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李云迪演奏的曲目相当广泛,其表现力也更加富于变幻。他的十指灵动,似一匹骏马,在时而优美华丽、时而抽象,可以浪漫诗意地重现肖邦,亦能热情奔放地演绎李斯特。他的技艺非凡,情感表达充沛、恰当,毫无疑问,李云迪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浪漫、最诗意、最杰出的国际钢琴大师 ... [访谈实录全文]

李云迪

  李云迪: 1982年出生于重庆,国际著名钢琴家,当代浪漫主义钢琴家。2000年代表中国参加肖邦国际钢琴大赛夺冠,他的演奏震撼了古典乐界,被欧美权威媒体称作 “巨星的风采”。

 

“云迪现象”是宁静致远的文人风范

搜狐艺术:您即将在北京工体举办李云迪钢琴演奏会,在曲目安排上会有什么考虑?

        


李云迪 演出照

李云迪: 这是我第一次在工人体育馆,特别在北京做这样一个有别于在古典场馆的音乐会。这一次安排在工体,特别是与大家一起跨年,主要希望能够以一个轻松的方式,同时能够把传统的古典音乐与大众一起去分享。

大部分曲目都是从过去十年以来我个人非常喜欢,也比较有代表性的传统钢琴作品。比如肖邦的《波兰舞曲》、《夜曲》,还有民族特色中国传统作品,像《在那遥远的地方》、《彩云追月》。还有京剧味很浓的改编《皮黄》,再加上今年开始在全世界各个地方表演的贝多芬几首经典作品,像《热情》、《悲怆》、《月光》这几首作品,大概是这样一个步骤。

搜狐艺术:有乐评家指出钢琴界出现了“云迪现象”,并且李云迪的音乐与中国古典传统乐曲结合,您怎样看待所谓的“云迪现象”。

王岳川:80后的李云迪先生尽管很年轻,但他已经成为一个李云迪现象。小小的李云迪18岁就获了肖邦国际钢琴金奖,可以说15年之间缺席的一个大奖,被一个中国人,而且被一个18岁的小伙子拿到了,这让世界很震惊。这也代表了中国新的国际形象新的钢琴形象。

这种现象我认为有三个方面,第一代表文革以后狂躁的中国安静下来了,和国际上思考的中国,诗意的中国,美丽的中国形象合拍。第二李云迪先生坚持自己的道路,包括刚才谈到最近12月31号才真正走进称之为朴实性,或者叫世俗性的娱乐的方式。但是我相信他弹钢琴那一刹那间,不管在什么地方,仍然活在古典的、优美的、典雅的。第三李云迪代表了一种精益求精的现象,我们知道钢琴界淘汰人是很厉害的。   

“云迪现象”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他代表了一种精益求精,止于至善,潜心治学,宁静致远的文人风范。所以我听他弹钢琴的时候,不觉得是跟我炫技,相反引入我在思考,引入我在放松的呼吸中进入他的世界。

向勇:我们对李云迪的了解,主要他作为一个钢琴家,而且是一个成名非常早,在国际享有盛誉的年轻钢琴家。现在整个中国的文化也好,还有我们每个人去诠释中国文化都会面临一些中西关系,中国传统和现代的关系,以及本土和全球的关系。我觉得传统的东西如果不跟现代大众的东西结合,那只是在专业人士方面小众影响,这种影响力,相对来说还是有限的。

 

忧郁是大家对肖邦标签式的阐释

搜狐艺术:从了解“云迪现象”到云迪品牌,很多网友对您的了解,觉得您弹肖邦作品的同时个人也有一种忧郁的气质,您怎样看待这样的评价以及您个人性格与琴曲之间的关系?




搜狐艺术嘉宾访谈

李云迪:其实无论是对肖邦还是对我,忧郁是一种片面的理解,比如诗意也可以带有忧郁,带有忧伤。忧郁是大家标签式对肖邦的阐释,可能对他命运一种阐释。但是他在音乐里面其实充满着很多英雄的情结,包括他写的《波兰舞曲》民族自豪感,特别爱国的情操。肖邦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好,爱祖国高于一切,这是他的名言,其实他内心世界是非常豪迈的,音乐表达形式从专业来讲,非常中庸,非常诗意,藏在花丛中的大炮,形容他的音乐风格,其实跟他的人和他的精神是不完全一致的。

向勇:中国人在美学上比较重视综合之美,是一种静默的哀伤,这种静默的哀伤是人的理性和感性。每次看云迪的表演,我就特别想到综合之美,肖邦为什么适合李云迪,这种静默的哀伤,是人类最伟大的心灵。每次看到李云迪的演出,他的气质,在表演上细节和整个场景的氛围,至少让我本人笼罩在这种静默哀伤的综合之美当中去。

搜狐艺术:在古典钢琴演奏过程同时,也尝试与当代文化结合,面对西方乐器以及中国古典音乐,您怎样在演奏中进行调整?

李云迪:当然本身流行和古典是有很明确界限的,古典音乐讲究专一,而且非常保守,相对来说封闭和个性化。古典音乐不需要考虑大众想法,只需要把音乐或者过去一种文化传统完整地保留和传承下来。

我们身处这个年代,同时包括我们朋友、同学,还有同代人,整个社会和进程在发展方面是有变化的,跟以前比如说霍诺威兹生活的那个年代,或者卡拉扬生活的那个年代,或者像肖邦、贝多芬那样的年代截然不同了。我从小喜欢热爱古典音乐,但同时从生活,从平时接触,等于现在这个状态,其实你是置身于这个时代了,也不能完全切割和现在一个时代的现实状况。

中国文化的重点,它的包容性是非常强的。我在中国受教育、成长,然后学习西方的音乐。之前很多人问,会不会因为生在中国没有办法去理解西方或者像肖邦,或者像贝多芬,我觉得完全不需要这种担忧的,因为中国已经有一个很好的文化土壤,而且艺术这个土壤在各个领域是完全相通的。比如中国的诗词,还有古典的文学作品,这已经有足以丰富的感受和情感,让你去感受,去接触,或者去容纳,像肖邦,或者贝多芬、李斯特这些大师的音乐或者文化。

 

80后参与中国形象塑造 释放才能

搜狐艺术:您是80后中的已经有国际专业地位中的奇才,您也参加过多场国际大型演奏会,您怎么来看待当今中国文化现象以及世界对中国的形象认识?

李云迪:音乐这一方面来讲,我了解比较多是音乐界,关于钢琴,全世界有很多中国艺术家,包括音乐家,还有钢琴家都在不断释放自己的才能,同时在全世界也赢得很多赞誉。从这一点来讲,目前中国算在文艺复兴这样一个崛起的过程。




李云迪接受搜狐艺术访谈

王岳川:我觉得李云迪参与了这个过程,中国的文艺复兴不仅仅只是做国学的人。因为您正在参与中国形象的塑造,而这些正是未来参与中国形象塑造的人们。

向勇:中国的伟大复兴其实根本上是文化的复兴。李云迪也谈到了艺术的包容性。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文化成为全世界可以共享的一些价值观念,李云迪用自己的钢琴生涯,用他的作为在做出努力。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所有的老百姓,都需要有一种具有人文价值,人文追求,人文素养的强烈诉求。现在这个时代当然也是要有更高的追求,不只是一般意义上低层次的,这种也是我们现在钢琴,传统文化这种越来越普及,越来越渴望的一个基础。当然这个文化时代更是一个用我们的努力,去照亮中国文化的时代。

搜狐艺术:您接下来除了在音乐上的深造之外,未来有什么样的发展方向?

李云迪:应该12月31号在工体算是我今年在国内的最后一站,也是展望未来,明年上半年会在欧洲,像伦敦、巴黎、柏林爱乐,还有捷克等等一些欧洲城市进行巡回演出,同时也会灌录明年新的唱片。我觉得音乐道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因为还算年轻吧,还有很多需要去学习,同时去成长的,在这个过程当中,非常感激这个时代,还有感激自己的国家有这么一个好状态和条件,能够支持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在这样一个丰富的、快速的社会去发展。同时随着文化的不断发展,音乐家、艺术家、文人也有更好的展示平台,全世界能够倾听来自中国的声音,这一点无疑是非常幸运的。


王岳川

  王岳川: 四川省安岳县人,198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93年以来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时是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长期从事文艺美学、西方文艺理论、当代文化批评和文化战略的研究和教学。 向勇

  向勇: 四川宣汉人,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多次赴英国、美国、意大利、韩国、日本、澳大利亚和中国香港、澳门、台湾地区进行学术交流和访问研究。主要研究方向为文化产业、艺术创意管理、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等。

  搜狐艺术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艺术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四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文化人、艺术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艺术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访谈、艺术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艺术 联合出品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艺术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