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神探亨特张》根据真人真事改编,集结了张立宪、孔二狗、王小山等一大批微博红人,打造中国首部@片。影片讲述一个戒烟戒到哮喘的老神探,不知疲倦地游走在京城街头维持治安。一群被生活欺负又去欺负生活的骗子小偷,他们失意于江湖,却又离不开江湖。当神探遭遇贼王,当正能量遭遇负能量的挑战,一场场斗智斗勇、啼笑皆非的猫鼠好戏轮番上演。30位微博“知道分子”上演坑蒙拐骗、嬉笑怒骂,为你展开一幅北京街头的浮世绘...
[访谈实录全文]

高群书:国内一线导演,中国警匪剧领军人物。 成名于《命案十三宗》,大火于《征服》、《风声》。被媒体称为“古龙派”。

《神探亨特张》

小偷:一群无力的人去害更无力的人

史航:大家好,我是搜狐文化特约主持人史航,坐在我对面的是著名导演高群书。今天我们要谈的是一部电影,《神探亨特张》,一个神探抓小偷的故事。这部片子没有多少专业演员介入,更多都是一些非职业演员,演一些牛鬼蛇神的角色,揭示小偷和神探背后的辛酸。

我们以往的艺术写群像的太少,电影多是写一个角色,找名演员来演。这部片子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它并非单独写一个神偷,而是写一群贼。这让我想起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在社会档案里,有一个“贼代会”在这里比本事。

高群书:贼的特点是群体作案,组合犯罪。八十年代在郑州还有一个唐山酒会,都是带着钱参加的,随便打一个车都是五六百块。吸引了很多小偷,南北方的小偷都上郑州比艺去了,从火车站就开始偷。

目前中国犯罪最大特征就是谋生感。过去的江洋大盗,可以通过偷盗累积巨大的财富。但现在已经完全不是那个时代了。现代人特别关注各种高手,但是高手在我们的生活中太少了。我最初想拍一个小偷大全,但当我真正跟着影片原型神探张去体验生活时,却发现犯罪高手已经基本没有了。我去了各种地方,想看看现在小偷群的状态。当时带有几分猎奇心,但是后来不再猎奇了,因为发现他们非常不奇,都是一些生活很无力的人,用这些手段去害同样生活无力的别人,完成一条食物链的转换。这是很可怕的现象。

《神探亨特张》

“小恶”对社会有巨大的腐蚀力

史航:我在片子里演了个骗子,守着北医三院门口,不用多少技术就能把人划拉干净。最后被抓的时候说:我这颗心和警察那颗心是一样的,都是帮人,我拿这点钱,说不定他运气就好了,所以我安心。在真实“贼群”中这种心态有普遍性吗?

高群书:我以前采访过很多罪犯,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都说自己很冤。他们会攀比:有很多人在贪污,你为什么不管?有很多人在偷,你为什么不管?他们只认为自己倒霉,而不认为自己真的犯罪了。



高群书

史航:其实这种社会角色对人的伤害应该是十分巨大的。

高群书:生活中比特技更冲击人心的,往往是平凡的暴力和各种影响个人的不测风云。他们所做的虽然不是杀人放火,谋财害命,但从医院门口出来的人都是奔药店、储蓄所的,心理本就脆弱,再被落井下石,就不会再信任人了,这对社会有着巨大的腐蚀力。你在街头扶起老太太,结果被讹诈,那你以后也不会再去扶助老人了。街头那些犯人,打碎了你对人生所有的梦想和激情,这是最可怕的。

其实那个骗子的原型,小时候也是一个文艺青年,这个时代犯罪不用高科技,但是他却还在看当初觉得有意义的那些书。

《神探亨特张》

拍电影要重细节 细节传达出事物的本质

史航:你的第一部电影是《东京审判》,审判一帮日本战犯。我们平时看影视剧,往往前面几张脸还能看,后面的都在偷偷笑。演那些战犯的肯定不是名角,你也没钱请名演员,但是每一张脸都那么深刻,每一张脸都是一个战犯,其实那都是一些普通面孔。怎么做到的?

高群书:战犯坐在那儿被审判时,不会哭天抢地,他一定是有身份有气场的,这是他经过很多生死练就的淡定。

气场是通过各种方式练就的,可以通过战场杀人练就,也可以通过经常在舞台上被万人观瞻得到。我们找的演员来自各个剧团,他们没有经历生死,但是他们有气度,很淡定。在单位时间、单位画面里,这些是可以移植的。

我们也没有找普通群众演员。因为人往那儿一坐,气质看上去必须是对的,这样一群人才能让观众接受这是东京审判。若是找一批普通群众演员,气度不够。



史航

史航:我以前曾就古董请教作家阿城老师,我说我没钱玩古董,怎么练习眼光?他说,你把眼睛养娇贵,就看故宫博物院的东西,看一年,你的眼睛再看假货就扎眼。这也是练习“看气质”?

高群书:是的,好东西,包括字、画、古董,一定有其不可复制的细节,有一股贯通的气。不是大师,练不出那细节;没有岁月、时代、传统的烙印,生不出相应的气质。

好比我们当初拍《千钧一发》,在哈尔滨的一条街,那是哈尔滨从清末到民国初年最繁华的一条街,到现代,虽然上面搭着塑料布、高压线,但是那种华贵感是抹不掉的。我们拍完戏以后,当地就翻新,但是一翻新那种感觉就没有了。

当然也有人说这些都是细枝末节,根本不重要。其实严格来说这是一种意识流,我以这种方式将我眼中的事物本质传达出来。

《神探亨特张》

电影应记录对时代的观察 给未来留信史

史航:对现代城市的表现,大概很少有人在大银幕上看到不收拾的路面、肮脏的屋顶、半昏的灯。这部片子为何如此特殊?

高群书:很多人应当都有感觉,虽然眼前都是日常所见的琐碎事物,但是当你停下来,站在一个角度,全神贯注地看那些人、那些风物的时候,你会突然生出全然不同的感觉。而如果你现在特别想看看宋朝的一条街道究竟是什么样,那是无从得知的,只能从文字描述或一幅静止的绘画中去想象。

只有当时不加修饰地去记录,才能传达出完整的现场。以后美工做出来的东西怎么看都不会像,没有烟火气。



史航、高群书

史航:你是用这种方式,把一方人的命运、时代的信息,封存在画面里,保存下来。

高群书:是的。任何一个年代,一个场所,要真实表现都必须有真实的人物、真实的环境、真实的事件。但是做起来不容易。比如上世纪80年代,我们还可以找到一些可以复原的东西,大家记忆里面都有,但是1930年的记忆就已经很少,几乎没有了。

我的努力,是希望当新一代成长起来的时候,再想看1930、1980年中国人的生活,还能够看见一些相对真实丰满的场景,而非只是一幅画、一本书。

史航:你这部片子该叫现实主义还是批判现实主义?

高群书:它应该称作批判现实主义,它是把双榆树这块地方当做中国的切面,里面有纹路、有肌肉、有病菌,把这些展示给你看。这部片子描写了中国各种层次各种手法的小偷、骗子,还有警察、神探,你30年后可以从中看到2012年中国一个切面的样子。

史航:你对这部片子最终的命运,比如票房和口碑,有没有担忧?

高群书:我没什么担心。我觉得商业就是打动人,我考虑的就是怎么去打动人,怎么说出大家的心声,说出人们对社会的看法、态度,说出对这个时代的观察和发现。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宋焘 统筹:宋焘、韩易桐 制作:韩易桐 摄像、后期:韩强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