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转发至: 搜狐微博 人人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导语

  二战后,世界政治格局重新洗牌。中日关系也由于冷战结构而陷入历史最低点。直到1972年的9月底,中日才正式开始迈入邦交正常化的轨道。40年来,中日关系有过蜜月期,也存在阴霾时,可谓起起伏伏,而现实与历史问题交错并置,亚洲本土与欧美大陆的潜在较量,各种因素时刻都在影响所谓“一衣带水”的两国关系。从文明输出和文化交流的角度观察,40年来,中日文化逆差的现象较为明显。无论从动漫、影视文学及出版还是大众流行音乐,两国的文化输出存在诸多不平衡之处。在今天中日“政冷经冷”的严峻局面下,文化交流(尤其是民间交流)是否也被迫“冷”了下去? 往期回顾

BRIEF 1

文化部称对外文化交流遇逆差 仅占世界文化市场4%

中国文化对外交流在快速发展的同时,确实遇到了“文化逆差”

BRIEF 2

中日文学交锋:一个虚荣 一个繁荣

当代文学对日本的号召力在减弱

BRIEF 3

中日邦交40年:我们能输出什么?

文化输出不能总是吃老本

BRIEF 1

日本好声音?

中日流行音乐逆差明显

  日本人十分喜爱中国传统音乐和民族歌曲,但是日本流行音乐对中国的影响要远大于中国对日本的影响,有许多日本歌曲在中国流行。

从顺差转向逆差

  几年前,在上海世博会上,上海世博会海外推广形象大使、日本著名歌手谷村新司献上的经典歌曲《星》是中国翻唱最多的日本歌曲。还有许多日本歌曲像日本词汇一样被中国引进、翻唱、盗唱,被中国人当做理所当然的中国歌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而从历史的角度看,春秋时,中国乐器就传入日本。从唐代传入的18种75件乐器至今保存在奈良国立博物馆。1978年,邓小平访日,在皇宫丰明殿聆听了中国失传1300多年的唐乐《龟兹乐》。1998年4月,日本雅乐团访华,演奏中国早已不见踪影的唐宋古乐,中国学者用相机对准乐谱一阵猛拍,心情可想而知。

  到了近现代,日本对中国的音乐交流从逆差转向顺差。中国最早接触西方音乐文化从日本开始。清末学堂设“乐歌课”,教材、阿拉伯记谱都从日本传来。沈心工、李叔同等留日,创办了我国第一个音乐组织和团体刊物,并根据在日本流行的欧美歌曲和日本民歌填上新词,编成新歌曲。

翻唱、抄袭日本歌曲

  改革开放以来,日本的《四季歌》、《拉网小调》等歌曲深受中国人喜爱。中国人最熟悉的日本歌曲是《北国之春》描写离开农村的年轻人背井离乡出外闯荡,在收到母亲寄来的包裹时,情不自禁地思念家乡、慈母和恋人,美得仿佛可以看见北国的色彩和阳光。在中国东北,许多二人转演员都会演唱这首歌曲,甚至用萨克斯演奏《北国之春》,以炫耀自己的多才多艺和功力不凡。

  日本歌曲还被港台重新填词翻唱,风靡华语地区,比如《健康歌》、《如果幸福你就拍拍手》、《热情的沙漠》,还有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周华健的《让我欢喜让我忧》、《花心》,任贤齐的《伤心太平洋》,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刘若英的《后来》、《很爱很爱你》。

  2006年,花儿乐队演唱的《嘻唰唰》成为中国最流行的歌曲,却是抄袭日本的《K2G奔向你》。上海世博会主题曲《2010等你来》确认是抄袭日本歌星冈本真夜1996年走红的歌曲《不变的你就好》。日本歌手冈本本人淡然处之,表示“对能有机会为全球瞩目的盛事上海世博会提供合作感到很荣幸”。

日本歌曲被邓丽君等人翻唱达27次

  前几年,日本著名歌手谷村新司在上海世博会开幕式上献上的经典歌曲《星》恐怕是翻唱最多的日本歌曲。

  谷村新司凭借自己的臆想,以中国东北地区的夜色为背景创作出来《星》。谷村本人多次在中国演唱这首歌曲带去他的“星”愿!这首歌还是华人翻唱最多的歌曲,知名华人歌手曾经翻唱过《星》达到27次,如邓丽君、徐小凤、谭咏麟、罗文、韩宝仪、关正杰、姜育恒、文章、程琳、沈小岑等等。

  在中日关系跌宕起伏的时代,当确认上述歌曲来自日本后,许多中国人并非觉得这是美的享受,以至于致力于抵制日货和日本文化的诸多中国青年愤然表示再也不唱歌曲了,以防止不小心唱起日本歌。【详细】

 
BRIEF 2

中日文学交锋:一个虚荣 一个繁荣

当代文学对日本的号召力在减弱

  很多日本汉学家想要推荐中国的当代小说都困难重重,因为出版界一是缺乏对中国文学了解的编辑,二是被社会舆论左右,认定中国小说销路有限,生怕出版后砸在自己的手里,甚至有日本学者悲观地说:“今后中国小说的翻译恐怕大部分都要靠大学的研究经费支持才行。”

中国文学在日本:曾经很忙

  这些年,中日当代文学相互接受的逆差愈演愈烈,几乎达到了空前的水准。中国出版界但凡有能力涉外拿版权的主,都策划出版了日本当代文学的翻译作品,主要内容囊括历史、青春与悬疑、侦探等等。比如:川上未映子《乳与卵》、角田光代《第八日的蝉》、东野圭吾《白夜行》、金原瞳《裂舌》等等,其中被评为2008年畅销书的大部头系列《德川家康》甚至让书业界的人士都无语了,据说当年谁也说不清它为何能如此畅销。

  如果说眼下的资料还不足以说明日本当代文学之所以能如此大规模地进入中国的话,反过来看看中国当代文学之于日本书市的境遇,也许能得到某些启示。九十年代后期,作家莫言第一次访问日本,在东京举办讲演会,接受电视、杂志和报纸的采访,天天赶场,忙得不亦乐乎。所到之处听到日本汉学家们的最大反应是“莫言首次访日是中日文学史上的一大事件!”

  中国文学之于日本汉学家来说,改革开放后的作品似乎比以前更有吸引力,所以大批的翻译出版基本上集中到了九十年代后期和2005年前后。

日本媒体对中国文学关注度在降低

  最近这些年,中国文学之于日本的召唤力开始减速,很多汉学家都不觉得中国作家到日本是什么事件,反而觉得这么多作家来访,却越来越不了解其作品,人好像变得比作品的腿快。

  几年前,余华访日,偶然在同一酒店的同一电梯里遇见了女作家陈染,两人都笑了。这些年,作为现场翻译曾陪过很多中国作家访日,一个深刻的印象就是日本媒体的关注程度降低了,看上去,所谓“文学”似乎很难与当下的社会问题对抗,日本书市关注中国的外交、经济、金融,甚至细致到了进口蔬菜和休闲服装,哪个话题都比“文学”要紧。

  有一年女作家安妮宝贝访日,其中有个采访是来自于日本最大的报社《读卖新闻》,最后成稿的时候,记者说:“实在抱歉,原来打算多写写的,但中国蔬菜过量农药的问题占据了版面,只能割爱呀。请代我向作家表示歉意。”

令人担忧的中国当代文学

  类似这样的托辞不仅仅是报界,更多的是出版界,包括非常权威的汉学家想要推荐中国的当代小说都困难重重,因为出版界一是缺乏对中国文学了解的编辑,二是被社会舆论左右,认定中国小说销路有限,生怕出版后砸在自己的手里。对这一现象,苏童小说《碧奴》的译者、中央大学的饭冢容教授认为:“今后中国小说的翻译恐怕大部分都要靠大学的研究经费支持才行。”

  无疑,这是相当遗憾的事态,因为脱离海外读书市场的当代中国文学能否发挥其影响力?至少跟以前相比是令人担忧的。

  究其原因,大致有一点可以记下。因为中国社会的急速变化、经济腾飞以及社会问题的多样化使得日本读者看中国就像看万花筒一样,每天大量的社会新闻代替了以往接触不多的中国现实,于是渴望从中国文学有所获得的愿望被眼下的巨变给惊呆了,换句话说,中国当代的文学正在流失于日本对中国的解读之中。【详细】

 
BRIEF 3

中日邦交40年:我们能输出什么?

文化输出不能总是吃老本

   放眼当今亚洲各国,在发展文化产业方面,最成功的国家莫过于日本。以影视、动漫、游戏等为代表的日本文化产业,如今已成为日本最重要的支柱型产业之一。另一方面,日本的文化市场竞争激烈、消费能力强,若能将自己的文化产品成功打入日本市场、获得名利双收的成绩,是本地文化产业出口的重要成就。那么,中国文化在日本的现状如何呢?

孔子学院单一模式:文化输出官方化

  文化传统和当代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是衡量一个国家软实力的两个重要指标。推广文化,传播文明,中国现在远远还没有形成政府与民间协作的“系统推广”。因此必须动员民间的力量。另外,每一个公民都可以成为一个公共外交家。甚至一个公民到外国旅行,都可以看作是一次公共外交活动。

  中国现在在国外建立中国文化中心、孔子学院,举办文化年、文化月等活动。但在文化交流内涵的拓展方面,仍然还有很多需要提升的空间。

  近一两年来,孔子学院在一些国家受到过部分人的抵制和指责。原因就在于“孔子学院”背后浓厚的“官方色彩”和鲜明的“政府行为”,不符合这些国家的受众习惯,因此会影响其进一步的发展。“孔子学院”的“去官方化”和“民间化”,是中国在对外传播文化软实力过程中下一步努力的方向。【详细】

“也就几百年前的文化拿得出手”

  古代中国文化在亚洲曾居于中心位置,强烈影响了包括日本在内的周边各国的文化。而当年日本也只是中国的学生,但是随后日本在很多方面超过中国了,从文化影响力看,很多西方人会把日本文化看成东方文明的一个窗口,因为他们在保护传统文化上做足了功夫。

  以京剧为例,在中国国内,京剧日益远离年轻人,但是在日本,观京剧演出几乎都是座无虚席,观众非常狂热,甚至达到如痴如醉的程度。一些没有票的观众,开演前在门口等退票,直到剧终还候在会馆门口,为的是一睹演员的风采,以弥补没有看上演出的遗憾。

  但网友在比较中日文化输出之后戏称,“也就几百年前的文化拿得出手了”。当代文学日本有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等,都是拿过诺贝尔文学奖的。反观中国呢?不要老把祖宗的东西拿来炫耀。日本近现代发明了味精、CD、随身听、液晶电视、卡拉ok等东西,向全世界输出了现代性的生活品质。而我们实质性输出的文化则几乎都是传统文化,网友感叹还在吃老本。

扭转文化劣势迫在眉睫

  尽管近年来中国向日本输出了图书、电影、电视剧、漫画、网络游戏等多种文化产品,也有中国艺人在日本发展。但相对于日本流行文化、动漫等对中国的巨大影响,中国当代文化在日本的影响依然非常微弱,甚至可以说仍是小众。例如,很多文艺团体到日本演出,受众多数都是在日华人,对日本人影响有限。

  关于中国知名的艺人,一些日本青年曾反映说,虽然有成龙等几名熟悉的演员,但是20年来似乎没有增加什么新人,好像只停留在有限的几个人物上。

  另一方面,近10年来,在出口日本的中国文化产品中,也仅有《英雄》、《赤壁》等有限几部,可以说是真正做到了“名利双收”。而且,和欧美、日本本土的产品相比较,它们的成绩也只能算是一般。【详细】

 
 

Copyright © 2014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