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转发至: 搜狐微博 人人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导语

  与政治外交相比,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在改革开放后一直没有停止过,40年来,日本文化传播到中国,也改变了国人对日本形象的单一想象。从童年记忆的动画片、偶像影视剧到日本文学经典,改革开放后,文化交流的一元化被多元化取代。如日本的《追捕》成为改变中国人生存方式和思考的电影。昔日的动画片,也留下了太多记忆。日本文学经典也改变了人们对日本人的看法——原来他们也有人情味的一面,感情世界很丰富,也多愁善感。在今日格局中,重温记忆中的日本文化或许有别样的意义。往期回顾

BRIEF 1

童年记忆中的日本动画片

既是时代象征,也是个人回忆

BRIEF 2

日本影视剧曾开启文化新浪潮

文化开放改变了中国人的“日本观”

BRIEF 3

政治有是非 文学无国界

日本文学也是中国人的精神养料

BRIEF 1

童年记忆中的日本动画片

既是时代象征,也是个人回忆

  童年的记忆遥远而温馨,回忆中总缺少不了动画主题。焦急地坐在电视机前,翘首期盼动画片的时间;连载的动画片尚未看完,却被家长督促去学习;与同桌激烈讨论着动画人物里的经典语句;用省下的零花钱去买喜爱的漫画贴纸……动画带来的回忆挥之不去,动画带来的情感刻骨铭心。少小时,似乎日本动画一直占着主导地位。

从《铁臂阿童木》到《哆啦a梦》

  1981年,央视引进第一部动画片《铁臂阿童木》,让大家被动画的魅力所吸引,“越过辽阔天空,啦啦啦飞向遥远群星,来吧!阿童木,爱科学的好少年……”这首主题曲当时曾风靡校园。

  再后来的《花仙子》赢得了更多女孩子的芳心,当时小蓓变身时的咒语在女孩子中是很风靡的,有些小女生甚至拿着家里的一半钥匙,对着楼下的野花,猛喊“呼啦……呼啦……”

  随着年龄慢慢长大,漫画不再是当年眼中的单纯世界,也不再是温柔漂亮女主角历经磨难为大家带来幸福。在动画片中,我们更多看到了智慧,看到了幽默,甚至看到爱情与邪恶。

  诸如聪明的一休哥,遇到难题便盘膝而坐,两个食指分别在太阳穴划着圈,一会儿便能想出答案;诸如懦弱的康夫,每每被人欺负时,便寻求机器猫讨要法宝。

动画片曾反映战后日本的和平呼声

  在动画片领域,日本的影响迅速扩大。伴随着三菱卡车、丰田汽车的电视广告,动画片《铁臂阿童木》、《森林大帝》在中央电视台热播。这两部动画片中明显地可以读到60年代日本社会中兴起的反核、和平主义的声音。

  比如阿童木(台湾版《原子小金刚》)从发音来看就知道是核时代的一个象征,他与日本人曾遭受过核攻击的记忆以及日本人对今后热核时代的积极想象密切相关。

  《森林大地》中的小狮子雷欧放弃肉食,和其他动物一道开荒种地,建立农业共同体的场面意味深长,反映了日本社会中的和平主义意识。

  《多啦A梦》中不断从口袋里掏出稀奇玩意的机器猫则象征了战后科技立国的日本在发明创造方面的自信,可以说是日后电视系列片《X计划》的卡通象征版。

80年代的记忆符号

  后来,《花仙子》、《聪明的一休》等也在中国上映,进一步赢得了包括成人在内的观众喜爱。

  意味深长的是,日本动画片先于迪士尼的米老鼠和唐老鸭进入中国,看惯了上海美术片厂作品的中国动画片观众毫无障碍地接受了日本动画片风格,和早年上海美术片厂创建之时持永只仁(方明)等人将自己的风格带入中国美术片中不无关系。

  日本动画片在中国热播的情形,在民间歌手雪村的电影导演处女作《新街口》中,作为80年代的记忆符号被多处引用。

  一个说明问题的故事是,中央电视台的人气节目《艺术人生》,原本只是介绍中国的艺术家,但是2002年和2003年,这个节目出乎意料地策划了栗原小卷和中野良子的特别节目。2005年策划了张艺谋和高仓健对谈的特别节目。这些特别节目引起了当年观众的特别关注。【详细】

 
BRIEF 2

日本影视剧曾开启文化新浪潮

文化开放改变了中国人的“日本观”

  “跳啊,你倒是跳啊”,日本影片《追捕》中矢村警长的这句台词,成为那个年代的经典。话音犹在,斯人已去。矢村警长扮演者原田芳雄去年因肺炎在日本去世,享年71岁。矢村警长的逝世曾勾起了一代人对日本电影的追思。《远山的呼唤》、《海峡》、《伊豆舞女》、《望乡》、《砂器》、《我两岁》、《人证》……二十世纪70年代末至二十世纪80年代初,在银幕上的国门刚打开没多久,这些日本电影曾引起全国风靡。

直接影响中国战争片的拍摄

  70年代初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前,为了批判佐藤荣作内阁“复活军国主义”的倾向,中国引进了几部供内部批判用的电影《啊,海军》、《军阀——动荡的昭和史》、《山本五十六》、《日本海大海战》等。

  当时社会流行关于电影的顺口溜说,“中国电影新闻简报,越南电影飞机大炮,朝鲜电影又哭又笑,日本电影内部发票”,其中最后所说的日本电影指的就是这几部电影。尽管是内部电影,但从民间顺口溜反映的情况来看,表明当时有众多人次观看过这些电影,影响是非常大的。

  有证据表明,这些战争电影中的日军形象,令当时的许多中国人改变了在此之前中国电影中所描绘的简单的日军形象的印象。这种影响可以在后来何平导演在80年代末拍摄的《川岛芳子》、90年代中期冯小宁拍摄的一系列战争电影《黄河之恋》《紫日》、以及90年代末姜文导演的战争电影《鬼子来了》中找到整整一代人对那些电影的记忆。

  日本的战争电影甚至对中国战争电影特别是海战电影的拍摄也产生过直接影响。1976年完成的海战片《南海风云》中许多镜头的设计,灵感就直接来源于那些电影中对太平洋战争中海战的描写。

电影《追捕》:真由美、蛤蟆镜、杜丘式的风衣

  日本电影真正大规模进入中国还是在1979年中日友好条约签订以后。1979年,政府间文化交流活动之一——日本电影周引起轰动。《追捕》、《望乡》、《狐狸的故事》等日本电影在中国上映,创造了数亿人次的票房。这些电影为中国观众送来了第一波战后日本的正面形象。

  《追捕》的一个重要贡献是给中国观众送来了一个沉默无语的硬汉形象。他是个小平头,硬棱角,对付危险面无表情,有时候戴墨镜,喜欢穿风衣,并且把领子竖起来,这个人跟一个叫杜丘的家伙并没有那么明白的区分。

  和杜丘很容易联系起来的,是一个女孩子,她家里有飞机,她不停地换各种式样的漂亮衣服,她能骑马带人,她有一头飘逸的长发,她表达感情,火辣辣的。这位名叫真由美的女孩和正在竞选北海道知事的爸爸,无条件解救了被追捕的杜丘,高仓健扮演的杜丘初次驾驶飞机,甩掉上百名警察,飞跃辽阔的大海,完成了所有男子汉的梦想。

  真由美和杜丘,骑在马背上,飞一样飘过茫茫人海,怀揣属于他们的爱情。这样的画面,震撼了刚刚开放的中国电影观众。1978年以后,《追捕》,在中国已经不是一部电影。杜丘式的风衣被抢购一空,很多人在不刮风的时候竖起衣领,戴上不舍得撕去商标的蛤蟆镜,到处是“真优美”理发店,商店里有“真优美”化妆品和帽子,大家用横路敬二来骂人,背诵大段的台词,甚至充满炫耀地向朋友们讲述《追捕》续集的内容,杜丘和真由美的后来。(来源:王众一 《日本电影在中国的传播及中日电影的互动》)

从《血疑》到《排球女将》:山口百惠与“晴空霹雳”

  《血疑》应该算是日本最早期进入中国的偶像剧,也是黑白电视机时代中国千家万户必看的日本剧。幸子的病情曾牵动了无数观众的心,当幸子最终幸福的死在光夫的怀抱里,感动的又何止是日本观众?

  那一年三浦友和和山口百惠成了中国观众最喜爱的日本明星,更是很多少男少女必嫁必娶的经典参照。事实上这部剧最早拍摄于1975年,但在中国上映时已经是80年代中期了,时隔10年却依然风靡。

  而《排球女将》则首播于1979年朝日电视台,原名《燃烧吧!扣球》,是一部为了纪念日本女排进军莫斯科奥运会为背景而拍摄的。但是后来由于日本跟随美国抵制莫斯科奥运会,这部剧并没有在日本国内广为播出,看过的人也不是很多。

  1983年中国引进并开始播放,首播收视率并不高,80年代中期二度播出时却意外走红,其经典夸张式动作至今记忆犹新——“晴空霹雳”、“流星火球”。

 
BRIEF 3

政治有是非 文学无国界

日本文学也是中国人的精神养料

   日本文学发展的力量让全世界瞠目咋舌:在迄今东亚三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中,除了泰戈尔,剩下的二位——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都来自日本。在中国改革开放近30年的日本文学引进出版过程中,日本现当代的文学名家和文学经典,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了解邻国的渠道,也让我们收获了阅读的快乐,成为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精神养料。

推理小说吸引大量中国读者

  改革开放初期日本对中国影响巨大的主要是电影文学,这一过程持续了5年左右,像《追捕》、《远山的呼唤》、《望乡》等作品。电影《追捕》、《人证》还直接催生了日本推理小说在中国的出版热。

  日本推理小说在设置谜团、制造悬念、渲染气氛、解谜破案等方面,不仅善于紧扣办案元素,施展逻辑推理,而且很会经营情节,追求情绪感染,注意把知性解谜与感性煽动结合起来,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中国读者。

  诺贝尔文学奖是获奖作品在世界传播的最好名片。同样不例外,日本两位诺奖获得者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朗的作品也受到了中国出版社的青睐。

川端康成:第一位获诺奖的日本作家

  川端康成在将东方文学推向世界上起了重大作用。80年代以来中国的日本文学翻译界不遗余力地致力于川端康成作品的译介工作。日本学者和刊物称赞中国译介和研究川端的成果“居于外国、包括欧美的川端文学的第一位”。

  1981年中国第一次出版了川端康成的《雪国》和《古都》。1985年出版了《川端康成小说选》。1993年日本著名学者川端康成研究权威长谷川泉的《川端康成论考》翻译出版,对中国的川端研究起到了推动作用。

  随后,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川端康成散文选》,选译了川端的32篇散文作品,让中国读者领略了这位优秀作家在散文上清淡与朦胧之美。同年《睡美人旅馆》也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

  1996年《川端康成集》出版,同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了10卷本的川端康成文集。这10卷本的《川端康成文集》收录了川端的《雪国》、《古都》、《伊豆的舞女》、《千只鹤》、《名人》、《舞姬》、《日兮月兮》、《浅草红团》、《山音》等小说,还选编了掌小说、散文和创作随笔。较系统和全面地反映了川端康成在各个时期的创作倾向。【详细】

村上春树:“中国”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记号

  《纽约时报书评》日前评选出2005年10部最佳英文图书,日本的村上春树是其中惟一的亚洲作家。在美国,村上只能算是一个陌生的异乡人,但在亚洲,尤其是中国,他的知名度却很高。从1990年漓江出版社出版《挪威的森林》至今,村上作品仅有数可查的正版便刊行了280万册左右,这在图书平均印数不足1万册的中国出版界堪称特例。

  村上春树的小说中经常有中国印迹。《且听风吟》、《1973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等都有不少中国人的形象。在《去中国的小船》中,“我”丢失了楚楚可怜的中国女孩,只能每天坐在港口遥望地平线,苦等去中国的小船。

  村上春树曾说:“我是神户人,那里有不少中国人,我的同班同学中有中国人,我生活的周围一直有中国人,‘中国人’对我而言是很自然的。另外,我父亲在大学时被征调当兵到中国大陆,他的人生因此而发生改变。小时候,父亲虽然绝口不提战争的事,但他常常讲中国的风土人情。……对我而言,‘中国’不是想写而刻意去想象,‘中国’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记号’。”【详细】

 
 

Copyright © 2014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