入戏,其实时间过的也很快,你想短短的两三分钟之内,变成七八个角色。有时候头一歪,身体一驼,脚一勾就变成一个人,帽子一摘,分秒之间又变成了另一个人。其实我们四个人都把这个戏当做一个减肥的好工具。(笑)

 

刘亮佐:哈哈,减肥效果挺好。我比金老师年轻,我们也算是一直有运动。其实从体力上面来讲,演员是需要持续保持一个状态的。这个戏四年前演跟四年后演还是有差别。四年前不容易累,四年后开始觉得容易累了。尤其精力方面,我跟卜学亮两个人我们演了40几个角色,而且还得满台跑。刚开始排戏的时候还是会有肌肉酸痛的感觉,但是找到自己的节奏,把戏里整个节奏稳定住之后,其实整个呼吸各方面都调好了,也没有所谓累的问题。就是会出汗,全身衣服都会湿掉。

搜狐文化:您说过您演出话剧的时候,经常在演出前两三个钟头就“沉”进去了,别人打招呼您也听不见。您演《步步惊笑》的时候,需要提前多长时间进入状态呢?刘老师也需要提前进入状态吗?

金士杰:这部戏开演之前我们有时候还嘻嘻哈哈呢。这出戏就是要放开,撒开来玩。当然我说专注力很重要,进入角色这种工作,我们在拍戏过程中也积累很多经验了,演员的身体、身心要在一个很专注,很开放的状态里面,分秒之间,说动就动,说停就停,说欢就欢,说木立刻就要木起来,这种东西刻不容缓。但是身体那种冲动能量也要很强,上台之前最好像打篮球的选手一样,教练说开始,我们上去把他们给征服吧,队员们就冲上去了。

 

刘亮佐:就是要开开心心的玩啦。要保持欢乐的后台气氛,演出前就聊天,吃吃喝喝,上场前半个小时,我们就会把一些要“锁”的东西“锁”好,但是气氛是轻松的。每一场演出都按照这个步骤,我想这是做剧场工作最基本的。每天要有一定的节奏,让你的身心灵全部都准备好上台。

 

金士杰:但是由于技巧性很强,所以演出之前,这个戏有一些小“螺丝点”,还是在边演出的过程中边切磋着。很多东西每一场都是一个操练,磨得更光、更亮。当然这也像马戏团的那种惊险特技的挑战,在这出戏里面,演员好比在走那种万丈高度的钢索,心要很细,但看起来要很轻松。

如果创作不能让自己惊喜 我宁可休息

搜狐文化:您在1989年写完《萤火》之后,就很少进行创作了,您当时的重心基本上转到了表演上?

金士杰:对,是这样的。

搜狐文化:您觉得表演与创作相比,哪一点更吸引您?

金士杰:可以自己活到生命里面。活在一个瓶颈,就是翻开新的一页。目前到此为止,我觉得够了,不要再往下走了,否则就是重复。生命给我的我还不满足,想换一个新页,然而在创作上,我觉得再写就有抄袭自己的嫌疑了,哪怕观众给我鼓掌,我也觉得那又怎么样,我的作品并没有让我自己惊讶。如果创作上没有让自己惊喜的东西,我宁可休息。

搜狐文化:从您上一部戏《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到现在的《步步惊笑》,其实是从悲剧到喜剧,很多人觉得悲剧的质感会更突出。您觉得要想把喜剧的质感表达出来,要在哪些方面做更多的努力?

金士杰:先知道这条船开到哪里去,《步步惊笑》这条船导演掌舵,他开出的方向是我在看剧本的时候非常认可的东西。

  这出戏是喜剧当中的一个异类,我几乎没看过这种叙述方式,它让我眼前一亮,我觉得这部戏会给观众一种很新鲜的“刺激”。让观众觉得生活是有趣的,让剧场人觉得搞剧场其实是很来劲儿的事情。这部戏会刺激演员的原创精神,这种精神很鼓舞人!

  要知道我现在是两个两岁半孩子的爸爸,我身上的那种童趣和小心思又多了一些。希望我的孩子再大一点的时候可以来看,如果他们看得懂的话,加上丰富的想象力,舞台上简简单单的事儿,一变就变出一个花样来,小孩子看了都会乐。

搜狐文化:您身为人父后,对接演的电影也好戏剧也罢,在塑造角色时,是不是有了一种新的体验或心得?

金士杰:至少有一个动力,让自己活得更健康一点,做一个称职的父亲,给孩子们做一个好的榜样。无形中会有一种自我勉励,也不是刻意的,就觉得要做一个好父亲,做一个好男人,是我目前最重要的事。

电视必须媚俗 小剧场再讲艺术

搜狐文化:很多内地观众是通过影视作品才认识您的,您会不会遗憾大家不知道您其实还是舞台剧的“老戏骨”?

金士杰:其实也不错啊,知道总比不知道好。这个东西随缘,我要真想出名的话,就不干舞台了,早一点演电视,不就全世界都知道我了嘛。既然做舞台,其实对这种事情的在乎程度也就没有那么激烈了。

搜狐文化:您还想在舞台上挑战哪些角色呢?很多人都说要在自己热爱的地方战斗到最后一刻,您是否也有这种想法?

金士杰:我觉得还有很多角色是值得期待和去尝试挑战的。舞台的生涯比较有限,我演过的角色好像不少,但也没有多到我觉得的那么多。还有很多角色我没有面对它,也不知道自己分数好不好,要做了才知道。其实年龄也会剥夺演员的很多东西,比如记忆、激情等等。这是正常的现象。那你就找你能做的去做。我对演绎风花雪月的潇洒小生没兴趣,也从没想过要在舞台上战斗到最后一刻。我不需要给任何人什么承诺,自己觉得还蛮好玩的,那就一直演下去。

搜狐文化:您曾说,出演电影电视是为“讨生活”,真正爱的是戏剧。您怎么看如今戏剧独立存在的价值?

金士杰:电影电视到底属于大众,尤其电视是种方便面一样的快速消费品,比较浮躁,而且必须媚俗。戏剧更多建立在小众上,所以存在更大的艺术空间。这些年,无论内地还是台湾,我认为戏剧还是在成长的。不只是剧场本身,观众也在成长。要知道,成长不是一直这样(手势:平稳上升),有时候它这样(手势:波动增长),因为时代在变,消费习惯在变,每个人的口味、欲望跟审美能力都在变,有上有下。

搜狐文化:您认为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好演员?

金士杰:生活中各种东西多少都要尝试,你得对人世间很重要的情感,包括亲情也好,爱情也罢,健康、财富等,都有一个基础的经历才行。你要吃过苦,也犯过错误;要很有品德,也偏离过、迷失过。当了爸爸以后,我对自己的世界有了新的感知。孩子确实给我带来很大的生命震撼,那是人世间极美好的一件事,甜甜美美的很舒服,也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更大的痛痒感。感性、理性、直觉、身体、幽默、激情、爆发,这些都是优秀演员必备的素质,缺一不可。

文化客厅简介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人物访谈节目。 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及艺术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访谈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 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统筹:胡曼

采访:胡曼  制作:胡曼  设计:黎明 小光头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