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转发至: 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 白社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导语

  《甄嬛传》的热播,不光引爆了一幕高潮迭起的收视大战,更是将宫廷斗争发展为全民话题。宫廷戏,说白了就是权力斗争大全,男人刀光剑影,女人机关算尽。后宫戏里虽有温柔乡,但一样是中国历史上权力斗争的折射,透露出权力运行的规则。宫廷内斗是怎么个真实的面貌?高高的金銮殿前后,有哪些波诡云谲的幕后故事在撩拨着升斗小民的内心?一个皇帝操纵一切的社会,厚黑之术往往是被倒逼出的最合理手段,与其指摘厚黑无良,不如反观皇权统治的乖张。皇权之下,不厚黑不成活。【往期回顾

BRIEF 1

《甄嬛传》里后宫的争斗折射皇权下的权力角斗

在皇帝操纵一切的后宫,厚黑之术是被倒逼出的“最佳”选择

BRIEF 2

男人去势,厚黑之术可以肆无忌惮地应用

宫廷斗争,宦官们的戏份更能透视人性的厚黑

BRIEF 3

宫廷斗争也有机缘巧合,但不够厚黑难得天下

若权力场是成王败寇、一言九鼎,那皮不厚心不黑有时是软肋

BRIEF 1

《甄嬛传》里后宫的争斗折射皇权下的权力角斗

在皇帝操纵一切的后宫,厚黑之术是被倒逼出的“最佳”选择

  宫廷戏,说白了就是权力斗争大全,男人刀光剑影,女人机关算尽。后宫戏里虽有温柔乡,但一样是中国历史上权力斗争的折射,透露出权力运行的规则。女人间蜚短流长本就颇多看点,再加上厚黑有术,俗话说“僧道女人不可上战场,上战场者必有异秉”,那就是一场场不见刀光却血流成河的战争。而投入宫廷内斗的女人,完全将各种天赋异秉和后天修炼发挥到了极致,裹挟进权力争斗之中,任谁也身不由己,不惜做出刨人祖坟的阴谋种种。皇帝只有一个,妃嫔可以无数,茶杯抢茶壶,纵横捭阖之际,要么倒得满满一杯,要么摔个稀碎。

吕后:极权会让厚黑心加速膨胀

  早年间,刘邦打天下,吕后也效尽了犬马之劳。但是当了皇后之后,开始凶相毕露。刘邦想杀韩信下不了手,因为约好“见天不杀,见地不杀,见铁器不杀”,她够狠,用袋子蒙住韩信全身,以竹签刺死他;彭越谋反流放,半路跟她求情,她说好好好我帮你,回去就让刘邦诛杀彭越三族。她最有名的事件,是发明了史上最惨烈的后宫清洗方式:让曾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戚夫人,集万千残疾症状于一身,斩断四肢、挖了双眼、熏聋双耳、毒成哑巴,然后扔进厕所,送她一个称号,叫“人彘”。人有了权力,厚黑之心会加速膨胀,吕后实乃历代后宫争斗的典范。

武则天:厚黑楷模

  从才人到尼姑再到一代女皇,武瞾是历朝历代后宫厚黑学的权威教材。武则天还俗进宫不久生了个女儿,王皇后看后,则天就亲手掐死了女儿,然后若无其事地去忙其他事,后来高宗探视,发现孩子死了,顺理成章地就处理了王皇后。后来,则天彻底胜出,派人杖王皇后、萧淑妃各一百,吩咐将两人的手脚剁去,将她们装在酒瓮中,“令二妪骨醉!”几天后,装在酒瓮中的两个人仍然没死,武则天便逼着唐高宗下诏赐死。行刑官奉旨来到囚室,宣读诏书。为表示自己对二人的憎恶,武则天下令改王氏为蟒氏,萧氏为枭氏。

贾南风:貌丑而心黑,搅动天下大乱

  贾南风是西晋元勋贾充的女儿,贾家通过权谋和皇室联姻,嫁给了时为太子,“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史载贾皇后身高1米4,面目黑青,鼻孔朝天,嘴唇保地。独霸后宫不说,还将双手伸到了朝政。她善于钻营,精于权术,贾南风为掌朝政大权,滥杀无辜,诛灭异己,巩固统治。先是太傅杨骏等十余人被杀,皆夷三族。291年,贾南风又导演了一场“矫诏使楚王玮杀太宰、汝南王亮,太保、淄阳公卫灌”事件。后又以“擅杀”罪名,诛杀了楚王司马玮。除此之外,更是任用亲族干预朝政,还阴谋废掉太子,最终引起了一场生灵涂炭的八王之乱。

万贵妃:徐娘虽半老,厚黑更有为

  历史上的万贵妃,比之《龙门飞甲》中万妃厚黑百倍。万妃幼年进宫,时常带年纪尚幼的宪宗朱见深玩耍。朱见深登基后,独宠比自己大17岁的万贞儿。皇后吴氏不容万氏专宠,后因杖万贵妃而被废。万贞儿丧子后对其他怀孕的妃嫔或已经降生的皇子大加谋害,而宪宗不但未加责罚,却日益宠爱。1487年春,万贵妃因挞一宫女,“怒极,气咽痰涌不复苏”。宪宗闻万贵妃去世,颇为震悼,长叹道:“万侍长去了,我亦将去矣。”有恋母情结的皇帝,碰上厚黑无底的半老徐娘,在明朝特殊权力结构下堪称奇葩。

BRIEF 2

男人去势,竟然可以更厚黑

宫廷斗争,宦官们的戏份更能透视人性的厚黑

  作为男人,被去了根之后,可能会萎靡不振,人生受到莫大的伤害。但是为了谋生,入宫做了太监宦官的话,可能因为没有繁殖的任务之后,无退路就全是出路了,失去了最基本的保障,可能做出来的事情更加复杂更加阴险。朝代更迭,后宫女人们的厚黑戏说不清,宫廷中太监乱政、互相倾轧的厚黑故事更是道不完。去了势的男人们,可能比女人更阴险更可怕。

东汉·张让:敛财弄权乱汉宫

  张让本是汉宫中一个杂役小太监,爬上了太监首领中常侍的位置。他怂恿昏君刘灵帝刘宏设立“四园卖官所”,公开卖官敛财。又在汉宫西苑设立专供皇帝享乐的“裸游馆”,把汉灵帝哄得是喜笑颜开。他还把自家的庄园建得比皇宫还高,怕被皇帝发现,又以“天子不可登高,登高必遭大祸”来蒙骗灵帝,然而昏君灵帝对他的话深信不疑,还处处尊称张让,真是一对昏君奸臣,一丘之貉。嚣张的张让带领着十常侍,在朝中排除异己,捏造各项罪名诛杀臣子,终于引起以何进为首的外戚集团的不满。但张让先下手,诱杀何进,导致京师卫军变乱,杀尽宫中几千太监,最终张让也走上了绝路投身黄河。

秦朝·赵高:太监宰相第一人

  赵高原本是赵国贵族的后裔,后被掠到秦国,父子先后被阉。少年赵高饱尝人间辛酸,入宫后暗下决心必要复仇,在宫中忍辱负重悉心侍候少公子胡亥,并深得秦始皇的赏识。在公元210年,秦始皇病死于沙丘,此时赵高策划阴谋,巧言劝说李斯立胡亥为帝,瞒天过海,改诏书逼杀公子扶苏,迫使能跳大将军入狱,帮助胡亥篡位。事后他被升为郎中令,控制朝纲。接着赵高又开始施展他凶残的杀人手段,诛杀异已并下令腰斩了李斯。他指鹿为马,把秦二世掌握在股掌之上,最后又发动政变,逼杀秦二世。秦始皇在天之灵怎能知晓,称霸一时的大秦江山就这样毁在了一个太监的手里。

唐朝·李辅国:阉海权宦的厚黑高手

  纵观中国历代朝野,太监的数量可谓是相当庞大的,然而能在史书上留下印迹的人并不多,像李辅国这样的太监宰相,想必只有赵高与李辅国二人了。李辅国自有一套超乎常人的厚黑心术,一切阿谀奉承的手段,他都一一掌握并运用自如。并在朝野中翻云覆雨,落井下石,谋害同类,残杀异已,对此他从不手软。从亲王、宰相到皇后、皇帝,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李辅国一生忙碌,谋权固位,巧取豪夺,但最后还是落了个身首异处,抛尸荒野的下场。而李辅国最出名的地方,还在于身后被后世无数的文学作品改编成小说人物,要么权奸误国,要么雌雄莫辩,在江湖上他的口碑可以比肩东方不败。

明朝·王振:自阉走向富贵路

  王振本是一个失意的文人墨客,但他从历代的宦官发迹史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与希望,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走的路,于是他以自我阉割的代价,为自己铺就了一条可以飞黄腾达的捷径。成为宦官之后,他置传统观念于不顾,开始盗毁朱元璋严禁宦官干政的铁牌,蛊惑皇帝偏听偏信,置朝政于不顾,使宦官公开地走上政治舞台;在独揽大权之后又疯狂敛财,在干预国家财政的同时又贪赃受贿;排除异己,手段阴险毒辣,肢解残杀刘球,是明朝英宗时期最骇人听闻的惨案。王振专权乱政,对蒙古作战,忽视军事规律,导致明英宗被俘,他自己也走上了绝路,被护卫将军樊忠一锤砸死,命丧黄泉。

BRIEF 3

宫廷斗争也有机缘巧合,不够厚黑难得天下

若权力场是成王败寇、一言九鼎,那皮不厚心不黑有时是软肋

  总有那么几个人,在成功者的背后默默地做着失败者的注脚,他们每个人的小宇宙爆发的时候都环绕着无数层成功的光环。但是在一个通过暴力可以掌权,通过运作可以登位的环境下,使尽浑身解数,用遍勾心斗角才能趋近微妙的权力核心。此时离开皮厚与心黑,无论怎样的人物,都有可能落得个身败名裂,抱憾终身。这里面,有脸皮不够厚的原因,有心不够黑的原因,更有脸厚心黑而造化弄人。在权力的列车上,人都是欲望的工具,到底如何才能攀上心中的高峰,恐怕有时候老天爷也是不知道的。

项羽:薄脸皮的霸王

  项羽盖世之雄,为什么身死东城,为天下笑?韩信归结为“妇人之仁,匹夫之勇”。妇人之仁,是心有所不忍,其病根在心子不黑;匹夫之勇,是受不得气,病根在脸皮不厚。鸿门宴上,项羽刘邦同坐一席,项庄已经把剑取出来了,只要朝刘邦一挥,“太高皇帝”的招牌,立刻可以挂出,他偏偏徘徊不忍,竟被刘邦逃走。垓下之败,如果渡过乌江,卷土重来,尚不知鹿死谁手?他则说:“无面见人,有愧于心。”究竟高人的面,是如何长起得,高人的心,是如何生起得?也不略加考察,反说:“此天亡我,非战之罪”,恐怕上天不能任咎吧。

韩信:可受胯下之辱,心却不够黑

  楚汉的时候,有一个人,脸皮最厚,心不黑,终归失败,此人为谁?就是人人知道的韩信。胯下之辱,他能够忍受,厚的程度,不在刘邦之下。无奈对于黑字,欠了研究;他为齐王时,果能听蒯通的话当然贵不可言,他偏偏系念著刘邦解衣推食的恩惠,冒冒昧昧地说:“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后来长乐宫中,刀光剑影,身首异处,夷及九族。真是咎由自取,他讥诮项羽是妇人之仁,可见内心不黑,作事还要失败的,这个大原则,他本来也是知道的,但他自己也在这里失败,这也怪韩信不得。

范增:心狠手辣但脸皮不厚

  范增是楚汉数一的谋士,心最黑,脸皮不厚,也归失败,此人也是人人知道的,姓范名增。刘邦破咸阳,系子婴,还军坝上,秋毫不犯,范增千方百计,总想把他置之死地,其心之黑,也同刘邦仿佛;无奈脸皮不厚,受不得气,汉用陈平计,间疏楚君王,增大怒求去,归来至彭城,疽发而死,大凡做大事的人,哪有动辄生气的道理?”增不去,项羽不亡”,他若能隐忍一下,刘邦的破绽很多。随便都可以攻进去。他忿然求去,把自己的老命,把项羽的江山,一齐送掉,因小不忍,坏了大事,苏东坡还称他为人杰,未免过誉?

黎元洪:脸厚心黑奈何造化弄人

  辛亥革命后黎元洪被阴差阳错地推上都督职位。黎大都督双手沾着两名革命军战士的鲜血。孙中山“让位”袁世凯,黎元洪的仍做他的副总统。二次革命失败后,黎元洪年底被逼迫赴京任副总统。袁世凯粉墨登场做了皇帝,黎元洪称其为国民公敌。段祺瑞黎元洪“府院之争”。黎元洪引狼入室,张勋复辟。第一次直奉战争之后,南北均势,黎元洪再次出来当总统,因为曹锟逼迫,再次去职,终老天津。黎元洪来来去去,其人久经政坛不能说脸不厚心不黑,但是赶上了民国乱象,更是因为手头无兵,只能来来回回如木偶一般。

厚黑术在现实中是否很有用?

这是一个被关系裹挟的世界,要想如鱼得水,必然要耍些手段,而这些手段中,厚黑术非常有效。想要出人头地,耍好厚黑是条捷径。

每个人有自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力。如果一个社会中,只有耍厚黑才能物质充裕实现目标时,不是选择何种方式有错,而是社会环境不良。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