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傅佩荣先生能在课堂上产生一个磁场,把思想的乐趣传递给学生。《哲学与人生》就是这样的一本教材。他开设的这门课程在台湾大学受到热烈欢迎,被学生评为“最佳通识课程”,我读了以后觉得是名实相符的。傅先生对于哲学真有心得,而且善于作简洁清晰的表达。比如在讲解哲学是“爱智”时,他把“爱智”定义为“保持好奇的天性,探询一切事物的真相”的生活态度...[访谈实录全文]

台湾大学哲学研究所硕士,美国耶鲁大学哲学博士,专攻宗教哲学。现为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

《哲学与人生》

西方的百家争鸣VS东方老师的一言堂

搜狐文化:各位搜狐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搜狐文化客厅。我们容幸地请到了台湾大学哲学系的教授傅佩荣老师,来为我们谈一谈哲学与人生的这个话题。傅老师,我们通常提到哲学,尤其学院派的那种哲学,是让人感到很晦涩枯燥的,您是如何做到让这种哲学融入生活,而且又不改变它本来的那些要义呢?

傅佩荣:其实任何学问都不能离开人的生活,离开人生谈哲学,内容非常空洞;离开哲学谈人生,人生很盲目。传统的学院派哲学一般比较艰深。但最早的哲学不是这样的。像古希腊,苏格拉底在街上跟别人聊天,他的学生柏拉图写对话录非常生动。只是到近代,大学这个制度兴起后,很多大学教授专门研究哲学,到最后变成是一个圈子里面的一些名词概念、思维的逻辑在发展,反而忽略了实际的人生现象。

哲学在我看来,有三个重点,第一培养智慧,第二发现真理,第三印证价值。智慧有两个特色,第一个是完整,第二个是根本。第二发现真理,我们不能讲发明,天下没有任何东西是我们无中生有的,我们都是发现它本来在那儿,现在被我们发现了。所以在希腊文里面,“发现”和“真理”是同一个字根。第三个印证价值代表一定要时间,你不管学得再好,讲得再好听,一定要实践。如果你落实不了,或者落实之后不能改善生命的品质,那等于是空谈。

搜狐文化:现在有一个说法是中国是没有哲学的,您觉得这个观点是怎么形成的?

傅佩荣:你说西方有哲学,但是不能说哲学我们没有。我们必须说任何一个文化,只要发展一段时间之后呢,都有它基本的理念,理念就是说我们这个文化认为怎么样做人才是对的,我们认为善恶是非美丑怎么判断。所以西方文化有它的哲学,印度文化也有。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当然有自己的哲学。如果说没有自己的哲学,等于你没有基本的理念,只是中国人糊里糊涂就是这么一代一代传下来,也搞不清楚到底活着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有哪些东西比生命还重要,人生的目的是什么,都搞不清楚,这是我们没办法接受的。



傅佩荣

搜狐文化:您提到西方那一套的哲学是什么样的哲学呢?

傅佩荣:从苏格拉底跟别人对话、聊天开始,他的学生柏拉图写对话录,那就是西方那一套对话。对话有一套规则,我说话代表我的主张是正方,你跟我不一样,代表你是反方,有正有反就有和。所以只要任何对话出现的时候,一定是有一个正方,有一个反方,两边互相参考对方的观念加以修正自己的立场。到最后整合起来,所以后来讲辩证法,正反和就是从对话来的。西方讲对话,讲辩证的时候,他不太重视结论,他重视思维的过程合不合逻辑。所以西方那一套哲学演变下来,非常重视知识论,知识论就是人在认识的时候,究竟能认识什么。我们现在看一本书,里面有知识,什么叫知识?人的认识有什么限制,范围到底有多广,西方重视这一套。所以跟他们后来发展的科学,重视严谨的思辨构成,做实验这些都有关系。中国不太一样,你看中国的儒家,像孔子、孟子,很少跟学生对话,《论语》里面都是学生问的,也不知道谁问的,孔子直接回答,回答就是结论,别吵了,这是老夫几十年的心得,学生很年轻,你问任何问题,一句话搞定。

搜狐文化:这些是不是也影响到现在中国人的处事方式,还有思维呢?

傅佩荣:你说得没错,儒家、道家一路下来,让中国人都希望老师应该有特定的条件,你如果在家里没有准备好,你没有成一家之言最好不要出来说话。西方的老师,我且站且走,我慢慢改善,他可以当老师,跟学生一起研究,一起进步。中国一向认为老师应该准备好了,如果这个老师教学相长,我一面在教,一面在学,学生不放心,他要找一个最好的老师,最好所有答案都有了,这是两边的思维模式。

所以中国人他对于所谓的老师教你学问,同时要教你做人,这两个不能分开,所以中国人比较强调经师人师最好能够合一。西方来说的话,到后面的发展纯粹是一个学问而已,事实上百家争鸣西方到现在还是一样。但是中国的百家争鸣在先秦的时代,春秋战国时代出现过,后面很少,一般说中国就三套思想,儒家、道家跟佛教。但西方到现在还是各种思想都有,非常热闹,但有一个缺点,他让你尽量思考之后不给你答案。所以西方社会比我们还要陷入迷惘。

《心灵的旅程》

儒学是帝王专制的替罪羊

搜狐文化:我们现在的文化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整个社会总是爱提 “信仰”,信仰的缺失,这些和我们人生哲学是有关系的吗?

傅佩荣:有的,我们讲“信仰”的问题,不能立刻想到某某宗教的信仰。其实一直有信仰,以孔子、孟子来说,他们信仰什么?信仰天。所以孔子五十而知天命,代表什么?古人都信仰天的。所以帝王称为天子。如果说我们不信仰天,你是帝王你称天子,那我们跟你没关系啊。因为古人都相信天生出老百姓,然后天子是天的代表,所以我们对天子要尊敬,他领导我们过幸福的生活,所以我们相信的是天。到孟子的时候还是一样,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看了没有?天要给你大的任务,要考验你,都相信天。

但是从汉代以后,天子可以祭天地,诸侯祭山川,一般老百姓只能祭祖先。所以中国人传统里面都把信仰这种情感、情操投射到祖先身上。所以在外国人认为中国人最强调祖先崇拜,所以你说中国人没有信仰吗?有的。一般人都信仰我们的祖先,以某种方式存在。所以每个中国人生下来就想说我有历代祖先,我这一生不要让他们丢人,我就会努力。这种信仰的力量就表现出来了嘛。

搜狐文化:但现在看来与传统有断裂。

傅佩荣:这种断裂其实从五四运动开始就已经出现了,比如说“打倒孔家店”。我们要知道在清朝末年的时候,国势很弱,在西方当次殖民地很惨。这个时候你总要找一个替罪羊吧,就想说儒家是罪魁祸首。但是你不要忘记,你如果对历史稍有了解的话,就知道儒家基本上分两套,孔子、孟子是真正的儒家,从汉代董仲舒以后,就把它稍微扭曲变成满足帝王专制的需要。



傅佩荣

帝王专制和儒家的思想基本上是不合拍的,所以儒家孔孟思想在封建时代还勉强可以配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但是到帝王专制时代,所有的儒家学者一直到清朝末年,都必须面对挑战。那他们怎么办呢?他们就把儒家里面适合帝王统治需要的拿过来扭转一下,到最后变成是儒家来巩固统治者的权力。政权有时候有问题,有问题的话,儒家也没有办法批判。到最后只好顺着这个政权去走,等于是儒家教我们守礼教,这叫不合人性,只是适应统治者的需求。但是因为你大权在握,掌握整个社会发言权跟教育权。所以一般老百姓觉得儒家就是教条八股封建,就是你要配合统治者。所以到后来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是合理的,因为它里面所描写的礼教吃人确实是很过分的。但是我们要说明那不是真正的孔孟。如果今天谈哲学,谈董仲舒,到朱熹、王阳明,我们自己应该先搞清楚。因为他们这些不管怎么样,都是在帝王专制的前提下建构的思想,今天要谈国学,就要谈真正的儒家,那个儒家你学了之后才发现,的确是体大思精,能够配合人性真实的需求。

《易经与人生》

谁敢轻易接受“跪拜”?

搜狐文化:近几年国学复兴,但是它主要是通过一些外在的形式去体现,比如汉服,还有一些礼节的恢复。今天我还看到一个消息,有一个学校让老师坐在椅子上,底下那帮孩子给他跪了,是这样一种教育。

傅佩荣:我学哲学,我先学西方的东西,知道如何从历史、文学、艺术里面提炼出基本的理念。之后我再来念中国的国学,就很容易分辨什么是我们该学的,哪些已经被淘汰的。比如今天很多人讲法治社会,他说我们要学法家,这是脑袋不清楚才说这种话。法家是秦始皇搞的,他用李斯,当时还有韩非子,成功统一了中国。但秦二世十几年就亡了。那个法家完全是尊君卑臣,让专制政体巩固他的政权的。今天这个时代,怎么能谈法家呢,法治跟法家是两回事,所以今天如果讲我要学国学,你学谁的?我学韩非子,我觉得搞错了。还有人说我要学《孙子兵法》,因为美国西点军校他们都学,他们学可以啊,你这边学的话,你还用那个作为你做人处事的原则吗?你要对朋友用《孙子兵法》吗?



傅佩荣

基本上人在社会上所有行为都分两面,一面是做出来的形式,一面是内在的真实的内涵。我们要强调内涵,但是如果没有形式的话,内涵也很难表现。基本上我对于穿什么汉服,或者让学生向老师跪拜,我个人不怎么赞成。但是我也不会特别去反对的,我觉得只要这一群人,家长认为不错,我的孩子向老师跪拜,老师也认为不错,我当得起让学生这样跪拜,那我们有什么意见呢?自由社会啊。

搜狐文化:但是问题是我觉得这个老师会很高兴,他的地位是在上升。

傅佩荣:那不一定,老师责任很大,如果是老师学生跟我跪下,我心里想,这个学生将来一辈子如果做了坏事我怎么办。

搜狐文化:我觉得如果有这样想法的老师,他会非常慎重让孩子们用这种方式,我看到照片,那个老师真的是“母仪天下”的样子,我惊呆了。

傅佩荣:我觉得精神更重要,你如果太强调形式的话,到最后变成什么样?大家行礼如一,那些人根本没有任何感情。人类世界最怕虚伪,而儒家真正的精神在于真诚。所以像你刚才提的,我总觉得一个环境里面大家都支持的话,我们没有什么理由去赞成和反对,只不过我要特别强调精神才是关键,让一个人学会为什么要尊敬老师,从内心里面尊敬老师的角色和他的责任都是好事,师严然后道尊,老师受到尊重,老师讲的道理,学生才愿意听。如果老师没受到尊重,他拼命讲,讲得再好,学生也是觉得无所谓。所以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常常听到一句话:矫枉必须过正。我想需要一点时间,让大家真正把握到儒家的真精神,这个比较重要。

《译解孟子》

“孔孟”被各种政权反复利用

搜狐文化:孟子是孔子思想第五代传人,而且他和孔子是并称为孔孟的,他们是一个师承的关系,二人的思想被后人称为孔孟之道。那后经过朱熹传下来的孟子学说是否能体现真正的孟子思想?

傅佩荣:这是最大的问题了。朱熹编了《四书章句集注》,隔不了多久,到了元朝就把这书当做科举考试的参考书。到明太祖洪武二年,朱熹的书变成科举的教科书。从那时候起,朱熹的思想主导着所有中国念书人的思想。所有念书人只要读四书,一定读朱熹的注解,好象你违背他的注解就是有问题的。这个问题在清朝的时候,曾经出现过反动,批判朱熹的思想,批判得很严重。但是后来抵不过科举这个大方向。



傅佩荣

我们今天说朱熹讲的对不对呢?朱熹最主要的解释是人性本善,但是你不要忘记,人性本善,孔子、孟子都没讲,整个汉朝到后面才有人提到,第一个最接近这个想法的是唐代的李鳌,这个李鳌跟韩愈是好朋友,韩愈跟李鳌两个人经常互相通信讨论《论语》。到唐代才有人提出来人性本善,为什么?他要对抗佛教,因为佛教传入中国势力很大,佛教讲性空,人性是空的,叫你不要执着,要有智慧。儒家说不行,这个人性怎么可以空呢,讲空的话就变成信你佛教了。他说性不是空的,性是实的。一是佛教讲空,儒家就讲实,讲实的话就有问题了,别人问你说如果是实在的话,那内容是什么呢?就找书,孟子说性善,这两个字,性是实的,是所谓的性善,这样就变成性本善。事实上孔子、孟子从来没有把人性看作本善这两个字,因为本善这两个字跟人性配合在一起的话,是说不通的。为什么?因为人生下来如果是本善的话,那这一生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为恶呢?所以这个完全不符孔孟思想。

我只讲一句孟子的话,孟子说一个人吃饱了,穿暖了,生活很悠哉,而没有受教育,就接近禽兽。那我们就要问了,如果人性本善的话,为什么一个人没接受教育,没有老师的教导,就接近禽兽呢。所以孔子、孟子从来不认为人性本善,他顶多认为像孟子说人性跟善的关系,就好象水向下流,这是孟子说的比喻,他说你在自然情况下,水一定向下流。所以人在自然情况下一定会行善,我把这个称之为人性向善,自然情况下。你说人性向善为什么人会做坏事呢?孟子继续说,用手泼水,可以让水高过额头飞起来,用管子接水可以让水倒流上山,水本来向下流,但是你用手泼水,用管子接水,外在的力量影响着人性自然的状态,所以人变成去做坏事了,这是孟子的想法。

朱熹说人性本善的话,把这些儒家的想法整个都忽略了。所以这几年,我只要谈儒家,一定会强调人性不是本善的,但是你讲人性向善也要再说清楚,关键在于真诚。因为人可能不真诚,人不真诚的话,就会计较。这个时候没有善恶问题,只有谁比较聪明的问题。人一真诚的话,觉得如果不孝顺父母亲心里不安,坐车看到老人家不让座,心里不忍,这是真诚。如果说你一计较就不得了,我坐在车上,老太太上来,要不要让座呢?我要计较一下,这个老人家刚刚运动完毕,看起来精神不错,哎呀,我昨天开夜车太累了,这个老人家看起来比我还体力好,这叫做计较。

如果计较这个路线走下去的话,这个社会不得了,每一个人都互相计较,这是很麻烦的。儒家希望你真诚,你不要管利害关系,只问说你该不该做这个事儿,只要我该做,再怎么困难我都做。我对于朱熹的解释,把孔孟思想扭曲之后,造成后代到今天,我们对于儒家的思想,觉得有一些东西是教条,这是我不能够接受的。

《译解庄子》

经典大多被曲解 中国人苦于“摸索”

搜狐文化:您在台湾生活很久,其实内地和台湾很多地方是不一样的。您觉得这种差别是源于深层的哲学体系,还是整个的社会环境?这两个哪个关系更大呢?

傅佩荣:我想更多是由于社会大环境的一些差别造成的。因为我这几年几乎每个月都有好几次机会在大陆各地跟很多朋友接触,跟他们一起讨论问题。我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隔阂,为什么?因为大家都想追求真正的国学。等于目标是一样的,然后在追求的时候,大家都根据经典,不是你说我说,而是经典上怎么说。但是经典需要诠释啊,诠释的时候谁的对,就要拿出证据来并且更重要的是你还要加以实践。如果我一天到晚讲儒家,结果对别人不真诚,我自己也觉得惭愧啊。别人看到我教儒家,看我确实做到真诚,看到我好象蛮快乐的,他就觉得说这个解释恐怕可以参考。假设我今天学道家,学道家之后,我跟别人斤斤计较总是不快乐,这也不好。所以我比较强调学儒家让你知道怎么处事跟别人相处,要照规矩互相尊重。学道家的话,让你学会怎么样自处,我遇到什么问题,我很容易化解,因为每个人都有他的处境,你千万不要抱怨。跟别人相处用儒家,跟自己相处用道家。

搜狐文化:我们现在的这些生活经验和在这种生活里面总结出来的一些道理,可不可能成为新的哲学?

傅佩荣:有可能。但中国的文明,很多专家研究都说了,它是早熟的文明。早熟就是说,当西方各国还在摸索的时候,或者完全靠宗教来做规范的时候,中国已经发展出了哲学思想。就是用思考的模式,掌握合理的生活方式。所以这种早熟的文明,倒不是说今天发展出新的哲学,你再怎么发展,还是不能脱离这样的人性。所以你看在这几千年以来人性没什么改变,比如你看到一个好人都会喜欢,看到一个坏人都会生气,这是人性。那么如果说这个成立的话,在人性没有改变之前,中国的儒家、道家这些古代的经典,一定是适用的。只不过现代人有责任用今天的话来说明,所以为什么我花很多时间去解释这些经典呢,要让经典说白话文。要不然你今天随便念一句老子的话,别人根本不知道你在念什么,就像你念上善若水,很好听,大家都觉得蒙蒙胧胧的,这不是办法。今天一定要让这些经典说白话文,让它可以和我们生活经验直接接上线。



傅佩荣

搜狐文化: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哲学是早熟的,但是整个社会秩序和规范的建立却是不完善的呢。

傅佩荣:问题在于我们的经典从古以来很少得到正确的理解跟诠释。以至于中国的社会都是在摸索里面慢慢走到今天。中国人的韧性很强,但是今天不能再接受这个情况,今天一定要下定决心,要学经典一定要学到正确的。学到正确的有两个原则,第一个经典必须做原文的说明,你讲这一句,他讲那一句能不能沟通?能不能连起来做一个说明?这可以经过公开的教学跟讨论。第二个更重要,经典跟经验要配合,你这个经典说的是一套,我实际的生活经验跟它是不是一样呢?比如说孟子说一个人真诚的话,没有比这个更大的快乐。你就要试试看,我今天完全真诚。我发现确实是很快乐啊,跟我去做什么事情成功了,交朋友成功了的快乐不一样。我们常常说问心无愧,心中坦荡,那种快乐是难以想象的。这两个标准,经典本身的原文一致,经典跟经典的配合,这两个标准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建立起来。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李劳 采访:韩易桐 制作:宋小青 摄像、后期:孙昊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