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读王岐山荐书《旧制度与大革命》


编者按: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主持听取专家学者对反腐败工作的意见和建议的座谈会时,向专家推荐了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 这本书也因此备受关注。《旧制度与大革命》原著出版于1856年,中译本1992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中纪委座谈会王岐山推荐看《旧制度与大革命》]

这本书探讨的是法国大革命,原有的封建专制制度由于腐败和不得人心而崩溃,但社会动荡却并未带来革命党预期的结果,无论是统治者还是民众,最后都被相互间的怒火所吞噬。这本书出版后对后世影响深远。[搜狐读书授权连载 点击阅读]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学术性很强,虽然语言很平实,像是一种娓娓道来的聊天,但要读懂它还是需要有点世界近代史、法国革命史的知识准备;而且它微言大义,内涵极深,每读一遍都会有新的收获,因而要读很多遍才行……[我来说两句]

托克维尔:旧制度获益者认为法国必然结束专制

        托克维尔是法国伟大的政治学家、历史学家。1805年7月29日出生于法国今伊夫林河畔的维尔内伊,1859年4月16日病逝于戛纳。家庭属于诺曼底贵族,如果深究,可以追溯到16世纪征服者威廉时代的诺曼底贵族世家。

        出身贵族世家的托克维尔,生活在法国由贵族社会向民主社会转型这样一个激荡纷乱的历史时期。托克维尔的父亲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差点被送上断头台,幸因热月政变方死里逃生;其外曾祖父自告奋勇充当即将被断头的路易十六的辩护律师,因此自己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此般结局老贵族定已料到,为了心中所悬的普遍原则,他还是站了出来。

        作为旧制度的获益者、新时代的受害者,“乡愁”萦怀的托克维尔对刚刚到来的民主社会不可能没有抵触,但他还是把这一社会转型看做历史的必然。毕竟在法国社会的阶梯上,贵族地位的下降、平民地位的上升历时已久,两者的平起平坐只是时间问题。托克维尔感受到这一浩荡趋势,认为转型及身份平等是“事所必致,天意使然”。

        1851年,路易-波拿巴即位后他便隐身而退。或许是形势比人强,或许是托克维尔实在不愿放弃老贵族的尊严和体面。托克维尔终于意识到,“自己真正的价值主要在头脑的工作”,退出政坛后,随后写就了反思法国大革命的《旧制度与大革命》,该书对后世影响深远。[详细]

作为旧制度的获益者、新时代的受害者,托克维尔对刚刚到来的民主社会不可能没有抵触,但他还是把这一社会转型看做历史的必然。

《旧制度与大革命》揭秘:法国经济繁荣却加速革命到来

        事实上,这本书写的并不是关于法国大革命的一般的历史叙述史,托克维尔在全书的前言部分就开宗明义地讲道:“我现在发表的这部书绝非一部法国大革命史;这样的历史已有人绘声绘色地写过,我不想再写。本书是一部关于这场大革命的研究。”

        《旧制度与大革命》主要讨论的是18世纪末法国大革命的起源,尤其是法国革命那种特殊的暴烈性或狂暴性的原因。实际上托氏想说的是,法国大革命的民主政治实践,体现了一种为追求社会平等而不惜牺牲个人自由的政治文化,而这种政治文化恰恰是从革命前的“旧制度”政治文化中蜕变出来的。

        由此,托氏首次揭露了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间的内在联系,开辟了大革命研究的一条新的思路:它试图在事实与思想、历史与历史哲学相结合的基础上,回答如下几个主要问题:为什么革命在法国比在其他欧洲国家更早发生?为什么路易十六时期是旧王朝最繁荣时期,这种繁荣却加速了革命的到来?为什么法国人民比其他欧洲国家人民更加憎恨封建特权?为什么在18世纪法国文人成为国家的主要政治人物?为什么说中央集权体制并非大革命的创造,而是旧制度的体制?等等。托克维尔给出的部分答案是:尽管法国政府在大革命爆发前已经部分转换了自己的角色,致力于“促进公共繁荣,发放救济金和奖励,实施公共工程”,但它仍保留着许多旧专制政府的毛病。 [详细]

为什么路易十六时期是旧王朝最繁荣时期,这种繁荣却加速了革命的到来?托氏首次揭露了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间的内在联系,开辟了大革命研究的一条新的思路。

法国大革命的代价:除了旧制度外一切都被摧毁

        在书中,托克维尔为法国旧制度感到惋惜。因为这是一个形存实亡的贵族制度,一个不复自由的专制制度,并且法国已经丧失贵族政治之自由品格而只残留食利阶层。

        在托克维尔看来,至少有两条原因彰显了法国革命的价值:第一,法国革命使得在法国,平等的思想演变为现实,即便自由权利并未扩大,但是每个人都能更加平等地享有自由;其次,法国革命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民主革命,还深刻地影响了其他国家,甚至包括英国。他充分评价甚至预言了法国革命将对整个人类历史的影响:“最了不起的,并不在于法国革命使用了各种手段,创立了各种思想:伟大的新事物在于,那样众多的民族竟达到这样的水平,使他们能有效地使用这些手段,并轻而易举地接受这些准则。”

        然而,也正是因为革命前的旧制度,不但使得法国不能像英国那样从贵族制度在保持自由的同时演化出新制度(托克维尔设想但不奢望这点),更可悲的是,“他们的成就远较外人所想象的和他们自己最初要想象的要小”,大革命没有带来自由,反而是更加中央集权的政治,其原因恰好在于“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从旧制度继承了大部分感情、习惯、思想,他们甚至是依靠这一切领导了这场摧毁旧制度的大革命;他们利用了旧制度的瓦砾来建造新社会的大厦,尽管他们并不情愿这样做”,“专制制度使得连革命者都无可避免的打上专制的深深烙印”。旧制度,摧毁了法国贵族的政治领导能力以及演化成民主制度的可能性。一句话,在托克维尔看来,相对于英美,法国并未能给现代政治的核心论题一个满意的答案。 [详细]

托克维尔:“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从旧制度继承了大部分感情、习惯、思想,他们甚至是依靠这一切领导了这场摧毁旧制度的大革命。”

《旧制度与大革命》启示:腐败是引发法国大革命根本原因

        托克维尔被普遍认为是一名卓越的预言家,一位理解人类历史第一次“现代性”意义上的政治和社会革命的中心人物。他是第一个严肃观察、比较和研究不同国家通往民主的方式,以及不同类型民主政治造成的实际后果,以历史学家的身份来反思自由与民主的价值的现代人。而他写的这本书对今天的世界依然具有很大启示:

        首先,旧制度统治者的腐败,主要表现为贵族阶级的没落这个中世纪以来的社会统治阶级,此时已随着王朝集权(绝对王权)的发展失去了它过去的社会管理职能,脱离了人民,却仍保持着种种令人憎恶的特权(主要是免税特权)和占据着高官显爵的尊崇地位,而且还越来越顽固地维护之,从而加剧了社会不平等这个旧制度的顽症。

        其次,法国大革命的激越浪漫、血雨腥风,很大程度上缘起于其间法国特有的“文学政治”,即一帮在旧制度下没有政治自由也没有政治经验的文人掌握了权柄,这些人无知无畏,勇于标新立异,也“更热爱那些普遍的思想和体系,更蔑视古代的哲理,更相信他们个人的理性”,按托克维尔的原话来说,就是“政府的种种罪恶所造成的所有政治反对精神,既然不能在公共场合表现出来,就只能潜藏在文学之中”。

        在托克维尔身后,法国革命开启的革命浪潮席卷世界,而且在不同地方不同阶段添加了新的内容,比如社会主义、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使得制度、思想和革命之间的关系更为复杂。但无论如何,《旧制度与大革命》是对于人类现代历史上第一波革命和民主化浪潮的解释,被公认为是迄今为止关于这个话题最为深刻、客观的思考以及所有讨论的起点。[详细]

法国大革命的激越浪漫很大程度上缘起于法国特有的“文学政治”。

Copyright © 2014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