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多情是犯罪》被称为“巫昂答人”系列升级版。全书共有70篇情感问答小品,每篇涉及一个独立的主题,包括两性关系、婚姻问题、婆媳暗战、恋爱解惑等。作者用最犀利的语言、最残酷的文风,揭露男女那点事儿的本质。没有人不想在恋爱前后提问巫昂,但问的时候不免战战兢兢。这个人只提供最出乎意料的答案,只负责最匪夷所思的剖析。她说多情是犯罪,每个侦探对罪案现场都有自己的分析 ...[访谈实录全文]

巫昂,作家、诗人,曾就职《三联生活周刊》,自2003年后专职写作,其主笔的“巫昂情感信箱”以辛辣深思见长。目前已经结集出版《爱情备胎》、《谁都是情圣》、《换个姿势爱》等。

《多情是犯罪》

性解放成事实 多情是人性但不应草率

搜狐文化:各位搜狐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搜狐文化客厅,这期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作家、诗人巫昂。最近巫昂老师刚刚出版了一本新书叫《多情是犯罪》,这是你情感专栏的结集,但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审判的意味,当时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

巫昂:这些来信一开始是没有名字的,编书的时候我要把所有篇章取上名字。《多情是犯罪》是编辑及市场营销部从那一堆名字里面选出来的,当时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挺上口,还有些回味,但这本书出来之后,也有人问到这个问题。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当下社会关心的问题,现代人好像比我们小时候接触的大人要多情,私生活容易发生变化,情感生活容易起动荡变化以及波折。我觉得这个题目起的有点与时俱进的,因为当下时代人情就如此。

搜狐文化:你会觉得这是道德层面的问题,还是人性本身如此。

巫昂:我觉得有一点原罪的意思,这个犯罪未必是道德审判,多情是人性的一部分。如今人们处在一个动荡并且有很多选择的时代,这并不像从前一样,因为外界环境过于苛刻,一段婚姻必须坚持几十年,哪怕这不是你的个人意愿。这个时代每个人可以去按照自己意愿寻找伴侣,在感情上有所选择和变化,然而人们已经产生新恐慌。就像美国在六七十年代经历性解放,后来很多中产阶级渴望回归之前的家庭生活,他们好像对特别开放的时代很害怕又很恐惧。中国没有说这个是一个性解放的时代,但是我们已经认同那种时代的做法,大家在寻找各种可能性去解放。所以我们应该要反思自己该过怎样的生活,而不是选择道德上的那种东西。



巫昂

搜狐文化:因为美国发生性解放是在越战,出于大家对国家的失望。在中国是不是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大家对某种寄托失望的时候用自己的行为去抵抗失落?

巫昂:这里面有一些意识形态的东西。中国还有一个特别具体的原因,在二十年之前,中国社会在私生活方面过于禁锢,几乎没有什么空间去呼吸,而经过那样一个禁锢期之后,人们突然发现自己可以有一点别的,特别网络时代到来了以后。这倒不是一个坏事,但是它未必是一个好事。每个人好像对自己的行为过分放纵,但这会分散很多精力。如果我全身心工作,我会觉得谈两个以上的恋爱是非常辛苦的,因为没有那么多注意力,这不是道德有多自律的问题,如果一个人同时谈五六个恋爱,或者在婚姻之外有很多其他的情感,你想他们精力得有多分散啊。我已经自由职业十年了,我这十年间八九成的精力做自己要做的事。一个人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确实很多精力谈恋爱,但是三十以后会把更多精力放在自己的工作和所要做的事情上。真情只能有一个,因为这是排它的。一个稳定的关系,会占用你情感方面百分之百注意力,不太可能给别人机会。所以有时多情是很草率、不厚道的。

搜狐文化:你十几年来一直是一个自由人,但是现在很多的青年人,他是愿意把自己的生活禁锢起来的。我也知道你做了很多工作,去解放他们让他们自由起来。

巫昂:我能做的事情太少了,越做越觉得我就像拿自己生命去当火炬,用我的人生当实验品去看能照亮多少人。我也不是圣徒,但我有一点责任,要教会别人一个技能,所以我做巫昂智慧所有点像古代私塾,主要教催眠,心理咨询,还有写作课程。我希望每个大学毕业后的年轻人可以进行自我教育。我觉得很多年轻人有成为自由职业者的想法,他们每个人内心都渴望自由,但要去行动。我的工作室也是一个实验,如果有一天失败了,没关系,这个过程大家都很开心。但是如果它成功了,会成为很多年轻人将来的工作模式,我想尽量做一个模板,告诉别人避免做什么,但我们终归要试一下,不试就不知道前面道路是怎样的。

《多情是犯罪》

为什么写作的人会觉得自己可耻

搜狐文化:你不停提到自由这个词,对于自由你是怎么理解的?

巫昂:自由是个人奋斗的结果,没有任何一个时代和社会可以把自由像一盘菜一样端在你面前让你去享用,即便你是富二代。关于自由的奋斗史,是一个人要终其一生努力的结果。自由所包括的是身体上的自由,你的身体可以不受束缚;其次经济上的自由,可以养活自己,靠自己的本事吃饭;第三个精神自由和独立,三个层面互相不能分开。我自由了以后,身体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我一样可以搞创作,经济上还可以养活自己。

搜狐文化:你刚才谈到精神上的自由,我个人认为这是你说到的自由要素里最难达到的一点。

巫昂:我曾经到美国去上心理学工作坊,业余时间上写作课。我发现那三年间我穿越到了另外一个文化,等再看我们自己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受了多少束缚。我脑子里面真正的自由是解开那个绳索。那个绳索是性别、教育、家庭、文化、国家、意识形态给你的,最后这些会在你的大脑中系很多死结,你只有在其他的文化里面才有可能拿出剪刀把这些剪掉。这个过程其实像动手术一样。就写作而言,有些东西我不敢写,这绝不是怕被删,而是你发自内心地觉得写了没有任何前途,也没有任何可能发表或出版。而这一部分所谓的盲点,其实是我们恐惧的部分。作为一个写作的人是很可耻的,但是我们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巫昂

搜狐文化:我跟别的作家聊过,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写作能否被理解,从而影响大众。

巫昂:我们不要指望影响所有人,你的电波不能指望随便哪个电台都可以接收。我对大众是怀疑和不信任的。我觉得“多数人”意味着盲从。看畅销书排行榜就知道那种感觉,多数人在看的书是不值得去看的,很热销的电视剧是很烂的,这是常识。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小众作家,就做小众的事情,你在小众中承担类似于启蒙的角色,从中获得你的成就感,然后你不断把自己当成一个实验品和服务器全身心去工作,那已经很对得起你这个个体生命这一次到世上的旅程了。

搜狐文化:所以小众应该是一个常态的存在,再正常不过。

巫昂:当你认识到小众是比较真实、比较纯粹的,就不会焦虑畅销的问题,那是烂大街的意思,难道你希望你的头像被贴得到处都是?我心里是很明白的,包括我写书,卖了十万册以上,我就怀疑这十万个人里面有几个人看明白了?我不会发自内心的为自己十万以上的版税沾沾自喜。我觉得一个作家能在中国这样的市场有两三万,到五万已经很成功了,别到五千都卖不动,也不要一卖卖一百万,这是两种堕落。

《多情是犯罪》

女性如何争取独立与解放

搜狐文化:我注意到这本书里,绝大部分问题是来自女性。其实近一个世纪以来女性在公权面前的地位得到非常大的改善,但由此带来的问题也全都显露出来,比如女性进入公共事务时候对她的私领域角色带来非常大的冲击,巫昂老师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女性在公权和私领域的一些概念和演变的过程?

巫昂:以前女人的事业就是家庭,基本上她一生的价值就体现在把一个家经营好,生孩子并且抚养大,把老公所有的事情料理好,男人有三妻四妾的话,你还要跟妾搞好关系,全世界女性都如此。工业革命后出现女工,女人开始有一份工作。这个过程中女人以私生活为事业转变为开始承担社会角色。在此之后,女性开始受高等教育,产生独立意识,但说实话,现在这个做得还很差。我自己是一个女人,有时候也会感觉到很累。我没法缩在后面,必须承担这个角色,在别人找你麻烦的时候自己站在前面,挡在前面。女性要为独立解放等一系列概念付出代价。等到下次别人说女人不解放,不独立什么的,你还有一个可以嚷嚷的资本,比如我做了什么事是男人都觉得很困难的,这是个愿赌服输的事情。

搜狐文化:在迎接这种变革之前,现在的女性可以做一些什么呢?

巫昂:开放的心态,以及最重要的是当你进入一段稳定的情感或婚姻关系之后,不要让自己的角色和人格完全的被这个新身份替代,你要永远还原自己为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妻子、一个母亲。永远保持相对独立,不要放弃自己的工作和爱好,但这不表示你一辈子要做婚前的工作,继续曾经的经历,而是始终寻找自己新的兴趣点,有牵扯注意力的事情,而不是将生活的格局过得特别狭小。



巫昂做客搜狐文化客厅

搜狐文化:你觉得这种公权和私权的相互影响的利弊在哪里?

巫昂:我觉得一个聪明的女人,要先把自己的私生活搞明白,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伴侣,让自己有一头稳下来或者相对平静下来。你的伴侣不一定人人说好,每个人都羡慕,但一定最适合你的。如果你能够把自己的私领域过好,那在公领域你就会倾注全身心,这样人生就比较平衡了,它未必是有多么的富裕或者上流,但是它一定是平衡和滋养的关系,这已经很可以了。如果私生活拖了公领域的后腿,那你要反思是不是选对了一个人?有事业心的人永远不会在家待得很好,服服帖帖当一个小女人,没事业心的女人,就算把她推到大风大浪前,她还是会选择回家。每个人有天生要过的那种生活。

搜狐文化:我想起玛格丽特-富勒曾经说过,“女人所需要的,不是作为女人去行动或说话,而是作为一个自然人去发展,作为一个有理智的人去辨别,作为一个有灵魂的人去自由生活,从而顺利发挥自己的能力。”

巫昂:对,就像大自然中不会因为一头狮子是公是母而对它带有歧视或恩惠,当你面对自然界的风起云涌时,要生存还要养活后代。不过女人负责情感感受和交流的。如果把这些放在你擅长的领域并做到极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我觉得还是要做一个大气的女人,尽最大可能显得大气而不是斤斤计较,不要在生活琐事中沉迷得太深。

搜狐文化:现在女权之声越来越嘹亮,然而女性的实际地位和自身的独立意识会因为这种嘹亮的声音发生改变吗?

巫昂:我认为这件事要做多一点,说少一点,就像我的人生是做出来的,而不是整天在微博上说社会多黑暗,对女人太不公平。扯这些有什么用?我只能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一个样本,告诉外界,我是个女人,但可以生活到这一步田地,我可以做很多事情。

搜狐文化:这种过程是渐进的,而不是像性革命一样突然爆发。

巫昂:人人有责,只要是女人就要为你的这个身份努力。所以我们每一个人要在自己的岗位上,用自己的敬业程度去重生,用自己的天性去工作,做一个有爱的生命体,这个本身就很伟大。

搜狐文化:女人要学习的永远不是做一个女人,而是做一个自然人。

巫昂:多想想自己除了生理的系统之外的那个系统,也许是精神系统也好,也许是创造系统。

搜狐文化:今天的搜狐文化客厅到此结束,谢谢巫昂老师。

巫昂:谢谢大家!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宋焘 统筹、制作:宋小青 采访:宋小青 编辑:宋小青 摄影、摄像、后期:李梦迪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