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转发至: 搜狐微博 人人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导语

  1962年8月5日著名影星玛丽莲-梦露在卧室“自杀”。李敖在玛丽莲-梦露去世的当月写道:“三十六年前,这个金发美人一丝不挂地来到这个世界;三十六年后,她又一丝不挂地离开。生命的后期被她主动砍断,在她的生命里,有朝云没有晚霞,有早凋没有衰朽,她不等待红颜老去,就印证了《堂吉诃德》的作者所说的:‘ 我赤裸地进入这个世界/我必须赤裸地离开。’梦露与生俱来的美貌、坎坷的童年、复杂而不幸的婚姻、与肯尼迪兄弟的情感瓜葛,以及离奇的死亡,所有这些经历不断被后来者叙述和重塑,这也使得梦露的形象变得扑朔迷离,既清晰又模糊,而这就是文化符号的“力量”。往期回顾

BRIEF 1

性感女神:坦坦白白的“梦露风”

开启战后世界的新女性形象

BRIEF 2

梦露之死不止是一个文化事件

阴谋论:与肯尼迪兄弟不得不说的故事

BRIEF 3

文化符号的力量:与时俱进的“梦露”

世俗的能量和作用力远超最初的想象和定义

BRIEF 1

性感女神:坦坦白白的“梦露风”

开启战后世界的新女性形象

  20世纪50年代,战后高贵典雅审美倾向回归,人们对感官物质、奢华享受充满炫耀和憧憬,大众消费时代的到来和传媒科技的发展,杂志电影树立了新女性的时髦形象。梦露感性强烈甚至浮夸的形象,开启了甜美纯真的物质之风,是好莱坞黄金时代最惹火的注解,也是商人眼中熠熠生辉的钞票。如同我们每个人对美的执着寻求,“性感”是时尚与生俱来的特征。乔安妮-恩特维斯特尔在《时髦的身体》中提到:“现代时尚系统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商品化了身体和性感。与身体的性感紧密相连的时尚,是通过那些为满足性方面要求而制造的特定商品明确表示出来的,时尚的意象总是徘徊在当代关于性感的主流观念的边界上。”

开放的美国女人也曾经很保守

  美国女人对肉体与衣裳的观念的转变不过是近几十年的事。艾伦在他的《大变动》里,曾说如果时光倒流,把你放在1900年的大街上,你也许会大叫一声:“看那些裙子!”原来那时候的女人浑身都包着衣服,关防严密,三围遁形,衣领往上高,下摆朝下低,长裙袭地,走路时要不把裙子提起一点儿,它就要担任清扫街道的任务。层层叠叠的衣裳里面,是一重一重的内衣、胸衣、外胸衣、瘦裤、窄裙、衬裙,里来里去,无非是让人们“看不到”她的肉体。

  1908年,一位标致的小姐在旧金山搭电车,因为裙子太紧,抬不起脚来,她不小心把裙子提高了一些,结果被人看到了脚踝,好事的摄影记者立刻猎影一张,登在报上,惹起了一阵风波。那时候正是清朝光绪的最后一年,也正是民国前三年。

  不久以后,美国女人开始不安分了,她们开始脱衣服。第一个开始向传统挑战的所在是海滨浴场,她们向传统的泳衣提出了抗议。她们改呀改的,从十码布的泳衣改到了五码,从五码改到了一码,又从一码改到了三点式的“比基尼”,最后到了玛丽莲-梦露身上,人类文明的最后这点面子也让她脱掉了!

  对肉体的观念也在改变,“裤子”、“裸体”等字眼可以出诸仕女之口了,到了玛丽莲-梦露出来,她甚至可以从容大谈对“贴身内衣”(underwear)和“性的象征”(a sex symbol)的观感了!上面这些简单的叙述可以使我们看到,在现代化的潮流中,衣裳的式样跟对肉体的观念如何在慢慢蜕变。

人人都爱玛丽莲

  “二战”后,美国国内出现大量问题:退伍军人无法适应战后社会状况,非法活动猖獗,很多好莱坞电影工作者被FBI调查,冷战给普通人带来的心理威胁等等。整个美国国内出现了末世情绪,而这种幻灭感似乎是世界性的。

  黑色电影成为当时最主要的电影类型——玩世不恭而倒霉的男主角发泄着社会上落寞绝望的情绪,而女主角都是像拉娜-特纳、维罗尼卡-莱克那样的金发女郎,她们的眼睛、嘴唇和身体都诱惑着男主角和所有男观众,直到把他们引到更深的泥坑。

  女演员的性于是得到了空前强调。1946年,两个男人路易斯-瑞得和雅克-黑姆设计了不同版本的比基尼,把女人身上能省的布都省了,它成为女演员在公众面前展示身体的最好选择,玛丽莲-梦露、丽塔-海华斯等都穿过这些小布片。玛丽莲就在这种需求下脱颖而出,她的性感没有任何侵犯性,是柔软的,能被全社会所消费的,所以她势必要被塑造成最大的性感偶像。

  “是人民使我成为明星,而不是制片厂的老板,不是某个人,是人民。”梦露这段在她逝世前几个月发表的谈话,固然可以看作对广大拥趸的最后感谢,但也从一个侧面上,折射出几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

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上升

  杜尚在蒙娜丽莎的嘴唇上画了两片胡子,蒙娜丽莎的经典和完整为他提供了消解的可能。但无法不能想象他给玛丽莲的肖像画胡子,因为充满裂隙的玛丽莲能够消解他的消解。安迪-沃霍尔显然深谙这个道理,所以他只是复制这个偶像。

  工业化社会需要一个人性化、活生生的偶像,玛丽莲用鲜活的肉体承担了这个责任,但同时也被工业化社会给异化了。就像李维斯等于牛仔裤,詹姆斯-迪恩等于年轻的叛逆,玛丽莲的性感形象经过复制和强化,她自身已经等同于了性感二字。

  女明星们胖了又瘦,社会的审美观变了又变,但性感的含义总也不能摆脱掉玛丽莲的影子。瘦到一把骨头的凯特-莫斯的眼神跟四五十年前的玛丽莲-梦露并无二致。性感的感念不仅抛弃了玛丽莲的灵魂,也渐渐远离了她的肉体。

  被人津津乐道的玛丽莲高歌《总统,祝你生日快乐》的一幕,在后来被形容为“当今世界最有权力的总统和本世纪最有魅力的女演员共聚一堂”。但在当时的右翼报纸上,这被当成肯尼迪家族暴发户恶俗品味的又一例证而大加抨击。而所谓的“性感女神”的拥护者,绝大多数是工人或大兵——一群在当时并不具备强势话语权、不足以树立起一种“文化符号”的人。

 
BRIEF 2

梦露之死不止是一个文化事件

阴谋论:与肯尼迪兄弟不得不说的故事

  梦露一生经历了三次没有结局的婚姻,却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个属于她的孩子。1962年8月5日,令绅士们为之倾倒的性感美人梦露悄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她的身后,留下了一个永远也无法解开的死亡之谜。她与美国肯尼迪兄弟的情史也使得这个谜语似乎永远无法解开。不过近期外国媒体不断爆料梦露之死的幕后“导演”与肯尼迪政府难脱干系。梦露之死不止是一个文化事件,更像是一个政治事件。

草根女孩结识美国总统

  1961年,日渐消沉的梦露结识了肯尼迪兄弟。她经常戴着假发、墨镜,拿着一本速记本,扮作秘书与肯尼迪约会。有记者曾目睹他们在夕阳中手挽手并肩而行,还看见总统的卧房里时不时有一个淡黄色头发的女人掀开窗帘向外张望。1962年年初,肯尼迪与梦露的关系已被美国情报部门掌握。

  肯尼迪的妹夫彼德-劳福德说:“她几乎迷上了杰克(肯尼迪)。她给自己编织了许多梦幻,有的简直是妄想:她想取代杰基(杰奎琳-肯尼迪)成为第一夫人,想跟肯尼迪生孩子。她除了是妄想狂外,还是个卑鄙的小娼妇。她曾直接打电话给杰基,要杰基把位子让出来。”但在肯尼迪得知他和梦露私通的行为至少已有一次被录音时,便断绝了和她的来往。

  梦露无法接受分手,便不断地写信和打电话给肯尼迪,甚至威胁要找报社。肯尼迪只好将自己的弟弟罗伯特派去做她的工作。在劝慰的过程中,他们又发展成为情侣。此时,福克斯公司解雇了她,不久罗伯特也从她身边撤退。1962年7月20日,梦露曾在洛杉矶偷偷地做了堕胎手术。

激怒了肯尼迪的弟弟

  1962年8月4日,罗伯特再赴梦露之邀。梦露要求罗伯特陪她一下午,遭到拒绝后两人发生争吵。一怒之下,梦露说要将与肯尼迪兄弟之间的事实公布于众。罗伯特并没有因受到梦露的威胁而服软,态度反而更加强硬。他明确告诉梦露,别再来纠缠肯尼迪和他,不许再打电话,不许再写信,什么也不许,他们不愿再听她的。

  1962年8月5日早晨,玛丽莲-梦露被发现死于家中。当警察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后赶到梦露家中时,发现“一切都是经策划过,尸体僵硬而不自然地陈列着,那绝不是自然死亡的姿势”。文件柜中与电影公司有关的文件不见了,涉及美国第一家庭的记事本和电话留言都不翼而飞。

  化验结果表明,梦露血液中巴比妥酸盐即宁比泰的含量高达4.5%。药毒专家在她体内发现了致命剂量的宁比泰和水合氯醛。这么大的药量可以使3个人丧命。这不可能是口服,极有可能是一次或两次大剂量注射。梦露死后几小时里,她的管家“清理了房间”。她不仅清洗了所有的衣物、床单和桌布,处理掉了所有的食物和酒,而且扔掉了成堆的垃圾。

或因怀上肯尼迪兄弟骨肉被灭口

  梦露生前的时装设计师之子、现年74岁的达文-波特在新书《彩虹尽头的玛丽莲:性爱、谎言、谋杀和大掩盖》中,石破天惊地披露了梦露的死亡真相:梦露死前曾向朋友透露她已怀上身孕,但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腹中胎儿的父亲到底是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还是肯尼迪的司法部长弟弟罗伯特-肯尼迪。

  波特在新书中宣称,梦露其实是被5个黑手党“职业杀手”用氯仿毛巾谋杀的,但幕后雇凶灭口的“真凶”很可能就是梦露的前情人、美国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玛丽莲-梦露成了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的秘密情人,本是只有少数人知晓的秘密。然而梦露在肯尼迪的生日晚宴上充满激情地献唱歌曲祝肯尼迪生日快乐后,震惊了整个世界。肯尼迪担心丑闻曝光决定甩掉梦露这个“烫手山芋”,他将梦露“转手”让给了自己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但罗伯特没多久就对梦露产生厌倦。毫无疑问,梦露可能已怀上肯尼迪“龙种”的电话窃听内容也在第一时间送到肯尼迪兄弟的案头,如果梦露公开宣布怀上美国总统的“私生子”,对肯尼迪家族无疑将形成毁灭性的打击,因此梦露“怀孕”的电话无疑成了梦露的又一道“催命符”。

 
BRIEF 3

文化符号的力量:与时俱进的“梦露”

世俗的能量和作用力远超最初的想象和定义

   美国《时代》周刊曾经有一期关于本世纪100位人物的专题,玛莉莲-梦露名列其中,她“从女演员到偶像,到授权使用的商标,只有“猫王”和詹姆斯-迪恩在市场份额上能跟她竞争。从这一点上说,她已经能够超越了评论,像可口可乐和李维斯牛仔裤。一位在36岁自杀,只演了不多的电影的女人如何成了史诗般的商品?”电影,照片,乃至真实中的玛莉莲都是不可变更的,所以,一个当年的性感符号,至今和猫王、可口可乐及李维斯牛仔裤一并成为美国文化的象征,最大的功劳是60年来,尤其是她死后40年人们对她不断的描述和使用。

电影工业:一直在打造“新梦露”

  新片《我与梦露的一周》(My Week With Marilyn)拍摄消息传出后,媒体曾经开出一张再合适不过的梦露扮演者名单——斯嘉丽-约翰逊和安吉丽娜-朱莉均在其中。在许多导演眼里,“新梦露”的每一个动作都值得重新塑造,似乎这也是对梦露的致敬。 而明星作为现代电影产业乃至现代商业文化的产物,其实质也是一种商品符号。它的价值不仅取决于生产者,更取决于大众消费者,也就是“人民”的反馈。

  作为一个文化符号的梦露就是这样一个奇妙的混合体,一方面,她拥有无可挑剔的容貌与外形,其本源与希腊罗马时代的雕塑遥相呼应;但另一方面,与嘉宝、赫本等气质冷漠,高高在上的“贵族型”女影星不同,梦露明媚,天真无邪,犹如一个不谙世事的邻家少女。在那幅著名的《七年之痒》剧照中,梦露用手按住自己被气流吹起的裙裾,这种明显的挑逗,投射出后工业社会直露、无节制的欲望。而她去世后的电影工业则不断上演着模仿和塑造“新梦露”的好戏。

当代艺术的灵感和源泉

  20世纪60、70年代流行的波普艺术,将艺术主题转向时装和表演界,波普大师安迪-沃霍尔创作《玛丽莲-梦露》的系列版画作品,其肖像设计带有庸俗化倾向,特有的单调、无聊和重复,传达的是机械、冷漠、简化、轻率、快乐、疏离的虚无感觉,有鲜明的现实感和随心所欲的时代气息。梦露由此也成了美国文化的象征之一。

  大众文化的研究者认为,作为大众文化符号的意义,不在这个符号的完美,首先,社会需求是它的“事先书写”,之后在相互冲突的日常流通中生成,它本身的美学基础越是不足,越是简单直白,就越是在消费使用中具有循序渐进的潜能,梦露正是这种符号的一个成功例证。

文化符号的商机

  50年间,梦露符号的意义不仅没有被销蚀,而是在消费中与时俱进,这是符号的胜利也是大众文化的胜利。麻省理工学院的的一个研究小组在将人工智能技术加入录像制作,让胶片上的人做出配合各种语言声音的口型时,决定用一个已经不在人世的名人做实验,最后挑选了玛丽莲-梦露。于是在一段诡异的MTV中,梦露复活了。

  如果说这只是男人的愿望,网球玉女库尔尼科娃替Adidas拍新款运动鞋广告,也来模仿当年梦露的经典pose。当年麦当娜穿上标有“Boy Toy”字样的衣服时,她已经不是简单地在扮演梦露,也是在消费这个符号,在她出演的《与麦当娜同床》中对着镜头出其不意地撩起上衣与梦露的轻掩飞裙之间,你能看到一个符号被强化和丰富的过程。麦当娜撩起衣服毫不扭捏,明确直视着,这个在世的梦露把观看者逼到了被看的墙角,逼得《大英百科全书》也把她列为一个词条。梦露作为性感符号,她的性别政治不在她的文本性,而在她的功能。

结语

  如果把梦露死后的50年看作好莱坞文化在全球扩张并反之渗透影响美国人自身的审美或价值观的50年,又或者看作美国中产阶级人群成分急剧变化的50年,似乎可以得出一个更有趣的结论:世俗文化的东西往往具有更大的能量和作用力,甚至远超最初的想象和定义。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