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刘心武文存》收录了刘心武16岁至68岁公开发表的900逾万字。按文章门类收录,有小说、儿童文学、建筑评论、《红楼梦》研究、散文随笔、杂文、海外游记、理论批评、早期作品、自述等,各卷均附有《刘心武文学活动大事记》及《刘心武著作书目》,以备检索。《文存》共40卷,堪称当代作家文存卷数之最...

刘心武:中国当代著名作家、红学研究家。曾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进行系列讲座,对红学在民间的普及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文存》可以不成功 但不能不诚实

搜狐文化:出版《刘心武文存》是一个比较浩繁的工作,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呢?据我所知,《刘心武文存》中收录的作品是截止到2010年的,这之后的作品呢,以后会补充进去吗?

刘心武:《刘心武文存》的设想是2011年春天提出的,具体进入编辑程序是2011年秋天,历经一年多,终于在2012年11月得以刊行。《文存》从1958年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文章《谈〈第四十一〉》收录到2010年年底所公开发表过的约900万文字。2011年年初我出版的《刘心武续〈红楼梦〉》,2012年初出版的《人生有信》,以及《刘心武评点〈金瓶梅〉》,还有即将出版的新散文集《空间感》等,都未收入,如果《文存》有再版机会,会争取补入。

搜狐文化:在您之前,有几位现当代作家也出版过文存,比如《萧珊文存》《胡适文存》《梅光迪文存》《余秋雨文存》等,在您看来,谁的文存比较成功,或者哪本文存曾对您有所影响?

刘心武:据我所知,王蒙也出过文存。不过我还没有机会得到这些文存并翻阅它们。我的《文存》,希望具备四个功能:阅读欣赏、分析研究、批评批判、收藏保存。 我的这40卷《文存》各卷自有单独书号,装载它们的大纸箱上又有整个《文存》的一个书号。以后《文存》中的各卷还可以单独发售。

搜狐文化:《班主任》是您的成名之作,这部作品被认为是新时期文学的发轫作,也被列为"伤痕文学"的代表。在70年代,很多人的思想还没有"解冻",出版这样一部作品,中间应该有不少小插曲吧?

刘心武:《班主任》收入在《文存》第10卷,这一卷以它命名。关于它发表前后的情况,在《文存》其他卷中有多篇文章写到,特别是第39卷《懵懂集》最后,有一篇题为《我不希望被放到单一的视角里面去观察》的访谈录,非常详尽地讲述了当时的社会环境变迁及自己的心路历程,可供参考。《班主任》虽然是我的成名作,但并不能代表我的文学成绩。在小说创作中,我自己最看重的是长篇小说《四牌楼》,中篇小说《如意》《立体交叉桥》《木变石戒指》《小墩子》《尘与汗》《站冰》……短篇小说《黑墙》《白牙》《5-19长镜头》《护城河边的灰姑娘》《人面鱼》……等,《文存》的第15卷是小小说集《寻找地平线》,其中有的篇什自己也比较满意;这些作品可能具有较久远的阅读欣赏价值吧。

《金瓶梅》比《红楼梦》生猛鲜活

搜狐文化:请您评价一下1949之后的红学研究?对于周汝昌的评价如何?

刘心武:我虽然研究《红楼梦》,却并没有专门研究过红学发展史,所以无法评价1949年以后的红学发展轨迹。但我知道周汝昌先生1954年推出的《红楼梦新证》是一部研红力作,要描述百年来红学发展轨迹是绝对绕不过去的。我本人是周先生的私淑弟子,当我的“秦学”研究陷落在一片讥讽抨击声中时,周先生发出了最明确最坚定的鼓励与支持的声音。2012年周先生仙去,是红学界的重大损失。我的《文存》里收有多篇写到周先生的文章,也收有我们两个人的多次通信,在《文存》第20卷前面有我和周先生在一起的珍贵留影。

搜狐文化:您续写红楼,有人认为是大胆的尝试,给文坛带来了活跃的新气象,也有人认为此举欠妥。面对这些追捧和质疑,您自己怎么看?

刘心武:续红,是做了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毁誉由人。但我的续红并没有收到《文存》里,因为我自己觉得它的文本还有很大的修订余地,还不能稳定。现在的文本,有的地方过多援引前八十回里的伏笔;有的语汇还在“曹体”之外;更何况还有将“令尊令慈”误印为“令堂令慈”、“浊玉”误印为“拙玉”等错讹;里面的诗词也需再加推敲润色……我今后的一大工作,就是修订续红。

搜狐文化:曹雪芹原著中,有很多诸如“前人撒土迷了后人的眼”“婶子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您在续写的时候,怎么解决现代汉语里并没有这些说法的问题?

刘心武:进入“曹体”,确非易事,一般的叙述语言已难摹拟,更何况那个时代人们的口头俗语,我的续红,即使竭尽全力,也难逮及。但知难而进,也是一种乐趣吧。我实在是太热爱《红楼梦》了。《文存》中虽然没有收入续红,但第19至22卷将我在研红方面的文字尽收在内,支持鼓励我的人士可以一读为快并与我友善商榷,反对嫌厌我的人士如欲批判也是很齐全的资料。

搜狐文化:发现您近期出版了《刘心武评点<金瓶梅>》,有人说《金瓶梅》是一部艺术水平高于《红楼梦》的作品,您觉得呢?

刘心武:《金瓶梅》早于《红楼梦》约200年,《红楼梦》的作者显然深受《金瓶梅》的影响。就文学成就而言,它们都具罕见的高度。《金》的作者营造了一个冷静到极点的文本,《红》的作者却创造出了一个充满终极追问的浪漫文本,二者的美学取向是不同的。就驾驭人物的语言来说,《金》的生猛鲜活的程度,《红》似乎还差了几分,有人激赏《金》,认为其艺术水平高于《红》,这种见解我能理解。但就我个人而言,还是偏爱《红楼梦》,其作者对世间不平的深度焦虑和力主“世法平等”的人文关怀,令我深深共鸣。我评点《金》的全书没有收入《文存》,但《文存》里也有若干涉及《金瓶梅》的文字。

今后写小说侧重现实主义题材

搜狐文化:您在《藤萝花饼》中,将质朴的饮食和人文情怀相结合,感动了很多人。那么对于《舌尖上的中国》空前火爆的现象,您怎么看?

刘心武:我的《文存》里从第23卷倒33卷有11卷是散文随笔,《藤萝花饼》是其中一本。台湾有位诗人焦桐,他和夫人创办了一家二鱼文化事业有限公司,提倡"饮食文学",他很喜欢我的这本涉及饮食的散文集,又很喜欢我的一个中篇小说《泼妇鸡丁》,那部中篇小说不仅篇名是一道菜,里面每一章也都是以吃的东西为题,他在台湾把《藤萝花饼》和《泼妇鸡丁》都出了单行本。人的生存离不开饮食,文学表现人的生存乐趣、生存危机也很难撇开饮食描写,透过人们"搵食"的艰辛与"草草杯盘共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的草根乐趣,传递出更深层的人文意蕴,是文学艺术的重要功能,所以,《舌尖上的中国》那样的电视纪录片受到欢迎,也就毫不奇怪了。收这些我的《文存》里的散文随笔,如《心里难过》《人在胡同第几槐》《献给命运的紫罗兰》……还有图文交融的文本《私人照相簿》等,自己也是比较喜欢,也得到一些读者认可。

搜狐文化:您几十年来笔耕不辍,作品数量至今有多40部。出版《文存》之后,您接下来有什么写作计划呢?

刘心武:1958至2010年的文字编为了40卷《文存》,但不能认为我的作品数量就是40部,仅就长篇小说来说,有6部,中篇小说有34部,建筑评论两部,红学研究有6部……在每卷《文存》后面都附有我的文学活动大事记及著作书目,可供参考。当然,半个多世纪来也发表过若干幼稚、粗糙乃至更令人脸红的文字,特别是第39卷《懵懂集》里的许多文字,这些文字如果我不"自我揭发",也许绝大多数人永远不会知道。但我的想法是,既然是《文存》,就要录以备考,并且欢迎批评批判。我就是这么一路投稿、发表过来的。《文存》可以不成功,但不能不诚实。还要说明的是,由于时间久远和记忆力减退,以往刊发过的一些零碎文章实在想不起、找不到,遗漏在《文存》之外,但重要的文字,应该都收进去了。我今后的打算是,再写一部反映现实的长篇小说,修订续红,以及随兴写一些散文随笔。在这里顺便交代一下: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任何一家网站开博客和微博,人们从网络上看到的署我这个名字的博客与微博均系他人所开,与我毫无关系。

搜狐文化:推荐几本您近期阅读的好书给读者吧。

刘心武:最近在重读俄罗斯作家契诃夫的小说和剧本的中译本,建议没有读过他的小说《没意思的故事》和剧本《樱桃园》的,都能读一下。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统筹:宋焘、韩易桐 制作:韩易桐 摄影/摄像:郝大鹏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