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古董局中局》从民国文物大案武则天明堂玉佛头失窃案展开,主人公为侦破案件,卷入古董江湖的恩怨情仇。书中涉及大量鲜为人知的专业知识,如包浆、借钩钓鱼、掌眼、坑锈等,甚至还有位移密码、莫尔斯电码等现代技术,让人叹为观止。马伯庸说古董鉴定就和侦探破案一样,都要过人的眼力、缜密的思维和丰富的知识...

马伯庸:作家,曾荣获2005年科幻世界银河奖,2010年人民文学奖,2012年朱自清散文奖。代表作:《她死在QQ上》《风起陇西》

《古董局中局》

古董交易现状:95%的行家买的是赝品

搜狐文化:各位搜狐文化的网友大家好,我们都很爱看马伯庸老师写的段子、也爱看他写的历史类书籍,最近他出了一本跟古董相关的书——《古董局中局》,先请马老师介绍一下这本书。

马伯庸:这是本讲古董的书,但它跟投资古董无关,它讲的是古董背后的爱恨情愁、江湖纠葛。所以,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本武侠小说,只不过叙述对象不是武林门派之争,而是如何在淘古董的过程中不上当受骗,如何练就精、准、狠的功夫,揭穿古董市场上的各种骗局。

搜狐文化:您平时喜欢写历史题材的书,这次为什么会写关于古董的?

马伯庸:历史和古董实际上是密不可分的,古董是历史的遗留物,历史通过古董而复活。我之前写的许多书都是借古讽今,现在想从一个全新角度描述历史的遗留物,让历史和现实碰撞,这个点很有趣。现在的古董市场交易火爆,古董鉴赏类的话题、节目层出不穷,也广受关注,但古董市场存在的问题很多,我觉得有必要借助当前契机,出一本行业分析的书。


马伯庸

搜狐文化:您既然对古董有研究,想必经常去潘家园,有什么有趣的事儿能跟我们分享一下?

马伯庸:潘家园我经常去,众所周知那里大部分都是假古董。然而赝品是学习鉴别古董真假的好教材,试着找出它们的破绽,对收藏者是一个很好的练习。

搜狐文化:有人这样评价古董市场的交易, 95%的行家拿着的95%钱买了95%的假货,真有这么乱吗?

马伯庸:古董收藏自古以来就是乱象丛生,赝品与真品是一对孪生姐妹,谁也离不开谁。古玩鉴定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初期相对简单,大家都能掌握一些最基本的常识和鉴别技巧,但随着对古董的深入接触,鉴别难度越来越大。所以,没有一个专家敢说自己没看走眼过。其次,古董的暴利强烈刺激了造假动机,一件成本很低的假古董,若以不同朝代来蒙骗收藏者,其中的差价很大。买的人盲目无知,卖的人奸诈狡猾,使得古董市场假货横行。所以说,95%的比例应该是很合理的。

搜狐文化:您在书里提到,古董行业归根到底就是“真赝之争”,随着鉴定技术的发展,这个问题会解决吗?

马伯庸:解决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它不仅仅是鉴定技术本身的问题。古董的鉴定技术在发展,仿造技术也在提升,二者互生互长,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其实,几千年来,它们一直在斗争,将来也很难结束。

搜狐文化:时下兴起收藏热,许多父母都想淘点真玩意儿留给孩子,对这些收藏爱好者,您有什么建议?

马伯庸:从事古董投资风险太大。从资产保值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与其买这种高风险的东西,倒不如买黄金。收藏古董的意义不应只限于保值,还应是一种对历史的缅怀。如果买古董纯粹是想让自己的资产保值,不如炒期货,买股票。

搜狐文化:您会选择什么作为有升值空间的收藏?

马伯庸:我比较钟情于搜集旧书,喜欢探寻旧书和新书之间版本的差异,感觉有点像探险,把之前少有人注意到的书翻开,你会发现里面的新东西,甚至里面隐藏着另外一个故事。如果要收藏古董,我个人还是喜欢去收藏古书籍类的玩意儿,我对其它东西兴趣不大,也买不起。

《古董局中局》

文学鬼才与时代格格不入

搜狐文化:微博上曾疯传过您的焚书指南,那么您平时会读什么书?

马伯庸:我现在读的资料书比较多,包括古董鉴赏类、历史研究类,甚至一些原始史料的东西。偶尔看网络小说,纯粹当娱乐。

搜狐文化:有什么比较好的小说推荐给我们网友?

马伯庸:网络小说倒没有值得推荐的。我觉得,小说不能分成传统小说和网络小说,因为它们只是载体不同。一些好的武侠类、奇幻类书籍,包括个别作家的书都挺值得一看的。比如猫腻在起点写的东西,我感觉挺好,一直在追着看。


马伯庸新书发布会现场

搜狐文化:您被称为"文字鬼才",在您看来天才和鬼才的区别是什么?

马伯庸:天才是那种能写出读者一直想看到的,又能表现得特别完美的人。他纯粹靠自己精纯的功力,把文字写得让人感动万分或豪气万丈。鬼才是那种能写出读者完全没想到的东西的人。也许他作品本身的质量或文字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但能让读者看了之后有惊喜,发现东西居然可以这么写。天才的思想性更高一些,鬼才的想法更多一点。

搜狐文化:您心中的鬼才是谁呢?

马伯庸:他们都姓李,一个是李贺,人称"诗鬼",因为他的诗鬼气森森。另一个是民国的李宗吾,还有一个明朝的小说家李渔。这三个人写的东西都超出了他们所处的时代,让人看后感受到一种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巨大反差。

《古董局中局》

莫言太逊 该得诺奖的中国作家已死

搜狐文化:自从莫言获奖之后,诺贝尔文学奖成为今年文化领域关注度极高的话题,您如何看待这个奖项?如何看待中国文学与诺奖的关系?

马伯庸: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世界性的奖项,中国作家想得这个奖,首先得把作品译成英文,甚至瑞典文,然后由北欧的文学家和瑞典文学院的一些人来评阅。所以,我觉得诺贝尔文学奖,得了应该高兴,不得也不至于撕心裂肺。东西方文化差异太大了,中国作品里真正好的东西是没办法翻译的,比如金庸的小说,比如《红楼梦》,这些东西翻译成其它语言后,文字魅力会大打折扣。中国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体现出西方对中国文学的承认,但不要把它视为唯一的承认,我们自己有很多好东西,不能因为不得诺奖就妄自菲薄。

搜狐文化:您如何评价莫言的作品?

马伯庸:莫言的作品我很喜欢,比如《檀香刑》《酒国》《生死疲劳》,他是一个把写作当作玩的作家,而且玩得很high。但是我希望第一次得诺奖的中国作家不是莫言。

搜狐文化:您认为谁应该拿这个奖?

马伯庸:王小波,可惜已经死了。鲁迅也有资格,也死了。其他的人都属于第二梯队,包括余华,如果他凭《活着》拿到这个奖的话,我觉得应该是名至实归的。

搜狐文化:诺贝尔文学奖是否是您努力的目标?

马伯庸:它和我的目标背道而驰。它所鼓励的是那些能够折射历史使命,表达民族情绪,反映时代变迁的作品。这些东西不是我写作的重点,因为沉重的话题,会让我束手束脚。就我的个性和能力而言,我不愿意自己被这种命题作文所束缚,这些离我还远着呢,无须考虑。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统筹:宋焘、韩易桐 制作:韩易桐 摄影/摄像:郝大鹏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