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搜狐微博

有奶是娘,人人如狼,现实若凌乱,文化只会走向破产

2012年对中国是关键的一年,是又一轮发展的启动,还是产生新的撕裂,无人敢下断语。现实里经济改革独步难行,思想上价值观迷乱。升斗小民稻粱谋,哪管毒奶地沟油;思想明星忙掐架,撕破脸皮丢追求。有群人却正好坐山观虎斗,以此转移了矛盾的焦点。但稳住了现实苟延残喘,最终也挡不住文化的破产。

"公知""五毛"唇枪舌剑,理想丢一边

公知与公知、公知与五毛一场混战,狭路相逢,勇者不胜,壁上观者好不欢喜…

信任冰封,有口难言,意淫文化复兴

什么都不信的情绪会在2012年继续蔓延。我不信你的谎言,你却更拼命宣传…

当下文化精英是否推动了社会进步?

文化能塑造人,文化精英更有指导性的意义,但当下的文化精英常常让人失望…

透过文化观察中国社会矛盾与变局

文化思潮涌动,异象纷呈,说到底都是对社会问题的反应,甚至是历史的先声…




【2006】博客充当江湖文人“革命”的平台,历史被戏谑殆尽。这一年,公知谈论思想的文艺复兴,这一年死亡的旗帜高高飘扬,诗歌死了,绘画死了,武侠死了,文学死了。[详细]

 

【2007】我们争辩新闻诚信,华南虎照片真伪,这一年,孔子私塾兴盛,汉服现身街头,捍卫传统成浮躁的代名词。[详细]

 

【2008】汶川地震,不能忘却的举国忧伤。精英的问责思考比为同胞捐助更为重要。2008,百姓自立山头设立山寨摇旗呐喊纷纷,“革掉官员的帽子”后,那些ANTI-FAN、反CNN组织,以让人惊讶的严谨模式生存。但是这其中,也有滥用爱国主的行为,比如抵制家乐福、人肉王千源。[详细]

 

【2009】在2008年体验了太多了“我们”胜利、“我们”崛起之后,在2009年,民众开始关注这些胜利和崛起是否真的给自己带来了福利。[详细]

 

【2010】世博与“11.15”上海火灾,被认为是公民意识觉醒的关键节点。[详细]

 

【2011】年轻公知涌动,力争“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2011年度关键词:中国孩子——在孩子的不幸面前,所有繁华均显黯淡。[详细]


承诺还是忽悠
  特殊的时间节点决定了2012年会是“承诺年”,是各种“承诺”漂浮在中国社会上空要“破表”的一年。在已经安定团结并正走向安定团结的有趣逻辑之下,承诺是最老牌的像年夜饭饺子一样的宣传手段。2012年的各种承诺可能会以关乎社会和民生为旗帜,以吊起人们本来就该有的胃口为外衣。比如为突出民生、兴奋大众,国企回归公益性被强调出来,权为全民所有,利自然应全民可得。在国进民退被质疑的大背景下,从国企切入,摊开问题,做出承诺,是一个很容易安慰人心的做法。现阶段国企存在问题,但即使在最市场化高度发达的西方国家,国企也是必不可少的存在,只是在纳税人监督之下,它们的要更干净一些,不允许直接与民争利。全民监督的力量是强大的,但首先你要有自由去监督。自由的公民才是倒逼各种承诺兑现的根本保证。

“公知”“五毛”遍地开战
 “公知”“五毛”的戏码在2012年依然会是媒体一景。从自媒体战场开始,狭路相逢,勇者不胜。无论公知与公知,还是公知与五毛,围观者摇旗呐喊,好不得意,在各自的理论体系中精于思辨,牛头对马嘴也好,蠢驴对蠢驴也罢,亦有人不惜赌出项上人头,狂吐口水拿出搏命架势,亦有人感慨时代沦陷小丑乱跳,应关心更多值得关注的社会问题。无论思辨几何,娱乐秀场上,却能窥知精英思维态势之变。

 且看开年秀:【人造韩寒?韩妻宣布进入战场】 【编剧石康称韩寒不能和方舟子比智商

大师“司马东”亮丽登场
 大师“司马东”——2012年会有这样一位大师在人心激荡的节点登场,打着痛斥“汉奸”的旗号,凭动辄问候别人母亲的本事,用逻辑混乱的语言逞一时之快。大师的嗅觉和投机能力应该是相当出众的,威权的思考稍有风吹草动,他自会审时度势,脚步紧跟。大师的演讲必是煽情出众的,因为他最终依靠的就是煽情让人五迷三道。他通晓天文地理,甚至房中之术,放到古代俨然就是帝王师。他对宣传规则早已烂熟于心。以“左”的姿态规避风险。大师嘴里最痛恨的就是美国,并且自会演绎出一段段阴谋论,让人们觉得帝国主义确实亡我之心不死,人民必须被团结起来反抗。但其用心恐怕他打死也不会承认。大师名字里有“东”字,但是他的心里是装着“西”的。2012年他满载而归奔向西方也不是不可能。

无丑闻不新闻
 2012年,一个类似中国红十字会的组织,可能爆出巨大丑闻。它经营的事业比红十字会更“引人入胜”,只要你足够幸运甚至有经验,低投入高回报不再是梦想。这让认为天上能掉馅饼的老百姓心思活泛起来,这种吸引比单纯慈善的献爱心更撩人。在“郭美美”事件之后,网民对慈善机构追根究底后发现,爱心一直被这些机构滥用。有些组织打着扶危救困的幌子,吸引民众参与。但其中各个环节的真实性,经营所得到底有多少用于公益,都是谜样的存在。由此可见这个缺乏透明度和监督的公益慈善事业,水也很深,同样是一个随时能爆出丑闻的暗箱。不仅仅是公益组织,包括国字头企业,权威认证机构等,这些啃噬百姓的蛀虫里,会有更多惊人的秘密。





 

【2006-2008】那几年,无论为孩子被卖黑砖窑奔走呼喊,还是为被春运轧死的女学生冷静声讨,或是追溯连杀六个警察的杨佳杀人动机,关注小人物的生存现状,就是关注我们自身。小人物的命运,乃国情与民心所系。——2012,会有更多小人物的命运,需要我们关注和改变。

 

【2009】这一年,中国社会处于“被”和“不折腾”的社会价值判断中,努力而艰难上行。这一年,新中国六十大庆壮国势;这一年,民生改善但时有“杯具”。2009年是个“寂寞”的年份,经历了2008年诸多“大事件”带来的惊心动魄,人们开始更多地关注目所能及的身边事。琐碎而细小的信息,形成了这个时代最巨大的洪流。

 

【2010】越控越涨,官态淋漓。“恨爹不成刚”围攻“官二代红二代”。微博崛起,宜黄强拆、钱云会等案件,使得公民社会参与度增加。王家岭矿难的矿工、玉树地震、舟曲泥石流之下的遇难者、在富士康纵身往下跳的年轻人、校园袭童案的幼儿们、不惜点燃自己捍卫家园的叶忠诚们、上海静安区胶州路大火的市民,他们的呼吸和时间永远留在了2010年。

 

【2011】“控”已经逾越了经济的边界,与“限”“禁”一起围困中国人的生活。


信任遇冰封
 什么都不信的情绪会在2012年继续蔓延。经济改革至今,中国获得了巨大的纸面财富,但同时也存在很多问题,信仰空白,价值观混乱,公信力被“有关部门”挥霍殆尽,社会不公,人人如狼似虎,为了生存,狠下心肠拉下脸皮近乎本能。 政府行为有时失信于民,社会机构失信于民,企业失信于民,陌生人更是让人唯恐避之不及。垄断与不确定本就不是草民能够左右的,在2012年可能出现的最坏的情况是,已经进入竞争,号称出于市场经济中的企业大面积失信于民,或者说市场经济也中国特色了,某家乳业巨头已经在2011年开了一个头,2012恐怕有更多被质疑的竞争性企业面临信任危机。 随着人们对自身权益的关注,越来越多丑闻会漂浮起来,触犯了商业规则的底线,尽显漫不经心的傲慢。这些最终加深了人对社会的不信任,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受害者。

菜刀实名加全球定位
  各种实名制粉墨登场。在网络安全保护手段大可质疑的环境下网络实名制利弊难辨。最近有新闻更是标题党到了“菜刀实名制”。随着通讯技术的飞跃,2012年出现菜刀实名同时伴随此认证菜刀可全球定位的情况也极有可能。实名代表每把可危及安定团结的菜刀都能被锁定身份,加装全球定位更能使之被确定位置,此一创举必可为安定团结添砖加瓦。 在鬼神世界里有种东西叫“生死簿”,它是神神鬼鬼统治人间的一种文化符号。上面的记录一览无余,让人赤裸于聚光灯下。说白了这就是一种威慑力量,让人服从于权威规定的秩序,所谓善恶因果,都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切的一切说到底都是有个神在统御一切,人的一切行为他都能对号入座,那上面的每个名字天生必须“实名”。

偷偷摸摸的诺贝尔奖
  2012年的诺贝尔奖,特别是文学奖里可能有让中国人感同身受的东西。因为在过去的几年已经有很多国家相继进入各种春天,开出各种小花。这些国家的文学作品在解禁之后有可能冲击诺贝尔文学奖,他们的经历,相信很多人会似曾相识,并心有戚戚。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有些诺贝尔奖项“偷偷摸摸”不声不响就被发了,个种原因并不好猜,因为你到时你要打开诺贝尔官方网站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甚至要有翻墙爬树的技术。 中国人有的不是诺贝尔奖情结,而是获奖情结,只要奖项足够权威、足够大,那就必须一试,仿佛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真的就强大了。对已经成为大国的中国来说,当然应该追求诺贝尔奖。但骨子里是应该遵循诺贝尔奖赋予的那种公平、正义、勇敢的精神,有了它们,中国才会有自己的世界级大奖。

中国特色的电影强不了国
  2012年至少会有一部这样的电影,它不是《让子弹飞》续曲而是各种“大业”的姊妹,它有与其口碑不成比例的票房,他里面必有一群(人数应该不会超过10个)扶大厦于将倾的英雄,在新旧交替之际既顾全了大局又带来曙光。这货不叫电影,而叫宣传。 指望电影强不了国。国产电影常常是好看的不叫座,叫座的不卖钱。如果作为一部打着商业旗号的电影,冲着钱来也无可厚非,但它非要依靠炒作推广忽悠人进影院,那就把自己的路堵死了。但问题是这样见效快,于是成了短命的捷径。还有一种就是宣传式的电影,往小了说它可以是为了包装一个明星;往大了讲它可以去兜售意识形态,甚至灌输某种理念。前一种恶心,后一类下作。有这些路数在,不要指望2012年的中国电影有焕然一新之势,权钱之下难有创新的快感,不是电影强不了国,而是有中国特色的电影强不了国。



当下文化精英是否推动了社会进步?

预测

一批有远见、有思想、有良知的文化精英挣扎着通过各种渠道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是中国社会启蒙的精神力量。他们对制度建设的思考、他们身体力行发起的民间救助行动功莫大焉。

预测

当下文化精英普遍地“不干正事”,在一场场口水战中争夺地盘,耗费公共舆论资源。又或者在隐蔽的利益追求之下,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攫取利益。谈理想已是枉然,遑论推动社会进步。


 

搜狐文化频道出品

出品:搜狐文化 总策划:李劳 统筹:宋焘 潘幸知 编辑:潘幸知 宋焘 设计:李大智 Webdesign:石翔

版权声明: 本期《文化重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