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音乐不仅是供人聆听,还要能使人沉迷陶醉其中,虽然每个人感受不同,但音乐的出发点是让人们以心来理解音乐,使心情安乐且追求美丽的梦。理查德-克莱德曼钢琴曲之所以能初演即引起轰动,大受听众的欢迎,正是满足了人们的这一心理。他以古典音乐为基础,将古典音乐与现代音乐溶为一体,曾改编《我爱北京天安门》等红歌。他的乐曲朴实、流畅、优雅、华美,旋律悠扬、合声简洁、音色辉煌,充满了诗情画意...

理查德-克莱德曼:世界上最成功的通俗乐器演奏家之一,卖出了7千万张专辑。在他的高峰期,曾创下在250天内演出200场的纪录。

东西方音乐因差异化而各具特色

搜狐文化:您一直以来都是中国观众最耳熟能详的现代钢琴家,可以说我们这一代几乎都是听着您的钢琴曲长大的,而且您也多次来华演出,是中国乐迷们的老朋友了。在您心中是不是对中国也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

理查德-克莱德曼:确实如此,或许我的音乐更适合东方人的情愫,因此,尽管每年在欧洲和美洲也有很多演出,但我始终觉得通过音乐,更容易与亚洲,特别是中国观众进行沟通。他们友善而且安静,总是对我报以微笑和掌声,仿佛是家人的感觉。

搜狐文化:您之前在中国的演奏会上,改编了大量中国听众耳熟能详的古典曲目,比如《梁祝》、《我爱北京天安门》等等,在这次20周年纪念音乐会上,您会不会带来一些新的改编自中国音乐的曲目和听众分享?

理查德-克莱德曼:很抱歉,这次没能有新改编的中国作品献给观众。实际情况是,在年中的时候,我们曾经改编过几首中国民歌和流行音乐,并将它们做成了一个组曲,但在实际演奏时,我觉得在结构和配器方面还有需要商榷的地方,为了对观众负责,只好暂时放弃。不过,现场观众可以看到我与中国民乐家合作演绎我的作品和一些著名电影插曲。


理查德-克莱德曼

搜狐文化:有很多人认为,西方现代的编曲方式搭配东方的乐曲会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因为东方的乐曲擅长写意,自由随性,如果用西方的电子节拍固定住之后,就会失去东方乐曲自身的韵味,您在改编这些中国民乐曲目的时候有没有特别注意过这些问题?

理查德-克莱德曼:西方音乐注重节拍,而东方音乐注重旋律,这种差异确实存在。同一地区的不同音乐种类之间,不也存在着这样和那样的差异吗?但正是由于存在差异,才有了不同的特色,才有相互学习、相互交流与融合的必要。问题的关键是要找到双方的切合点。

搜狐文化:虽然说钢琴家的风格可能会形成自己的惯性,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心境的变化,他的表现方式和力度,眼前呈现的画面都会发生一些质的变化,在出道这些年后,您现在所演绎的名曲中,哪些元素是改变最多的?哪些方式是您一直坚持的?

理查德-克莱德曼: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经历的沉淀,每个人看待世界的角度都会产生变化,这是自然规律。简单讲,我在音乐方面所坚持的一直是以流畅舒缓的旋律演绎爱的情感,当然,年轻时"爱"可能局限于爱情,而现在的"爱"内涵和外延都有所扩大,不仅仅是情爱,也有了对家庭的爱,对环境的爱,对人类和动物的爱等等。

每个杰出音乐家都不会是他人的翻版

搜狐文化:在您90年代初对中国的听众普及了西方古典乐和浪漫钢琴曲之后,后来有很多西方的跨界音乐人也在中国掀起了一阵阵风潮,特别著名的有雅尼、英格玛,还有爱尔兰的神秘园和恩雅,我发现东方的听众总是对夹杂着多种混合风格的音乐特别痴迷,而且每次的风潮几乎可以席卷各个年龄段,您是怎样看待这种现象的?

理查德-克莱德曼:这仍然是一个关于音乐交流的问题,跨界即交流,当找到了不同音乐形式恰当的切合点,将不同音乐形式很好地融合,必然会吸引不同的音乐爱好者。


理查德-克莱德曼

搜狐文化:刚才说到爱尔兰音乐,我听说您特别喜欢爱尔兰的音乐,古老的凯尔特音乐在世界上都享有盛誉,而且那里还盛产优秀的摇滚乐和现代民谣,您甚至还改编过The Corrs乐队的几首歌曲,就您自己的经历来说,爱尔兰音乐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如此热烈欢迎的原因都有哪些?

理查德-克莱德曼:我个人认为,这是因为这些音乐家能够站在自己民族音乐的基础之上,同时吸取了世界音乐发展潮流的精华所致,既不固守,也不盲从。他们的音乐都有优美的旋律和强烈的个性。

搜狐文化:现在世界知名的中国钢琴家有朗朗、李云迪等,他们的成名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国的钢琴教育和孩子们对音乐的热情,您有没有听过他们的演奏?如果您看过现场的表演,朗朗和李云迪在钢琴演奏上的风格和擅长的表现方式完全不同,您对他们二人表现出的风格分别有什么样的感受?

理查德-克莱德曼:我经常听说这两位才华横溢的青年钢琴家,而且坚信中国将会不断涌现出更多的国际知名音乐人。风格不同也很正常,每个杰出音乐家都是不会是其他人的翻版。

搜狐文化:我很好奇在西方国家里,喜欢您音乐的听众大概是在什么年龄段?因为音乐发展到现在,每一个流派都有了自己固定的受众群,人们也很容易形成一种收听的惯性,您的听众在喜爱您风格的同时,您觉得他们是更偏向于古典还是流行摇滚?

理查德-克莱德曼:从音乐会现场观众来分析,和在中国一样,我的观众和听众群大部分是青年和中年人,但少年和老年听众也有不少。我是一个间或演奏古典曲目的流行钢琴家,因此,听众也应该是更倾向于流行吧。

音乐数码化致唱片业不景气

搜狐文化:在音乐被数码化之后,不管是古典乐还是流行音乐都能在iTunes上轻易找到拷贝,唱片业在最近几年也变得越来越不景气,只有那些上了岁数的音乐发烧友还保持着收集唱片的习惯。数码化也就意味着音乐成为一种速食产品,还没有来得及消化就已经被扔进了回收站,您对此有什么看法或者是亲身的感受吗?

理查德-克莱德曼:随着科技的发展,唱片业不景气已是不争的事实。但任何事情都不是片面的和绝对的,对音乐人和制作公司整个群体来说,目前是挑战和机会并存,规范的互联网仍然是他们的市场,使他们能接近更多的受众。另外,现在有速食音乐,但并不是所有音乐都是速食的。

搜狐文化:请谈谈您如何看待音乐与科技的结合?

理查德-克莱德曼:科技的发展既然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各种各样的好处,同样也在造福音乐。例如电脑的出现,便为音乐的创作与演奏提供了许许多多的便利条件和可能性,也为听众提供了更多更好的音乐作品。


理查德-克莱德曼

搜狐文化:听说您本月25日的演奏会上会有一个特别的演奏环节,是尝试运用科技产品来展现您的技艺。请问是用的什么产品?

理查德-克莱德曼:演奏会上我将使用联想一体台式机旗舰A720来尝试演奏一些经典曲目。之所以会选用联想A720,不仅是因为它具有和钢琴一样简洁漂亮的外观,更重要的是,它还完全支持十指触控和屏幕90°平放设计,拥有很多非常好玩的应用。其中有一款触控钢琴软件,使音乐爱好者在家里就能举办自己的演奏会。更支持多人同时操作使用。我想这也是科技给音乐带来的益处之一,能使更多人亲身接触和体会到音乐带来的快乐。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统筹:宋焘、韩易桐 制作:韩易桐 摄影/摄像:郝大鹏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